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马奴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汤母和凯丽结婚了。在这个家庭里她比他挣的钱要多。她是一名律师,她在
加利福尼亚的律师公司工作,每天都有新的案子等待着她去做,看的出来,她确
实很出色。她有很大的一幢房子、有车、和有钱的朋友汤母是一名工人,而他们
的相遇是在大街上,并且他们莫名其妙的很快的就相爱了。

因为他们的灵魂和头脑的思想都十分的接近和一致,他们能很快结合到一起
也是因为那个原因。在他们婚后不久凯丽就把她的两个女儿带来和他们一起住了。
雅芬17岁,身材苗条个子也高,样子非常迷人,她的妈妈也经常给她很多钱,
很显然她很象她妈妈。凯蒂16岁,也有着苗条的身材和活波的性格。汤母和女
孩子们相处得很好,每当他完成了工作,他就会回家当一个好爸爸。而且每当凯
丽邀请自己的朋友来家里做客时他就会变成家里的烹饪主妇的样子,这一切他都
做得很拿手。同时他也很乐意在女儿们放学后辅导她们的功课。他的性格很好,
虽然凯丽的工作性质不能天天按时回家甚至有时要出门远行,但当她回到家后他
就会给她贴心的爱护。

凯丽喜欢上了统治汤母,并且喜欢粗暴的对他。在他们的游戏中,他们位置
是,凯丽骑在汤母的背上命令他在卧房里爬行。她抓着他的头发,用皮鞭抽打他
的身体,以女王的身份命令他在房间里转着圈爬行那种感觉真的是太刺激了。

凯丽又一次骑在了汤母的背上,感受她跨下的男人的肌肉已经绷得很紧,然
后她用腿踢着他。

“驾”她的腿狠狠的夹着他,踢打着他,汤母感受到了来自凯丽的强大的压
迫力,他爬得快了一些。

不一会儿凯丽抓起了一根浴衣上的带子,将它系在汤母的两片嘴间当作了缰
绳,这样她有了更好的装备她骑在着他在房间里爬,一次又一次的爬。汤母非常
喜欢缰绳绑在嘴间的感觉也很喜欢凯丽将他当作一个动物一样骑着他,并且踢打
他、鞭打他让他喘着粗气。在一次强烈的鞭打之后,汤母颤抖了,但凯丽用两个
膝盖狠狠的夹着他,很明显,现在凯丽的地位很高,而且她可以感受到汤母在她
两腿间的无助与疲劳,但她很喜欢那种感觉。当凯丽的兴奋过后,汤母站了起来,
而凯丽很快移到汤母跟前,将汤母的小弟弟含在口中,直到它喷射。然后她又一
次对他的背上产生了兴趣,她踢倒了汤母,而汤母又痛苦的爬起来,他也很兴奋,
看着汤母的样子凯丽又一次亢奋起来,她疯狂的骑到汤母的背上,就这样地二次
骑马又开始了。

当游戏结束后,他们双双躺在床上,看着对方,欢乐由存。

汤母首先开口说“太妙了,我说太妙了”,听到汤母的感叹,凯丽温柔的笑
了“这真的是不可思议!,我以前从来没有那样喜欢这个游戏,凯丽,你是在哪
里,我的意思是说,你有没有和别人?……”

“不,亲爱的”凯丽痴痴的笑。“我在很小的时候才玩过骑马的游戏,而且
我骑真的马的时候还是在青年时代,但是我不喜欢那样”凯丽转过身来搂着汤母
的脖子“那样太真实,我想我还是喜欢这样!”

汤母顽皮的学了一声马叫,“嘶!”,凯丽又说“但是你觉得怎么样,亲爱
的?”

“你还好吗?,我觉得我完全感到兴奋而你也要必须去做”

“是啊,不过在我的膝盖上加上一个垫就好了,我也很喜欢你骑在我背上的
感觉,你鞭打我的感觉”

“那样你会受伤,你认为那样好吗?”

“是的,我很喜欢你那样做”

“完全是真正的主奴地位和强大的支配力”

“那样的话,下一次我用一对马刺刺你”汤母立刻感到兴奋,他的小弟弟已
经膨胀起来。

“太好了!”声音很大,几乎响掣了整个房间。“你什么时候能搞到马刺?”

“你在这儿等一会儿!”他很快的幻想着做她的马,而且鞭打他,用马刺刺
他,他觉得越来越兴奋。

当他幻想着马上要开始的更加刺激的游戏,他突然站了起来,他要找个护膝。
他马上跑出了房间,甚至没有穿一件衣服,但此时孩子们已经睡了。他径直的跑
到大厅,另他高兴的是,他看到家里的木马上有一个护膝而且可以拆下来,甚至
正好能套在自己腿上。他摘下了护膝,然后跑到了凯丽的浴间拿了一条够长的带
子他疯狂的将带子缠系在自己的嘴上,当凯丽回来时他已经回到了房间。

“好了,你这匹雄性马,对你接下来的命运有准备吗?”凯丽边说边走进了
房间,当她看见了汤母时她突然一停“啊!!你在哪里找到那些东西的?”

汤母取出缰绳说“在大厅的木马上”

“你喜欢?”

“是的,我非常喜欢”

“你今天看起来很兴奋,象一匹真的种马!”凯丽大声说。

“好了,马,你看我为你准备了什么!”她站在汤母的面前,汤母马上看着
她的脚。一双光着的脚上系着根黑色的皮带连着一对银色发光的马刺。她穿上了
一个真正骑马的马刺。

“我在阁楼上发现了我的旧物品箱”凯丽兴奋的说“那里有很多种骑马的用
具,不过,我没有找到别的适合我的,这也是我没有穿马靴的原因,不过到是让
我有了个好想法,现在我光着脚穿着马刺,是不是很性感?”

“你绝对不相信,我现在就要射了!!”汤母说着,但眼睛里全是凯丽的美
丽的光着的脚和脚上马刺。“我能吻它们吗?”

“是的,你最好那样做,马奴隶!,舔!现在就舔!”凯丽象女王一样发出
了命令,汤母疯狂的甜着凯丽的脚,他的舌头舔着她的脚趾、脚面……凯丽很喜
欢看到他舔脚的样子,而且用皮鞭抽打着他命令他继续。过了20多分钟,她感
觉要停止了,因为她要开始骑了。

“爬下!奴隶!”她用马刺发出了命令。“现在让我试试那个马鞍”汤母趴
在地上准备就绪,凯丽再一次骑在了他的背上,她的脚踩套上了马镫,拿起了汤
母准备好的了缰绳。她不知道那种型号的马刺将给汤母带来多大的伤害,但她完
全不用考虑那一点,因为作为一名奴役人的女骑手的感觉已经越来越强烈了,何
况,他此时是一匹马,马只有服从,对吗?而且他说过他喜欢被鞭打,所以……
她的马刺带着马镫靠近了他的身体然后用她最大的力气刺进了他的肋骨,汤母突
然发出一声惊人的大叫,然后本能的向前爬去,凯丽用皮鞭抽打着他的肩膀,一
次次的,直到他快速的在房间里绕圈的爬了起来。马刺扎进汤母肋骨的感觉让汤
母痛苦万分同时也极度的兴奋,他在她的骑跨之下晃晃荡荡,而她就象来到高潮
一样被这个跨下的男人颠得起起伏伏,她牢牢的抓住缰绳,脚上的马刺并紧着扎
着他的身体,身体一起一伏的达到了高潮。

到了最后,汤母的后腿和前腿的频率已经不和拍子了,她放松了缰绳直到汤
母痛苦的喘者粗气,最后他们都倒在了地板上。

凯丽贴近了汤母的嘴,深情的吻了他一下“哦,汤母,真的是太妙了,不可
思议!哦,亲爱的,我希望我没有伤害到你!,你还好吗?”

“哦,没事,我很好”他马上回答。“那马刺看起来很小,但它的尖端确实
很锋利,不过你千万不要担心会伤害到我。如果你做了,我会让你知道,你可以
随心所欲的去做,想多用力就多用力,我喜欢做你的马!”

凯丽感叹到“我甚至害怕你不想再做了”凯丽再一次吻了他。“你能吗?”
凯丽问“你能永远做我的马吗?”

汤母深情的看着她“凯丽,我亲爱的,我将永远是你的马”凯丽深情的吻着
汤母,汤母也将凯丽抱入了怀中。

他们一起倒在床上,跌进了爱河。

就这样,他们一有机会就会在晚上玩骑手和马的游戏。

凯丽找到了一个皮革制造厂,制造个一个适合汤母头部的马套和两个适合骑
在他背上的马鞍。第一个马鞍都是有着标准尺寸的,型号也很正规,而且带着一
个汤母很喜欢的马尾,和金色的马镫。第二个马鞍,只有一条宽的带子能缠绕在
汤母的胸上连着一个较大的马镫。尽管那样正规,凯丽还是加上了一个有特征的
一项,她在马鞍上突出了一点,这样能在骑汤母的时候摩擦她的阴户是她越来越
兴奋。而且她需要更大的刺激,她在皮革上放了震荡器。同时,她也花了很多钱
去买一些骑马用的衣服,西方专用的训马比赛服、和马裤、牛仔裤和帽子。她买
的靴子至少有黑色闪光的马靴,训马场的专用马靴,高筒靴等等。而且各式各样
的骑马的马鞭就有20种。当游戏开始时,汤母就会跪下来,为凯丽穿上马靴,
给她的脚上带上马刺。

他们也经常扩大他们的骑马游戏的场地,他们的房间对他们的游戏来说实在
是很小,但别的房间雅芬和凯蒂还经常去,只有一个房间适合,那是很早以前凯
丽买下来的,但那已经改造成了一个舞蹈播音室,是给雅芬跳芭蕾舞用的。那是
个很大的房间,而且隔音,还有精美的天花板,在墙的两侧还有镜子。

经过商议,凯丽和汤母觉得那个房间很适合做他们骑马游戏的房间。不仅大
小合适,而且墙两侧的镜子更能让他们在游戏时看到自己和对方,那样游戏就更
有意思了。

凯丽安排了一些工人改造了一下那个房间,在地上铺上了一个摔交用的垫子,
这样也等于给汤母带上了一个护膝,而且如果她从汤母背上发生意外摔了下来也
不会受伤。汤母给孩子们解释说,他要进行一个军事训练需要用这个房子装饰一
下作为练习的场地。

但他们要是等孩子们不在的时候才能做骑马的游戏,一个月也只能做两,三
次。所以他们明白了,在深夜他们偷偷的溜进骑马房,把骑马用具装在包里,然
后锁上们保证完全隔音。

(他们做的非常好)一天夜里,凯丽开始骑着汤母在他们的卧室里爬行,她
带上了一对刚买的马刺,她赤着脚带着马刺,马刺的锋利的齿轮扎着他。骑了一
会儿,凯丽支配着他到了门口打开了门,并且刺激着他快速的爬向大厅。汤母几
乎是疯狂的,他兴奋的甚至不管有人会看见。凯丽很喜欢这种大胆的游戏,她的
心跳很快,但她开始骑着他大胆的朝马房而去。他们穿着衣服,但凯丽穿的很少,
因为她非常渴望试试那个新的马刺,所以她脱掉了牛仔裤。汤母也是脱掉了衣服,
身上捆着小型的马鞍,和工作短裤。现在是11点孩子们已经睡了,所以她们匆
忙的向马房而去开始热情的奔跑训练。

他们拐过通往马房的拐角,并且撞到了雅芬。汤母认出了她的脚,她的修长
的腿,他们被发现了。这要凯丽怎么解释呢?!汤母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事实上,真的没法说。凯丽,在这个骑马的形式下是最好的发言者“嗨!亲爱的”
汤母听见凯丽用很亮的声音向雅芬打招呼“你这么晚起来干什么?”

“今天是学校派对,你知道的,我……我”雅芬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妈妈,骑
跨着还带着马鞍的爸爸身上“我是想拿些喝的,我发现冰箱在大厅”当然,这个
17岁的姑娘问了一个,很明显的问题“你在对汤母做些什么?,你还带着马刺!!
和一根鞭子!”凯丽的笑容温柔而且轻松,天哪,汤母想她是否还好!

“哦,亲爱的,我只是骑着汤母一会儿,汤母不会介意的,是不是啊?汤母?”
汤母很快的点点头凯丽接着说“你知道我小时侯很喜欢骑马,但是现在我没有时
间白天骑马,而且也不能在晚上骑到真的马,幸好,汤母在这儿”她用手轻拍着
他的头。“他是一匹很好的马,而且在我有时间的时候他是最适合的,同时,我
们也发现这也是对我们两人的一种很好的锻炼”凯丽的温柔言语,和蔼可亲的表
情似乎真的让雅芬转移了注意力。“但是,这似乎有点怪癖”雅芬断言了。

“我的意思是说,我也喜欢骑马,但是……但是它不一样啊!你能真的用鞭
子和马刺去对待他吗?,你能吗?”

“当然,我能!”凯丽痴痴的笑着“他是我的马,因此,我可以骑着他想做
什么就做什么。我发现马刺和皮鞭能给他带来很大的刺激,而且甚至不会伤害到
他,看?!!”凯丽将马刺猛的刺着汤母的身体,而汤母太起头微笑着看着雅芬,
向她表示真的没有伤害到他。

“但是……但是他不可能象一匹真的马那样小跑,甚至奔跑!,而且你不能
骑着他很长时间,他也不能坚持太久而且也不能跑得太快啊?!”“哦,是的,
他毕竟是人而不是动物,那是事实。但是,他的爬行速度非常快并且在他精疲力
竭之前他能驮着我很长很长时间。跟我来,让你看看的他的步法”凯丽驱使着汤
母走进了马房,雅芬好奇的跟在她们身后。凯丽驱使着汤母到了马房后,开始为
雅芬演示骑乘人马的一些技巧和步法,并且运用了皮鞭和马刺。最后凯丽支配着
汤母在她惊讶的女儿面前停了下来,告诉了女儿那是一个惊人的事实,并且说
“好吧,女儿你来试试看吧,让他在房间里转转”说着,凯丽从汤母背上下来,
把缰绳和皮鞭交给了此时已经哑然失色的女儿手中。在沉默了片刻后,雅芬说
“……那……好吧”她伸出修长裸露的腿,跨过汤母身体上的马鞍很犹豫的样子
“但是,我没有骑马的衣服啊,我现在只穿者睡衣呢”凯丽愉快的笑了,“当然
了,你现在只是骑着我们自己家的小马,而且你可以骑着他但任何地方,你觉得
别人还会说你骑马的服装不合适吗?”雅芬笑着,然后她柔软的身体坐在了马鞍
上,一双裸露的脚蹬进了马镫里,坐直了身体将手中的缰绳拉紧了。“我猜想你
是真的很喜欢在走动时,被人骑在背上做一匹小马,爬起来吧,你想去哪就去哪,
我想我会喜欢上它的驾!!”她的脚跟重重的敲打了一下汤母的两侧,汤母开始
了慢慢的爬行。雅芬在他的背上开始调整自己的坐姿来适应她跨下人的爬行步伐。

经过了一个大圈,雅芬已经准备好了让汤母爬得稍快一些。“驾!!男孩,
小跑!”她用脚跟踢了他几下,而且在他没有完全接受命令的同时她用皮鞭在他
身上重重的抽了一下,“好的,亲爱的!让他知道你现在是在控制的位置!他就
是一匹马,你要让他知道谁是他真正的主宰!

使劲的鞭打他,让他再快一点“凯丽从房间的另一个角落发出了指令,雅芬
很快的做出了反应。”驾,驾!再快,马!“鞭子抽打了三次,左边,右边,左
边然后脚跟狠狠的踏撞着他的身体。汤母开始慢跑,雅芬紧紧的抓着缰绳差点摔
了下去,她尽量的在马鞍上稳定着自己的身体平衡。她完成了几圈的骑乘,勒住
了缰绳支配着汤母停在她妈妈的面前。"
哇!真是太奇妙了!"
你说的对妈妈,
汤母真的适合让我们骑。虽然不象一匹真的马但是,能带来很多乐趣!我能多骑
一会儿吗?""当然可以了,亲爱的,我的马也就是你的马呀!,只是在他跑起来
的时候小心点,因为他的速度很快哦?你的意思是说他能比我们刚才的速度还快
吗?好的,我再试试!""驾!!"
她重重的踢着汤母,但是他反抗着没有任何移
动,事实确实是这样"
我说了,快跑顽固的骡子,听到没有!我说了快跑!"

子敲打着他的手臂,但也只能让他挪动一步。"
哦!恐怕他还没有完全服从于你
"
凯丽说,"
看来只有一种方法让他成为你的一匹真的马"
凯丽将光着的脚踩在
汤母的肩膀上和雅芬一起把她压跪在地上,然后开始解下她的马刺,"
你要我起
身吗?""不,不用,你就坐在那里"
凯丽把另一只脚放到汤母背上然后取下马刺。
"
在他不服从的时候,你需要用上这个让他不能产生懒惰的坏习惯!只需要我把
这个给你带上她跪在汤母旁边把马刺系在雅芬的左脚上,然后走到另一边把另一
个马刺系到她的右脚上。"
你看没看到我怎样使劲的踢他,看到了吗?"
凯丽站
起身继续说:"
正确的是使用这个使劲的刺激他的身体,所以他才没有任何机会
考虑是否服从,他是一匹马,就必须让他服从对,你说的很对!"
雅芬整理了一
下缰绳,拿住了皮鞭然后在马鞍上重新调整了一下。她测试了一下马刺摆动的距
离,然后找到一个另自己满意的摆动位置,并且瞄准了角度。"
好了,汤母男孩,
你将要真的得到它了,我要你奔跑,驾!!驾"
她的腿轻轻的一摆,马刺就正正
的刺着了汤母的大腿外侧汤母被动的运动起来,是的——对于人,那样是一种伤
害。她和凯丽那近乎于性爱和肉欲的骑乘完全是不一样的。对于,雅芬来说,对
他的只有伤害从这个女孩的马刺对他的刺激来讲:1)她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在
马鞍上平衡,而且在汤母奔跑的时候她已经牢牢的坐在他的背上,这一点她做的
非常好。2)事实告诉汤母,雅芬已经成为了一个骑手,并且作为高贵母亲的后
代,凯丽一定非常高兴的看到她给女儿带来这么好的一匹马。现在对汤母来说,
感觉到的是一种疼痛带来的伤害,但是雅芬将要给他带来更大的伤害。在每一步
小跑的同时,他都能感到马刺在他身体的两侧,并且在女孩一次次的驱使他再快
……再快的时候,皮鞭一次次的让他的身体更加灼痛起来,她享受着她奴隶父亲
在她的跨下的爬行速度。他远远的听到凯丽的欢笑和鼓励,鼓励着她的女儿和他
自己,让他们做得更好。”好马!继续,汤母“雅芬骑着汤母在房子里做了慢跑
之前,还完成全部的奔跑动作,最后做了一次快跑。她驱使着汤母来到了妈妈的
跟前,起身离开了已经气喘嘘嘘的汤母,自己也兴奋的喘不过起来。”妈妈!,
那真是太奇妙了。我能有机会再次骑他吗?“

“可以,当然可以了!随时都可以”汤母听到凯丽的话,心一下子沉了下来。
“事实上,我一直想在我外出的时候找到一个方法让他继续保持着做马的状态,
你认为你有能力在我不在的时候训练他吗?”

“当然,我有这个能力!不过,我只能在这里骑他,还是也可以到外面的场
地骑他呢?”,“只要你喜欢任何地方都可以,亲爱的!但是你一定要记住,当
你在外面训练他的时候一定要给他带上护膝和手套,这样他不至于受伤,记得了
吗?”,“是的,谢谢你妈妈。哦!凯蒂要是知道我们能骑汤母,她会高兴死的!
她一直想要个小马男孩,凯蒂也有能力骑他,让她也骑好吗?妈妈?!”

“哦,是这样,凯蒂年龄还小。不过,如果你能教她怎样和你一起训练,汤
母也不会受伤,那样的话,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可以的”

“太感谢了,妈妈!哦!我不能告诉我的朋友们。我要成为加里福尼亚洲唯
一拥有家庭小马奴隶的女孩!”雅芬跪下汤母身边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谢谢
你,汤母!你是女孩子想拥有的最好的马!”然后她站起身跑出了门外,马刺还
在他的脚后跟上叮铃的响。

“这下好了,我的马刺也没有了!”凯丽无奈的感叹着。说着,关上大门骑
在了汤母的背上。“我明天把它要回来,我喜欢那个马刺!”她摆弄着汤母的头
发说。“你感觉怎么样?亲爱的,那个小女牛仔伤害到你了吗?”汤母很快的点
了点头。“哦,那就不好了。但我无论如何也要骑一会儿”凯丽从地上拣起皮鞭,
脚蹬在了马镫上。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腰一下子被压得下沉了——凯丽虽然不
重,但就是那样也要胜过雅芬至少磅,而且他已经被雅芬骑得非常疲劳了。

“驾!!”一个皮鞭给他带来的疼痛打断了他,使他不得不小跑起来。“很
对不起让她骑你,亲爱的!”在汤母背上的马鞍上摇动的凯丽说。

“这也是当她发现我们后,我想到的能改善那时处境的唯一办法。但我做得
还算不错,是不是啊?”汤母开始累得在她的跨下喘着粗气,象是同意的样子。
“我相信,她在骑着你快速奔跑的同时也会很累,就象她喜欢做的其他事一样用
心。你也可以同时想想我,想想我将回来骑你!”

当她感到她跨下的马已经非常吃力的时候,她也不间断的喘着气,一种兴奋
和冲动涌遍全身。她越来越重的鞭打着他,驱使着他继续,直到他终于无法支撑
后,一声大叫趴在了地上。然后她将他的身体反转过来,解开他的衣衫,重新骑
到他身上让他变成了另外一匹“公马”……

当一阵兴奋过后,凯丽趴过去拿开了汤母嘴上的缰绳,然后说“我要让你知
道,你是最好的,我爱你胜过任何事!而且你将从雅芬和凯蒂的小马游戏中得到
更多的身体锻炼,那时我也将更加爱你。”

“虽然我不能说,她们骑我和你骑在我背上我一样喜欢”汤母稳定了自己的
呼吸说“但,我知道让她们骑我是最好的方法——让它成为我家庭中的一种生活
方式,我想我喜欢你让我做家庭小马的主意!”

“你是最好的,汤母!”凯丽将头依偎在汤母的肩膀上。两个搂抱着躺在了
马房的垫子上。

过了一会儿,凯丽站起身“我们应该去睡了,明天我还要赶早晨的航班。汤
母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让后朝门口走去,然后听到可爱的妻子轻微的咳嗽了
一声。他转过身看到她在地上,双臂叉着腰,手上的皮鞭轻轻的在她的腿上轻拍
着。”你确定就这么走吗?“她温和戏弄的说。”你不会希望我在拥有这么好的
一匹小马的时候还放弃它自己一个人到处走吧?!,你说呢?“

“当然,绝对不!”汤母大笑了起来,“看看我,多傻啊!”他重新四肢着
地,然后将马具带在身上,凯丽再次骑在他的背上……

凯丽骑着汤母从马房回到了卧室,两人躺在床上静静的闭上眼睛。凯丽,转
过身对着汤母耳语说“在我走后,你要好好的,做一匹凯蒂和雅芬的好小马,我
回来后会给你一个更加激情的训练。我爱你,我爱你的一切!”

一个轻轻的吻将汤母唤醒,凯丽已经擦上了艳丽的口红,同时也收拾好了工
作的心情。“再见,亲爱的。我一个星期后回来。我已经开始想你了!”说完,
她走了。

汤母爬起身,看到钟表的时间该让孩子们起床了。他穿好衬衫,走进大厅,
敲响了雅芬房间的门。“请进!”他听见他的女儿说。他开门走进房间,看到她
在电脑旁,早已经穿好学校设计的学生服——白色的宽松休闲衫和粉红色紧身裤。
“该吃早餐了,亲爱的。看看我今天为你准备了什么”汤母笑着对雅芬说。

“你已经准备好了?”

“当然了!”她突然跳了起来,“哎呀,我的鞋子呢?!你能帮我找找吗,
汤母?黑色的凉鞋上面还有粉红色的绒毛的!”

“好的,放心,你记不记得最后一次穿完后放到哪里了?”汤母开始低着身
在房间里到处找,衣柜后面,地板的角落……

“我记得好象是在睡床附近!”雅芬说。“我记得前几天和吉亚通电话的时
候也许把它们踢到床底下了!”于是汤母开始在床的周围找,最后趴下身去床底
下翻找。

“哦,它们在那!”雅芬一惊。“它们已经在我的书包里了!”但是,还没
有等汤母站起身的时候,她已经跳坐到了他的背上。“骑着一匹小马去吃早餐的
感觉怎样!”她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猛的把他的头从地上拉起来。“驾!”她
光着脚,双腿夹着他的身体两侧。汤母开始慢慢的向厨房爬去。雅芬抓起她的书
包,把背带套在他的肩膀上用右手抓紧后向后拉。“快点!小马!不要让我再使
用那个马刺哦!”她们走过大厅,经过了凯蒂的门口,房门是开着的。她看到了
她们经过,于是飞快跑了出来跟在她们的后面。“哇!骑马!!骑马!!我也要
骑马!!”雅芬向后拉着汤母的头发直到他停了下来。“我们正要去吃早餐,不
过你也可以跟着一起来!你可以坐在我的后面!”凯蒂很想坐在雅芬的前面,
“可以让我驾驶吗!?”她问。

“当然可以,你来驾驶我来让他接着爬!!”凯蒂两只手牢牢的抓着汤母的
头发,雅芬用脚跟踢了一下汤母,他开始接着向前爬去。

这样,他承受着两个女骑手的重量,但雅芬不想让他太轻松。在掌握着平衡
的空隙间,她有节奏的拍打着他的肩膀,“快点!小马!”凯蒂吃吃的笑着,
“对!再快点!!!”她的脚跟对准汤母的肋骨,使劲的踢打!!“爬啊!小马!
爬啊!”汤母驮着她们两人到了厨房,她们从他的背上下来后开始吃早餐!。女
孩们坐在桌前,说笑着学校里的事。当吃完他做的早餐,她们吻了一下汤母说了
声“拜拜”然后离开了房间。在向门外走去的路上,雅芬斜靠着凯蒂“我将给你
一个惊喜!”

“什么?,什么惊喜!”凯蒂追着问。

“不,现在不说,放学后我告诉你!”姐姐逗着妹妹说。

“不嘛,求你了,现在告诉我嘛!”不管凯丽怎么求雅芬,她就是不说。汤
母从窗外看到了姐妹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话,听到了她们正在谈论关于骑马的事。
他想,暂时不能再让自己已经很疲劳的骨骼接着受压迫,而且这一天家里还有很
多活要做,甚至可能要忙得连晚餐都要迟一些才能做。他必须要得到一些休息,
但是……他听到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然后听到雅芬的召唤“汤,,,,母!!,
我的小,,,马……在哪里呀!?”

“在你的卧室里,小木马啊!!!”他回答着,他感觉到严酷的考验将要来
临了。她走进了房间,把书包扔到了椅子上,然后愤怒的看着他。

“你的马鞍呢?!!你这匹笨马!”她冲着他摇了摇指头。“你现在趴在地
上,我们去拿!!”他听着命令趴在地上,然后她骑了上来,双手抓着他的头发,
两腿紧紧的夹在他的身体两侧。“驾!你把驮到我的房间,我要做一些变化。”
她骑着他通过了大厅到了自己的房门外,然后从他身上下来给了他更多的命令
“不要忘记带上你的护膝和手套!当然还有还有马笼头和缰绳!”她走进了自己
的房间,汤母小跑着回到工具间,脱掉衬衫,带上了她要求的器具。他必须要让
她高兴和满足,因为那是为了凯丽,为了她更多的爱。

当她打开房门时,汤母已经带好了护膝和手套以及其他装备等在门口了。
“哦!,好,你已经准备好了,真的是一匹好马啊!”当她走过他的身前,他看
到雅芬已经改变了自己的装束——休闲的体恤衫,短腿的牛仔裤还有凯丽的那根
马刺也带在了脚跟上。她手上也拿着一根鞭子——三根纤细柔软的鞭毛,鞭身有
半英尺长。汤母高兴的是,他今天穿的厚短裤不至于被这根鞭子伤害到。雅芬坐
到他的背上,双脚蹬在马鞍上,但没有蹬得更深的将马刺刺进他的身体里,当马
刺再次刺进和皮鞭抽打在他的屁股上时,他不得不向前爬了两步。她不停的刺着
他,直到他开始慢跑起来,通过大厅向马房而去。

马房的房门是开着的,她们径直的进去后粗略的做了一圈的训练。“哦!汤
母,你真的是一匹好马呀!”“现在”坐在马鞍上的雅芬说“我将让你做一些更
多的工作,这样来体验你到底是多么好的一匹小马,但是,我首先我要告诉你,
今天其他的工作你都将不用做了。(天哪!汤母心想!)”所以,我要做一些事,
首先。驾!!“她狠狠的鞭打着他,刺着他的身体直到他爬的不能再快了,她的
皮鞭一次又一次在他的屁股和手臂上抽打。

经过了两轮,汤母感觉嘴上的缰绳被拉紧,雅芬支配着他开始慢跑,马刺偶
尔刺激着他来位置着他的步调。她右手夹着皮鞭,两只手一起控制着缰绳。她开
始支配着他做一些花样的训练——沿着大圈慢跑、做8字环绕、化小圈漫步、加
速跑。她右手上皮鞭在他的一侧做着一些轻打,但是,汤母惊奇的发现这些轻打
居然给他带来很大的疼痛。他能感觉到,他的左侧在她鞭打后留下火烧一样的灼
痛。最后,雅芬支配着他停了下来,缰绳把嘴拉得变了形。“停!小马,好男孩
儿!”她轻轻的拍着他的身体。

“现在,做一些真正的工作。停和跑!驾!!”她的马刺再一次挖进了他的
身体。“驾!!汤母!爬呀!”她刺着他、鞭打着他直到他爬到了她满意的速度,
然后双手紧紧的握住缰绳使出最大的力气向后猛拉。“挺!!男孩!”汤母立即
停了下来,反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以外,她被一下子甩在垫子上,雅芬站起身,
嘲笑、愤怒的咯咯直笑。“笨马!坏马!笨马!!”情况很不好——她一边责骂
着一边用皮鞭抽打着汤母,有些鞭子落到了马鞍外裸露的身体上,汤母差点被那
些疼痛弄得叫出声来,但他努力的让自己坚持住,不去想那些疼痛任凭她怎么抽
打。

“当我喊停时!”随着话语,皮鞭抽打在他的手臂上,“你必须比你的屁股
放低!”她再次骑在他的背上,这一次没有蹬上马鞍,“驾!!”

她鞭打着他直到奔跑起来,汤母这一次很主意背上女骑手的指令,当他得到
停下的命令后,他有意的将头抬起然后屁股放低这样给她提供了更舒适的位置
“好男孩!这次好一些!再来一次!”皮鞭和马刺再一次,让他奔跑起来,然后
她突然勒住缰绳驱使他急停。她继续着,而他已经疲劳的手臂发抖,但他不能提
出任何条件,只有随着她的兴趣被鞭打着继续爬行。虽然汤母感到自己已经没有
力气再继续的时候,她的皮鞭和马刺命令他继续小跑,他知道他的能量来源于凯
丽,来源于对她的爱。

最后,她命令他放慢了速度。“好男孩,多好的一项工作啊!汤母!”她骚
乱着他的头发,骑着他爬出了门外。“我感觉象一次旅行,一会儿你也可以让身
体凉爽一下!”通过卧室然后是大厅的前门,她们来到了房前的大院子。院子周
围是用高墙围着的,所以汤母确定她们不会被人看到。

她骑着他绕着院子爬了一会儿,然后开始到院子后面的游泳池周围绕圈。如
果有人从下面的海滩向上看的话,她们将很容易被发现。但是,这里是个很先进
的领域,周围设置的高科技仪器完全可以阻止一些人走近那里。当她们在院子前
面开始另外一条线路爬行旅行时,她们听到外面汽车开进来的声音。“停下,男
孩!”坐在汤母背上的雅芬命令到。“凯蒂回来了!在那里等着直到她看到我们!”
雅芬用右脚上马刺,刺了一下汤母的左边驱使他向大门爬去,当凯蒂用遥控器打
开大门,走进大厅时雅芬已经骑跨着汤母等在了她的房门前,脸上是灿烂的笑容。
凯蒂走了进来,当她看到这一幕时,脚步和眼光都停住了,张着嘴吃惊的看着她
们“太不可思议了!!”她的姐姐咯咯的笑着说“看看我们房间里的小马奴隶怎
么样?!”

“哦!!太好了”凯蒂大声喊到“他看上去象一匹真正的马!他身上的马鞍,
头上的马笼头和缰绳,还有……还有你脚上的马刺!!”

“还有这个呀!”雅芬说着,挥动着她手中的马鞭。“这个能证明谁是他的
主宰,知道吗?”

“哇!太妙了!我能骑他吗?我要骑他,求求你了雅芬!”

“上来吧!”姐姐说。“让我们一起骑着他进屋去,然后你也可以……可以
换衣服,而且妈妈告诉我,可以教你如何骑他,那样你会做得更好!”

“太好了!”凯蒂说着,骑到汤母的背上坐到了姐姐身后,“让我们现在就
开始吧!”为了避免让脚上的马刺,伤到妹妹的身体,雅芬抬了一下身体然后坐
到他的前腰上,让妹妹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然后有马刺刺激了一下他的腹部,
驾驶着他爬进了凯蒂的房间。

“快点准备,然后我们在跳舞间见面,那里是最好的骑马房间!”

“对,对!”凯蒂急切的说。“我很快就去!”凯蒂下了马,走进了小屋。
雅芬则骑着汤母向马房爬去,前后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你将成为凯蒂的一匹好马,而我也会好好的鞭打你!”她的马在她的跨下
急急的点了点头,带动着她的身体一抖一抖的。

过了不久,凯蒂跑了进来,看上去完全是一个小女牛仔——宽松的休闲衫,
打褶的牛仔裤和一双可爱的白色牛仔靴,还有一对红色的马刺在她的脚踝上。她
带着她非常喜欢的西方人的帽子和汤母十分害怕的那对马刺,它看上去象玩具一
样,但它确实是真的,金色的锋利的齿轮还在叮铃铃的响。汤母知道,在做凯蒂
的马之前,那锋利的齿轮已经被一次次的磨得更亮更锋利。

“好了,男孩!现在是骑你的时间了!”16岁的凯蒂坐到了马鞍上,但是
雅芬仍然抓着汤母嘴上的缰绳“好了,现在!”她带着正重的口吻说“妈妈教我
如何骑他,现在我来教你!”雅芬跪下来,将马镫调节了一下来适应凯蒂稍稍短
一些的腿。

“他是一匹爬得很快的马,而且也很强壮,所以在你没有真正准备好之前,
千万不要让他爬得最快。”

“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凯蒂说着,在马鞍上急得上下颠坐着!

“给你,马鞭!!这是我的马鞭,可能对你来说用它发出命令是大了一点,
也许妈妈会给你一个小一点的。”。汤母认真的想了想,在他和凯丽的房间里,
可能有几个马鞭和马刺是适合凯蒂的。

“好的!知道了!”她高兴的说。“我现在可以骑他了吗?”

“哦!还有一点!”雅芬抓住凯蒂手上的缰绳说,“妈妈告诉我最重要的一
点,差点让我给忘了。那就是,一定要让他知道到底谁是他真正的主宰,刚一开
始的时候,他也许会将你甩在地上。所以我猜想,在你使用皮鞭而他不服从的情
况下,你必须使用你脚上的马刺。不要担心会伤害到他,我可以真正的狠狠的刺
他都没有伤害他,所以,你想要他向前再向前的话,就要使出全身的力气,能多
狠就多狠。”

“好!好!”她坐在马鞍上跃跃欲试,汤母也做好了准备。凯蒂,里外的摇
晃着她的腿保持着平衡,但马镫被调节的很短,她的马刺直接刺进了他马鞍外的
身体上。巨大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大叫了起来,而且飞快的爬了起来。凯蒂一下
子身体悬了起来,然后双腿脱离的马镫一下子摔了出去。

“笨马!!停下!”雅芬愤怒的用皮鞭狂抽着汤母的手臂,鞭声似乎透过了
衣料直接吻到了他的皮肤。然后她骑上他,支配着他开始绕着场地爬行,脚上的
马刺狠狠的挖进了他的肋腹,“现在!!快跑!”她狠狠的用皮鞭抽打着汤母,
汤母开始飞快的跑了起来。“刚才真是很对不起,凯蒂!”

她驱使着汤母在凯蒂的身边努力的转着圈,“你还好吗?!!”

“是的,没事,我很好!”凯蒂说“我没有想到他能那么快!”

“我已经告诉你了,他很强壮!”雅芬坐在他的腰部上控制着缰绳,脚跟上
的马刺深深的挖进他的皮肤,让他在她的跨下一下子腾越开始跑了起来。

“我简短的训练他一下,一会儿你再试一次!”

“驾!”她的马刺更加深深的挖着他的身体,直到开始命令他放慢速度的时
候才减轻了对他肋腹的压力,然后用皮鞭抽打着控制着他的节奏。

他感觉到她的疯狂的骑马表演完全是做给凯蒂看的,但是,他知道,不管他
怎么尽量的去迎合她的要求也总是会得到巨大的伤害。经过两轮的训练她很满意
的看到汤母的驯服程度已经很适合凯蒂的再一次骑乘了。随着一声马鞭的响起,
雅芬驾驶着汤母停在了凯蒂的身边,然后起身离开了马背,当凯蒂再次骑在汤母
背上的时候,她将手中的皮鞭交给了凯蒂,凯蒂勒着缰绳重新将红色的马靴蹬在
了马镫上。

“记住!凯蒂,你要尽可能的狠狠抽打他!”雅芬说着,凯蒂也很快的点了
点头。她脚上马刺的小型齿轮深深的挖进了他那已经淤肿的皮肤里,但是,强忍
着剧痛的汤母还是爬了起来!刚刚爬了几步,凯蒂的马刺已经更加凶狠的刺了两
次。锋利的齿轮,在他的皮肤上滚动着,一点点的将他的皮肤划出一道道血痕。
“快点!马奴隶!”

骑在她背上的凯蒂说,汤母不得不快速的爬了起来。她的身体被的弹起了一
点,但是,此时她发觉她的平衡已经保持的很好了!“哇!太妙了!

再快点,马奴隶!!快爬!“马刺无时无刻的刺着他的身体,就象在玩俄国
的轮盘游戏一样,齿轮在他的受伤的皮肤上飞快的大转。伴随着骑在他背上的凯
蒂的疯狂的大叫和欢笑,他开始慢跑起来。姐姐也一次次的向骑在马鞍上的妹妹
发出指令,”对,就那样做,你做得很好!继续刺他,那样他就不会慢下来了!

她的马刺连续的刺着他那被划伤的身体,“好的,凯蒂,你看起来很不错呀!”
站在房间过道的雅芬高喊!“现在多用你的马刺!让他跑起来,但是你要小心!”

凯蒂的马刺已经更加的闪闪发光,一次次的刺激已经让她的破坏能力迅速达
到最强,汤母被疼痛折磨的不得不再次奔跑起来。幸运的是,凯蒂的体重还很轻,
如果要是雅芬或凯丽这样疯狂的骑他的话,他早就无力的趴在地上了。“太棒了!”
当姐姐看到妹妹骑着小马奴隶在房间里疯狂的奔跑上时,不禁忍不住高喊!“继
续!凯蒂,你是真正的女牛仔!!”凯蒂无时无刻的鞭打刺激的汤母,在他的背
上疯狂的大笑!汤母在房间里整整奔跑了一圈,不住的喘着粗气。然后,她驾驶
着他停到了雅芬的身边,猛拉着缰绳将他控制在自己的跨下。他疲劳和划伤的肌
肉已经不住的发抖,他想着自己心爱的妻子,如何骄傲美丽般的骑着他,抽打着
他,和他做着甜蜜的事,最后幻想着她将马上回来与他共度那些美好的幻想。女
孩们骑着他,玩弄着他直到晚餐的时间,然后一起骑着他爬向餐厅。他解下他身
上的马鞍,和头上的笼头与缰绳,然后做了晚餐(面条)告诉她们在做完作业之
前不能再想骑马的事情。

凯蒂第一个做完了作业,然后跑进汤母的卧室把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将他
推趴在地上。她坐在他赤裸的背上,双手紧抓着他的头发,然后用脚上马刺挖着
他的身体。她是个疯狂的女主人,她骑着他在房间里转圈然后是漆黑的院子,最
后到了马房,这时看到雅芬已经等在了那里。她给汤母身上带上马鞍,和马笼头,
然后骑在他的背上,和凯蒂一起谈论着在房子里骑马奴隶的美妙的想法。“越起!!
我猜想,他越起的时候也一定很有意思!”雅芬说着,用马刺刺了一下驱使着他
开始慢跑“他的后退很长,所以,越起后一定很高!”

“我要让他在空中转圈!”凯蒂笑着说。“我们可以轮流骑他,比一比谁骑
着他时他爬得最快,不过,我还需要一根鞭子,你能帮我搞到一根鞭子吗?”

“那样你就不得不去问问妈妈了——汤母是她的马,他在外出的时候才让我
们骑他的”雅芬起身将座位让给了凯蒂,凯蒂骑上马鞍开始用手拍打着汤母。
“我需要一根马鞭,这样的话会伤到我的手的!”她吃吃的笑着,再一次拍打着
他的胳膊“驾!!”

她们一直骑着汤母,直到凯蒂该上床睡觉的时间,她骑着汤母爬向浴室,准
备刷完牙后睡觉去,直到她脱掉马裤,马靴和马刺等等后,才下了马!

“亲爱的爸爸,亲爱的,我可以在你这里睡吗?我想明天早上一起来就可以
骑你!求你了!?”汤母表示了一下同意,然后亲吻着她把她安顿到床上,助她
晚安,然后又回到了马房。

雅芬再次骑在他的背上,用脚跟上的马刺刺着他,驾驶着他往她的房间爬去。
在那里,她打开了电视。她足足看了一个小时,但是从来没有离开过汤母背上的
马鞍,只是偶尔去厨房拿一些喝的,就是那样她也没有下来过。当到了睡觉的时
间,她才驱使着他到了浴间,然后下了马走了进去。当她打开房门走出来时,身
上穿着那天骑着他时一样的睡衣。然后驾驶着他在卧室里疯狂的奔跑,用着那天
的马刺,最后让他驮着爬上她四张张贴画一样高的睡床。

她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你是最好的,汤母!不单单是做一个小马奴隶,同
时你也是我们得到的最好的父亲。”晚安,亲爱的!“

汤母说着,转身离开了房间。回到自己的卧室后,他脱光了衣服,一头扎进
这文章真够牛b呀!
太棒了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