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手记 三、《慧仪全篇》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本篇最后由 小祥祥哥 于 2018-5-22 02:05 编辑

导演手记 三、《慧仪全篇》

  主要人物

  流晶:大奸角。迷奸女明星的元凶,X级片的幕后制作人。鑫:第X男主角。三级片制作公司的苦力。慧仪:女主角。不是姓张。             --      --

  我是在十年前于某些演艺课程毕业,由于没钱再进修,迫于出来见识世界与工作的新人……十年后,与我同课程的各同学,今天已是大制片公司的BOSS或监制……!反而自已就苦海游沈,苦泳不见岸……

  现在,我在一间专拍摄三级片的制作公司做导演。从前全班同学,编导成绩我至高……本以为读书好,未来有前途。怎知现在经济差,片市低迷,全行无工作可做……为了[食饭],只好马死落地行……别说三级片,X级片导演也一样做……唉!!……FUCKXXG重建香!!              **      **

  「谁?…啊?」在制作公司辨工室的我:「原来是流晶哥!」

  电话中流晶轻声说:「…今晚在【黑白猫酒店】三楼大堂见!」

  「明白了!流晶哥!!…」我把电话放回电话主机上,转对在低头写剧本的鑫说:「鑫!你今晚把拍摄用具搬到黑白猫酒店!」

  鑫:「知道!!」他随即快步到制作公司的藏物处拿拍摄用具。我心内却胡思乱想:又一个女星今晚会遭流晶毒手!唉…

  --      --

  「流晶哥!你好!!」

  我在流晶身旁坐下,他双眼放大:「我身旁的坐位是你坐的吗?」

  「对!流晶哥!知道了!」我连僕带滚地坐在流晶斜对面。

  坐在【黑白猫酒店】三楼大堂的咖啡店一角的流晶,脸带怒颜似乎还有所不满:「你!哈!?您…」他由怒转喜,满脸欢容:「您好!您相当守时!」

  一个全身黑衣,身材丰满,长发及背,浓装笑脸的女子,走向流晶身前:「晶哥!」

  流晶:「慧仪!请坐…」他边说边向我打眼色。我即掉下一句:「失陪!」就转身走开…我一边慢慢地走开,一边倾耳偷听。

  流晶:「…您今晚很美!」

  慧仪在流晶身旁坐下:「多谢!晶哥!你上次提的那部新戏的价钱…」

  流晶轻笑抢先说:「价钱的问题,可以慢慢谈…您想食甚幺?」

  慧仪:「晶哥!甚幺也可…随便吧!」

  流晶一边侧身轻压向身旁的慧仪,一边语带相关:「…随便?」他的手已搭在慧仪的香肩上。

  慧仪脸色微变:「晶哥…XXXX~」

  慧仪的话,我已因身在远处,而听不清楚,只见她与流晶依旧地谈笑甚欢,但流晶已将手收回。我心中暗暗摇头:这就是娱乐圈…唉~!

  --      --

  在黑白猫酒店八楼尾房,鑫在双人床前整理灯光器上的照明郊果,而我却呆坐在窗台上细看夜色。

  鑫:「导演!灯光郊果弄好了…」

  「知道了!你检查摄影机吧!」我口中回话脑中却魂飞天外:我现在在做甚幺?流晶的狗?还是…

  鑫:「导演!摄影机完全正常!」

  被鑫打断思路的我,转头见在这二百多公尺的双人房内,左面的书桌旁正在用摄影机,对着右面的双人床的鑫,他像傻瓜般看着我。

  鑫:「準备妥当了!导演!」

  我被满脸努力加油之色的鑫所唤醒:「好!做得好!」我边说边走入双人房正门旁的洗手间…我将洗手盆注满水,一头插进去,被泠水刺激下,心中大叫:我不是狗!我是为自己努力…我要活下去!我不要做穷人!!

  我用水清洁干净后正要走出洗手间,慧仪突然推门而入,只见她一脸红云,眼光呆然,在我脸前脱下黑色长裤和黑色内裤,向厕盆一坐…我耳中立向起放尿声,心下明白,她已遭流晶毒手。

  当我见到慧仪下身呈三角形的阴毛时,下身的棍立时突起成四十五度,心内色心大作:慧仪?她的身材真~正……若果可以…可以X她……?…X她?但?

  我走出洗手间问鑫:「流晶哥走了吗?」

  鑫手持两包纸包咖啡:「导演!晶哥放下这两包咖啡就走了!他说你知怎做的!」我见他手上其中一包咖啡已被饮用过。

  我:「知道了!」下身老二的坚硬感令我心慌意乱:不吃白不吃!~上吧!还怕甚幺?

  被淫念战胜的我:「…慧仪……她身体不适~~你就休息一会吧!…待…她好转之后才继续拍吧!」

  一脸天真的鑫:「知道!」

  我急急推门走入洗手间…我的棍与心也因眼前景像而大大地跳了一下:哇!??慧仪的身材实在太好了…慧仪!您的乳晕很大呀…还…还想甚幺?插!插…

  洗手间内的慧仪已脱下全身衣服,站在浴盆上用射水器洗身,满脸红云的她一见我即笑说:「亲爱的!!」她走过来抱着我。

  立即一身是水的我,心中明白,慧仪因药物所迷,将我错认为爱人…她的一对坚挺大豪乳打断我的思路。

  正用豪乳一上一下磨擦着我的胸口的慧仪,娇羞满脸地娇嗔:「我要啊!」

  我心口被两团湿湿的大奶肉压磨扁弄,我的理智立即也一同被压扁消失,我一对手恣意地狠搾狠搓慧仪坚挺而巨大的乳房。

  慧仪也伸手到我的长裤外阴茎位置上,用力地上上下下地套弄着,她以淫浪声调撒娇:「~啊啊!我要~~我要爽啊!」

  我一边大力狂搾慧仪的坚挺弹手巨乳,一边低头吸允着豪乳上的大乳晕,狠狠地咬着大乳晕上的乳头…慧仪销魂轻呼:「呀啊!吸啊~喔~咬呀!太爽了喔!」她也手下不停,拉开我的裤链,轻轻的将全硬阴茎拿在手中,上下地套弄棍身。

  我因棍身之快感吟呻:「呀~慧仪!~喔~太爽…呀?」原来慧仪用手指轻挑龟头上的吊带。

  我随即反攻,一面用双手力搓着豪乳一面低下头吸允慧仪的阴唇…被我舔吸至脸露快感的慧仪:「啊呀~呀!…喔?」

  我趁慧仪吟呻时即用嘴大力的咬着阴核,吸允至「啾!啾~!」连声。

  慧仪随即全身激震:「哇~~哇!」我嘴中忽然被注满液体,原来她的阴穴内正涌出大量淫液…我见她已蜜汁充足,立刻用手指一左一右分开两片湿答答的阴唇,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放在阴道口,然后快速地撩拨、磨扫着。

  随即脸露享受之色的慧仪:「喔?啊…爽呀!好爽!」

  我在慧仪的阴道口撩拨了一阵后,用力将二根手指插进她阴道中…她全身一震:「啊!~呀~亲爱的!…用力~呀…啊…好~太好了…」

  我全力在阴道内把手指不停的挫弄,使慧仪的双脚开始放软…我见她全身放软,伸单手扶她的腰,用另一只手握住男棍,把棍扶正后放在阴道口,用腰力大大力地插进去。

  即时折眉脸露痛苦的慧仪吟呻:「很…噢!啊~喔!呀!亲爱的~太大…呀!」那料被我用力一插的她双脚一软,全身向满水的浴盆后倒落下去,令与她连身合体的我,也不受控制地全身连棍向前【插】进浴盆中。

  「哈!~亲爱的!…嘻!我们来~」满脸红云的慧仪伸头出水哈哈大叫:「我们来~戏水吧……噢?」

  我不理慧仪的大叫,即时在这双人用浴盆中展开快速的硬棍进攻,狠狠的在阴道里抽送着。

  「啊!呀波卜…滋啊!呀波…」水激蕩、阴茎抽送的声音与慧仪的呼爽声混杂其中,混满全房。

  慧仪双手一左一右地力搾我双肩,脸露快感地大呼:「噢!?~~噢!啊喔!…呀!」

  「慧仪呀!这样抽插…爽吗??」

  浴盆中的慧仪声音微乱:「爽!!……爽…爽呀!…」

  「喜欢我再大力一些吗??」

  迷乱心性,似醒非醒的慧仪:「喜…喜欢…丫??哇!」

  「慧仪…您哇甚幺??」

  巨大乳房中的奶头开始硬凸的慧仪轻咬嘴唇:「大龟头…大龟头在里面撑的…好爽呀!!」

  我:「大龟头在里面撑的好爽?」我抽出在阴道中的老二的长棍身,在水中用腰向前一摇,「啵!!!」的一大声…在水中的慧仪即时全身抛向上,一脸难以忍受:「咿!!」

  「在里面的大龟头掘的够不够深入?」

  刚刚【跌落】下来的慧仪紧皱眉头:「……」

  「大龟头掘的不够深入??」我大力「啵!!!」的一大声…即时全身抛向上的慧仪:「呀!」

  「怎幺了?慧仪…?」

  刚刚再【跌落】下来的慧仪喘气连连:「…这…这…」

  「啵!」的一大声…我再大力掘入:「…这甚幺??不喜欢这幺激烈吗?」

  「喜欢呀!…」混身微震的慧仪:「…只是…里面的大龟头…太过…太过深入了!!」

  「掘的【深入】不好吗?」

  慧仪:「…好!…哎?哎唉?」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的多声…我摇着屁股,使慧仪【抛上抛落】。

  上上落落的慧仪一脸不知道是痛苦或是享受的表情:「…呜呜呜呜!哎丫…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一脸水花,快感的我:「好…好甚幺啊??」

  被我一轮狠顶,顶至全身抛上抛落,也是一脸水花,全身抖颤激震的慧仪:「呜?噢!好好好~正啊~哎~~~顶的~很【深入】啊!!~~~丫?」

  我夹住慧仪蕩上蕩下的巨大乳房中的粉红色的大乳晕…慧仪:「呀…啊…搓搓搓呀!…搓的~真舒……啊~?」

  我将大乳晕夹着,急剧的搓上搓落,狠狠地弄扁搓圆,大力的将大乳晕向左右狂扭乱摇…慧仪紧闭双目,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呀?奶头……」

  「奶头…」我一边摇腰狠顶,一边将奶头狠狠的捏扁,我:「奶头怎幺了?…」

  紧闭眉头,咀唇狠狠地咬紧,左右狂乱摇头的慧仪:「~呀~丫!奶~头~好爽呀…乳晕~很痒呀!!~是这样了!磨的好呀!乳晕被你磨的…啊?…奶头好痕喔!!~~…对…对了!…扫大力一点!哇?…捏的好爽呀!!奶头好爽!!」

  「是奶头爽一些…」我停止了夹磨扫弄大乳晕,摇一次腰狠顶一次之后,再次停止了狠顶,大力地将巨乳又搾又捏,我:「还是里面爽一些?」

  涨红了脸的慧仪:「~爽呀…是奶头……呀?…是里面…呀?…奶头…里面…奶头…里面…」

  慧仪一说奶头,我随即狠顶一次,相反地慧仪一说里面,我随即狠搾一次,令到慧仪不停地喘气:「~亲…亲…亲爱的!~…奶头爽呀!~~…里面舒服死了!!」

  「~里面舒服死了?」我双手改为搾慧仪的腰,集中精神以腰力狠顶,我:「~像这样吗?」

  「…啊啊啊啊啊啊…天…天呀!热龟头烫的…令里面好爽呀!热啊!」慧仪脸容扭曲,加大声音:「啊!龟头!!…爽啊!…龟头尖钻的里面很舒服啊!!…快…快…一点…热龟头尖钻快一点啊!!!」

  我:「…再快一点?…」

  慧仪点头:「里面…里面还要…爽一点呀!…啊…快啊!」

  我立即大力摇着屁股,把棍狂塞进慧仪的阴道内,她的一双坚挺巨大豪乳因我的抽送而在水中前后的蕩上蕩下…不一会,龟头上的快感令我快忍不住了:「啊?呀~~呀!就…呀!射~!快~快要射了!!」

  闭目而一脸享受之色的慧仪:「亲爱的!~噢~再用力点啊!求求你再快一点…我~~喔?」【受令】的我即全力狠狠的抽送。但我抽送十多次后:「啊?慧仪呀~呀!不成…不~成~~了~!」

  高潮满身的我全身急震,把发射中的棍由阴道中抽出,向全身震动中的慧仪的头射出馀下的精液。被高潮沖击至咬牙切齿的我:「慧仪!好味吗??」

  一条条白色浓郁的精液满布慧仪的脸,脸上闪闪生光的她销魂地点头:「好味!!」伸出玉舌作出好食状!

  「哈!哈!哈!好味?」我把棍塞向她的口,笑问:「慧仪!还想要吗??要好味的精液吗?」

  慧仪点头:「要!~要喔!!」

  我正要把棍塞进慧仪的口中时…忽然鑫由门外伸头进来:「导演!我也要插慧仪的淫穴啊!…」

  我抬头见鑫手持一包已被饮用过的咖啡,鑫的脸红云一片眼光呆然,即心下明白,他也【已遭】流晶毒手。

  我随即大怒:「鑫!你这没用男!……呀??慧仪…」

  慧仪忽然伸头吻我的嘴,还把我连头带人抱进水中…门外的鑫竟飞身而入跳进浴盆中。

  两人的突发行为令我即变成水里三文治中间的火腿…我人在水里,心中急急大叫:救命!救命呀!我就快被~您俩人~玩死!~救~

  我双手向前用力一搾,慧仪双奶则即时变形,她呼痛:「啊!?~~」她随后放开抱着我头的双手…刚脱险伸头出水的我:「呼!呀鑫!你……呀??」我忽觉【股洞】一痛,随即心下一凉,混身遍寒,我:呀鑫!你…难度……我【股洞】的【贞操】…/(ToTii)/…已被你取去??

  我转头……我即安心地发现,鑫只在水中脱衣服,而股洞中手指是慧仪的。原来是慧仪对我的搾奶攻击,作出的还击。

  我细心看慧仪,一头长发全湿,漂亮迷人的脸蛋,加上媚惑人心的双眼,令我心中一醉,全软的老二立时成二十五度…双颊红如火加双眼淫意四流的慧仪:「亲爱的!我未够呀…我还要喔!!」

  鑫:「我~来~~了!」

  我闻言即全身一震,毛管全立,即使出家传绝技,不外传的秘功,立时水花大作,我双手往水一拍:「喝!…武富水云蹤!」我即全身而起。

  低头见鑫的巨大老二在水内扬来扬去,令我先前在水中的位置水花四溅,剑气四射…我即心中一寒:呼!好险!……呀?

  「啪!」的一大声,我:「啊?~!」上升中的我不知被甚幺物体拉着,连滚带僕地全身倒在浴盆旁!

  我转头细望…原来我忘了【股洞】中慧仪的手。

  我见鑫与慧仪已玩作一团,忽发奇想,即忍着痛全身而起,弄开摆脱慧仪的手,夺门而出。

  不一刻,我双手一持摄影机,一搾照明用灯光器,急急撞门而入。只见浴盆中的鑫已人在水中浮沈,慧仪就坐在鑫的对面。鑫在水中脱上衣,而慧仪在助他解开恤衫上的钮。

  我快快地弄好了灯光器的位置与电源,即手持摄影机向他们拍摄…忽闻「噗!」的一声,鑫随后满脸快感以日文:「呀!喔…太爽了?!」

  只见慧仪单手执住鑫那一管独立于水中的硬棍,慧仪低下头以小咀一含,慢慢含至棍身底,即紧合小嘴地快速向上抽出…「噗!」的一声,鑫又满脸快感以日文:「呀!…喔!太爽!」

  慧仪一抽出,随即向下由龟头含起…「噗!噗!噗!噗!噗!…」的多声,她连做多次吹含动作,令鑫双目紧闭全身轻震,她用手往鑫的阴囊袋子一拉,鑫即大呼:「…喔!?~~痛~~~!」

  慧仪淫笑:「痛?…这样呢?」她随即伸出舌头,往鑫的巨大龟头上打圈。

  鑫即脸色大变:「喔!?~~!?」

  慧仪舌头以龟头顶口为中心随龟头外围轻轻划了一圈,令鑫双脚肌肉拉紧,慢慢伸出水面…慧仪甜甜一笑:「亲爱的!…舒服吗!?」

  鑫双手用力搾紧浴盆边,以保持下身浮起,鑫:「啊!好舒服!…呀?」

  慧仪以舌尖顺着龟头顶口向外围划了一圈,又一圈,一圈,一圈的向下划下去…鑫全身打震,口中连连呼气:「…呼!!啊!…呼…呼!!」

  慧仪的舌头停在龟头下的吊带中,然后她的小舌尖高速地上下撩拨着…鑫即时脸露极度快感:「啊!~~好啊!…呀?」

  鑫的巨大龟头越来越红,越来越粗,在慧仪的手中微微轻抖,忽然在龟头顶口有白色液体流出,她一见即媚笑:「流多些!亲爱的!!…」她随后用力把阴茎套弄…鑫:「呀?呀?!…呀!!」

  慧仪用舌头在龟头顶口沾了一些:「啊?!好啊!…好味!」她即用口含着巨大龟头,狠狠的套弄。

  鑫大呼:「呀!!」他即用力推开慧仪,慧仪向后一撞,将浴盆的泠热水开关撞开…一时间,浴盆中水花大作,在浴盆上方的射水器不停向慧仪身上射水,鑫上前,粗暴地伸手去把慧仪的两腿分开。

  我即持摄影机走前,向慧仪的阴穴作大特写…对于鑫的反常行为,我心下明白,他是受药物所影晌。

  鑫用力把慧仪的两腿举高,「啵!」的一声,水花四溅,慧仪上身应声滑入水中…鑫把慧仪的两腿往双肩一放,粗暴地全身起立,把慧仪腿上头下地举高,鑫即低头张口欲含水蜜穴,但是,「啪!」的一声,鑫的头撞到射水器。

  我见状,即心中暗暗摇头:唉!…没用男呀!没用男…你次次也这样,快令我…见怪不怪……啊?你这算是干甚幺??

  只见腿上头下脸露极度快感的慧仪全身乱摇:「啊!好舒服!…快一点…好啊…呀?…舒服!」原来鑫将射水器全支塞入慧仪蜜穴中。

  鑫不绝地将射水器粗暴地抽出塞入,令慧仪蜜穴中射出大量水花,使之变成真真正正的流水蜜穴…鑫将射水器抽至蜜穴口,即水花四射,随后死命一塞,使慧仪全身激摇:「啊??!~~~!」蜜穴口露出半支射水器,水花也慢慢的涌出。

  鑫脸露淫笑:「如何??骚货!…这样够爽吗?」

  慧仪被塞至媚眼如丝:「好……噢?…太…呀!」头下腿上的她那双向下反的巨乳,也因她全身乱摇而大角度的摇蕩,偶而双乳互撞,立时啪啪有声。

  鑫伸脚将泠热水开关按至最大泠水,慧仪即时满脸涨红脸容狃曲:「啊~?!」只见蜜穴口急速涌出大量泠水…

  鑫竟脸带奸笑:「哈!~~!啊甚幺?」随后伸脚将泠热水开关按至最大热水,慧仪随即全身狂狃乱摇,脸露极度痛楚:「哇??!热!!…痛!!~~~啊?」

  鑫趁着慧仪大声呼叫之时,即按至最大泠水,不一会,又按回最大热水,慧仪连连呼叫:「哇?~~热!~~啊?好!~~~痛?…好爽!~~呀?」

  鑫来回泠热泠热泠热泠热泠热泠热的不停转按…慧仪被整得满脸泪痕声音渐无:「~~~~~」

  鑫见慧仪的蜜穴口已被热水弄至近紫红色,即时按至最大泠水…鑫随后伸脚力推慧仪向下反的巨乳,慧仪早己在多次高潮下而呈半昏迷状态,鑫脸带满足,将射水器全支抽出,伸鼻一闻,鑫随即满脸涨红,随后伸出舌头,往全支射水器上,来回舔弄,将射水器上的不知是水还是淫汁的液体【食】净。

  鑫奸笑:「淫娃!给我出水!」鑫将射水器喷嘴(喷射口)按至【激射】,射水器头中即急激□出一条水柱,水柱「啪!!」一声,打在半昏的慧仪脸上,随后水花即向四周激射…慧仪:「啊?亲爱的!………哇~~??~」

  鑫将射水器向蜜穴一塞,「噗吱!!!」一大声,蜜穴中□出一条水柱,水柱直射上洗手间顶,即时水花如雨下…刚醒的慧仪立双目一反,全身死命激震,令蜜穴中的水柱,左射右射。

  鑫竟伸口向水柱,大口大口的喝:「哈~~~!~!太好味了…淫种!给我射多……呀?」「啪!!」的一大声,因慧仪全身激摇下,令鑫脚下一滑…俩人即成深水炸药,全盆水向上四飞,令我双脚也溅满水。

  忽然门外有开门声,我急急推门走出洗手间…我的棍与心大大地跳了一下,因我在洗手间门外,酒店房门前听到,酒店房门外有人大力拍门。

  「开门!警察!!开门!!!~~~警~察!」

  我脑中即现出画面与向起警号声…明天的【一周看】与【西周看】的头条一定是==》【女星慧仪,酒店夜拍X级片!某三流导演与一□男被捕!】

  我:天呀!…/(ToT’&quot ;)/…完了…我的人生完了!

  忽闻洗手间内,鑫大声说着日文…我即心生一计,走近鑫那放在双人房内,右面的双人床上的随身背袋,在随身背袋中拿出鑫经常不离手的…我开门,门外有两位警察,其一:「先生!查房!请出示身份证!」

  我心中暗骂:查房?来高级酒店查房?

  我口却:「哥莲之哇!小里呀吗!巴加!巴加!!」

  被我乱说日语所【吓倒】的两位警察互视一眼…警察A:「啊?日本人…」

  警察B以英语向我:「先生!请出示身份证明文件!…」

  我即假装不懂地回以乱说的数句【日语】…鸡同鸭讲数分锺后,我拿出鑫经常不离手的汉日会话书,用以加大说服力。

  我在【看似怕日本人】的警察A脸前伸手指着汉日会话书中一句==》【我是日本游客!】

  我口中同时假装地以【人见人怕的日式英语】:「我是日本游客!小里两个呀吗!巴加!巴加!!」

  警察A向警察B:「唏!鸡同鸭讲!走吧!」警察A即转身…「呀~啊!喔呀!」慧仪由洗手间内大呼,我的心随即由口中跳出来。

  警察B即撞门而入,我也随后进入洗手间内…只见慧仪正以【贞子】式满脸湿水长发地替鑫口交。

  鑫快乐地以日语:「…呀…喔…太爽…呀?!…啊!用力…」

  警察A向警察B:「他们在拍AV…走吧!」

  警察B欲言又止,警察A边行边说:「他们在房中拍,没有犯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走吧!」

  我目送AB两人出门,即轻呼一口气,把跳出口的心,放回原位…一关门,我就被鑫撞倒。

  倒在地上的我,抬头见鑫抱着慧仪走向双人床…我即忍痛全身而起,夺门而入走进洗手间内,然后我双手一搾照明用灯光器,一持摄影机,由洗手间内急急撞门而出。

  在这二百多公尺的双人房左面的书桌旁,我正在用摄影机对着右面的双人床上的鑫与慧仪…

  慧仪正背向着鑫,鑫从后向身前的慧仪一搾,慧仪满脸红云:「亲爱的!…啊!…爽呀…大力…我要!…要!…啊?」鑫一面双手力搾慧仪一对坚挺大乳,一面粗暴地以一对豪乳为力点把她全身举高。

  满脸痛苦的慧仪呻吟:「噢!?~~噢!!痛喔…亲爱的!痛呀!」鑫以两腿分开她一对玉腿,力搾大乳的双手一放…「啪!!」的一大声,慧仪由【半空】向鑫的硬巨棍狠狠地一坐。

  慧仪:「呀!?~~~呀!很痛喔!……呀…呀!」

  鑫的硬巨棍【被塞入肉套】时,即大力摇着屁股,用腰力连射,展开超快速的硬棍攻击,整条巨棍在慧仪的阴道中狂力地抽送着,只见硬巨棍身在慧仪的两片阴唇中粗暴地进进出出…

  满脸红云的慧仪交替地脸露痛苦及快乐之色:「喔!!…你!好呀!……啊!!太~~噢!」

  鑫一双手立即由后向前恣意地用力握住慧仪一对弹手的巨乳,粗暴地握住不放,令一对巨乳即时变形…

  鑫那在慧仪的两片阴唇中进进出出的硬棍,忽然停住,慢慢的抽出至近蜜穴口的位置,即「噗!」的一声,全棍狠狠的塞入。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的一连多声,被鑫【狂塞】至眉开眼笑的慧仪全身放软:「喔?~~啊!…好呀…太爽…!~!」

  忽然鑫似在力忍:「呀?………呜!」但见鑫全身大大地抖了几抖,就把硬巨棍由慧仪的阴道内抽出…鑫急急的由背后用双手把慧仪双脚抓着,向左右大大地一分,用腰力提高她的下体,只见由微震的阴穴内慢慢的流出一泉白液。

  鑫见那泉白液一停一续的慢慢流出,一脸不快:「淫货!我射那样多!您流那幺少?…X的!…」鑫狠狠地推低慧仪…鑫双手用力分开慧仪两腿,粗暴地以中指塞入两片阴唇中,慧仪呼痛:「啊?呀~~呀!不…不要……啊?」

  鑫在慧仪阴道内恣意地不停的挫弄,狠狠的抽送,粗野的搅转抓弄…慧仪闭目脸容狃曲大呼:「啊!~~呜!~呜!!……痛~~痛!~~~啊…很…痛~~」

  不一会,在两片阴唇间及中指的仅馀的空间内涌出许多浅白色的精液与淫液…鑫一见即大笑:「哈!哈!!对了…就是这样!流出来吧!!」

  鑫抽出中指,往慧仪口中一送…慧仪满脸红云:「亲爱的!…呀…好食啊!…」

  鑫满脸得色:「好食?哈!哈!那给我流多些出来吧!!」即伸手狠狠的往慧仪的大玉股一打…

  「啪!!」的一声,慧仪全身一震:「啊?亲爱的!不…?」

  「啪!啪!啪!啪!啪!啪!…」的多声,只见慧仪那涨红的两片阴唇中激涌出一阵又一阵的白液泉流。

  我将镜头近距离的对着慧仪的蜜穴…涨红的蜜穴有韵律地在轻轻的张合着,蜜穴口、两片阴唇、小蜜珠、草原、后庭玉洞大腿间满是白色液体,两片阴唇中的泉流,依然在一段段地续流不绝。

  慧仪呼痛:「亲爱的!不要打…呀?……痛呀!不要打了!」

  鑫:「…不要打??」只见鑫伸手摸摸大棍,然后将慧仪全身一反,鑫出力一跳,坐在她双乳间…鑫:「臭货!!不想被打…给我磨硬它!」

  慧仪闻言即双手一合,两团巨肉,即前磨后磨地,高速的为鑫磨枪。

  鑫满脸享受之色:「好!……啊?太爽了…」满房也是磨皮声…鑫:「淫货!!…呀…不想被打…给我加速…啊…用力…磨硬它!!………呀?好~~!」

  慧仪:「好!亲爱的!…不要打!……啊?硬了!…」

  鑫即伸手套弄那呈四十五度角的半硬长棍,向慧仪怒喝:「淫货!不想被打的话…给我乘乘做母狗!」

  慧仪即乘乘地变狗女,用玉背玉屁股对着鑫,鑫伸手插插涨红蜜穴:「臭烂穴!X您臭西!!」鑫全身出力一跳,上身即飞上慧仪玉背上,慧仪上身立被压下…鑫的屁股用力一顶,即全根尽入。

  只见鑫慢慢的向左面移动,以慧仪的阴道作为圆心,由左至右转了一圈…慧仪:「噢?……呀!~~~!!」

  眼前影像令我心中一震:哇??!人肉直升机?…

  在【上面】的鑫,每转一圈,即用力向下一顶…

  但见鑫越转越快,越顶越多,慧仪:「太…呀!~~?…!!好爽呀~~」在圆心的阴道内即时随着【转动】而涌出大量淫水。

  慧仪随一阵激震后,软软倒下…鑫随同慧仪倒下,但倒下中的鑫四足一弹,即由阴道圆心抽棍而出,只见他伸手狠套巨棍,满脸涨红及汗水的他:「呀?!!射爆您~~臭穴烂西!」

  鑫快走向慧仪的脸走去,我立即向慧仪的脸作大特写,只待鑫持棍射爆她,不一会…闭上一目全神注视摄影机中,慧仪的脸部大特写的我:咦?鑫走了去那里?怎不将她的脸射爆??

  我一抬头:「呀?~~」

  只见鑫像醉酒汉般,左摆右扭地向我撞过来…我立刻火由心起:唏!呆蛋!原来转至头昏昏,越走越斜…去死啦!直升机驾驶员!~~

  我大脚一伸,「啪咧!」的一大声,鑫全身飞起,变了空中射水飞机,鑫即时向反方向飞去,一边【飞行】一边【喷水】,白液射满慧仪全身,大床上,然后…「啪轰!!」的巨大一声,鑫大字形的撞在墙上,鑫一阵激震后软软倒下。

  --      --

  拍完后…我硬是感觉到尚欠一些东西,心内呆想:尚欠甚幺?……………………喔?~是呀鑫的插女星口头禅==》…啊…喔…很兴奋!我…终于都…呀…上到您了!我实在太兴奋太HIGH!想来必是呀鑫受药物所影晌,而忘了说。

  忽闻门外有开门声,我急急走近门前…流晶:「开门呀!是我……」

  我闻言即开门:「流晶哥!有甚幺事吗?」

  流晶:「我忘了对你说…下次的对像是Yo-Yo自遥…」

  我闻言后,转头望向在床上休息的全身软软,充满白液的慧仪…心中一阵波动:唉~!

  流晶:「拍完了吗?」

  「流晶哥!…已拍完了!」

  流晶:「好!你带那个呆瓜出去等我!」

  我闻言即快手快脚替鑫穿上衣服…混乱间,竟错手将内裤穿在外面,令他变了美国漫画【超人】。我半拉半抱,将他拉出门外。

  关门前,由房中传来流晶淫笑之声:「慧仪呀慧仪!您还不是走不出我手XX~」

  我与半昏睡的鑫呆呆的企在门外,等至深夜四时,流晶一脸满足快步而出。

  「好!你做得好!!」流晶边走边说:「慧仪已被我【说服】了…待她走后你收拾一切吧…」

  「流晶哥!…我知怎做!收拾完后,我把片送去给你!」

  流晶满意地点头离开…不一刻,慧仪慢步而出,脸上的浓装完全化掉,带一头乱发,走至我脸前,向坐在地上半昏鑫看了一眼,即用狠毒的眼神向我迫视,随后大蓬口水射打在我脸上。

  我心中一阵激痛:我…我做了甚幺?我做的是人的所为吗?我…我还是不是人…?

  我不禁低下头,不敢与慧仪的眼神对视…

  --      --

  慧仪走后,我低头扶起鑫…我:「咦?」

  鑫穿在外面内裤,原来是慧仪,我:「啊?鑫不就变了【女】超人…咦?」

  「慧仪穿的内裤,不就是…?」
本篇最后由 小祥祥哥 于 2018-5-22 02:05 编辑

导演手记 三、《慧仪全篇》

  主要人物

  流晶:大奸角。迷奸女明星的元凶,X级片的幕后制作人。鑫:第X男主角。三级片制作公司的苦力。慧仪:女主角。不是姓张。             --      --

  我是在十年前于某些演艺课程毕业,由于没钱再进修,迫于出来见识世界与工作的新人……十年后,与我同课程的各同学,今天已是大制片公司的BOSS或监制……!反而自已就苦海游沈,苦泳不见岸……

  现在,我在一间专拍摄三级片的制作公司做导演。从前全班同学,编导成绩我至高……本以为读书好,未来有前途。怎知现在经济差,片市低迷,全行无工作可做……为了[食饭],只好马死落地行……别说三级片,X级片导演也一样做……唉!!……FUCKXXG重建香!!              **      **

  「谁?…啊?」在制作公司辨工室的我:「原来是流晶哥!」

  电话中流晶轻声说:「…今晚在【黑白猫酒店】三楼大堂见!」

  「明白了!流晶哥!!…」我把电话放回电话主机上,转对在低头写剧本的鑫说:「鑫!你今晚把拍摄用具搬到黑白猫酒店!」

  鑫:「知道!!」他随即快步到制作公司的藏物处拿拍摄用具。我心内却胡思乱想:又一个女星今晚会遭流晶毒手!唉…

  --      --

  「流晶哥!你好!!」

  我在流晶身旁坐下,他双眼放大:「我身旁的坐位是你坐的吗?」

  「对!流晶哥!知道了!」我连僕带滚地坐在流晶斜对面。

  坐在【黑白猫酒店】三楼大堂的咖啡店一角的流晶,脸带怒颜似乎还有所不满:「你!哈!?您…」他由怒转喜,满脸欢容:「您好!您相当守时!」

  一个全身黑衣,身材丰满,长发及背,浓装笑脸的女子,走向流晶身前:「晶哥!」

  流晶:「慧仪!请坐…」他边说边向我打眼色。我即掉下一句:「失陪!」就转身走开…我一边慢慢地走开,一边倾耳偷听。

  流晶:「…您今晚很美!」

  慧仪在流晶身旁坐下:「多谢!晶哥!你上次提的那部新戏的价钱…」

  流晶轻笑抢先说:「价钱的问题,可以慢慢谈…您想食甚幺?」

  慧仪:「晶哥!甚幺也可…随便吧!」

  流晶一边侧身轻压向身旁的慧仪,一边语带相关:「…随便?」他的手已搭在慧仪的香肩上。

  慧仪脸色微变:「晶哥…XXXX~」

  慧仪的话,我已因身在远处,而听不清楚,只见她与流晶依旧地谈笑甚欢,但流晶已将手收回。我心中暗暗摇头:这就是娱乐圈…唉~!

  --      --

  在黑白猫酒店八楼尾房,鑫在双人床前整理灯光器上的照明郊果,而我却呆坐在窗台上细看夜色。

  鑫:「导演!灯光郊果弄好了…」

  「知道了!你检查摄影机吧!」我口中回话脑中却魂飞天外:我现在在做甚幺?流晶的狗?还是…

  鑫:「导演!摄影机完全正常!」

  被鑫打断思路的我,转头见在这二百多公尺的双人房内,左面的书桌旁正在用摄影机,对着右面的双人床的鑫,他像傻瓜般看着我。

  鑫:「準备妥当了!导演!」

  我被满脸努力加油之色的鑫所唤醒:「好!做得好!」我边说边走入双人房正门旁的洗手间…我将洗手盆注满水,一头插进去,被泠水刺激下,心中大叫:我不是狗!我是为自己努力…我要活下去!我不要做穷人!!

  我用水清洁干净后正要走出洗手间,慧仪突然推门而入,只见她一脸红云,眼光呆然,在我脸前脱下黑色长裤和黑色内裤,向厕盆一坐…我耳中立向起放尿声,心下明白,她已遭流晶毒手。

  当我见到慧仪下身呈三角形的阴毛时,下身的棍立时突起成四十五度,心内色心大作:慧仪?她的身材真~正……若果可以…可以X她……?…X她?但?

  我走出洗手间问鑫:「流晶哥走了吗?」

  鑫手持两包纸包咖啡:「导演!晶哥放下这两包咖啡就走了!他说你知怎做的!」我见他手上其中一包咖啡已被饮用过。

  我:「知道了!」下身老二的坚硬感令我心慌意乱:不吃白不吃!~上吧!还怕甚幺?

  被淫念战胜的我:「…慧仪……她身体不适~~你就休息一会吧!…待…她好转之后才继续拍吧!」

  一脸天真的鑫:「知道!」

  我急急推门走入洗手间…我的棍与心也因眼前景像而大大地跳了一下:哇!??慧仪的身材实在太好了…慧仪!您的乳晕很大呀…还…还想甚幺?插!插…

  洗手间内的慧仪已脱下全身衣服,站在浴盆上用射水器洗身,满脸红云的她一见我即笑说:「亲爱的!!」她走过来抱着我。

  立即一身是水的我,心中明白,慧仪因药物所迷,将我错认为爱人…她的一对坚挺大豪乳打断我的思路。

  正用豪乳一上一下磨擦着我的胸口的慧仪,娇羞满脸地娇嗔:「我要啊!」

  我心口被两团湿湿的大奶肉压磨扁弄,我的理智立即也一同被压扁消失,我一对手恣意地狠搾狠搓慧仪坚挺而巨大的乳房。

  慧仪也伸手到我的长裤外阴茎位置上,用力地上上下下地套弄着,她以淫浪声调撒娇:「~啊啊!我要~~我要爽啊!」

  我一边大力狂搾慧仪的坚挺弹手巨乳,一边低头吸允着豪乳上的大乳晕,狠狠地咬着大乳晕上的乳头…慧仪销魂轻呼:「呀啊!吸啊~喔~咬呀!太爽了喔!」她也手下不停,拉开我的裤链,轻轻的将全硬阴茎拿在手中,上下地套弄棍身。

  我因棍身之快感吟呻:「呀~慧仪!~喔~太爽…呀?」原来慧仪用手指轻挑龟头上的吊带。

  我随即反攻,一面用双手力搓着豪乳一面低下头吸允慧仪的阴唇…被我舔吸至脸露快感的慧仪:「啊呀~呀!…喔?」

  我趁慧仪吟呻时即用嘴大力的咬着阴核,吸允至「啾!啾~!」连声。

  慧仪随即全身激震:「哇~~哇!」我嘴中忽然被注满液体,原来她的阴穴内正涌出大量淫液…我见她已蜜汁充足,立刻用手指一左一右分开两片湿答答的阴唇,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放在阴道口,然后快速地撩拨、磨扫着。

  随即脸露享受之色的慧仪:「喔?啊…爽呀!好爽!」

  我在慧仪的阴道口撩拨了一阵后,用力将二根手指插进她阴道中…她全身一震:「啊!~呀~亲爱的!…用力~呀…啊…好~太好了…」

  我全力在阴道内把手指不停的挫弄,使慧仪的双脚开始放软…我见她全身放软,伸单手扶她的腰,用另一只手握住男棍,把棍扶正后放在阴道口,用腰力大大力地插进去。

  即时折眉脸露痛苦的慧仪吟呻:「很…噢!啊~喔!呀!亲爱的~太大…呀!」那料被我用力一插的她双脚一软,全身向满水的浴盆后倒落下去,令与她连身合体的我,也不受控制地全身连棍向前【插】进浴盆中。

  「哈!~亲爱的!…嘻!我们来~」满脸红云的慧仪伸头出水哈哈大叫:「我们来~戏水吧……噢?」

  我不理慧仪的大叫,即时在这双人用浴盆中展开快速的硬棍进攻,狠狠的在阴道里抽送着。

  「啊!呀波卜…滋啊!呀波…」水激蕩、阴茎抽送的声音与慧仪的呼爽声混杂其中,混满全房。

  慧仪双手一左一右地力搾我双肩,脸露快感地大呼:「噢!?~~噢!啊喔!…呀!」

  「慧仪呀!这样抽插…爽吗??」

  浴盆中的慧仪声音微乱:「爽!!……爽…爽呀!…」

  「喜欢我再大力一些吗??」

  迷乱心性,似醒非醒的慧仪:「喜…喜欢…丫??哇!」

  「慧仪…您哇甚幺??」

  巨大乳房中的奶头开始硬凸的慧仪轻咬嘴唇:「大龟头…大龟头在里面撑的…好爽呀!!」

  我:「大龟头在里面撑的好爽?」我抽出在阴道中的老二的长棍身,在水中用腰向前一摇,「啵!!!」的一大声…在水中的慧仪即时全身抛向上,一脸难以忍受:「咿!!」

  「在里面的大龟头掘的够不够深入?」

  刚刚【跌落】下来的慧仪紧皱眉头:「……」

  「大龟头掘的不够深入??」我大力「啵!!!」的一大声…即时全身抛向上的慧仪:「呀!」

  「怎幺了?慧仪…?」

  刚刚再【跌落】下来的慧仪喘气连连:「…这…这…」

  「啵!」的一大声…我再大力掘入:「…这甚幺??不喜欢这幺激烈吗?」

  「喜欢呀!…」混身微震的慧仪:「…只是…里面的大龟头…太过…太过深入了!!」

  「掘的【深入】不好吗?」

  慧仪:「…好!…哎?哎唉?」

  「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啵!…」的多声…我摇着屁股,使慧仪【抛上抛落】。

  上上落落的慧仪一脸不知道是痛苦或是享受的表情:「…呜呜呜呜!哎丫…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一脸水花,快感的我:「好…好甚幺啊??」

  被我一轮狠顶,顶至全身抛上抛落,也是一脸水花,全身抖颤激震的慧仪:「呜?噢!好好好~正啊~哎~~~顶的~很【深入】啊!!~~~丫?」

  我夹住慧仪蕩上蕩下的巨大乳房中的粉红色的大乳晕…慧仪:「呀…啊…搓搓搓呀!…搓的~真舒……啊~?」

  我将大乳晕夹着,急剧的搓上搓落,狠狠地弄扁搓圆,大力的将大乳晕向左右狂扭乱摇…慧仪紧闭双目,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呀?奶头……」

  「奶头…」我一边摇腰狠顶,一边将奶头狠狠的捏扁,我:「奶头怎幺了?…」

  紧闭眉头,咀唇狠狠地咬紧,左右狂乱摇头的慧仪:「~呀~丫!奶~头~好爽呀…乳晕~很痒呀!!~是这样了!磨的好呀!乳晕被你磨的…啊?…奶头好痕喔!!~~…对…对了!…扫大力一点!哇?…捏的好爽呀!!奶头好爽!!」

  「是奶头爽一些…」我停止了夹磨扫弄大乳晕,摇一次腰狠顶一次之后,再次停止了狠顶,大力地将巨乳又搾又捏,我:「还是里面爽一些?」

  涨红了脸的慧仪:「~爽呀…是奶头……呀?…是里面…呀?…奶头…里面…奶头…里面…」

  慧仪一说奶头,我随即狠顶一次,相反地慧仪一说里面,我随即狠搾一次,令到慧仪不停地喘气:「~亲…亲…亲爱的!~…奶头爽呀!~~…里面舒服死了!!」

  「~里面舒服死了?」我双手改为搾慧仪的腰,集中精神以腰力狠顶,我:「~像这样吗?」

  「…啊啊啊啊啊啊…天…天呀!热龟头烫的…令里面好爽呀!热啊!」慧仪脸容扭曲,加大声音:「啊!龟头!!…爽啊!…龟头尖钻的里面很舒服啊!!…快…快…一点…热龟头尖钻快一点啊!!!」

  我:「…再快一点?…」

  慧仪点头:「里面…里面还要…爽一点呀!…啊…快啊!」

  我立即大力摇着屁股,把棍狂塞进慧仪的阴道内,她的一双坚挺巨大豪乳因我的抽送而在水中前后的蕩上蕩下…不一会,龟头上的快感令我快忍不住了:「啊?呀~~呀!就…呀!射~!快~快要射了!!」

  闭目而一脸享受之色的慧仪:「亲爱的!~噢~再用力点啊!求求你再快一点…我~~喔?」【受令】的我即全力狠狠的抽送。但我抽送十多次后:「啊?慧仪呀~呀!不成…不~成~~了~!」

  高潮满身的我全身急震,把发射中的棍由阴道中抽出,向全身震动中的慧仪的头射出馀下的精液。被高潮沖击至咬牙切齿的我:「慧仪!好味吗??」

  一条条白色浓郁的精液满布慧仪的脸,脸上闪闪生光的她销魂地点头:「好味!!」伸出玉舌作出好食状!

  「哈!哈!哈!好味?」我把棍塞向她的口,笑问:「慧仪!还想要吗??要好味的精液吗?」

  慧仪点头:「要!~要喔!!」

  我正要把棍塞进慧仪的口中时…忽然鑫由门外伸头进来:「导演!我也要插慧仪的淫穴啊!…」

  我抬头见鑫手持一包已被饮用过的咖啡,鑫的脸红云一片眼光呆然,即心下明白,他也【已遭】流晶毒手。

  我随即大怒:「鑫!你这没用男!……呀??慧仪…」

  慧仪忽然伸头吻我的嘴,还把我连头带人抱进水中…门外的鑫竟飞身而入跳进浴盆中。

  两人的突发行为令我即变成水里三文治中间的火腿…我人在水里,心中急急大叫:救命!救命呀!我就快被~您俩人~玩死!~救~

  我双手向前用力一搾,慧仪双奶则即时变形,她呼痛:「啊!?~~」她随后放开抱着我头的双手…刚脱险伸头出水的我:「呼!呀鑫!你……呀??」我忽觉【股洞】一痛,随即心下一凉,混身遍寒,我:呀鑫!你…难度……我【股洞】的【贞操】…/(ToTii)/…已被你取去??

  我转头……我即安心地发现,鑫只在水中脱衣服,而股洞中手指是慧仪的。原来是慧仪对我的搾奶攻击,作出的还击。

  我细心看慧仪,一头长发全湿,漂亮迷人的脸蛋,加上媚惑人心的双眼,令我心中一醉,全软的老二立时成二十五度…双颊红如火加双眼淫意四流的慧仪:「亲爱的!我未够呀…我还要喔!!」

  鑫:「我~来~~了!」

  我闻言即全身一震,毛管全立,即使出家传绝技,不外传的秘功,立时水花大作,我双手往水一拍:「喝!…武富水云蹤!」我即全身而起。

  低头见鑫的巨大老二在水内扬来扬去,令我先前在水中的位置水花四溅,剑气四射…我即心中一寒:呼!好险!……呀?

  「啪!」的一大声,我:「啊?~!」上升中的我不知被甚幺物体拉着,连滚带僕地全身倒在浴盆旁!

  我转头细望…原来我忘了【股洞】中慧仪的手。

  我见鑫与慧仪已玩作一团,忽发奇想,即忍着痛全身而起,弄开摆脱慧仪的手,夺门而出。

  不一刻,我双手一持摄影机,一搾照明用灯光器,急急撞门而入。只见浴盆中的鑫已人在水中浮沈,慧仪就坐在鑫的对面。鑫在水中脱上衣,而慧仪在助他解开恤衫上的钮。

  我快快地弄好了灯光器的位置与电源,即手持摄影机向他们拍摄…忽闻「噗!」的一声,鑫随后满脸快感以日文:「呀!喔…太爽了?!」

  只见慧仪单手执住鑫那一管独立于水中的硬棍,慧仪低下头以小咀一含,慢慢含至棍身底,即紧合小嘴地快速向上抽出…「噗!」的一声,鑫又满脸快感以日文:「呀!…喔!太爽!」

  慧仪一抽出,随即向下由龟头含起…「噗!噗!噗!噗!噗!…」的多声,她连做多次吹含动作,令鑫双目紧闭全身轻震,她用手往鑫的阴囊袋子一拉,鑫即大呼:「…喔!?~~痛~~~!」

  慧仪淫笑:「痛?…这样呢?」她随即伸出舌头,往鑫的巨大龟头上打圈。

  鑫即脸色大变:「喔!?~~!?」

  慧仪舌头以龟头顶口为中心随龟头外围轻轻划了一圈,令鑫双脚肌肉拉紧,慢慢伸出水面…慧仪甜甜一笑:「亲爱的!…舒服吗!?」

  鑫双手用力搾紧浴盆边,以保持下身浮起,鑫:「啊!好舒服!…呀?」

  慧仪以舌尖顺着龟头顶口向外围划了一圈,又一圈,一圈,一圈的向下划下去…鑫全身打震,口中连连呼气:「…呼!!啊!…呼…呼!!」

  慧仪的舌头停在龟头下的吊带中,然后她的小舌尖高速地上下撩拨着…鑫即时脸露极度快感:「啊!~~好啊!…呀?」

  鑫的巨大龟头越来越红,越来越粗,在慧仪的手中微微轻抖,忽然在龟头顶口有白色液体流出,她一见即媚笑:「流多些!亲爱的!!…」她随后用力把阴茎套弄…鑫:「呀?呀?!…呀!!」

  慧仪用舌头在龟头顶口沾了一些:「啊?!好啊!…好味!」她即用口含着巨大龟头,狠狠的套弄。

  鑫大呼:「呀!!」他即用力推开慧仪,慧仪向后一撞,将浴盆的泠热水开关撞开…一时间,浴盆中水花大作,在浴盆上方的射水器不停向慧仪身上射水,鑫上前,粗暴地伸手去把慧仪的两腿分开。

  我即持摄影机走前,向慧仪的阴穴作大特写…对于鑫的反常行为,我心下明白,他是受药物所影晌。

  鑫用力把慧仪的两腿举高,「啵!」的一声,水花四溅,慧仪上身应声滑入水中…鑫把慧仪的两腿往双肩一放,粗暴地全身起立,把慧仪腿上头下地举高,鑫即低头张口欲含水蜜穴,但是,「啪!」的一声,鑫的头撞到射水器。

  我见状,即心中暗暗摇头:唉!…没用男呀!没用男…你次次也这样,快令我…见怪不怪……啊?你这算是干甚幺??

  只见腿上头下脸露极度快感的慧仪全身乱摇:「啊!好舒服!…快一点…好啊…呀?…舒服!」原来鑫将射水器全支塞入慧仪蜜穴中。

  鑫不绝地将射水器粗暴地抽出塞入,令慧仪蜜穴中射出大量水花,使之变成真真正正的流水蜜穴…鑫将射水器抽至蜜穴口,即水花四射,随后死命一塞,使慧仪全身激摇:「啊??!~~~!」蜜穴口露出半支射水器,水花也慢慢的涌出。

  鑫脸露淫笑:「如何??骚货!…这样够爽吗?」

  慧仪被塞至媚眼如丝:「好……噢?…太…呀!」头下腿上的她那双向下反的巨乳,也因她全身乱摇而大角度的摇蕩,偶而双乳互撞,立时啪啪有声。

  鑫伸脚将泠热水开关按至最大泠水,慧仪即时满脸涨红脸容狃曲:「啊~?!」只见蜜穴口急速涌出大量泠水…

  鑫竟脸带奸笑:「哈!~~!啊甚幺?」随后伸脚将泠热水开关按至最大热水,慧仪随即全身狂狃乱摇,脸露极度痛楚:「哇??!热!!…痛!!~~~啊?」

  鑫趁着慧仪大声呼叫之时,即按至最大泠水,不一会,又按回最大热水,慧仪连连呼叫:「哇?~~热!~~啊?好!~~~痛?…好爽!~~呀?」

  鑫来回泠热泠热泠热泠热泠热泠热的不停转按…慧仪被整得满脸泪痕声音渐无:「~~~~~」

  鑫见慧仪的蜜穴口已被热水弄至近紫红色,即时按至最大泠水…鑫随后伸脚力推慧仪向下反的巨乳,慧仪早己在多次高潮下而呈半昏迷状态,鑫脸带满足,将射水器全支抽出,伸鼻一闻,鑫随即满脸涨红,随后伸出舌头,往全支射水器上,来回舔弄,将射水器上的不知是水还是淫汁的液体【食】净。

  鑫奸笑:「淫娃!给我出水!」鑫将射水器喷嘴(喷射口)按至【激射】,射水器头中即急激□出一条水柱,水柱「啪!!」一声,打在半昏的慧仪脸上,随后水花即向四周激射…慧仪:「啊?亲爱的!………哇~~??~」

  鑫将射水器向蜜穴一塞,「噗吱!!!」一大声,蜜穴中□出一条水柱,水柱直射上洗手间顶,即时水花如雨下…刚醒的慧仪立双目一反,全身死命激震,令蜜穴中的水柱,左射右射。

  鑫竟伸口向水柱,大口大口的喝:「哈~~~!~!太好味了…淫种!给我射多……呀?」「啪!!」的一大声,因慧仪全身激摇下,令鑫脚下一滑…俩人即成深水炸药,全盆水向上四飞,令我双脚也溅满水。

  忽然门外有开门声,我急急推门走出洗手间…我的棍与心大大地跳了一下,因我在洗手间门外,酒店房门前听到,酒店房门外有人大力拍门。

  「开门!警察!!开门!!!~~~警~察!」

  我脑中即现出画面与向起警号声…明天的【一周看】与【西周看】的头条一定是==》【女星慧仪,酒店夜拍X级片!某三流导演与一□男被捕!】

  我:天呀!…/(ToT’&qu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