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暴女房客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夜路走多了总会踫到鬼,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是入秋的某个星期一,我在
早上的业务会议上被老总噱了一顿,问我最近是不是纵欲过度,老是两眼发黑、
精神萎靡,操她妈的老总,谁不知他是因为最近两家客户相继倒闭,好大一笔呆
帐收不回来才会如此大发雷霆,可那也不是我放出去的款呀!

我满腹牢骚,捱了一个上午,好不容易下午趁公出空档又溜回我的小窝。

当我吹着口哨在浴室淋浴的时候,居然听见房间门被打开来的声音,我急急
噤声,把水龙头用力旋紧,侧耳聆听房间内的动静。隔着门扉我听见高跟鞋的足
音停在门边,应该是林明莉回来了,她在门口脱完鞋子,走向书桌,然后咿啊一
声,她坐在书桌前拉开抽屉,不知焦急的找寻什么东西?

我摒气凝神的站在浴室,渐渐脑中居然浮起强奸她的歹毒念头,有一对撒旦
与天使在心中不断交战搏斗,最后撒旦一剑刺入天使心窝,血液开始往我脑门上
涌。

其实这也难怪,对着相片意淫如此之久,如今活生生的人就在眼前,我怎按
捺得住心中翻腾的色欲。

我首先擦干身子,用纯棉背心牢牢蒙住脸,其它部位就让它保持光不溜丢,
免得待会穿穿脱脱自讨苦吃。至于工具,我拿了几条毛巾、发束,还有一把马桶
刷以备不时之需。

听见门后林明莉的声音,我轻轻推开门,瞥见一个娇俏背影侧坐在书桌
前,美丽的右脸微微向着我,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身扑了过去。

「哇!你是……」

她面色倏地转白,惊惶的娇呼失声,我没让她来得及喊叫出来,一把环握她
的上身,另一手没命的住她的小嘴。

「嘿嘿……安静!你吵着别人,我就不让你好过。」她在我怀中剧烈挣扎,
一双粉腿试图往后踢我要害。

我双腿夹住她的粉腿用力蹬上了床铺,然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她嘴巴堵上
毛巾,双手绑在两侧床柱,而双脚就用被单牢牢捆在一块。

等到大致搞定后,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生平第一次干这种勾当,我有点胆
怯,可是事情既已经开了头,就不可能会有中止的打算。

她一如耶稣被钉上十字架般,整个人张成了十字型,可是耶稣受死是从容以
对,她却目含泪光,娇躯活像虾米一般乱弹乱跳。

我低头仔细去瞧我的猎物,她穿着一套合身的灰色套装,小背心、衬衫、窄
裙,伏贴的裹住曼妙的胴体。巴掌大的脸庞明眸皓齿,五官深邃,比照片上更显
明艳动人,随着身躯不断挣动,窄裙上缩到大腿根部,露出浅灰色丝袜里窄小的
银色内裤,正是我第一次闯入用来自渎的那件。

看到她充满弹性的大腿,鼻子闻到她身上飘来的兰麝香味,我的老二马上硬
得立了起来。这时她知道降临到身上的将会是什么,停下了挣扎,满含企求的望
着我。
我看得几乎怔了,妈的!怎么会有这么动人的女人,笑也漂亮,哭也漂亮,
越是哀惋无助,越发撩动我心中炽热的欲火,我傻傻望着她半晌,然后我计上心
头,对她说︰「你该知道我要对你做什么吧!不过只要你不吵不闹,乖乖听话,
也许我还没插到你的小穴穴里就射了出来,那样你就逃过一劫了!」

「唔……嗯……」她委屈的频频点头,鼻子发出模糊的鼻音。

「现在我拿出你嘴里的东西,只要你一叫,我就塞回去,还马上强奸你的骚
,不管你有几个洞,我都会狠狠的��它。」我斩钉截铁的说。

拉开嘴里的毛巾团,果然她没有大声嚷嚷,只嘴里低声的说︰「我不叫,只
要你不强奸我,我一定会听你话的。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求求你让我把第一次
留给老公,好吗?」她恳切的望着我。

「呸!我就不相信你还是处女,先前我已经把你的东西翻过一遍,你的内衣
裤全是骚包火辣的式样,穿这样的衣服怎么可能没给男人插过?」我难以置信的
回她。

听到「给男人插」四个字,她脸上不禁升起红霞,小嘴嗫嚅的说︰「是……
是真的嘛!」

「那你总该看过男人的吗?」我将老二提在她的眼前问她。

她目光躲避着眼前的庞然大物,羞赧的点点头。

「没听到耶!到底看过没?」我佯装不懂的追问。

「看……看过!」她的声音低若蚊蚋。

我很满意她的答案,起码她没扯谎说未曾看过,一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女子连
男人的性器官都没看过,打死我也不信。

我松开她脚上的束绑,卸下她的丝袜、窄裙,并且由胸前解开背心、衬衫以
及胸罩,她只本能的闪躲几下,大约知道在劫难逃,最终柔顺的任我除卸衣衫。

「你说过的,只要我乖乖听话,让你射……射精,你就不插……进来的。」
她夹紧双腿,疑惧的提醒我。

「呵!你还真有把握,知道我会提早射出来,莫非你都这样帮男朋友解决掉
的,嘿嘿……难怪可以保住处女之身。」眼前的她已经接近全裸状态,两颗莹白
的乳球从对开的衣襟跳脱出来,悠悠颤颤、玉白无暇。

我搓了几下丰盈的乳房,她眼光无助的望向一边,眼角滑下泪珠,贝齿紧咬
樱唇,娇躯簌簌的直发抖。

我心中有气,冷哼一声︰「干嘛!给我摸一下会要你命呀?装一副什么处女
样!」手掌更是用力揉弄那对热呼呼的乳房。

她干脆闭上了双眼,双腿紧紧阖起。

「哼!」我一伸手用力将内裤往上提,银色小内裤陷入小阴唇中,两片肥厚
的外阴唇翻将出来,紧紧嵌住狭长的布条,在暗沈的唇瓣上阴毛修剪整齐,只剩
短短的毛根。

「啊……痛!」她低嚎一声,粉腿往一旁闪躲。

我没让她躲开,压住双腿,我把头凑近她的阴户,用舌尖拨开深陷中间的布
条,一个肥美鲜嫩的小穴就此坦露在我的面前。而当舌头划过阴唇的那一瞬间,
她全身一震,双腿在我手中一阵大力,没能挣脱开来,径自呜呜咽咽饮泣起来。

乍闻酸涩的女穴气味,我的气血几乎全涌向胯下,脑袋昏沈沈的,只想恣意
狎玩。

眼前的小穴是年轻的、曼妙的,色泽稍沈却不晦暗,肌理紧实而不下弛,丰
盈的恰到好处,芬芳的赛过珍飧,两道伏贴的春瓣密密的遮蔽花径,只在我舌尖
踩探之下,才显露其中的别有洞天。

我疯了似的品尝她的下体,没错过任何一寸肌肤,没放过任何一处沟壑,而
她的悲泣也未曾停过,直到我的舌根酸了、老二麻了,我才停下动作,跨到她的
胸前。

「来!小美人把嘴巴张开来,你不把我吹出来,我可是想干你了!」我吩咐
道,手握着老二跪在她粉颈两旁。

她面色惨白,张开盈盈泪眼,眼底有无尽的嫌恶。

「怎样?还考虑呀!我的可是等不及了!你再不张开嘴巴,我可是要插
底下的洞!」我淫笑着。

粉脸掠过一阵红晕,她艰难的张开樱唇,泪水更是泉涌。我的老二没作任何
迟疑,瞬间插入她的小嘴,龟头触及温热的舌头,浸润在潮湿而黏腻的律液中,
浑身舒泰的不可开交。

「嘿嘿嘿!你不卖力点把我弄出来,难道想把处女的第一次送给我吗?」我
阴恻恻一笑,提醒她加把劲为我服务。

想起方��我说过的话,她猛然一惊,原本死张的小嘴开始动作起来,含着阴
睫不断吸吮套弄,间而拿舌尖拨弄马眼,或含住龟头剧烈滑动。

「唔……喔……好棒……没想到你这么会吹,有这种绝技没去当妓女真是可
惜!」感觉温热的舌尖划过每一处敏感的地方,带来亢奋无比的快意,我失声赞
道。

她泪眼婆娑,双颊却因羞耻而微微泛红,大约感觉到嘴里的阴睫已经硬到骨
里,开始勃勃跳动起来,她张大嘴巴更是狂吞猛吸,每一下几乎直入咽喉,然后
含紧玉睫往外拉拔。

不到三分钟,我的阳精就险些让她吸了出来,在一次爆发边缘,我及时抽出
老二,深呼吸几口,压抑住前涌的怒潮,我不打算放过她,我还想更进一步的占
有她。

「唔……你怎么可以这样……明明说好了射出来就饶过我,怎么可以临时打
住……」她心有未甘的埋怨道。

「呵!你还想吃我的呀?」我不怀好意的问她。

她满脸通红的想了一下,一咬牙,点点头说︰「嗯!人家还想吃你的……吃
你的……」至于吃什么东西她就接不下去。

纵使知道她是逼不得已,满心只是想让我提早缴械,我还是不争气的心中一
荡,喘着气说道︰「嘿嘿!现在我不要你吃我的了,我要你舔我的屁眼……
哈!美女舔屁眼的感觉一定很棒,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脸色再度翻白,几乎叫了出来,她发抖着说︰「啊!不……不,我不敢,
那……那……那里脏死了……我看我还是帮你口交好了……我喜欢……喜欢你的
……你的。」说到「脏」字她特意放轻语调,似乎怕触怒我。

「这也由不得你,还好我刚洗过澡,屁眼也不算太臭,要是你不敢舔,我看
我干脆就强奸你算了!」转过身,我仍然紧压她的双腿,屁股就擡在她的粉脸之
前。

好半晌没有动静,我等得不耐烦,于是威胁说︰「我数到三,如果屁眼还是
没有感觉,那我就知道你喜欢被强奸了。」

「一!」我数出第一声,她开始啜泣起来。

「二!」还是没有动静。

「三!」声音才落下去,一股温热湿滑的感觉由屁眼传来,如同无上纶旨送
达各个细胞,打通体内奇经八脉,精关开敞,春潮泉涌,一想到这么个漂亮女孩
催吐丁香舔舐自己的屁眼,我扼抑不住,水箭一般的阳精霎时喷向身前的美乳。

舌头才翻过两番,她发觉我在频频打颤,知道我已经埋单了帐,于是收回丁
香,小声的问︰「唔!这样可以吧?你放过我,我绝对不会报警的。」

我瘫在双乳之间,足足在高峰停留许久才回过气来。鼻子嗅几口她肌肤上的
处子幽香,我不言不语的坐起身,取过毛巾,用蛮力将她的左脚绑在左前边床柱
上,右脚绑在右前边床柱上,一副修长丰腴的胴体开敞成8字形,阴户同菊穴一
齐大剌剌地向着天花板。

即使是处女紧闭的阴户,在这样的畸型捆绑下也不得不张开了唇瓣。

「啊!你干什么……你不守信用……你……你一定会后悔的……救命啊!」
整个过程她都歇斯底里的挣扎着,我来不及堵上她的嘴巴,凄厉的娇啼在山中传
了开来。

「嘿!后悔?没好好��你这骚我才会后悔哩!就你那么笨,跟坏人谈信用
还不是与虎谋皮,你竟然当真!」我及时堵上她的嘴巴,隔着尺许,我阴阴的冷
笑,看着膣腔里外露的艳红息肉以及一胀一缩的轮状菊肛,我慢慢的又把老二搓
得发硬起来。

「唔……唔……嗯……」她不死心的拚命晃动,鼻端发出沈闷的悲鸣。

我再度亲吻她的娇躯,沿着小腿,舔大腿内侧、舔发颤的阴唇、舔紧缩的菊
肛。虽然沾有我的精液,我也没放过那挺翘的乳房以及艳红的奶头。甚至我还捧
起她惨白的巧脸亲她的眼窝、鼻梁、芳颊以及晶莹的泪珠。

在我的狼吻之下,她脸上的惊惶失措竟然消失不见,继之而起的是充满怨恨
与恶毒的目光,像一把利刃,射在我出露的半张脸上。

「怎么?恨我吗?想杀了我吗?嘿嘿……只不过你没这个机会,现在你能做
的只是好好享受第一次破瓜的滋味,好好体会!人生可就只此一次。」我揉了揉
沾满唾液的阴唇,老二早已蓄势待发。

处女的初次果然无比紧涩,我在她的沈默抗议下验证了她的贞洁,带出了片
片落红。血液夹着体液让性器官的交合充满黏滞与不顺,虽然心神亢奋无比,但
个中滋味着实算不上有多棒。

在充满恨意的目光下我再度泄身一次,稀薄的精液全灌入她朝天壶般的子宫
里。

强奸过明莉之后,我与小窝的亲蜜关系至此划上休止符,虽然那短暂交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