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公车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又到了烦人的下班及放学时间了。经验老道的我,只要一听到第八节的下课
钟响起,我就会跟简单的跟几个要好同学道再见,并背起包包迅速的往公车站牌
行去,因爲只要到了这下课时间,通常公车站牌前都是一堆人,如果不抢先排到
前面住置,那可就很难在公车上查找座位!

今天我抢到前面的第四个位置,内心不禁要暗自欣喜,因爲自己回家这段路
足足有30分钟之久,如果没有位置可坐的话,在车上可是会被挤到想晕呢!虽
然说有些时候有些人会插队,依现在的情况,在怎麽倒楣也不可能轮到自己没位
置坐啊。想到这里内心不禁又更加高兴。

公车终于来了,而且幸运的是今天公车没有开过头,要不然可能又要被插队
了,不过等我上了公车,才发现自己的想法真的是太天真了,一眼望去,车上所
有的座位都坐着人,里面还一堆拉着手环的人往自己看。唉……真是白费了一番
苦心,无奈的我只能走到公车内中间的位置站。

公车发动后,车内整个是挤个水泄不通。幸好公车走没多久就停了一站,站
在车尾的好几个人也刚好要下车,看来他们应该是一群朋友吧!他们下了车后,
我无疑是最大的收益着,因爲我本来就站在楼梯口,他们走后所留下的位置刚好
可以让我坐,虽然只有一个,不过因爲我站在最前面,所以在怎麽说那个位置也
是由我来坐。

不过就当我爲了保持淑女形象缓步往车尾那个座位移去时,一个人突然从身
后撞了我一下,在我差点跌到的时候,那个人已超越我,抢先坐上了那个空着的
位置。

看到这样无礼的人,内心真是起了一股无名怒火,由其看他装做若无其事的
表情,不知那来的勇气直想过去找他理论。就在这时后面又有人轻轻撞了自己一
下,自己已有点不高兴的转身,才发现原来前面又被挤满了。这部公车是属新式
的,中间及前面都有个车门,中间的门是让乘客下车,前面的门是让乘客上车的,
又逢下班时间,虽刚有一堆人下车,但马上又有一堆乘客从前门上来,至使原本
站在前面的人不得不往后退。

我就这样被挤到公车的最后头,看着坐在原本应属于自己坐位上的那名少年,
自己怒目瞪了他一下后,就别过头去了。别过头时,隐约可以看见他在笑,内心
更是觉的火大。此时大腿感受到一下又一下的轻触,不经往下瞧去,只见那少年
不知何时载上耳机,交叉双手抖动的身体,使得他的手肘不停触碰到我大腿前侧。

看他这副贼兮兮的模样,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故意吃我豆腐的,我毫不客气就
从他的手打了下去,这一下惊动了附近的人,不禁往这里瞧来,而我也毫不客气
的道:「你干嘛一直故意摸我!」

那少年可能是音乐开得太大声了,似乎不知道我讲些什麽,只是很不高兴的
朝我道:「干嘛打人啦!」

不过当看见大家异样的眼光后,他不知觉的脸红起来,不过他却是厚脸皮的
狠狠的回瞪了那些看他的人,还边道:「看什麽看,没看过啊!」

那些人也不禁全都把头转回去了。

只见他一付什麽都不知道的表情,心想总算是出了一气,被当色狼都还不知
道。那少年看我不理他,就别过头去负气的望向窗外,不在往自己这边瞧。

看到这一幕真是大快人心啊,此时自己也望着窗外的电动看板瞧。此段路不
知爲何特别塞,不是道路施工,就是前方有车祸吧!想到不知又要花多少时间才
能回到家,心里又是一阵无奈。

此时背后传来一阵推挤,心想应该是有人要下车吧!自己便往椅子靠过去,
好让身后的人过去,不过后面那人却在也没有其他的操作,就这样挤贴着自己背
后,自己这时不禁觉得奇怪,刚想回头去看时,背后的人已经开始有了操作了。

自己感受到后面有个硬硬的东西,一直挤着自己的臀部,因爲今天是着制服,
所以自己现在是穿着裙子,裙子长度刚好碰到膝盖,算是学校所规定的及格边缘,
也因爲穿裙子比裤子薄的缘故,身后硬物的感受特别明显,而且这感受越来越是
强烈,就算在迟钝的女生,也该知道那是什麽东西了。

内心终于意识到自己当真是碰到了「公车色狼」了。记得不知道是谁跟我讲
的,当碰到这种事,只要大胆一点,那「色狼」就会知难而退了。自己平时虽满
文静的,但对于这种事自己可不能在没有操作,因爲色狼就是专找那种文静的女
生下手的。

右手正扶着椅被上的手把,以保持自己的平衡,所以我打算用左手去拨开那
丑陋的东西,顺便给那讨厌的东西一拳,不过当左手向后伸去时,自己的手反被
后面的人压到自己背上,这样一来自己不但无法转头过去看后面的人,自己背在
左肩的书包也刚好遮住了他那丑陋的行爲。

刚想出声喊叫,就感到背部有个尖锐的东西刺在自己背上。这无疑就是危胁
嘛,不得不暗骂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这次碰到的「色狼」,想必是经验老道,
连一点自救的机会都没有。虽然不相信自己要是叫出声来,他就会刺伤自己,但
自己也不愿用身命去赌那不无可能的事。

因爲自己面向窗户这边,所以他才不敢把手伸到自己身前来。不过他站在自
己身后,这个姿势对自己也是无比的危险,加上自己左肩背著书包,他对自己腰
部以下的任何举动,根本就没人会发现。

果然他还是稍微掀开了自己的裙子,幸好他没有将自己的内裤脱去,可以感
受到他的手,延着自己臀部往下滑,并穿过自己两腿之间,用其肮脏的手指隔着
内裤拂拭自己的少女禁地,不过就在这时我才想起今天是危险期,所以一早出们
自己就用了晚险期的必需品,现在他一定也发现了吧!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该死的色狼,拨开了自己的内裤,
冰冷的手指,无情的在禁地外来回抚拭。真想不透男人爲何会爲这种事感到兴奋,
现在只感受无比的厌恶及倒楣,这种事怎会让自己给碰上了。

这身后的大色狼,也顺着公车的摆动,顶着自己的股沟,不停的摩擦,可以
感受到他背后的操作和他抚弄自己少女禁地的手微妙的配合着。这时才清楚感受
出,那男子的「弟弟」还在裤子里,不得不开始祈祷希望他不要拿出来,不然要
是真的「发泄」了,自己的衣服可真的完蛋了。

听那急促的呼吸声,他似乎感到很舒服吧,自己真得是有点搞不懂这有什麽
好舒服的,只想快点退出这一切的操作。

「啊……」不自觉叫出声后,自己急忙闭上嘴。身后这恶魔竟把手指伸进自
己的阴道内,那强烈的冰冷感,使自己一时间不禁叫出声来。

这时身后的人忽然对着自己的耳背哈气,使自己更加感到不适。接着便在自
己身朵旁轻轻道:「没想到明华女中的校花还是个处女咧!」

说完手指更加用力的在自己的下面抚弄。

听完他的话自己不禁错愕,他怎麽会认识我!?当这个疑问在心里回绕后,
自己更加没有勇气转过头去,深怕在自己后面的,就是自己所认识的「熟人」,
那时可就无比尬尴了。

此时下体虽说不上痛,但也不会觉得多麽舒服。

「嘿!一定是很少自慰吧!被我弄了那麽久还没湿的,果然好学生就是不一
样。」

听他这样讲真的是又羞又气,自己对这方面多少也有点了解,自己现在一点
都不觉得兴奋舒服,怎麽会有那「人体正常现象」呢?自己又不是妓女。不过自
己也没打算回话,在还没到最后关头,没必要和他赌性命。

幸亏他还有点良知,至始至终都没有触碰自己的「那一层膜」。自己内心还
真有点害怕,被这肮脏的手指夺去初贞。不过他也越来越是过份,后面顶在自己
股沟上的「弟弟」,越顶越是大力,穿插自己阴部的手也就更着越是大力,不时
还弄痛了自己。

「哈哈!终于动情了,也流出水来了,果然女人都是一样贱!」

听他这污言秽语,自己又再度陷入羞愤交加情境,自己明明一点也不舒服,
而且还觉得极度的不自在,更何况现在又是在公车上被强迫,那可能会动情,自
己下体纯粹是自然反应,他…他这分明就是强迫中奖嘛!

又经过了几分钟,他似乎也发现了,自己对他所谓的「爱抚」毫无反应。

「不得不承认,得内心非常的纯净无暇,不过千万别以爲我对就束手无策哦!」

完全无法理解他这句话的含意,满不在乎的内心也爲之一愣。他突然抽出在
自己阴部的手指,几秒后又伸了进去,自己可以感受出他是用食指和姆指进入,
而且隐约有个东西也跟着他的手指进入自己的阴道。

这时自己不禁有些害怕:「难不成,他要夺走自己的处女吗?」

内心真得整个慌了,自己是否该不该出声喊救命了。

就在自己犹豫不决时,那跟着身后色狼手指进入自己阴道的东西,被他给弄
破了,自己可以感受从那里面流出了很多液体,知道不是自己所想,内心暗吁了
一口气。

「定力还真够啊,不过待会就知道惨了!」他说完后,伸了舌头添了自己耳
背一下。又继续他的操作。

不过这次他抚弄自己阴部的操作和之前不同,他伸进二根手指,来回不停的
在自己左右二边的阴道壁摩擦。原先自己还害怕他有什麽不一样的举动咧,原来
只是吓自己的。

他的操作持续约一分钟后,自己下体渐渐有了感受,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怎…怎麽会呢?自己不应该这样的。想到自己竟然在被强迫下还会有这样的
反应,不禁暗怪自己的不知羞耻。

「嘿嘿!我们的校花终于有反应了吧!」话才一说完,手指已寻到了自己的
阴蒂,并抚弄了起来。

这时自己才醒觉,原来是他搞的鬼。不知道他在自己那里放了什麽药,使自
己现在对他的攻势有点难以招架了。平时不该如此敏感的下体,此时只经他稍稍
一轻触,自己就能不住的呻吟,幸好自己紧咬着下唇,使自己不至于当众出糗。

但如果不尽快想点办法,事情可能会越来越遭。

「啊!好舒服啊!你的阴蒂还真小,是不是很不舒啊,我也很舒服,待会我
们一起升天吧!」一边讲话一边还不时用他的下体侵犯自己的股沟。

此时听他讲这些话,自己虽仍是气愤,但又多了一阵昏眩的感受,使自己有
种照他意思走的感受,忙提起精神,以免真得被他得逞。

这到底是什麽药,怎麽会如此强烈,在这样下去自己也不能确定,自己能否
撑得下去了。身后的「色狼」全然不给自己恢复意志的时间,对自己下体又是一
阵连环攻击,食指及姆指夹着自己的阴蒂玩弄,别外二指则伸进自己的阴道犹如
弹琴般,上下挑弄。

好难受,跟着他的摇晃使自己更加神智不清。下体传来的切实感受,使自己
虽能克制不当众出糗,但却觉得那样的操作越来越是舒服,自己阴核附近地带似
乎在这瞬间全都成了性感带,身后的「色狼」手指随意一碰,自己都感受舒服无
比。

此时身后的「色狼」更加大胆弄舔自己的耳朵,耳朵虽被舔的湿湿黏黏的,
但被舔弄时,一阵一阵的快意猛烈的袭上心头,意志力也显得越来越爲薄弱了。

似乎是查觉到这点,身后的男子竟然毫不考虑的拔出他的「老二」,就要往
自己两腿间放,自己此时脑袋瞬间清醒,扭动了一下身体,想避开他这个举动,
或许是他发现我的操作过大,又或者是他知道我个子比他矮,他想从身后进入我
体内是不可能的事吧!总之他放弃了这个打算。

但他并没有放弃侵犯自己的举动,当他将自己的「老二」,透过自己内裤的
细缝,并挤在自己双股之间后,就开始了操作不算小的上下摇动。

自己可以感受他的「弟弟」及其湿滑,在自己双股间摩擦,一点也不受阻碍,
而他的手此时正完全占领我的阴核,也跟着大力的抖动,自己腰部也跟着他前后
的前后的晃动。

这样的抖动传来的震撼,是一波比一波强烈。意志还有一点清醒,不禁暗自
羞愧的想着,他这样大的操作难道不怕被别人知道吗?不过这份羞耻感,在他几
下的摇动、抚弄后,自己已出现神智迷蒙的状态。

自己隐约可以感受自己那细如呐的呻吟,及急促的呼吸声。意识里明明要自
己不要屈服,但自己显然是败给那不知名的药物,及身后丑陋男人技巧。

「虽然我没能插入你的阴道,但我现在可以感受我的大肉棒正在阴道里穿插,
是不是被我搞得很爽啊!」

如此不堪入耳的言语,对此时的自己似乎就像是催眶咒语般,只能顺从的像
后倒在那不知名男子的怀里,并在其怀里摇晃。这样的紧紧的靠在一起,使得他
只要稍微一动,自己也跟着他动,彼此间的接触也更加紧密。

「没想到的阴道那麽紧,好紧!好舒服啊,也跟着我一起动吧!」剧烈的摇
动全然不怕让别人查觉。

在意志如此薄弱的情况下,他的话语好像幻化成图像常规,虽想起身反抗,
但身体此时全然使不上力来,自己蒙的感受着现在好像真得被人强奸着,无情的
强奸着。

「好舒服!好舒服啊!我的大肉棒已经深入的子宫了,好紧啊,来在多深入
一点。」

感受像是真得被深入了子宫,自己意识蒙,只能以轻如呐的声音,呻吟着:
「…嗯……不要…不要…」

话语间也不时夹杂著舒畅的呻吟。

身体仍旧是感受不停的摇晃着。「嘿嘿嘿!刚刚不是很贞烈吗?我最喜欢强
奸这样的女学生了,是不是很爽啊,感受到了吗?我的大肉棒已经深深的进入的
子宫,的肚子也被我的大肉棒撑起了一道若隐惹现的凸痕了。」

这样的话语,使自己内心更加的排斥,不停的轻微摆动身体,想甩掉那根本
就不存在自己体内的肉棒。自己也没想到,这样的举动反而使得身后的人更加舒
畅,只从那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就可以知道了。

「嘿嘿!筱涵,没想到才几年没见,就以如此淫荡的姿态臣服在我的大肉棒
底下!」

此时灵台恢复了一点清明,身后的他,他是谁?

「你…啊…」原本还想问清身后的人到底是谁,可是身后的人却故意大力的
顶弄自己一下,使自己的话语,又变成了不知所云的呻吟声了。

「你记得一年前,那位试图要强暴的男生吗?」说到强暴时,他又故意加重
力道了,使自己又再一次在他怀里发出呻吟。

他,是他,虽然当时幸好有人发现,使自己免去失身之灾,但自己小小心灵
所受的创伤也是过了近半年才修复回来。没想到现在他又来侵犯自己的身体,而
且此时自己身旁虽有一堆可以帮助自己的人,但自己却无力叫出声来。

只能再次以那几乎不可耳闻的声音道:「救…命………」

自己的声音根本就无法让周遭的乘客听见。不禁开始害怕起来,怎麽会这样,
怎麽会这样…

「好!筱涵我这就来救!看我大肉棒顶得阴道爽不爽啊!哈哈哈」

自己隐约可以听到肉体沾水摩擦的声音,那一下一下听得是非常的真切,自
己竟然被他强暴得逞,还让他的肉棒一下又一下的穿梭于自己的阴道间,而且可
恨的自己竟然无法反抗,此刻懊悔及愤怒瞬间充满脑里,但也在下一刻这二样情
绪全消失的无隐无踪,替换而之的只剩快感了。

药力…发挥的…太快了…

「哈哈哈!已经完全屈服于我的大肉棒了,我就还清一年前所欠我的一切吧!」

他的话语让我在昏昏沈沈间感到无比兴奋,只觉那肉棒正毫不留情的在我的
下体一进一出,每一下都直达花心,令自己犹如身在仙境那般舒畅通达。加上他
前后不停晃动,及下体的前后都有东西在侵犯自己,竟让此时迷不觉的自己,感
受着自己被二根肉棒奸淫着,内心虽有一波又一波涌起的反抗情绪,但在不知名
的药物控制下,自己所表现反应出来的,却是一声又一声的呻吟,一次比一次更
爲激烈的摆动。

「我强奸了…我终于强奸了…我正用我这根所厌恶的肉棒强奸着。」

强暴筱涵的人,精神似乎显得越来越亢奋,那挤于双股之间的肉棒已因爲涨
大而将双股擦了开来。无奈的筱涵虽隐约可以感受疼痛,但是却无法做出反抗,
只能以一下重于一下的呻吟表现自己的不舒服。

这一下又一下的呻念听在「色狼」耳里,是隔外的舒服。

「我要奸死,让我浓稠的精液射进那被我肉棒撑开的子宫,让生下我的孩子,
以偿还我这一年来的牢狱之灾。」

终于在本能无意识,筱涵做出了反抗:「不…不要……我不要……」

虽然是反抗,但此时她的反抗也稍显薄弱,最后还是被掌控大局的「色狼」

给制止住了。

接着在「色狼」的污言秽语引导下,只觉下体已被二根大肉棒前后塞满,而
且一前一后的不停进出自己下体的二处禁地。还在他话语的引导下,以爲自己下
体容不下如此巨大的肉棒,导至那强行插入后鲜血不断的流出,完完全全的沾在
那大肉棒上,染得一片鲜红。

筱涵在只能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呻吟,全无法辩别「色狼」言语的真僞。

到了此时筱涵似乎查觉到「色狼」的话好像是一道又一道的指令一样,自己
只要一听进去,似乎事情就眼着发生了,他说:「我的大肉棒已经插进的直肠!」

自己直觉的向前仰,并若有似无的感受直肠传来的疼痛感及舒畅感。

似乎有所醒觉,自己只要不听他说话,好像就没事了,不过此时已爲时以晚
了。因爲又有一道指令下来了。

「啊……啊……我快射了、快射了,前后的二根肉棒越插越急,完完全全的
撑开的阴道和直肠,会很舒服,而且也要高潮了,好舒服……」

「啊…不要…好痛好痛…」

「色狼」的话越来越有魔力,筱涵感受那阴道和直肠被撑开的痛处,无意识
下的呻吟着。越来越剧烈的摆动,越来越急促的呼吸,那沾满鲜红血液的肉棒,
似乎正无情的一下又一下的进出自己那初经人事的少女禁地。

痛,全然无法表现出来。所展现出来的却是痛快的一面。

「让我们一起升天吧!」

感受那巨大的肉棒已经完完全全进入自己的子宫做最后的喷发准备了。

自己此时也即将进入高潮。

「要去了……要射了,我的精液将会完完全全的进入了的子宫,让爲我生下
一个孩子。」

听到这样的话潜在意思做出了剧烈的反抗。

「不,我不能有他的孩子。」刚要有所反抗,脑波里已传来一阵高潮前的信
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哈哈!我的精液完完全全的射进的子宫了,照单全收啦,阴壁收缩夹得我
好舒服啊。」

内心疯狂的嘶喊着,但已改变不了一切事实了,只觉一股热流一下又一下的
喷洒进子宫,阴道也随之一下又一下剧烈的收缩,挤压的那深深埋在自己体内的
肉棒,似乎希望他能多施舍一点似的,自己也沈浸在这人生第一次忘我的高潮旋
涡里。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