分妻1-3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刘刚是一家小外贸公司老板。但这段时间令他坐立不安,公司面临严重的业

        务危机,很有可能需要巨额赔偿。好不容易睡着,在梦里大声呼喊

          「谁能帮我?谁能帮我?能帮我,我愿把我有的东西分他一半。」

          「真的吗?」一个声音问;

          「我发誓!」

          「那好吧,我会给你更多的!」那个声音回答道。

          一阵剧痛惊醒,刘刚发现自己在梦里咬破了自己的食指。但意外的是第二天

        危机顺利解决,公司还获得了更多的利润。并且接连两个月公司业绩飞速提升。

          正当刘刚感谢上天对自己的眷顾时候,意外却也靠近了。经常晚上发现自己

        娇美的老婆淫梦不断,梦里的叫床声都能把他吵醒。

          问起老婆小慧,小慧也只是害羞说不知道为什么,在梦里老是和同一个人在

        做爱,弄的自己欲仙欲死。

          一天刘刚应酬的比较晚回来。发现有个黑影压在小慧身上,而小慧配合地接

        受着黑影的抽插。

          刘刚怒骂。那黑影却缓缓地回过头来,把刘刚吓了一大跳,原来是个满身脓

        疮,脸挂毒瘤两眼深陷的老头。

          「你要做什么?」刘刚胆怯的问。

          「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老头问?

          「你?!」

          「你能看到我,也证明我们很有缘了,我帮过你呀,你和我约定你的东西都

        分我一半呀。」

          「可老婆怎么能算?我不要你帮了,你走,你走!」

          「这是我们人鬼之间的约定,你无法改变,如果你想反悔,你将受到严厉的

        惩罚!」说着那个老头消失了。

          而小慧依旧是熟睡中,但脸上还挂着红霞,胸部起伏不断,彷佛在回味着刚

        刚的一切。

          第二天,刘刚找了个理由劝说小慧换了套房子,但也没平静多久。

          晚上刘刚让床的摇动震醒,发现小慧又和那个老头在做爱。而且这次更加过

        分,小慧居然是清醒的,痴身裸体地和那老头拥抱在一起,做着深深的舌吻,老

        头那粗大的阳具深深的插没在小慧的下体里。

          当他们发现刘刚醒了后,小慧哀怨的望着刘刚说:「老公,对不起。我感到

        我也是他的老婆,我也有责任要听他的话,也有义务必须要和他做爱。」

          望着老婆娇小纤弱的身躯「你不怕吗?」刘刚恐惧地问?

          「可我有义务要把身体要给他,我需要满足他?」小慧羞怯地回答。

          「你觉得他能离开我吗?」老头说着并缓慢回过头来。

          随着小慧「啊」的一声长叹。老头拔出了在小慧下体里的阳具,龟头上还带

        着一丝小慧的体液。而小慧扭动腰枝,阴门彷佛在寻找老头的阳具能再次插入。

          刘刚惊呆了那阳具长和粗都是正常人的两三倍。正当刘刚呆住的时候,那老

        头对着刘刚发出了阴森的冷笑「你是我们的老婆。对吗?小慧」

          刘刚疯狂的拿了衣服跑出了门。而小慧不顾老头的满脸毒瘤抬头深情地去吻

        老头的嘴。

          过了一天,在朋友介绍的道士带领下刘刚才敢回家,道士有模有样地做了驱

        魔法式后留了几个符道士便信誓旦旦的说没事了,这让刘刚安心不少。

          晚上趟在床上小慧早早的睡着了,而刘刚却怎么样也合不上眼。在隐约中听

        到:

          「你觉得这样能赶走我?」

          刘刚扭头一看正是那狰狞的老头。

          「今天我要把我的老婆带走,她只属于我了,因为你违背了你的誓言。」

          「不」刘刚鼓起勇气,从床下来,紧闭着双眼跪在老头前面,「求你了,别

        把小慧带走。我一定遵守我的诺言,和你一人一半可以了吧?」

          在刘刚再三请求,并承诺绝对不阻拦老头随时享有小慧及刘刚本人也服从老

        头的情况下,老头才勉强答应。

          为了试验刘刚的诚意,老头让刘刚把小慧叫醒。刘刚只有硬着头皮答应。叫

        起了小慧。小慧一见老头,就在床上跪到老头和刘刚前面害羞的低着头说「你来

        拉」。

          老头传音给刘刚,「把她的睡衣拉起来。」

          刘刚无奈的只好照做,将小慧的睡衣完全的拉到腋下,尽量让小慧两个白嫩

        的乳房露出来。而小慧却疑惑的看着刘刚。

          老头伸出枯瘦的手抓住小慧一侧乳房用力的玩捏起来,手指深深的嵌入乳房

        里。痛的小慧微皱眉。老头放开乳房,用手指捏住乳头一拧,小慧发出「啊」的

        一声。

          刘刚心疼的看着老头无情的玩弄自己的老婆却不敢多说什么。

          老头再次传音给刘刚,把她内裤褪下。刘刚一手拉着睡衣,一手去扒自己老

        婆的内裤,小慧看他有点难就自己伸手往下脱,刚把整个屁股露出来,「啪」老

        头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小慧脸上,小慧的手害怕的不敢再动,顺从地把脸贴到长

        满脓疮的老头胸膛,呜咽地说「我错了,别生气,我错了。」

          老头还是不依用手扯着小慧的阴毛,「你知道你要叫我什么吗?」

          小慧忍着痛急忙说,「老公,老公,你是我的老公。」老头这才满意的用手

        轻抚着小慧的长发,「这才听话,记住,以后他只是你的小老公。无论什么时候

        你要先服侍好我。按照我的安排方式生活知道吗?」

          小慧轻轻的「恩」一声,仰头等待老头的亲吻。

          老头只是低头把嘴靠近小慧,伸出舌头探入小慧嘴里。小慧微闭双眼非常享

        受地吮吸并发出「吧嗒」声。双手环住老头腰部,两个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老

        头的口水小慧都「咕嘟,咕嘟」的咽下。

          刘刚无奈的听着小慧的话,不愿意再抬头看这些。

          不多时,老头的阳具已经完全勃起,硬硬地顶在小慧的身上。小慧知道老头

        需要了。就趟到床上,手服老头上床。在灯光下。小慧洁白丰盈的身体和老头满

        身脓疮而且枯瘦的身体成了鲜明的对比。相对小慧娇小的身躯,老头那粗大的阳

        具简直无法想像,小慧真的受的了?

          「今天有人帮忙了,你还不叫他?」老头说

          「小老公帮我下好吗?」

          刘刚也是心疼自己的老婆,无奈的上床。把身体垫在小慧后面,尽量的把小

        慧两腿张开。老头抬眼淫邪地看了眼刘刚。身子一下,龟头缓缓的开始没入小慧

        的阴道。小慧全身紧绷,发出沉沉的鼻息,尽量的去容下老头粗大冰凉的阳具。

          看着自己娇美的老婆被一个肮脏的鬼,而且是个肮脏丑陋的老鬼蹂躏刘刚痛

        心万分。

          老头开始有节奏的抽插,但表情却异常的冷酷。提示似的问「你知道我想看

        到的是什么吗?」

          小慧呼吸越来越急促,听到老头这样一说。把两手放到自己丰满的乳房上,

        用里的开始揉捏。

          「不,今天不用你自己了。」老头简单的说道

          「老公,哦,不,小老公」小慧吸了口气,「你捏我的胸好吗?老公喜欢看

        我被揉捏的样子。」

          刘刚无奈地放开小慧两腿,把手放到小慧乳房上开始捏了起来。

          老头看在眼里,不满的用粗大的阳具粗鲁的猛顶小慧深处。小慧明白老头还

        是不满意,「用力,用力」小慧无力而害羞地说「老公喜欢看我的胸被捏碎。」

        并自己把手压到刘刚的手上帮着用力拿捏自己的胸。

          老头抽插的速度更快了,小慧的呼吸更加急促,彷佛都快喘不过来,喉咙里

        不自然的发出撩人的叫床声「啊~啊~啊。」

          刘刚视觉和听觉的刺激下,更是疯狂的捏着小慧的乳房,扯着小慧的乳头。

        伴随小慧的叫床又添加了惨叫声。

          不多时小慧身体反弓肌肉紧绷,长叫一声高潮了。小慧与老头的交合处不断

        有淫水泛出。

          但老头根本还没有完成的迹象。小慧用迷离的双眼望着老头,伸手轻抚了下

        老头的额头,彷佛帮他在擦汗,但老头毕竟是个鬼魂,那里来的汗呢。

          高潮之后小慧子宫口开始完全打开。老头抽插的更加用力,将原本留在外面

        一半的阳具也完全的挺入小慧体内。小慧两眼白起身体努力的往后仰。

          「小慧快不行拉,别插拉」刘刚惊恐的大喊。

          老头那里理会继续用力的抽插。

          「没事,我要~我要给他,我要满足他。」小慧用微弱的声音说。「别停,

        捏我~胸。」

          不多时,小慧再次高潮。汗水从小慧的额头趟下,刘刚捏的胸部都是滑腻腻

        的,只能尽量去拉扯小慧的乳头。希望这个老鬼能快点完事。而小慧的叫床声已

        经相当微弱,唯有两条半悬的细腿还在随着老头猛烈抽插而无力的晃动。

          老头感觉小慧的反映不够强烈刺激不了他的神经,就俯身咬扯小慧的乳房、

        肩膀、手臂。小慧随即再次发出了,「啊、啊」的惨叫声,而两手却抱压着老头

        的脑袋在肆意在自己身让蹂躏。

          刘刚望着自己老婆身上被鬼咬的牙痕,他的阳具也勃起了,毕竟他那里看到

        过这样刺激的做爱,而且还是在自己老婆身上。

          不多时,老头猛的挺起胸膛,下身用力一顶,喉咙里发出沉沉的低吼,他也

        到高潮了。随着他冰凉的液体射入,激烈的刺激子宫,小慧又一次高潮了。而这

        老头高潮后,精神却更好了,而不是平时看到的那种病态。「叭」的一声长而粗

        大的阳具从小慧的身体里拔了出来。龟头上还流着黄黄的,还发着恶臭的脓液。

          小慧长出了一口气,努力的支起身体跪爬来到老头阳具前。忍着为他舔吸,

        把脓液都含在嘴里,发现老头正盯着自己便脸上挤出浅笑。把脓液咽了下去后瘫

        爬在老头的腿上。

          刘刚却只能无所适从地傻傻的坐在另一边。而他的阳具把的的内裤高高的支

        起。

          「明天小慧是你的。」老头慷慨的说,指挥在两人和自己一起趟在床上睡觉

        了。

                            (二)  

          就这样小慧恪守着为妻之道,轮流服侍着两个「老公」,不断的交媾小慧身

        资也更加的妩媚动人。而刘刚在怜惜与痛苦中煎熬过了一个月。一日老头将自己

        魂魄嵌入小慧的琉璃饰品中,让小慧带着他到西南偏远群落找巫师做法,消减自

        己的阴气。因为老头毕竟是异类,也担心自己在世间游走难保不碰到高人把自己

        给灭了。

          刘刚哪里放心小慧一个人去,也就一路陪同前往。

          在西南偏远的原始森林内存在着不为世人所知的原始群落,那里依旧盛行巫

        蛊。而巫师更能做到与鬼神交流,且巫师为了能让自己巫术高超更愿意放弃普通

        的道德,与孽鬼为伍。

          部落的部众各个都是蛮人基本过着与世隔绝的原始生活,突见来了一男一女。

        这两人正是刘刚、小慧,两人一路在老头指引与庇佑顺利到达。来到看到这个部

        落不大,但那些肮脏、邋遢还带有凶悍的部众令他们感到胆寒。

          巫师基本明白他们的来意,将两人带入高脚屋内。担心刘刚、小慧害怕法事

        过程,而只对老头做传音交流。巫师先为老头做法消阴气,老头答应将自己与小

        慧交媾时混合的体液给予巫师作为交换。毕竟这混合体液对巫师来说是太难得了,

        因为小慧八字、命理完全符合是巫术最好的女体。就这样谈妥,约定月圆之夜子

        时做法。另外再答应巫师两个附加条件。巫师对部众诓说:「感念这对夫妻的诚

        意,需要四天后为他们做法消灾。」

          巫师觉得自己部落的人丁不足还邀约其他几个部落的巫师携部众来助。

          四天后,月上枝头。部落广场内点起篝火,鼓声震耳,广场周围鬼纹旗林立,

        祭祀台前六个小巫手舞足蹈饶圈舞动。四五个部落近百人围篝火而立。刘刚与小

        慧还有老头也在人群中,当然老头就几个巫师和小慧夫妻能看到。约半个小时后,

        牛角号响起,巫师抓起把药粉洒入火中,火更加旺了。

          这时过来两个小巫带小慧往篝火旁的石台走,小慧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茫

        然的看了眼老头。老头示意他会陪着一起过去的。刘刚也想陪着小慧,小巫说:

        「你等在这里。」

          来到篝火旁,人群一阵喧闹。这里的部众那里看到过这样的美女,婀娜娇小

        的身姿无比匀称,乳房把体恤撑的鼓起,短裙下修长的玉腿在火光的映照下更加

        动人。比起这些部落里的娘们就完完全全是个天仙。

          在小慧旁的小巫示意脱掉身上的衣服,小慧大吃一惊。疑惑又无助望着老头。

        老头明白小慧在自己面前犹如荡妇一般,那是因为自己和刘刚之间有血誓契约,

        受誓约的左右,而现在小慧完全是个正常而知羞耻的少妇。

          「那你把你的内衣脱掉好吗?需要帮你涂抹密药,等下做法的时候能保护你!」

        老头不敢在现在和小慧硬来,毕竟事关重大。

          但小慧还是有所顾虑。

          「这能助我去阴气,难道你不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吗?」

          「我愿意,但是∼。」

          「时间不多了,老婆别犹豫了。」

          小慧经不住老头的苦劝,红着脸无奈地当着众人隔着体恤把胸罩脱去。而远

        处刘刚却被这一幕看傻了。小巫接过胸罩交还到刘刚手里。

          小慧躺上石台,两小巫把一大盆白色热药汤「哗、哗」地由上到下浇在小慧

        身上,这时小慧身上的体恤已经和透明了一样,乳头在衣服上形成两个凸点。小

        巫手抹膏剂准备要给小慧涂抹。

          小慧羞怯不已。「你来帮我涂好吗?」哀求地问老头。

          这事老头那里能做,本来自己就是鬼性,不能做这一切。而且现在也不能现

        身。只得再次劝说小慧。小慧无奈只得任由小巫在自己身上抚弄。

          老头明白这些药其实是改变小慧阴精能助自己去阴气和巫师用各种动植物炼

        成的媚药,为的是等下为提取小慧和这里七七四十九个部众交合精液与小慧的阴

        精混合液。毕竟需要交媾的人数太多,怕小慧身体不能承受以及防止小慧不愿意

        交合用的。

          两个小巫的先是在小慧身躯游走,不放过胸前任何一个角落。尤其小慧的乳

        房更是死命的撮捏,小巫的喜色在脸上表露无疑,不时用手指拨弄小慧凸起的乳

        头,彷佛两人在比赛谁更能挑起小慧的欲望。

          小慧唯有紧闭双眼,呢喃地说:「你们不要这样戏弄我」

          「没办法呀,隔着衣服我们很难让药效进入你体内哦」

          「你要配合放松自己,对,放松,再放松点。」

          小慧希望快点能结束,只有尽量的放松自己,羞耻地任由他们的挑逗般的抚

        摩。

          远处刘刚看在眼里焦躁万分,因为「咙,咙」鼓声,让他什么都听不到。

          两小巫见小慧开始配合自己了,互相使了眼色开始将小慧体恤往上卷起到乳

        房根部,露出细白的腹部。黝黑的手掌终于接触到了小慧柔软的身体。

          草药、膏剂与篝火的温度混合作用,开始让小慧身体开始发热,气息加重。

        身体也开始适应陌生人的抚摩。

          围观的部众各个热血沸腾,惊叹世间会有如此尤物。各个虽然不敢大声说话,

        却也在窃窃私语。「真想看看她的奶子是怎么样的啊。」「她肯定是个骚货,看

        她样子多享受呀。」

          刘刚听着这些蛮人谈论自己的老婆,却也不敢发作。毕竟自己文弱那里是这

        些人的对手,估计一掌就能把自己拍趴下。

          石台上两小巫还在抚弄小慧,还不时将手探到卷起的体恤内,触碰小慧的乳

        房,无意识地用手指勾弄下乳头。小慧每次被他们碰触到自己敏感的乳头,身体

        就不由的一震。看的众人眼睛都快掉出来了,围着的人群,越来越靠近石台,圈

        也越来越小。刘刚也不由的别人往前推。要不是有几个小巫维持几乎都有人凑到

        小慧旁边了。

          两小巫见小慧没有反对自己触摸到她的乳房,就更加大胆。微带挑逗的说

        「你看,你现在这衣服已经和没有穿一样了。」

          小慧看了眼自己的身体,两手摀住脸自语「太羞耻啦。」

          两小巫索性将体恤完全的褪到小慧腋下,让两丰满的乳房完全的与空气接触。

        乳房没有了体恤的束缚彷佛一下获得了自由,剧烈的抖动几下。涂满在药液的乳

        房在篝火的映照下显的晶莹、水润。

          其他部众几乎同时发出了「哇」的一声。距离石台远的人拚命挤过来。还有

        几个因为争抢位置而动手打了起来,幸亏有巫师制止才没有造成更大的混乱。

          同时小慧大惊连忙摀住胸口,在睁开眼睛,用眼神哀求小巫。而两小巫却带

        淫亵地望着她脸上还挂着坏笑。一旁的老头将手轻轻地放在小慧头上安抚,小慧

        对老头难得地这样温柔对待感到无比满足,就听凭小巫把自己的手挪开。

          此时刘刚声嘶力竭地狂叫着冲到石台旁,「你们要做什么,停下。」妄图结

        束这一切。

          巫师示意,即被三、四个强悍的部众制服,拎到石台一侧。小慧看到刘刚也

        来到了旁边,正哀怨而愤怒盯着自己更加的羞怯。望着刘刚徒劳的挣扎劝慰道:

        「为了老公,我愿意承受这一切的。」

          其他部众哪里知道小慧说的是哪个老公,听着充满母性的话语,让他们觉得

        小慧更加的可人了。

          刘刚气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剧烈的摇头。

          两小巫听着这些,更起了羞辱小慧的淫心,一个轻柔的拨弄一个掐拧她已经

        挺立的粉红娇小乳头。

          小慧尽量地忍受小巫对自己身体羞辱,声音断续无力地说「我有义务∼我∼

        要为老公做这些的,你∼你应该要明白呀。」几个部众觉得刘刚误事,把他抓的

        更紧。刘刚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别∼别伤害他」小慧心疼地说

          这时候老头飘身来到刘刚旁和颜悦色地用誓约威胁。刘刚脸色大变,就不敢

        再乱动了。

                          (三)

          这时候所以人都看出小慧已经非常地配合这一切了,红润的脸旁显示春心已

        微有荡漾。又过了约莫几分钟让小慧趴在石台上,给小慧背上浇药涂抹。

          当小慧趴下后,小巫顺势将体恤脱去,小慧也没有任何的反对。「你的头发

        挡住了,你要把整个背都露出来」小巫说。小慧配合地将头发顺到一侧。

          「没想到,美女的背也这样诱人」围观人群中赞叹不绝。

          的确洁白的皮肤,纤细的腰肢,因为挤压从侧面探出的乳房,让人更多的遐

        想。小巫上下来回推抚,小慧随着他们的推动身体轻微的来回挪移。

          虽然小慧腰肢秀美,但两小巫更期待的还是能抚摸到她更隐秘的部位,但毕

        竟也是法事需要,只得继续做着。

          这时候站在刘刚旁的强汉看到他手里拿的小慧的胸罩,就饶有兴趣地向刘刚

        索要,想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东西。

          刘刚又气又恼,却也只能友善的说:「这是衣服呀。」

          「怎么这样小?」

          而刘刚一时也答不上来,其他部众听到也好奇的想要看一看,不时有人来摸

        一下并赞叹手感不错,望着胸罩上纤细的肩带。

          「是不是用来绑你老婆的哦」有人疑惑而打趣的问。

          「不,不,不是这样的,这是∼。」

          大家的疑惑地等刘刚的解释。

          「这是内衣。」

          「啊!?」

          人群中声音越来越大,小慧也注意到了。

          「是罩我老婆胸部的。」

          「胸部?是不是就是她的奶子呀」

          刘刚对他们粗俗的话无言以对。

          小慧虽然已经有点迷离但听的还是羞愧不已,那里有这样和别人谈自己老婆

        内衣的!

          在人群后面的人看不到,想挤上来并大声喊着「看一下,怎么样的呀?」

          刘刚身边的强汉担心人群乱起来受到巫师的怪罪,想强拿过去说「来给大家

        看一下嘛。」

          刘刚实在不好意思,羞愧地将自己老婆的胸罩举起「就是这样,没什么好看

        的。」刚想放下另一侧的又大喊看不到,刘刚只得再举向另一边。

          石台上小慧羞的真想找个洞钻下,脸烧的通红还是打起精神:「刚,给他们

        吧。」

          刘刚羞愧地将自己老婆的胸罩递了出去,人群一阵骚动。争着传递欣赏。

          祭祀台上,巫师的大弟子眼谗石台上的大美人,也想参与。巫师自然明白他

        的想法,邪笑着应允了

          「你屁股上也要涂上。」大弟子来到石台旁对小慧说到。

          小慧见他,约莫四十多,但语气与打扮比小巫更有权威。

          「哦」小慧顺从地回答

          「你必须要把裙子脱了,不然我们没法做。」

          「嗯。」当着这样多的人,小慧实在不好意思,示意由他们帮自己来脱。

          当地人都是用绳系衣服,那里会脱这个,大弟子示意两小巫来做。

          小巫找了个理由:「这个要你自己来的,我们会把你漂亮衣服弄脏的。」

          小慧也想起自己的裙扣在前,便跪坐起,将裙扣松开,后又趴下。

          呢喃的说「没事的,麻烦你们帮我吧。」

          大弟子抓住裙角,小慧配合的抬了下腰部,勾起双腿,裙子完全离开了小慧

        的身体。大弟子得意的将短裙抛向人群,人群中一阵争抢。所有人的视线又全集

        中到石台上。大弟子又两手勾住小慧内裤往下一扯,拉到大腿根部。小慧气息一

        阵急促。

          「这个也要脱」大弟子用坚决的语气告诉小慧。

          「好羞耻啊」小慧将两手垫在额前,脸埋了起来。

          站在刘刚旁的强悍部众怕刘刚失控,把手搭在刘刚的肩头「你好福气,有这

        样漂亮的老婆。」想的是要稳定刘刚的情绪,但眼睛却一直朝着石台张望。而刘

        刚却是怒火中烧。

          大弟子再次将小慧的内裤抛向人群。「是湿的,看是湿的。」人群中传出雀

        跃人惊喜的叫喊声,互相将小慧内裤底撑开传看。

          「给我,给我还」刘刚朝着大喊,却是没有人睬他。而小慧将头埋在手臂里

        不敢抬头。

          有人却在刘刚背后底语「她是不是很骚呀?」

          有大弟子在,两小巫就只能在旁边做配合。将小慧的两腿适度的分开,方便

        大弟子。而人群中人影移动,尽量的往石台后侧靠,希望能看到小慧最私秘部位,

        但毕竟篝火在小慧的侧面,还是看不太清楚。大弟子根本就没有涂抹什么膏剂,

        不由自主的将手指探到小慧的阴唇,由下往上挑弄。小慧身体颤抖口里发出「嗯

        啊」的轻叹。一屡淫丝晶莹透明一头连着小慧的阴门,一头连着手指。大弟子得

        意的用两手指撮弄小慧的淫水。

          不多时若干火把照在后面,将小慧的阴部照的一览无遗。粉红的阴唇动人无

        比,还在微微的张合。

          大弟子让小巫在小慧下身浇上汤药,自己手涂膏药,在小慧臀部开始揉捏。

        时不时把她掰开合拢,小慧的阴唇跟随自动开合。看的两小巫直咽口水。

          刘刚看的也动心不已,回不过神来,热血上涌,两眼发直,好像也和其他部

        众一样期待下一部的发展。

          不多时,大弟子让小慧翻过身来,仰天面躺。小慧发现无数火把高照,自己

        的身子被照的通亮,而无数的眼睛正盯着自己身子看,其中也包括刘刚,不时还

        有人猛咽口水,羞的只得用手掩面,不去理会。两小巫开始揉捏小慧的上身尤其

        是她那诱人的乳房,乳房随着他们的大手不时变换各种形状。而大弟子将药膏涂

        抹于小慧大腿,自然也不时碰触小慧敏感的阴部。小慧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强烈,

        胸部不断起伏,被他们挑逗的几乎不能自己。

          大弟子看到小慧已是迷离状态,脑袋不由自主左右晃动。将拇指顶住小慧阴

        核,手指深探到小慧阴道内,小慧紧咬淫呀,不时发「嗯啊∼嗯啊」的鼻息声。

        阴道一紧一松的生怕手指离开。

          「感觉怎么样?」大弟子关切地问小慧。

          「好羞耻∼。」

          「我是问你身体感觉怎么样?舒服吗?」

          小慧闭着眼睛略微点头。

          「我们继续?」

          大弟子见小慧没有回答,重重地在小慧阴道内按压后突然抽出。

          「啊∼好的。」小慧对手突然的离开,挣开了眼不由自主的回答,眼神中略

        带哀怨。

          「你先把这药喝了,你要多补充水份。」

          小慧听话地起身接过,一饮而尽。喝完后彷佛在听大弟子的下一步指示坐在

        石台上没有乱动。

          「掰开你的阴部让我看一下,是不是可以做下一步了。」

          小慧完全不明白下一步是什么意思,在她心理已完全被药物支配,期望的是

        大弟子能够继续,更羞耻地希望能有人和她来交媾。

          小慧支起两腿,单手支撑身体,撇开脸用两个手指将阴唇张开。

          「看不清,再张的大点!」大弟子用命令的口吻羞辱般地说到。

          小慧不敢有任何的反对,请两小巫帮自己扶住身体,两手将阴唇拉开,耻辱

        地展示隐秘部位。

          大弟子看了下,对后面喊到:「火把。」

          立刻五六个人高举火把来到大弟子后面,把小慧身体和阴部照的通亮。各个

        举火把的也都在探头细看。大弟子看了下,用手指粗鲁地插到小慧阴道内,使劲

        往里插探。刺激的小慧抬头长咛「啊∼哦」。胸部剧烈起伏,看的举火把的人眼

        珠都快掉下来了。

          「好像可以了」大弟子对小慧命令说:「你等着不要动,我让师傅来看一下。」

          由于视线被当住,看不到发生什么,刘刚再三请求才在几个强悍部众陪护下

        来到小慧旁,看到小慧这样无耻地展示着下体,又气愤又兴奋。

          「小慧,∼你。」

          小慧听到羞愧无比:「我∼。」

          这是老头飘身来到小慧旁「老婆,没事的,我永远爱你。」

          这话给了小慧巨大的安慰,股起勇气断断续续地说「刚,∼我是爱你的。我

        ∼我也是你的,回去∼我会补偿你的。」抬眼却发现刘刚阳具也已勃起,把裤子

        支撑的不成样子。刘刚也发现了自己的变化,自觉羞愧。

          「能不能让我摸一下,感觉一下」其中一个举火把的试探的问小巫。

          小巫自己把手扶住小慧的乳房揉捏着,却得意地说「你们不行。」

          「不要这样,太羞耻了。」小慧哀求着说。

          「感觉怎么样呀?」举火把的羡慕的问。

          「很软,很软」小巫又用手指快速勾弄小慧的乳头。小慧身体急速颤抖,瘫

        靠在小巫身上,而两手还是羞耻地扯着自己的阴唇,支起的腿轻微滑落。

          这时看护刘刚的部众上前用力揉捏小慧另一个乳房,疼的小慧「啊」的长叹。

        小巫怒骂,那部众意正严词的回答:「他老公同意的。」回头怒视刘刚,刘刚语

        噎。那部众无比享受地将手滑到小慧阴部,粗鲁地抠弄她的阴道。弄的小慧疼痛

        无比,喘着粗气哀求「温柔点∼。」

            突然有人低语「巫师来了。」那部众才赶紧把手收回。

          巫师来到面前,小巫将小慧的两腿支起最大限度的打开。小慧彷佛感到巫师

        的权威,打起精神,更努力的将阴唇扯开。巫师手浸药盆用做润滑,伸手无情的

        插向小慧阴道。小慧疼的腰身绷直,屏气不敢出声。直到巫师将手全部没入,在

        里面掏弄了一下,抽出后。才大口大口的呼气。在一旁的刘刚心疼无比,却也无

        奈。

          巫师望了眼月亮,告诉大弟子「可以了。」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