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侄女和乡下叔叔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

第一章 浴室强奸(上)
    盛暑七月,正是各大高校放暑假的时候,学生们呼朋唤友计划着旅游出行。
    然而,陈晓柔此刻却孤身一人,站在荒无人烟的碎石道边静静地等着。
    她本来也属于假期狂欢的一员,但就在放暑假前的一个月,她发现自己的男朋友出轨了隔壁设计系的女生,一气之下就提了分手。前男友不同意,用各种方式骚扰了她一个月。
    陈晓柔不堪其扰,总算挨到放假,迅速地换了手机号码,连家里也没多呆,收拾了行李就投奔了往在乡下的叔叔。
    陈晓柔的父母常年在外经商,尤其在她考上大学后更是自由放羊,晓柔在家也不过是一个人无聊。更何况她的好友还打听到渣男已经知道了她家的地址,準备假期堵上她家,陈晓柔更是害怕。
    她脑子里回想起无数案件报道,什麽“渣男欲求覆合不成拿刀捅伤女友”之类的,更是心惊胆战。她今年才19,才刚刚步入美好的大学生活,才不想断送在渣男手上呢!
    于是陈晓柔迅速地想到了一个方法。
    她是艺大的美术生,每年暑假艺大美术系都会安排学生自由采风,陈晓柔便和父母说要去乡下写生,反正自个的亲叔叔也在,顺道去看望叔叔。
    晓柔叔叔住的地方可以说是深山老林,不仅位置偏僻,渣男绝对找不到,而且风景确实秀美,是个避暑的好去处。
    但是面对这坑坑洼洼的石子路,陈晓柔开始有些后悔了。
    山路崎岖难行,公交车都只开到半山腰上,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叔叔却还没有来接她,连树叶被风刮动的声音都让她一惊一乍。
    又过了十五分钟,陈晓柔终于望见一辆熟悉的大卡在天边暮色中由远及近。
    “上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拉开车门,让路边的小姑娘上车。陈晓柔爬上车轻声喊了下叔叔,男人沈默地点了点头。
    陈晓柔的叔叔叫陈巍峨,人如其名,长得是孔武有力,再加上常年干体力活,全身上下肌肉盘虬,看起来一拳能打死一只老虎。
    这也是晓柔想来乡下的原因之一,退一万步讲,万一渣男真的追到这山里来,有叔叔在,前男友简直就是只小弱鸡,叔叔一个指头就能捏死他。
    陈巍峨明显是刚刚做完活,此刻正赤裸着上身,常年在外曝晒劳作早就将叔叔的皮肤晒成了健康的蜜色,汗水成溜地淌着,划过叔叔结实的肌肉,将他被晒成蜜色的皮肤蒙上一层光亮,狭小的车厢里弥漫着雄性荷尔蒙气息,陈晓柔略微脸红地低下头。
    其实陈晓柔哪里没见过男生打赤膊,只是那些男生的身板哪里是能和叔叔比的。
    陈晓柔偷偷打量叔叔的时候,叔叔也在打量着她。
    小姑娘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纯棉吊带连衣裙,收腰的版型掐出她不盈一握的纤腰,但胸前却是鼓鼓胀胀,此刻她低着头,顺着她的下巴还能略微瞥见一道深沟,让陈巍峨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他的婆娘嫌他太粗鲁,好几年前就离婚带着儿子走了。这麽些年虽然一直单身倒没有为那婆娘守身守身如玉。
    他叫过鸡,亲戚朋友也给他介绍过几个对象,村里更有风骚的妇人勾搭过他。
    他的本钱足够,可不是每个女人的肉穴都能和他匹配的。他那婆娘回回都嫌弃他过大不愿让他操穴,每次他才刚刚操进去就咿呀咿呀喊疼,搅得两人都兴致败坏。而吃的下他大鸡巴的女人不是太过风骚的妓就是生过孩子的妇人,阴道松的能塞进皮球,真正能让他尽性的没几回。尤其是这半年来他忙着生意、干活,连女人的肉都没摸上一把,乍见这嫩芽样的小姑娘,陈巍峨难免心下痒痒,下面隐隐地支了起来。
    不过小姑娘到底是自己的亲侄女,陈巍峨在心中意淫几分就算了,忙将视线移过,不敢再多想,专心地把着方向盘。
    大卡又在山路颠簸了半个小时,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你来的太突然,客房里的空调没洗,床也没擦。今晚你先睡我那,你睡床,我睡地。”陈巍峨帮小姑娘把行李放到自己房间里,随口解释道。
    两人都是累了一天了,晚饭便随意地吃了一点。
    “吃完就先去洗澡,我去洗碗。”陈巍峨麻利地收拾着碗筷,催促着小女孩洗去这一天的灰尘与汗水。
    陈晓柔应和着跑回房间拿换洗的睡衣去了。
    等陈巍峨洗好了碗筷,卫生间里已经响起淅淅沥沥的水声。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提醒小侄女卫生间的门锁上个月已经坏了,里面有块石头是专门拿来堵着门的。
    陈巍峨正準备敲门提醒她,脑内突然闪过今天车上那道未窥全貌的沟,顿时一阵发热,本去敲门的手鬼使神差地滑向了门把,轻轻转动。
    卫生间的门果然没锁上,陈巍峨拉开一条缝,屏住呼吸往里探去。
    昏黄的灯光下,那一身白肉就显得特别亮眼。陈晓柔正背对着陈巍峨沖洗着自己,水流如林间小溪从她的肩膀一路流过深陷的背脊,淌过她肉感十足的翘臀。
    陈巍峨大口地吞咽着自己的唾沫,自己的下身开始迅速地充血肿胀,将夏天的薄裤顶起一个明显的弧度。
    转过来,转过来。陈巍峨在内心呼喊着。

仿佛听到了他内心的渴望,陈晓柔居然真的转过身来,一对颤巍巍的嫩乳和那饱满的阴阜便与他打了个照面。眼前的美景沖击的陈巍峨呼吸顿时粗重了起来,他忍不住解开裤头,死盯着陈晓柔的动作,一边搓动着自己怒胀的阴茎。
    陈晓柔仰头闭眼淋着花洒洒下的温水,素手抚过自己纤长的脖子,精巧的锁骨,柔软丰满的乳球,最后则是自己紧闭的肉缝。
    她微微分开自己的腿,纤手伸进了两腿之间,轻轻滑动起来。
    算起来,她已经两个月没有和男朋友做过了。
    想起前男友,她真是又怨又恨。她的处子身是在一次聚会醉酒后被渣男占有的。
    当时醉梦中的她只觉得下腹一团潮湿,一根火热的棍子一直在她的小腹下撞来撞去,骚扰地她不胜其烦。突然这根棍子找到了入侵的缺口,那口上略微滑动了两下,直接捅了进去。
    “啊!!!”陈晓柔痛的直接瞪大了眼睛,发现一个男人粗喘着趴在她的身上,两人的下身已经紧密地连接在了一起。
    “拿出去啊!”晓柔用手推搡着男人,却轻易被男人捉住按压在脑袋两侧。
    男人滑腻的舌头鉆入晓柔的耳朵舔弄着,粗壮的阴茎毫不留情地凿入未经人事的小穴。“晓柔,你的洞吸地好紧啊,我快爽死了。”
    陈晓柔只觉得自己的阴道一片火辣辣的疼,眼泪流了一脸,她胡乱地摆动双腿,大声哭喊。“畜牲!你出去啊!”
    “嘘嘘……”男人堵上她的嘴,“女孩子第一次都会疼得,忍一忍就好了。我们都交往了三个月了,是时候进一步发展了。你看人家女朋友交往一个月就愿意滚床单了,我都忍了好久了。”男人扭了扭自己的屁股,让自己的鸡巴又深入了一点,“哦……你看你吸的我这麽紧,我哪里舍得拔出来……嘿……嘿……肏你,肏你,一会就让你爽翻天。”
    陈晓柔喝醉了酒又被男人紧紧地压在身下,哪里还有力气反抗,渐渐地也停止挣扎,任由男人把他硬挺的肉棒一下下送进自己的体内,发出快意的低吼。
    起先的疼痛慢慢褪去,陈晓柔觉得自己的小腹深处开始有些痒痒的,让她想挠却挠不到,只有男人的撞击才能缓解这种瘙痒。
    “滋……滋……扑哧……扑哧……啪……”陈晓柔被撑得洞开的肉穴终于发出了清晰的水声,鸡巴入洞带出各种淫靡的声响,男人得意地挺动起自己的腰桿,加快速度沖溃她的防线。
    “哈哈,出水了,啊?开始爽了吧,哈哈。”
    “嗯……嗯……”汙言秽语听得陈晓柔面红耳赤,不愿回答,只是随着男人的动作小声地哼哼着,纤细的腰肢也忍不住款款摆动起来。
    “嗬……嗬……”男人粗喘着,将鸡巴拖到阴道口又重重地送了回去,插的又狠又深,这样远距离的重攻让晓柔浑身酸软,连吟哦声都大了不少。
    “尝到大鸡巴的滋味了吧……爽不爽!啊……哦哦……操……”男人知道晓柔不会再反抗了,他松开钳制的双手,转攻他垂涎欲滴已久的双乳。软嫩的乳肉在他的掌心里随意变形着,娇嫩的奶头凸起,随着男人的操干摇曳着,宛若雪山顶的红花。
    “妈的,奶子真好摸。第一天看见你的时候就想摸你的奶子了,又圆又翘。之前还不让我摸,现在还不是被我摸个透。”男人掐着晓柔的一双嫩乳,宛若骑马般飞快地骑着她,大鸡巴桿桿入洞,操的两片嫩肉翻进翻出,哆嗦着吐着口水。
    “啊,啊,太快了!”陈晓柔惊慌地喊到。
    “快了你才够爽啊!”男人不以为意地继续加速着,“嘿……嘿……嘿……小骚穴真好干,又紧又暖,水还多……早知道这麽好干老子三个月都忍不了,看见你的第一天就操死你。”
    “不要了!不要了!”陈晓柔觉得自己有一种快尿了的感觉,吓得直接喊停。
    “不要了?不要了你吸地我这麽紧!小骚货!哦!哦!还咬!妈的,操死你,操死你!干破你的小骚逼。”
    男人疯了般加速腾动着,陈晓柔本就在高潮边缘,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两眼一翻,尖叫着泄了出来,一大股阴精把进进出出的大龟头淋个正着,男人受不了地捏紧陈晓柔的屁股做着最后的沖刺。
    “啊……啊……啊……好爽!好爽!我要把你肏翻,肏的你下不了床,天天含着我的大鸡巴……哦,哦,吸的好……啊……啊……要射了,要射给你了……哦,哦,哦,啊!!”随着男人一声长吟,一大股温热的液体沖进了晓柔的子宫,激地晓柔再次流出泪来。
    事后男人对晓柔既是甜言蜜语又是诚恳道歉,他跪在晓柔面前扇着自己的耳光流着泪道,“我是太爱你了啊!我想你想的发狂!我知道我混账,你打我,骂我,我随你处置。”
    陈晓柔对着渣男一顿拳打脚踢,最后却又被他半哄半拉做了一次,从此走上了情欲的不归路。从那以后,她的前男友隔三差五就要把她拉上床,把她身体的每一处都开发个遍。起先陈晓柔还有些抗拒,但尝到滋味后也就半推半就着任他索取了。
    没想到她为了準备期末考试一个月没和他上床,这混蛋就搞上了别的女生!陈晓柔气的再也不想看到那个混蛋。
    可本就旷了一个月的陈晓柔也并不好受,再加上和混蛋闹分手的这一个月,晓柔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做过了。
    想到和那混蛋的过往,晓柔又气又羞,小穴也不争气的湿了起来。她伸手探入自己的桃花林,找到藏匿着的小豆豆轻轻揉捏起来,一只手揉上已有些发胀的酥胸。
    她要胸有胸,要腿有腿,长的也不差,那个混蛋是眼瞎了才会劈腿!晓柔一边抚慰着自己一边恨恨地想。
    陈巍峨怎麽也没想到他会看到侄女在洗澡时自慰,脚下如同生了根一般挪不开步,赤红着一双眼贪婪地望着,大鸡巴完全释放了出来在他手里撸动着。
    陈晓柔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粘腻的淫液和着水流流到了大腿上,她忍不住伸了一直插进自己的肉洞中。
    伴着晓柔的一声娇吟,陈巍峨怒吼着沖了进去。欲火已经烧掉了他的最后一丝理智,哪里还顾得上什麽血缘伦理,他就知道那是一个女人,一个年轻娇嫩的女人!
    “叔叔!”听到动静的晓柔刷地睁开了眼,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叔叔怎麽会进来?!
    “叔叔你快出去啊!”陈晓柔又急又尴尬,她的手指还插在自己的小穴里内,只能将一只手臂横在胸前,企图拦住泄露的春光。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动作只是画蛇添足,两颗玉球被挤压的更加突出,与其说是遮掩不如说是勾引。
    陈巍峨果然被刺激地更加血脉偾张。他把自己的侄女紧紧地压在瓷砖壁上,温厚的嘴唇吻上她的天鹅颈,粗糙的大舌刮过娇嫩的肌肤,带点刺刺的疼。他的大掌直接滑到他向往的圣地,扯出晓柔的指头,立刻用自己的中指取而代之。
    “不要!”陈晓柔奋力拍打着自己的叔父,但一切已经于事无补。叔父粗大的中指已经深深陷入自己的阴道,并且不顾一切开始插动起来。常年劳作的手指带着厚茧刮动着肉壁上的软肉,这和自己的手指带来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陈晓柔现在脑子里已是一片浆糊,她被自己的亲叔父指奸了!她拼命扭动着,试图摆脱叔叔的手指,但叔叔迅速对她展开攻势,让她先软了一半下来。
    旷了一段日子的晓柔腹中燃起了一团火,她明明知道这是一种跨越伦理的无耻行为,小穴却依然为叔父的动作湿润了起来,让她又羞又愤。然而这种羞愤似乎还没有止境——肉洞里叔父的指头又多了一根。
    陈巍峨知道现在已是骑虎难下,两根手指一入洞就齐头并发,快速地进出着侄女儿的嫩穴。这就是年轻小姑娘的穴啊,才两根指头就已经吸地他抽动有些困难,把他的大鸡巴插进去又该是多麽美妙。
    今儿个这个穴他是插定了!
第二章 浴室强奸(下)
    陈晓柔被双指插的双眼迷蒙,依稀留下一丝理智反抗,她捶打着陈巍峨的背,哭喊着“叔,够了!您快拔出来啊!”
    陈巍峨哪里够,见晓柔还有反抗之心,他索性蹲下身去,架起晓柔的双腿挂在自己的肩上,一口就舔上她先前被插的微敞的洞穴。
    “啊~~~”陈晓柔的声音都有些变形了,她推搡着叔父埋在自己腿间的脑袋却无济于事。
    对于这个姿势她是有几分熟悉的。
    小的时候,她也这麽跨坐在叔父的肩上,高呼“骑大马咯!”
    如今她跨坐在叔父的肩上,叔父却津津有味的吃着她的穴。
    陈巍峨急切地亲上那丰满的阴阜,青春的体香扑面而。他温热的舌头大面积地划过淫草萋萋的丘地,将那卷曲的阴毛都一并舔湿了。随后舌头灵活的左右一摆,成功地鉆入小洞,穿梭在晓柔的花径之间。
    “啊……啊……”这一招对晓柔特别有效,她已经无力地靠在墻上,双手努力地反撑在墻上才能保持不软倒下去。就算之前和前男友高频率的做爱,前男友少有会吃她的穴,这招简直戳中了晓柔的死穴。她现在只能无力地坐在叔父的肩头娇喘而毫无还手之力。
    陈巍峨抓紧了充满弹性的臀肉,大口地喝着小穴溢出的淫水,挺拔的鼻子时不时触碰到已经挺立站起的阴蒂,舌头将狭窄的花径狠狠地刮了一遍。
    他的鸡巴还没进洞,晓柔就已经小泄了一回。
    喝够了侄女儿的淫水,陈巍峨终于把舌头从阴道中抽出,失去了堵塞物的肉洞瞬间喷出一大股水,流到了地上。
    陈巍峨的裤子已经完全掉到了地上,他托起晓柔的腰身往上提了提,扶着自己硬的快要爆炸的大鸡巴在湿润的穴口滑动起来。
    鸡蛋大的大龟头时不时陷入穴口,调戏着流着口水的花穴。熟悉的触感让陈晓柔顿时回了几分神志,她晃动着双腿叫道,“叔叔,不行!不可以的,我们这是乱伦!”
    陈巍峨哪里还能听得进去,满脑子里都是那紧致的触感,他箍紧晓柔不盈一握的腰肢,龟头沾染了足够的淫液,“晓柔,叔忍不住了啊!叔好久都没有肏女人了,你就可怜可怜叔吧!”
    听着叔父的哀求,陈晓柔有一瞬的楞怔。婶婶和叔父离婚也将近八年了,她以为叔父是因为憋了多年的性欲才会导致今晚的失控。
    趁着晓柔楞神的时机,陈巍峨一擡晓柔的屁股,大鸡巴滑着淫水就溜了进去,巨轮已经入港。
    “啊!!”
    “啊!!”
    两人双双叫了出来。
    陈巍峨被爽地直颤,年轻女孩的吸附力果然不同凡响,这麽多年他哪里操过这麽紧的洞,今晚不把她操个透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好机会。
    晓柔却是被撑得直翻白眼,叔父的鸡巴比前男友还要粗上一圈,她本就紧窄的洞口都被胀的发疼,她只好哀求道“叔,太大了,我要被撑死了……”
    “小女孩,鸡巴大才好呢!叔今晚就让你晓得大鸡巴的好处。”说着,陈巍峨又掐着晓柔的腰,将大鸡巴慢慢整根送入她的小穴。
    “啊……啊……顶到了,顶到了……别再进来了……要被叔捅破了……”叔父的肉棒不仅比前男友要粗壮,连长度也比前男友要长上一截。晓柔只觉得整个肚子都要被捅穿了,阴茎进入了从未有人涉及的深度。陈巍峨也是爽的直吸冷气,小侄女的嫩肉爱意情浓地缠绕上来,狠狠地吸允着自己,让他差点就这麽射了出来。
    陈巍峨深吸两口气,慢慢抽出沾满淫液的鸡巴直到洞口覆又插了回去,直触花心,硕大的阴囊也重重地拍上白皙的肉臀,让晓柔尖叫出声。
    “啊,啊,叔叔……不行的……快点拔出去啊!”
    “给我……给我……嘿……嘿……嘿……”陈巍峨动着他粗壮的腰身,如老牛耕地一般一下下地杵着被入侵的水穴,“妈的,好穴啊,小穴真他妈的紧,老子的魂都要吸掉了……干……干……看老子怎麽干你一晚!”
    陈巍峨口吐汙言,一边慢慢加快插干肉洞的速度。他本就是乡下汉子,床上说点粗话更能激发他的性致。“可惜不是处了,小小年纪就这麽发骚发浪,勾地野男人干了你是不是!”陈巍峨一巴掌打上陈晓柔的小屁股,疼的陈晓柔一下彪出了眼泪。
    “叔,不要了!好疼啊!”
    “不要什麽不要!淫水流了老子一腿还说不要!怎麽,野男人干得,亲叔叔就干不得?”
    本来应该掩埋的禁忌关系如今却给陈巍峨带来了别样的刺激。
    这可是亲侄女的穴啊!有几个男人的鸡巴能伸进亲侄女的洞啊!
    想到这,本就硬的要命的鸡巴又胀了一圈。
    陈巍峨直捣黄龙,插得陈晓柔花液四溅,浴室里一阵劈啪的肉响声。
    “哦……哦……小浪穴又吐水……好湿……再给老子吸紧一点……对,夹住了……哼、哼……大鸡巴干你,肏翻你的小浪穴。”
    “早知道自己的侄女是个小骚货……谑……谑……早几年我就给你开苞了……嗬……把叔的大鸡巴塞进你的小嫩穴里,叫你天天含着,操的你淫水直流,日日离不开大鸡巴……”
    想到这麽一个宝穴自己不是第一个捅入的人,陈巍峨怒从心起,飞速地狠肏了肉洞几百下,本是紧闭的阴唇如今被干地翻了出来,还恋恋不舍地含着粗黑的肉柱,“妈的,被哪个野男人肏了,啊?”
    陈晓柔被肏的浑身犯软,只能张着嘴娇吟,口水从唇边溢出。
    陈巍峨见她不回答,不再那麽心急地抽插,他改变了策略。
    他将粗黑的阴茎一寸一寸地拖出肉洞,只剩下一个龟头的距离又重新一寸寸地送回晓柔体内,几秒完成一个来回。本一直被狂抽的晓柔这次更是受不了,果然是慢刀子更磨人。
    “说!野男人怎麽肏你的!”陈巍峨挺着自己的肉刀子慢悠悠地在侄女的洞里进出,这种慢节奏的交媾有一种别样的快感。
    什麽野男人!陈晓柔腹诽,渣男虽然渣,但的确顶着自己正牌男友的身份。可陈晓柔却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只得哼哼唧唧道“我……我是喝醉酒被他强上的……”
    一听到侄女儿是被强奸的,陈巍峨非但没有生气,更是生出了一种兴奋。
    他猛地全根没入,大鸡巴深深顶入花心,大屁股一阵扭动,颠地晓柔花心发麻,吐出一大股花蜜。“骚货!骚货!跑去和人家喝酒还被人家干!妈的,浪货,干死你,嘿……嘿……”
    “他的鸡巴大不大?”陈巍峨质问道。
    陈晓柔不好意思说。
    陈巍峨加大了磨动花心的幅度,陈晓柔只能酸软着娇躯哭着回答,“大……”
    陈晓柔这句话也是句实话。陈晓柔的前男友是体育特长生,那根鸡巴虽然不比叔父粗大,但已经算的上是威风凛凛,不然陈晓柔破处那晚也不会叫他插得死去活来。
    妈的!贱人!
陈巍峨心下咒骂,把陈晓柔钉在浴室墻上发狠地沖刺起来,仿佛自己就是那个曾经侵犯侄女儿的人。
    “叔的鸡巴大不大?”
    “大……大……”
    “叔的鸡巴大还是野男人的鸡巴大?”
    陈晓柔这回真的难以启齿,只能咬住自己红艳的下唇,防止自己呻吟出声。
    不说?陈巍峨自然有的是办法治他。他加大抽动的幅度,大鸡巴快速撞破子宫口的同时还迅速地扭动两下,揉的晓柔只能伸手挂在叔父的脖子上,不然自己就要软倒到地上了。
    “说!叔的鸡巴大还是野男人的鸡巴大?”
    “叔的更大……啊,啊!”
    “叔肏的你爽不爽?”
    “爽……叔肏的好爽……”
    “以后要不要叔肏死你?”
    陈晓柔沈吟了一会儿,陈巍峨立刻连捅了她几百下,陈晓柔抱紧叔父的后背,尖叫着攀上高峰,“要!要!叔肏死我了!”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