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的誘惑—世芬

我叫謝紹祥,今年19歲,正就讀大學一年級,目前和父母住在家中,另外還有結婚一年多的哥哥嫂嫂同住,謝紹豪是我的哥哥,是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平凡的國字臉,細長的眼睛,薄薄的嘴唇,長得並不出色,可是他卻娶了一個甜美可愛、相貌出眾的女人當做妻子,也就是我的嫂嫂—世芬。

世芬嫂嫂曾經是大學裡日語系的系花,是男孩們注目的對象,雖然只有154cm的身高,可是卻有著一張清秀的臉龐,她高雅文靜,臉蛋圓潤,臉上時常戴著笑容,對人十分親切溫和,另外,一雙白皙的雙腿和吹彈可破的肌膚,如出水芙蓉,在我住的社區裡,大嫂是大家公認的漂亮少婦,生完孩子後,體型略顯豐盈,水嫩的E豪乳,曲線惹火,搖身一變成為帶有輕熟韻味的人妻,可是卻早早地嫁給了我哥,那個每月領低薪的上班族,只因為我哥在和她交往的過程中,不小心讓她有了孩子,在我父母堅持之下,要求他們結婚、並且把小孩生下,而如今,她是一個孩子的媽了。

晚間,我偷拿了一條世芬嫂嫂的內褲回房,勃起後把內褲罩住自己的陽具上來回的搓動,果真,那柔軟絲質的內褲套在龜頭上,有股不可言喻的快感,心裡頭幻想著內褲主人,嫂嫂美麗的彤體,接著一股濃精就噴灑而出,沾滿了嫂嫂的內褲,連續地過了幾天,每次射完,我都會用衛生紙擦掉一些精液,保留一點點精液在上面,然後再把嫂嫂的內褲掛回去陽台,並且想像著自己的精液就貼在世芬嫂嫂的下體,光想像就讓人興奮。

=======================================交游泳==這天下午,我和媽、世芬嫂嫂、小姪子在客廳看電視、玩耍,電視中討論到產後瘦身的議題,世芬嫂嫂和媽討論得相當熱絡,忽然間她們提到了我,媽說:[世芬啊,妳可以去游泳啊,我們社區有免費泳池,游泳運動不錯呢]世芬:[媽,可是我不會游泳啊]媽:[這有什麼關係,小祥很會啊,他還有救生員證照呢,有空讓小祥教妳游泳如何?]世芬:[怕小祥覺得麻煩吧]聽見可以教嫂嫂游泳,我緊接著講:[不會阿,我很樂意教嫂嫂]媽:[嗯,小祥,明天開始你下午就去教你嫂嫂游泳,孫子我來帶就好]世芬:[媽,這樣不好意思呢]我:[不會啦,嫂嫂,我游泳很厲害的,小姪子有媽顧就好,妳就專心跟我學游泳]世芬:[這樣啊…好吧…晚點我要去買件新的泳衣了,舊的穿不下。

]那晚,我恨不得早點天亮,當時的心情就像小學要遠足時的興奮,怎麼都睡不著,光想到隔天可以教嫂嫂游泳,我的內心就異常亢奮。

隔天下午,我和嫂嫂來到了泳池,她換上了一件籃色的連身泳衣,身體包得緊緊的,不過還是藏不住她的好身材,有點緊身的泳衣,把世芬嫂嫂的體態完全的展現在我眼前,白皙的肌膚,露出了一大截的美腿玉柱,渾圓的臀部,讓人想上下其手,我扶著嫂嫂來到泳池的中央,那兒水深大約145公分,而嫂嫂的身高只有154公分,當她來到泳池中央時,幾乎是墊著腳尖,當然囉,我這都是故意的,此刻嫂嫂死命的抓緊我,世芬:[小祥,這好深喔,可不可以到淺的地方練習?]我回答:[嫂嫂,要在深的地方練習,學比較快,只要抓緊我就好]世芬嫂嫂點點頭:[嗯…你別放手喔…]我心想,我當然不可能放手,我巴不得在妳身上多卡點油呢。

我扶著嫂嫂的腰,要她在此練習換氣,一次,兩次,三次…大約十來次以後,見她有點喘,我故意地在她換氣時,用些許的水噴她,只見世芬嫂嫂受到驚嚇而嗆了一口水,隨即她在水中滑倒,我見狀游到她身邊從後面抱住她,感覺得出來她的身材嬌小,所以我很輕易的就將她抱住,並安撫她說沒事了不用怕。

接著世芬嫂嫂轉身面向我,手環著我的脖子怕掉下去似的,緊張的留著眼淚,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我這嫂嫂,白皙的皮膚,水汪汪的大眼,忽然覺得她很美,此時我已經情不自禁,一隻手撫摸著她,並將她的可愛的臉頰緊緊的貼在我脖子上,另一隻手偷偷的在水底撫摸她的腿,好滑細的腿,我似乎忘記她是我的嫂嫂,我悄悄得抓了她的屁股幾下,偷偷的吃著她的豆腐,因為世芬嫂嫂已經嚇呆了,跟本不知道我現在對她做什麼,我們就保持著這個姿勢等到嫂嫂咳完嗆到的水,帶嫂嫂上岸以後,她哭紅了眼,世芬:[今天我不想游了,好嚇人]看來我今天玩得太過火了,[好吧,我們明天再換淺一點的地方練習]接著世芬嫂嫂揉揉眼睛,輕輕的打了我幾下,[剛剛嚇死我了,謝謝你]。

不久後,我看見水中有一小片白色的精液,那些都是從我泳褲中流出去的精液,我將其撈起,藉故幫嫂嫂擦拭臉上的水,一手便將精液往她臉上抹去,就這樣,我的精液第一次抹上了嫂嫂可愛的臉龐。

]她不知道,我多麼希望把衣服脫掉和她有肌膚之親啊,恨不得兩人全身上下一絲不掛來相見,可是這都只是我的內心想法罷了。

接著,我蹲下了身子,好讓嫂嫂騎到我的背上,[嘿,呦!]嫂嫂跨上了我的背,我用手托住了她的大腿,她雙手環抱著我的脖子,手上拿水槍,一行人跑跑跳跳,在水中、岸邊玩的開心,我的背部也輕輕地貼著她的胸部。

隨著跑跳搖晃,我的背部便一絲不掛一下一下地在嫂嫂的高高隆起的胸脯上磨噌著。

嫂嫂的雙乳堅挺著還在輕輕的顫動,門外的我下體高高鼓起,看著裡頭的春光,她兩條玉腿緊緊合著,而我大哥的手在她的下體撫摸著,嫂嫂發出了[嗯…]的一下嬌吟,像是全身柔若無骨一樣軟綿綿地任由大哥擺布,看著看著,我情不自禁地說 ?[天啊…太美了嫂嫂…]嫂嫂消魂的身材,白皙的雙腿,比例恰到好處的裸體美女在性感中高貴,在成熟中狂野!我看著大哥雙手也開始把玩著嫂嫂傲人的胸部。

他貪婪地撫摸著,手心和指尖,把那種彤體所散發出來的銷魂蝕骨的感覺,直傳入他的身體,大哥低下頭去吸吮著世芬嫂嫂粉紅色的乳頭時,嫂嫂也用雙手勾住了他,喘息的他說:[嗯…好癢啊…嗯…好癢啊…]大哥抱住了嫂嫂並慢慢的將雙唇移到嫂嫂的面前,當四片唇緊貼在一起時,嫂嫂不自主的將她的舌頭伸進了大哥的口腔?恣意且瘋狂的攪動著,大哥也輕輕的吸吮著嫂嫂的舌頭,雙方妳來我往的互相吸吮著,這一吻足足吻了五分多鐘之久。

大哥淫笑著,對嫂嫂說:[世芬,今天我要讓妳臣服於我,再幫我生一個孩子]說完後,大哥把世芬嫂嫂的美腿放在他的肩上,縱情的享受著歡樂,他將脹大的老二徐徐的推進了嫂嫂的陰道中,並用九淺一深的方法開始來回的抽送著,房內也傳來嫂嫂浪吟嬌哼、小嘴微張,頻頻發出消魂的叫春。

嫂嫂急促的喘息:[喔…喔…嗯…嗯…喔…喔…嗯…嗯]大哥:[世芬,舒服嗎…舒服嗎…喔…喔…]嫂嫂:[嗯…嗯…]大哥:[世芬…喔…好爽啊…要再用力嗎?]嫂嫂:[嗯…好…再來…]聽了嫂嫂這麼說,大哥加重了力道並開始快速的抽送著。

而嫂嫂也瘋狂的粉腿鎖住大哥的腰,她扭動著腰部以回報著大哥,大哥更用力、更快速的享受著世芬嫂嫂的身體,大哥彷彿像是一頭餓壞了的公狼,他貪婪的蹂躪眼前的獵物,拼命的用力插著嫂嫂的小穴,彷彿要將嫂嫂的小穴插破似的。

而嫂嫂的浪叫聲也越來越大聲,嬌軀動著,小腹配合著大哥的進攻挺弄,我知道嫂嫂已完全的沉醉在性愛的世界裡,我多麼希望帶給她快樂的是我,我多麼希望在房內操她的人是我,我多麼希望現在她陰道中的老二是我的,可惜,我這做弟弟的只能在門外偷窺著大哥在幹他老婆,在操我朝思暮想的女神。

世芬:[啊…老公…輕一點…有點痛…]大哥:[啊…啊…老婆…快了…再忍忍…]世芬:[老公…老公…啊…啊…]嫂嫂美麗的彤體,完全披露在我的眼前,她那對大胸部在床上晃啊晃地,口中傳來陣陣呻吟,就在大哥拼命的侵襲之下,嫂嫂達到了到高潮。

隨即,我也聽見大哥低聲的嘶吼,[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大哥將精液射進了大嫂的陰道裡,受到大量溫暖的精液的刺激,世芬嫂嫂興奮地尖叫起來,[啊…好燙啊…] 嫂嫂感到異常刺激,大哥的陰莖雖然射了,可還在大嫂的陰道裡不斷地抽動,嫂嫂的整個身體忍不住地顫抖,[喔…好舒服喔…世芬…再幫我生個孩子吧]大哥興奮得斷斷續續的淫叫,而嫂嫂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緊緊的收緊陰道口上的肌肉,不讓大哥的精液流出來,嫂嫂能夠體驗到,她的陰道深處熱乎乎的精液在流動,其中一部分精液甚至被擠進了她的子宮裡。

大哥終於射光了最後一滴精液,他筋疲力盡地趴在世芬嫂嫂的懷裡,然後慢慢地將他大陰莖從嫂嫂的陰道裡抽出來,嫂嫂也心滿意足地仰面躺在床上,盡情地體驗著做愛帶來的快感。

=======================================姦淫==我住的社區在最近即將舉辦社區間的運動會,所以我爸媽最近都忙著和鄰居準備著運動會的表演,每天都練習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家。

慢慢地,我感到嫂嫂芳心奔跳、呼吸急促,緊張得那半露的乳房頻頻起伏,[嫂嫂,妳好美…我好喜歡妳…]世芬嫂嫂的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那嬌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香唇、豐盈雪白的肌膚,嫂嫂渾身的冰肌玉膚令我看得慾火亢奮,無法抗拒。

我想再次伏下身親吻她的臉龐,可沒想到這回我沒有得逞,嫂嫂尖叫了一聲,[啊…你想幹嘛?不可以!]她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對我來說充滿誘惑,我托起了她的臉,一個長吻往她的小嘴親下,我聞著她的體香,聞著髮香,看著她流汗的容顏,熱的發紅的臉,我真的崩潰了,當時我就在想,就算她將來告我強姦我也認了。

她低沉的嬌喘,似乎欲語還休。

太迷人了,我的嘴一下吻住了她的嘴,頓時刺激的快感串遍了全身。

她咬著牙,不讓我的舌頭進入,我就吸她的嘴唇,又舔她的耳朵。

[別這樣…小祥…放開我…]嫂嫂反抗著,但怎麼擋住我的激情,她像羔羊一樣任我宰割。

我再次把舌頭伸了進去,她牙齒開了個小縫,我順勢把舌頭伸了進去,和她的舌頭攪在了一起。

我:[嫂嫂,這一兩個月來,我好難受,看你和我哥做愛,讓我心如刀割…]我當時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從後面抱住了她腰,扒開了她的和服,一手深了進去,她驚叫了一聲,連忙說快放開。

她用手甩開我的手,罵到:[你這是幹什麼…我是你嫂嫂][嫂嫂讓我親一下行不行?就一下。

]世芬嫂嫂掙扎著,但我抱的很緊,死死的抱住她。

她說:[你快鬆開,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不會怪你。

快鬆手。

]不理會她的哀求,我一下用身體壓著她的身體,雙手在她發軟的身體上亂摸。

當時那一剎那就感覺像是做夢,這幾日深藏心底的淫慾一下爆發了出來,激動的我有些發抖。

我扒下了她的和服、內衣、內褲,掰開她的雙腿,濃密的陰毛下隱藏了深紅色大逼。

我看過不少黃色電影,書籍,也不止一次曾經幻想操世芬嫂嫂,所以當時的我張開大嘴,恨不得一下把她逼吃掉。

我含住了她的鮑魚,嫂嫂剛洗過澡,陰毛有股香香的氣味,可是也有股尿騷味,這更刺激了我的獸慾。

受到如此的刺激,嫂嫂不斷地哀嚎著:[救命啊…老公…救我啊…]嫂嫂不停推我的頭,她胡亂的打著我,[小祥,放開我…嗚嗚嗚嗚…放開我…]我:[大嫂,妳的小穴好香,以後我天天舔。

]我脫下了褲子,雞巴早就漲的不行,一跳一跳的。

她下身光著,上身還有和服蓋著,當時的景像現在回憶起來都覺得淫蕩。

接下來,我將世芬嫂嫂強押在床上,用力分開她的雙腿,將大嫂整個女性生殖器展現在我的面前,嫂嫂緊閉雙眼,用力繃緊陰道口上的肌肉,不想讓我的老二進入她的陰道,[紹祥我求你…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她梨花帶?的臉龐沒有使我心軟,我一手掐住嫂嫂的脖子,將她按壓在床上,一手撫摸著她美麗的小穴口,此刻雖然嫂嫂心理及身體極力的反抗著,可是她的生理反應卻和心理反應相反,經過我的不斷撫摸下,我能感覺到一股股淫液正在從世芬嫂嫂的陰道裡流出,潤濕了她的整個女性生殖器,甚至流淌到她的大腿內側上。

見時機差不多時,我將那又長又粗又硬的大陰莖不斷地在嫂嫂的兩片大陰唇之間的溝槽裡蹭來蹭去,大嫂雖然依舊反抗,可是一股股淫液從她的陰道裡流出,塗滿了我的整個大陰莖桿。

嫂嫂用力的夾緊陰道口,她拼了命的想抵抗我的入侵,可是值得欣慰的是,在這種刺激下,她身體的反應流出了大量的淫液,藉由她的淫液滋潤,我的大陰莖就一寸一寸的插入了世芬嫂嫂的陰道裡。

[啊…不…不能進來…不能進來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我倆面對面交合在床上,我緊緊地摟住大嫂,我們赤裸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我的老二感覺到嫂嫂陰道肉壁一陣聳動,她扭擺身軀想掙脫我,可是她並不知道這樣更使我興奮,我的肉棒被一夾一鬆,實在舒服死人,我再用足勁把老二向裡猛推了幾下,世芬嫂嫂猝不及防,疼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尖聲慘叫著拚命擺動細腰和屁股,想擺脫我老二的侵犯。

我低頭看著在床上痛苦掙扎的嫂嫂,視線從她高聳的雙乳移到她蚌殼大開的下體,自己那根雞巴只插進去一小半,插進去的那一小半隻覺得又酥又麻又暖和,外面的一大截就更想進去了!我惡狠狠的再一次猛用腰力,這次粗大雞巴全都戳了進去,我:[啊…我的好嫂嫂…夾的我好舒服啊…好溫暖的陰道…]大嫂:[嗚嗚嗚嗚…住手啊…住手啊…]我的大陰莖一下又一下插入了大嫂的大腿根部裡,就夾在她的兩片大陰唇之間的溝槽裡,嫂嫂不斷挪動臀部,試圖讓我的大陰莖離開她的陰道裡,然而,我的大龜頭頭剛一插入嫂嫂的陰道口就被緊緊的夾住,嫂嫂能夠感覺到,我的大陰莖桿還在不斷地有節奏的抽動著,並且不斷地揉捏著大嫂那早已腫脹的豐滿的乳房,我貪婪的親吻她。

世芬嫂嫂就這麼全身赤裸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被我操著,她不斷的哀號、哭泣,可是這家中沒有半個人可以聽見她的求救聲,我使勁的操她,她柔嫩的大腿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著我的小腹,陰莖一次又一次地被她的肉壁包裹著,多麼希望時間就此停止,好讓我的老二永遠插在這溫暖的穴中,我的老二一下又一下在嫂嫂的小穴裡極力地動著,我享受著嫂嫂年輕的陰道與她的小腹摩擦所帶來的溫柔的快意。

嫂嫂:[住手…住手…你這樣怎麼對得起你哥…住手阿…住手…]我不管了,幹都幹了,就幹個痛快吧!接著我使盡全力,雙手抓著大嫂,又是用力抽插,每一下都插到底,每一次都頂到她的子宮頸,我一直抽插頂撞,一直幹,世芬嫂嫂眼淚也不停地留,哭叫聲是愈來愈大,看著她痛苦的表情我幹得更痛快,我愈幹速度愈快,大嫂的叫聲也愈加淒厲。

我閉上眼享受起老二給予我姦淫這美女嫂嫂的快樂。

我覺得自己的雞巴好像被一根細細的橡皮套子牢牢箍住,[好爽阿…嫂嫂…好爽…]我們四腿相交,陰部緊貼,酥胸緊四避交纏,在一陣混亂親吻中,一陣陣快感從我的老二裡輻射而出,這時候,我伸出大手緊緊的扣住大嫂那柔軟而細膩的臀部,我的手指在嫂嫂的臀部上滑動,過了一會兒,我用手指撐開嫂嫂的肛門,將食指插了進去,世芬嫂嫂的臀部本能地向前一挺,我的大陰莖插入了嫂嫂陰道的最深處裡。

就這樣,我的手指不停地在嫂嫂的肛門裡插入拔出,作為女人,大嫂還從來沒有體驗過肛門和陰道同時被插入的感覺,她全身抽蓄已經筋疲力盡,她用剩餘的力氣還想繼續反抗,可是兩片大陰唇卻緊緊的夾住我那粗大的陰莖桿,嫂嫂:[紹祥…嫂嫂求你…快住手…求你…住手…嗚嗚嗚嗚]這時候,我貼在嫂嫂的耳邊小聲說:[妳的陰道和肛門真美妙,不只今天,以後我還要操妳]嫂嫂:[為什麼要這樣…你這禽獸…你這禽獸…嗚嗚嗚嗚]嫂嫂閉起了眼睛忍受著我最後的衝刺,我抽插的速度愈加愈快,如同打樁機一般的猛插,房間內充斥著世芬嫂嫂的哭喊聲,接下來我把嫂嫂兩腳拉至不可能的角度,嫂嫂的小穴作極限的張開,全身是汗水,臉上的汗水貼著頭髮,眼淚如雨,更加悽美。

我的老二每次揪出都把陰道的嫩肉番出,同時嫂嫂也號哭一聲,插入時又把小穴外的肉推入。

再抽插了十多次後,我想起哥哥講的那句話:[要得到她,就要生米煮成熟飯,我要將我的子子孫孫播在她體內][啊!]我大叫一聲,為排解肉棒高頻率在嫂嫂陰道中的衝撞,我再也忍不住地緊緊的抱著嫂嫂,接著就將精液狂洩在她體內,  我:[啊…射了…射了…嫂嫂…啊…射進去了…]嫂嫂感受到我的精液打在她子宮內時,她發了狂的尖叫,[啊…不要!不要啊!不要…不要…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為什麼…啊…]此時我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嫂嫂的臀部向後一縮,她默默地從床上爬起來,我的大陰莖也從她的陰道裡抽出來。

一瞬間,嫂嫂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淫穢的女人,一想到這些,她的身體忍不住地顫抖了一下,不停的哭泣,大嫂感覺到,一股粘糊糊的精液從她的陰道裡流淌出來,她悲傷得快要發瘋似的哭喊,世芬嫂嫂趕緊從床上爬起,迅速拿了一件衣物遮蓋自己的身體,一會兒,她感覺到一股粘糊糊的精液從她的陰道裡流出來,她惡狠狠的看著我,[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她身上也因為剛剛的掙扎留下瘀傷,我也真的毫不留情,而且面上帶著邪異的淫笑對她說,[嫂嫂,妳真美啊]接著我湊上前去給了嫂嫂一個香吻,想不到她竟一個巴掌招呼過來,世芬:[呸…你這禽獸不如的東西…]嫂嫂將自己的衣物拿起,快速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她不想讓其他人發現她這難以啟齒的秘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