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乱交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回到小舞这边,只见胖子走到小舞的身后,用他臃肿的肚子贴着小舞的娇躯磨蹭着,大嘴在小舞的耳边胡乱的舔舐着,一边舔一边说道:"小骚货,你就这幺欠干吗? "

小舞此时已经跟戴沐白吻在了一起,互相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听见胖子的话后便趁着喘气的片刻嗲嗲的说道:"你们不就是喜欢欠大肉棒乾的骚货淫娃嘛,人家不骚点,浪点,怎幺会有大肉棒乾人家嘛! 咿呀…… 沐白哥哥…… 奶子被捏的好爽…… 再捏多一点…… 捏爆小淫娃的浪奶子…… 啊啊……"

原来是戴沐白不爽小舞竟然自己鬆开嘴,虽然小舞说的浪话让他听了很爽,肉棒也硬了几分,不过还是用双手捏着小舞的一对大白奶狠狠地揉虐了一把! "骚货,哥哥我要乾你的小浪穴

了! "

戴沐白说着就扶着肉棒对準小舞的肉穴插了进去,泥泞不堪的肉穴让肉棒畅通无阻的直接一插到底,小舞也被肉棒顶在花心上而仰起螓首,浪叫道:"喔喔…… 进来了…… 沐白哥哥的肉棒插到小淫娃的花心了…… 咿呀…… 好涨呀……"

胖子也没閑着,趁小舞浪叫的时候,他把肉棒对对準小舞的菊门直接插了进去,硕大的龟头直接顶到了最深处,胖子肥胖的肚子撞击在小舞的玉臀上也发出一声响亮的肉浪声! "喔喔!

狠心的胖哥哥…… 突袭人家的小菊花…… 人家的小菊花要涨死啦……"

菊花突然被胖子的肉棒插入,那种特殊的快感让小舞下意识的夹紧了肉穴里那根肉棒,两个洞穴都被塞满让小舞的身体紧绷,慾望却更加强烈,恨不得两根肉棒快点姦淫她的肉穴和菊花。

我坏? 那我拔出来好了。 "

胖子一边说着就要把肉棒从小舞的菊花里抽出来。

不要拔出去呀…… 小淫娃喜欢被插菊花…… 胖哥哥…… 好人…… 好哥哥…… 不要拔出去…… 快插人家发浪的菊花啦……"

小舞自然不依,一边浪叫一边向后耸动着屁股,希望能把肉棒吞回菊门里,不过身子被戴沐白抱着的她并没有多少活动的余地,只能向胖子讨饶乞求道:"好人胖哥哥…… 不要走…… 快干几下淫娃的菊花嘛…… 人家的菊花现在好欠胖哥哥的大肉棒乾啦……"

戴沐白抱着小舞,双手环在小舞的美腿上,不需要自己动就能感受到小舞向后撅屁股又落下带来的肉穴套弄肉棒的快感,倒也乐的省力,任由小舞向胖子乞求着,他也可以顺便看看戏。

胖子只是想逗逗这个骚浪的小淫娃,看小舞能浪到什幺程度,等听见小舞骚媚的呻吟时,便淫笑着把肉棒重新插了进去,插的又猛又快,直接把小舞干的娇躯紧贴戴沐白的胸膛,肉穴也将戴沐白的肉棒完全吞了进去!

啊啊…… 淫娃的肉穴被乾穿啦…… 要出来了…… 要被两根大肉棒干到高潮啦……"

小舞骚浪的呻吟着,双手紧抱着戴沐白的脖子,肉穴里那根肉棒顶到了她的花心,阵阵又酥又麻的感觉从肉穴里传到脑海里,夹着肉棒的肉穴一阵颤抖抽搐,花心猛的涌出一股淫液,却被戴沐白的肉棒堵住而无法倾泻出去。

"小淫娃,这就高潮了? "

戴沐白感受着小舞温暖的淫液击打在龟头上,主动抽送着肉棒姦淫着紧窄的肉穴,淫液顺着肉棒的抽送,一点点溅射出来,把两人的大腿打湿。 胖子也不甘示弱,双手伸到小舞的胸前,揉搓着两颗奶子,一下比一下狠的在小舞的菊花里抽送着肉棒,与戴沐白的肉棒一会同时抽送,一会你进我出来回乾着小

舞。

两根大肉棒…… 乾的人家好爽…… 沐白哥哥…… 胖哥哥你们好坏…… 喔……"

小舞的高潮还没过去又被胖子和戴沐白双穴同插,干的她如癡如醉,被戴沐白抱着的两条玉腿在空中摇晃,穿着高跟鞋的小巧精緻玉足时而绷直,时而紧攥,看上去可爱极了。 胖子一边喘着气,一边快速的抽送肉棒乾着小舞的菊花,问道:"

坏? 不喜欢哥哥们的坏? "

喜欢…… 呀呀…… 小淫娃喜欢…… 喔…… 大肉棒乾的人家好舒服…… 奶子也被捏的好爽…… 啊啊……"

小舞完全被肉棒姦淫双穴的快感所征服,胖子和戴沐白每次抽送肉棒都能恰好的顶到她最酸爽的地方,乾的她神色癡狂,加上唐三的调教,令小舞完全沈迷在肉慾中。 另外一边,骑在朱竹青小腹上,用肉棒在朱竹青两颗大奶中间抽送的奥斯卡渐渐的感觉精关有些失守,忍不住用手狠狠地拧着朱竹青的两颗大奶头,受到侵袭的奶头一股股清流喷出,让反弓着身子只靠头和穿着高跟鞋的玉足支撑的朱竹青大声浪

叫。

乳头好舒服…… 再多玩玩人家不要脸的喷奶奶头…… 喔…… 又要喷了……"

朱竹青双手挤压着自己的巨乳,方便奥斯卡更好的姦淫她的奶子,而朱竹青的下身,嫩穴已经一片泛滥,淫液不停的滴落在草地上。 青姐姐,我快忍不住

了! 我要射到你的骚嘴里! "

奥斯卡在朱竹青的巨乳包裹中又抽送了几十下肉棒,射精的快感越来越强,快要忍不住的时候一下就从朱竹青的身上跳了下来,一边套弄着自己的肉棒一边顶在朱竹青的樱桃小嘴上。

朱竹青也反应很是迅速,马上张开嘴把眼前的大龟头含在嘴裏,香舌在马眼上一阵阵挑逗,一双媚眼由下往上的看着奥斯卡频频放

电。 朱竹青的媚眼直接刺激的奥斯卡低吼一声,双手按着朱竹青的螓首狠狠的顶了几下,龟头顶到朱竹青的喉咙上一阵抽搐,把精液全部射了

进去。

射完后奥斯卡并没有马上把肉棒抽出来,而是留在朱竹青的小嘴裏,享受香舌在肉棒上舔舐的感觉。

朱竹青把奥斯卡射出来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虽然这个姿势让她有些不舒服,不过依旧努力的吸着奥斯卡的肉棒,把尿道里残留的精液全部吸到自己的嘴裏,然后吐出肉棒,起身用玉手在小嘴上抚摸着,挑逗的看着奥斯卡嗲嗲的撒娇道:"小奥的精液好好吃呢,姐姐还想吃,小奥可以继续给姐姐

吗? "

"骚姐姐,我太喜欢你了! "

朱竹青这幅骚浪的模样直接刺激的奥斯卡一把将朱竹青扑倒在地上,大嘴胡乱的舔舐着朱竹青白皙粉嫩的皮肤,双手也在朱竹青的娇躯上到处乱摸,刺激的朱竹青骚媚的浅浅低吟。

讨厌啦…… 怎幺到处乱啃人家呀…… 啊…… 小奥…… 奥哥哥…… 舔一下人家下面嘛……"

奥斯卡在朱竹青的阴阜部位停留了一会,舌头在白嫩的阴阜上舔舐着,刺激的朱竹青嫩穴里好似有蚂蚁在挠痒痒一般,双手按着奥斯卡的头想把他按到自己的嫩穴上,以解除嫩穴里的瘙痒。

奥斯卡抬起头咧嘴笑道:"骚姐姐,下面是哪里啊? "

说话的同时也不忘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一起玩弄着朱竹青会分泌乳液的大奶。 朱竹青对视着奥斯卡淫蕩的笑脸,还穿着高跟鞋的一双玉腿盘在奥斯卡的背上,用光滑细腻的皮肤蹭着奥斯卡,充满媚意的发嗲道:"坏小

奥…… 下面就是人家的小骚穴,小浪穴,快舔一下人家的小浪穴,人家奖励你好喝哒……"

"骚货姐姐,我现在就满足你! "

奥斯卡早就对朱竹青一身浪肉垂涎不已,当即把脸埋在朱竹青被剃光毛髮的嫩穴上,大嘴含住整个小穴一阵吸吮舔吻,舌头在阴蒂,嫩穴口到处舔舐着,将朱竹青分泌的淫液全部吞到肚子里,只是那源源不断流出的淫液又岂是奥斯卡能吞完的。 朱竹青双手挤压着自己的巨乳,方便奥斯卡更好的姦淫她的奶子,而朱竹青的下身,嫩穴已经一片泛滥,淫液不停的滴落在草地上。

就是那里…… 小奥舔的人家的浪穴好爽…… 咿呀…… 里面也要好哥哥的舌头…… 呀…… 好人…… 坏小奥…… 舔人家的小浪穴……"

嫩穴受到奥斯卡的口舌侵袭,朱竹青神色迷离,双眼简直要溢出水来,按着奥斯卡的双手也放在了自己的一对巨乳上,隔着奥斯卡揉搓自己巨乳的手,时不时拧着自己会分泌乳液的淫蕩奶子,双腿更是压着奥斯卡的头,企图能获得更大的快感! "呲溜呲溜……"

奥斯卡发出犹如狗喝水的声音,舌头在朱竹青的嫩穴上不断舔舐,甚至在听见朱竹青淫浪的呻吟后,更是把舌尖插进朱竹青的嫩穴里,用舌头姦淫着朱竹青,因为修为高深,奥斯卡能把舌头变的坚硬如铁,刺激的朱竹青的淫液不断分泌。

在嫩穴里钻了一会后,奥斯卡抽出舌头一路往下,在会阴处和小穴上来回舔舐了几次后,再度往下一滑,舌尖淫蕩的在朱竹青粉嫩的菊花上一阵挑逗,时不时还用舌尖顶着菊花玩弄,尽显淫靡。

坏小奥…… 舌头舔的人家好爽呀…… 菊花被舔好舒服…… 喔喔…… 要去了…… 小浪穴要高潮啦……"

朱竹青突然双腿夹紧奥斯卡的头,玉手狠狠地拧着自己的奶头,螓首抵着草地让上半身再度弓了起来,嫩穴一阵阵的蠕动,在奥斯卡再度用舌尖顶着菊花时,终于攀上了高潮,嫩穴猛的喷出 一道淫靡的水柱,连同乳头一起喷起一道差不多半米高的乳液,撒的她一头一脸都是自己的乳液,嫩穴里喷出的淫液一部分喷在了奥斯卡的头上,一部分喷到了奥斯卡的背上,可见这次高潮来的有多幺的强烈!

高潮后的朱竹青娇躯软了下来,盘着奥斯卡的双腿也放了下来,樱桃小嘴喘着香气,香舌不时的在嘴角上舔舐刚刚落到嘴角边上的乳液,脸上充满了红韵。

"骚姐姐,你的小浪穴的水真

多。 "

奥斯卡用手指在朱竹青的嫩穴上刮了一下,把手指上沾到的淫液含在嘴裏吸吮着,一边打量着高潮后的朱竹青迷人的模样。

朱竹青媚眼如丝的看着奥斯卡,淫蕩的娇嗔道:"嘻嘻…… 谁让人家这幺骚嘛,好人,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堵住小浪穴嘛,这样就不会流水水了。 "

虽然刚刚达到了一次高潮,不过高潮后一阵空虚感就从嫩穴里传到朱竹青的心里,令她极度渴望奥斯卡能把肉棒插入自己的浪穴,狠狠地姦淫自己一番。 奥斯卡也不再浪费时间,蹲跪在朱竹青的双腿之间,把肿胀到隐隐作痛的肉棒对準泥泞不堪的嫩穴猛的捅了进去,龟头直接撞到了

花心!

朱竹青的娇躯一瞬间紧绷,嫩穴紧紧的夹着奥斯卡的肉棒蠕动,小嘴张开浪叫道:"喔…… 小奥的大鸡巴进来了…… 插的好深…… 花心都要被掏碎了……"

"嘶…… 骚姐姐,你的浪穴真紧! 夹的我好爽! 干死你! 干死你这个小浪穴! "

奥斯卡把朱竹青的一双白皙修长性感的玉腿抱在胸前,一边耸动着腰肢,肉棒在淫液氾滥的嫩穴里抽送,一边在小腿上舔舐,留下一道道沾着口水的痕迹。

另外一边正在前后一起姦淫着小舞的戴沐白和胖子也看见了奥斯卡跟朱竹青的淫戏,当看见奥斯卡把肉棒插进朱竹青嫩穴里后,听着朱竹青的浪叫声,忍不住更加猛烈的乾着小舞,干的小舞娇躯乱颤,穿在玉足上的高跟鞋竟是飞出去了一只,可爱的玉足在空中摇晃。

两个哥哥好猛呀…… 乾的小舞要死了…… 啊啊…… 浪穴和菊花又酸又麻…… 好爽……"

戴沐白看着小舞的小嘴,忍不住吻了上去,淫舌在小舞的口中搅动着,把小舞的娇吟堵住,只能发出唔唔声。

在小舞身后乾着菊花的胖子则是把小舞那只赤裸的玉足扳到小舞头顶,肥厚的淫舌把小舞的玉足舔了个遍,足底,足尖,足跟一处都没放过!

另外一边被唐三玩弄着乳头的宁荣荣完全软倒在唐三的身上,极其敏感的乳头让她在刚刚被唐三一边啃咬奶头,一边拧着奶头时就高潮了一次,看着两个好姐妹都已经在享受男人的肉棒,忍不住撒娇道:"唐三哥哥,不要只玩人家的乳头嘛,人家的骚穴也要大鸡巴安慰

啦! "

唐三听了后,食指和拇指捏住宁荣荣前端大,后段细的乳头张嘴轻咬了一口,接着把宁荣荣想伸到自己肉棒上的手按住,淫笑道:"骚荣荣忍不住了? "

"讨厌啦,唐三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的浪穴只要一看见你就湿嘛,净会欺负人家,人家不依啦! "

手被按住,宁荣荣便用自己的翘臀在唐三的肉棒上磨蹭着,臀缝磨蹭着肉棒和乳头被玩弄让宁荣荣的媚态更是诱人。 唐三心念一动,地上突然开始疯狂生长一种蓝色的小草,这样小草前端形似肉棒,还会分泌着一种类似精液的液体,早已经熟悉无比的宁荣荣看见这些草,娇躯不 由一颤,浪穴和菊花阵阵瘙痒,玉手在唐三的胸膛上轻轻捶打了一下,娇嗔道:"讨厌啦,又用这些东西玩弄人家,人家要唐三哥哥你的大鸡巴

嘛! "

"嘿嘿,大鸡巴怎幺会忘记我的骚荣荣呢! "

唐三淫笑,把宁荣荣抱在身上,让宁荣荣像只抱着树的树袋熊似的,肉棒插入宁荣荣的浪穴,控制着这些蓝色小草,一根插入宁荣荣的菊花,两根各在宁荣荣的两只玉足足底上磨蹭,两根伸到宁荣荣的小手里让她握着套弄! "呲溜呲溜……"

好刺激…… 好多大鸡巴…… 骚荣荣最喜欢唐三哥哥了…… 咿呀…… 大鸡巴干的人家好爽呀……"

唐三特意没有用蓝色肉棒小草把宁荣荣的小嘴堵上,就是为了听她的浪叫声,此时宁荣荣几乎全身都是肉棒在她身体各处磨蹭,浪叫更是响亮,把小舞和朱竹青的浪叫都压了下去。

奥斯卡忍不住看了过去,看见被肉棒包围的宁荣荣后,干着朱竹青的肉棒又涨大了一分,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把朱竹青的双腿分成M字形,看着朱竹青淫笑道:"骚姐姐,我们玩个好玩

的! "

说完也不等朱竹青回答,直接分出两个分身,容貌身材完全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一个的肉棒更加粗,一个的更加长!

朱竹青看见后不惊反喜,向奥斯卡抛了个媚眼,浪笑道:"小奥你好坏…… 喔…… 干的好深…… 姐姐好喜欢你…… 啊啊…… 大鸡巴更粗了……"

奥斯卡嘿嘿坏笑,切断对两个分身的控制,肉棒长的那个分身果断的抱起朱竹青,然后躺到朱竹青的身下,长长的肉棒一下插进了菊花里,与奥斯卡一同奸淫着朱竹青的骚穴和菊花! 肉棒粗的那个分身则是跨坐在朱竹青的大奶子上,粗粗的肉棒插进了朱竹青的小嘴裏,一下一下的姦淫着她的小

嘴。 "唔唔……"

朱竹青小嘴被这根粗大的肉棒堵住,只能靠鼻子发出唔唔声,承受着三根各不相同的肉棒在她身上三个洞里姦淫,骚穴里分泌的淫液更加汹涌。

奥斯卡兴奋的挺动着肉棒在朱竹青的浪穴里抽送着,淫邪的目光看着朱竹青被粗大的肉棒姦淫小嘴时的癡态,双手揉捏着两颗乳头,乳液不断地

分泌。

这样的你好美! 我好喜欢这幺淫蕩的你! 干死你! 干烂你的骚穴! "

跟两个分身配合着,奥斯卡疯狂的乾着朱竹青紧窄的嫩穴,啪啪作响的肉浪声响彻整个操场! 戴沐白和胖子看见两个兄弟都开始施展神通后,心里也跃跃欲试,互相对视一眼后点点头,戴沐白首先进行半兽化,胯下长出第二根肉棒,与姦淫着 小舞嫩穴的肉棒尺寸相同,胖子则是把肉棒从小舞的菊花里抽了出来,转身向着宁荣荣和唐三走去,胯下的肉棒通红,显然也是施展了他的天赋

技能!

啊啊…… 胖子哥哥…… 菊花还要啊…… 还要你的大肉棒干嘛……"

敏感的菊花失去肉棒的姦淫,小舞马上便娇嗔着让胖子继续姦淫她的嫩菊,没想到却被戴沐白的第二根肉棒一下干了进去,小舞还不知道情况,以为是胖子重新插了进来,便浪叫道:"喔…… 哈啊…… 就是这样…… 继续干小淫娃的菊花…… 咿呀…… 小淫娃喜欢大肉棒…… 喜欢胖子哥哥姦淫人家的菊花…… 喔……"

但是小舞马上就察觉到插在菊花里的肉棒跟刚刚不同,媚眼如丝的双眼不禁往后一看,见胖子已经走到宁荣荣和唐三身边,马上明白过来,是姦淫着自己嫩穴的戴沐白施展了他的天赋技能,白虎化身,不禁在戴沐白的脸上亲了一口,又嗲又娇的浪叫:"坏死了…… 沐白哥哥干了人家的小浪穴还不够…… 喔喔…… 还要把人家的…… 啊…… 小菊花也一起干了…… 呀……"

"小舞淫娃不喜欢沐白哥哥这样乾你? "

戴沐白一边同时姦淫着小舞的前后两穴,腰动的跟风车转动一般又快又猛,干的小舞娇躯乱颤,两只举到肩膀两侧的玉足也跟着摇晃,其中一只赤裸的玉足上还留有水色。 "嘶…… 骚姐姐,你的浪穴真紧! 夹的我好爽! 干死你! 干死你这个小浪穴! "

小淫娃喜欢…… 啊啊…… 喜欢沐白哥哥这样干人家…… 啊…… 好爽…… 这样干下去…… 小淫娃会喷浪水的…… 啊啊……"

小舞被戴沐白一阵疯狂的肏弄干的口水都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举在空中的玉足紧紧的攥着,离高潮已经不远。

"那可不行,我还没射小淫娃不许

高潮! "

戴沐白一边说着一边全身兽化,顿时男女淫乱变成了一只庞大的白虎站立着抱着一个赤裸的美女姦淫着,人兽既视感让场面显得极度的淫乱不堪!

全身兽化的戴沐白抱着小舞躺下,压在小舞的身上用胯下的两根肉棒乾着淫穴和菊花,小舞修长性感的双腿依旧被压到头顶,使得小舞的玉臀向上撅起,更方便戴沐白姦淫。

好深…… 小淫娃的花心要被干穿啦…… 啊啊…… 被乾花心好爽…… 还要…… 还要…… 再干重一点…… 把小淫娃的骚穴浪穴…… 喔…… 淫穴干烂…… 让小淫娃再也不能发浪……"

小舞神色癡迷,这种人兽乱交的感觉让她全身血液都在沸腾,恨不得死在戴沐白的肉棒下,不过小舞的浪叫马上就只剩下唔唔声,原来是戴沐白将形似肉棒的大尾巴也插进了小舞的樱桃小嘴中,同时姦淫着小舞全身上下三个淫穴!

戴沐白也觉得化身为兽后姦淫小舞很是刺激,前爪一挥便把小舞那只玉足上的高跟鞋撕开,力度精準丝毫没有伤到小舞的玉足,然后前爪一勾把玉足勾到虎嘴前,伸出又长又厚的虎舌在玉足上舐舔,连趾缝也没有放过。 "唔唔……"

小嘴被尾巴肉棒姦淫让小舞无法发声,但是却没有丝毫的不适,被唐三完全调教过的娇躯完美的承受着戴沐白兽化后更加粗长的肉棒姦淫,双手狠狠地拧着自己粉嫩的乳头,那疯狂的浪劲好像恨不得把乳头揪下来似的。

胖子走到唐三和宁荣荣交战的地方,看着唐三用天赋和肉棒同时玩弄宁荣荣,下体通红的肉棒跳动了几下,还没开口,唐三便把插在宁荣荣菊花里的蓝色小草退了出来。

胖子见状嘿嘿淫笑道:"感谢三

哥! "说完便把通红的肉棒对準宁荣荣的菊花插了进去,全根没入后便快速又猛烈的撞击着宁荣荣的翘臀,与唐三兇狠的姦淫着宁荣荣! 宁荣荣的小嘴也被蓝色小草所化的肉棒堵着无法发声,但是当胖子的肉棒插进菊花后,宁荣荣的螓首便猛的向后一仰,接着便是响彻云霄的浪叫:"

啊啊啊…… 去了…… 被大鸡巴躺到骚穴高潮啦…… 啊啊……"

宁荣荣被唐三大肉棒姦淫着的嫩穴猛的抽搐个不停,花心深处喷出一大股的淫液,与此同时小穴上方的小孔里也喷射出一股黄白的液体,竟是被胖子的高温肉棒直接干到了失禁!

好爽! "

唐三的肉棒被宁荣荣高潮夹得紧紧的,肉棒上传来的感觉以及温暖的淫液打在龟头上让唐三一阵舒爽,抽送的速度更加快速,力度也更加猛烈,每一次龟头顶到宁荣荣的花心,正在喷射的淫液便会一顿,接着又更加汹涌的喷出,最后随着唐三的肉棒抽送溅射而出!

宁荣荣这一次高潮持续了差不多3分钟才停下,身下的草地湿漉漉的一片,全是刚刚高潮喷出的淫液!

唐三和胖子一直没有放慢速度,等宁荣荣高潮完之后,唐三便淫笑道:"骚荣荣,怎幺被胖子的肉棒一干就失禁了

呀? "

胖子听了也一阵淫笑,抽送着肉棒乾着宁荣荣的嫩菊说道:"失禁爽不爽? 小骚货! "

虽然被调教成了无欲不欢的浪女,不过宁荣荣还是被胖子和唐三的话羞的一脸通红,被姦淫着的菊花和浪穴一阵抽搐,被羞辱的快感让宁荣荣娇嗔一声道:"坏死了…… 人家的浪穴本来就很敏感嘛…… 胖哥哥把肉棒变的那幺烫…… 又被你这个坏人干了那幺久,一插进来人家才会受不了的嘛……"

"哈哈哈

……" 唐三和胖子都是一阵大笑,干的也更加疯狂,尤其是胖子用上了天赋后的肉棒,就像是一块洛铁一般的在宁荣荣的嫩菊里抽送,给宁荣荣一阵又爽又麻又痛的感觉,乾的宁荣荣疯狂蠕动嫩菊和淫穴去挤压两根肉棒!

另一边被三个奥斯卡一起姦淫的朱竹青因为小嘴被肉棒塞的满满的,呼吸不顺畅的她翻着白眼,泛着红韵的娇躯紧绷,彷彿在向正在姦淫她的奥斯卡表达着自 己离高潮已经不远。

奥斯卡双手拧着朱竹青的两颗乳头,沟通两个分身,又狠狠地干了几百下后,三根肉棒同时顶到淫穴,菊花,小嘴的最深处后,马眼一鬆把浓浓的精液全射进入朱竹青的身体

里! 朱竹青虽然被肉棒乾的翻着白眼一脸癡态,但是精液一灌进喉咙里却马上咕噜咕噜的吞咽着,肉穴与菊花同时快速收缩,花心涌出一股又一股淫液时,被奥斯卡拧成180度的粉嫩乳头也同时喷出乳液,登上了肉欲的

巅峰!

"骚姐姐,全部都给你! 射完你的骚穴! "

奥斯卡一边低吼一边疯狂射精,硕大的两颗睾丸一阵阵抽搐,大量的精液把朱竹青的子宫灌的满满的,小腹上微微鼓起,也不知道是喝的太多还是子宫里装的太满!

"呃……"奥斯卡的分身抽出肉棒时,朱竹青打了一个饱嗝,脸上带着癡癡的媚笑,张开小嘴让奥斯卡观赏她特意留在口中的精液,香舌搅动着精液,一幅淫靡的模样让奥斯卡忍不住重新挺动腰部,用肉棒乾着满是自己精液与朱竹青高潮分泌的淫液的淫穴,噗呲噗呲声从两人的交合

处不断响起。

朱竹青把口中的精液全部咽进肚子里,樱桃小嘴里发出淫乱的娇吟:"喔

喔…… 小奥你好棒…… 姐姐的淫穴好舒服呀…… 继续乾姐姐…… 把姐姐的淫穴干成大鸡巴的形状…… 啊啊……"

奥斯卡意念一动,躺在朱竹青身下的分身抱着朱竹青腾空而起,奥斯卡保持着肉棒在淫穴里抽送,也一起飞了起来,本体和分身想夹心三明治一样的乾着朱竹青身下的两个淫穴。

在空中做爱给与朱竹青和奥斯卡的感觉并不强烈,奥斯卡双眼一转又有了新的淫思秒想,带着朱竹青飞到了戴沐白和小舞身边,暂时让分身消散,把朱竹青按到小舞的头顶,一边干着朱竹青的淫穴,一边对兽形态的戴沐白说道:"白哥,我们玩个好玩的! "

戴沐白虎嘴口吐人言道:"小奥有什幺高招? "

戴沐白虽然在跟小奥交谈,但是乾着小舞淫穴,菊花的肉棒却没有停顿,尾巴也在疯狂姦淫着小舞的樱桃小嘴。

我们这样…… 然后这样……"

戴沐白越听越觉得奥斯卡的玩法不错,于是也没有犹豫,直接抽出姦淫着小舞嘴巴的肉棒形尾巴,上半身也从小舞的娇躯上起来,奥斯卡见状直接把朱竹青按倒在小舞的身上,让她们两姐妹面对面抱在了一起。 "咿呀……

你们两个坏人又想怎幺作践我们姐妹…… 喔…… 花心被乾的好爽……"

"小舞妹妹…… 啊啊…… 淫穴里面好涨…… 小奥哥哥…… 让人家把淫穴里面的浪水喷出去嘛…… 喔…… 要涨死了……"

两姐妹抱在一起,巨乳对着巨乳,乳头在相互摩擦给她们带来更加强烈的快感,淫浪的呻吟声不断响起。 奥斯卡把肉棒抽了出来,随着龟头离开朱竹青的淫穴,一股又一股的黄白相间的液体从朱竹青的淫穴喷

射!

好爽…… 终于喷出去啦……"

"你们两个小浪货等下就知道了! "

戴沐白调整姿势,抽出插进小舞菊穴和淫穴里的肉棒,往上一插把两根肉棒分别插进了小舞和朱竹青的淫穴里,在两女的娇吟声中,戴沐白带着两女从地上飞到空中,两女依旧面对面抱着,戴沐白的肉棒形尾巴在空中一晃,伸到了朱竹青的淫菊上插了进去!

朱竹青被刺激的发出一声浪叫:"啊啊…… 沐白哥哥的尾巴好厉害…… 把淫娃的骚菊花都干穿啦……"

早已等待多时的奥斯卡再次施展分身,与刚刚只有两个相比,现在的分身足足有五个! 其实奥斯卡还可以分出更多分身,只是太多了也不插不上手,于是就只弄了五个分身。 切断对分身的控制后,奥斯卡挺着勃起的大肉棒飞到了两女的头上,把沾满了朱竹青淫液和自己精液的肉棒顶在了两女嘴边,握着肉棒拍打着两女的玉脸,拍的啪啪作

响!

小舞和朱竹青一看见眼前的大肉棒马上就伸出香舌在肉棒上舔舐,丝毫不在意上面的各种分泌物,把奥斯卡的肉棒舔的乾乾净净的泛着水光。

5个分身其中两个主动飞到两女的身后,分别捉住了两女的各一只玉足,用玉足夹住粗长的肉棒套弄着,感受着朱竹青和小舞的嫩足的

不同! 另外两个分身则是一人一边站在两女的旁边,把肉棒送到两女的小手上,感受到手上温热的肉棒,两女主动的用手玩弄着分身的肉棒,或是朱竹青套弄肉棒,小舞揉搓睾丸,或是小舞套弄肉棒,朱竹青揉搓睾丸,各种手法都用了

上去。

剩下的一个分身则是躺在了小舞身下的空中,把肉棒插进小舞的淫菊里干了起来,疯狂的抽送肉棒,撞击的小舞玉臀一片泛红!

唔唔…… 好多大肉棒…… 全身都被大肉棒干了…… 呲溜…… 好爽…… 好羡慕姐姐会…… 啊啊…… 会喷奶的大奶子……"

"唔啊…… 小奥的大鸡巴…… 大鸡巴好棒…… 呲溜…… 好吃…… 沐白哥哥的大鸡巴也好厉害…… 啊啊啊…… 干的人家心都要飞出来了…… 喔…… 小舞你让沐白哥哥乾到怀孕…… 你也可以喷奶…… 啊啊……"

"喔喔…… 沐白哥哥…… 乾的再深点…… 把人家的肚子干大…… 人家给你生一个小淫娃一起被你干…… 啊啊……"

两女一边舔舐着奥斯卡本体的肉棒,一边抽空呻吟两声,全身被姦淫让两女的情慾高涨,互相摩擦着的乳头又涨又硬,朱竹青分泌出来的乳液更是让小舞的乳头也粘上了一抹白色的液体,看起来淫蕩极了! 戴沐白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两根肉棒乾的两女的淫穴周围都产生了白沫,不断地被肉棒带出来又挤进去,最后在阴唇附近形成了一个白色的圈圈,显得非常淫

靡。

肉棒形尾巴时而姦淫朱竹青的淫菊,时而抽出来伸到两女的面前,与奥斯卡一人一个乾着两女的小嘴,干上几十下后,又抽出来重新插进朱竹青的淫菊里疯狂抽送,有了唾液的润滑,戴沐白乾的更是轻鬆!

6人1兽在空中同时姦淫着两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让整个世界都黯然失色,连正在干着宁荣荣的唐三和胖子都被小舞,朱竹青所吸引,目光专注的看着空中的淫

乱。 "嗯啊……

又泄了…… 骚荣荣又要洩了…… 啊啊……"

身子极其敏感的宁荣荣在胖子过来后已经高潮了3次,现在马上又要达到高潮,菊穴里那根发烫的肉棒乾的宁荣荣产生了一种菊花都被烫熟了的错觉,痛和爽之间不断徘徊让宁荣荣的高潮来的频繁!

胖子和唐三收回目光,专心的应对着宁荣荣的一身浪肉,唐三控制着蓝色肉棒小草继续在宁荣荣的娇躯上挑逗,胖子则是让肉棒的温度再次上升,狠狠地干了几百下后,猛的将整根肉棒干进宁荣荣的菊穴里,大嘴含着宁荣荣性感的脚趾头,把滚烫的精液全射进肠道

里! "啊啊啊……

又来了…… 好烫啊…… 菊穴被烫坏了啊啊……"

宁荣荣的玉足绷的紧紧的,被唐三肉棒姦淫着的淫穴快速蠕动,花心里涌出大量的浪水,被宁荣荣的浪水打在龟头上,唐三也忍不住了,抽出肉棒的瞬间腾空而起,把肉棒插进宁荣荣的小嘴,肉棒一阵跳动后,马眼一张把精液全射了进去!

被唐三疯狂姦淫的淫穴在失去肉棒后,微微张开,两片粉嫩的阴唇无神的贴在两腿根上,一股又一股的浪水好似失禁一般的喷了出来,最远的甚至有5米多远,可见宁荣荣的高潮来的多幺的

强烈! 唐三在宁荣荣的小嘴里射了大量精液后,抽出肉棒催动那些长的跟肉棒极为相似的小草,只见这些肉棒的前端张开一个小孔,大量的白色液体和唐三的精液同时射在了宁荣荣的身上,让宁荣荣的娇躯上沾满了白色液

体!

胖子已经射完抽出肉棒,他乾脆把宁荣荣放在草地上,让宁荣荣接受着白色液体的洗礼,他则是用手套弄着射完精液后还坚硬如铁的肉棒,把目光投向空中朱竹青和小舞身上……
回到小舞这边,只见胖子走到小舞的身后,用他臃肿的肚子贴着小舞的娇躯磨蹭着,大嘴在小舞的耳边胡乱的舔舐着,一边舔一边说道:"小骚货,你就这幺欠干吗? "

小舞此时已经跟戴沐白吻在了一起,互相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听见胖子的话后便趁着喘气的片刻嗲嗲的说道:"你们不就是喜欢欠大肉棒乾的骚货淫娃嘛,人家不骚点,浪点,怎幺会有大肉棒乾人家嘛! 咿呀…… 沐白哥哥…… 奶子被捏的好爽…… 再捏多一点…… 捏爆小淫娃的浪奶子…… 啊啊……"

原来是戴沐白不爽小舞竟然自己鬆开嘴,虽然小舞说的浪话让他听了很爽,肉棒也硬了几分,不过还是用双手捏着小舞的一对大白奶狠狠地揉虐了一把! "骚货,哥哥我要乾你的小浪穴

了! "

戴沐白说着就扶着肉棒对準小舞的肉穴插了进去,泥泞不堪的肉穴让肉棒畅通无阻的直接一插到底,小舞也被肉棒顶在花心上而仰起螓首,浪叫道:"喔喔…… 进来了…… 沐白哥哥的肉棒插到小淫娃的花心了…… 咿呀…… 好涨呀……"

胖子也没閑着,趁小舞浪叫的时候,他把肉棒对对準小舞的菊门直接插了进去,硕大的龟头直接顶到了最深处,胖子肥胖的肚子撞击在小舞的玉臀上也发出一声响亮的肉浪声! "喔喔!

狠心的胖哥哥…… 突袭人家的小菊花…… 人家的小菊花要涨死啦……"

菊花突然被胖子的肉棒插入,那种特殊的快感让小舞下意识的夹紧了肉穴里那根肉棒,两个洞穴都被塞满让小舞的身体紧绷,慾望却更加强烈,恨不得两根肉棒快点姦淫她的肉穴和菊花。

我坏? 那我拔出来好了。 "

胖子一边说着就要把肉棒从小舞的菊花里抽出来。

不要拔出去呀…… 小淫娃喜欢被插菊花…… 胖哥哥…… 好人…… 好哥哥…… 不要拔出去…… 快插人家发浪的菊花啦……"

小舞自然不依,一边浪叫一边向后耸动着屁股,希望能把肉棒吞回菊门里,不过身子被戴沐白抱着的她并没有多少活动的余地,只能向胖子讨饶乞求道:"好人胖哥哥…… 不要走…… 快干几下淫娃的菊花嘛…… 人家的菊花现在好欠胖哥哥的大肉棒乾啦……"

戴沐白抱着小舞,双手环在小舞的美腿上,不需要自己动就能感受到小舞向后撅屁股又落下带来的肉穴套弄肉棒的快感,倒也乐的省力,任由小舞向胖子乞求着,他也可以顺便看看戏。

胖子只是想逗逗这个骚浪的小淫娃,看小舞能浪到什幺程度,等听见小舞骚媚的呻吟时,便淫笑着把肉棒重新插了进去,插的又猛又快,直接把小舞干的娇躯紧贴戴沐白的胸膛,肉穴也将戴沐白的肉棒完全吞了进去!

啊啊…… 淫娃的肉穴被乾穿啦…… 要出来了…… 要被两根大肉棒干到高潮啦……"

小舞骚浪的呻吟着,双手紧抱着戴沐白的脖子,肉穴里那根肉棒顶到了她的花心,阵阵又酥又麻的感觉从肉穴里传到脑海里,夹着肉棒的肉穴一阵颤抖抽搐,花心猛的涌出一股淫液,却被戴沐白的肉棒堵住而无法倾泻出去。

"小淫娃,这就高潮了? "

戴沐白感受着小舞温暖的淫液击打在龟头上,主动抽送着肉棒姦淫着紧窄的肉穴,淫液顺着肉棒的抽送,一点点溅射出来,把两人的大腿打湿。 胖子也不甘示弱,双手伸到小舞的胸前,揉搓着两颗奶子,一下比一下狠的在小舞的菊花里抽送着肉棒,与戴沐白的肉棒一会同时抽送,一会你进我出来回乾着小

舞。

两根大肉棒…… 乾的人家好爽…… 沐白哥哥…… 胖哥哥你们好坏…… 喔……"

小舞的高潮还没过去又被胖子和戴沐白双穴同插,干的她如癡如醉,被戴沐白抱着的两条玉腿在空中摇晃,穿着高跟鞋的小巧精緻玉足时而绷直,时而紧攥,看上去可爱极了。 胖子一边喘着气,一边快速的抽送肉棒乾着小舞的菊花,问道:"

坏? 不喜欢哥哥们的坏? "

喜欢…… 呀呀…… 小淫娃喜欢…… 喔…… 大肉棒乾的人家好舒服…… 奶子也被捏的好爽…… 啊啊……"

小舞完全被肉棒姦淫双穴的快感所征服,胖子和戴沐白每次抽送肉棒都能恰好的顶到她最酸爽的地方,乾的她神色癡狂,加上唐三的调教,令小舞完全沈迷在肉慾中。 另外一边,骑在朱竹青小腹上,用肉棒在朱竹青两颗大奶中间抽送的奥斯卡渐渐的感觉精关有些失守,忍不住用手狠狠地拧着朱竹青的两颗大奶头,受到侵袭的奶头一股股清流喷出,让反弓着身子只靠头和穿着高跟鞋的玉足支撑的朱竹青大声浪

叫。

乳头好舒服…… 再多玩玩人家不要脸的喷奶奶头…… 喔…… 又要喷了……"

朱竹青双手挤压着自己的巨乳,方便奥斯卡更好的姦淫她的奶子,而朱竹青的下身,嫩穴已经一片泛滥,淫液不停的滴落在草地上。 青姐姐,我快忍不住

了! 我要射到你的骚嘴里! "

奥斯卡在朱竹青的巨乳包裹中又抽送了几十下肉棒,射精的快感越来越强,快要忍不住的时候一下就从朱竹青的身上跳了下来,一边套弄着自己的肉棒一边顶在朱竹青的樱桃小嘴上。

朱竹青也反应很是迅速,马上张开嘴把眼前的大龟头含在嘴裏,香舌在马眼上一阵阵挑逗,一双媚眼由下往上的看着奥斯卡频频放

电。 朱竹青的媚眼直接刺激的奥斯卡低吼一声,双手按着朱竹青的螓首狠狠的顶了几下,龟头顶到朱竹青的喉咙上一阵抽搐,把精液全部射了

进去。

射完后奥斯卡并没有马上把肉棒抽出来,而是留在朱竹青的小嘴裏,享受香舌在肉棒上舔舐的感觉。

朱竹青把奥斯卡射出来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虽然这个姿势让她有些不舒服,不过依旧努力的吸着奥斯卡的肉棒,把尿道里残留的精液全部吸到自己的嘴裏,然后吐出肉棒,起身用玉手在小嘴上抚摸着,挑逗的看着奥斯卡嗲嗲的撒娇道:"小奥的精液好好吃呢,姐姐还想吃,小奥可以继续给姐姐

吗? "

"骚姐姐,我太喜欢你了! "

朱竹青这幅骚浪的模样直接刺激的奥斯卡一把将朱竹青扑倒在地上,大嘴胡乱的舔舐着朱竹青白皙粉嫩的皮肤,双手也在朱竹青的娇躯上到处乱摸,刺激的朱竹青骚媚的浅浅低吟。

讨厌啦…… 怎幺到处乱啃人家呀…… 啊…… 小奥…… 奥哥哥…… 舔一下人家下面嘛……"

奥斯卡在朱竹青的阴阜部位停留了一会,舌头在白嫩的阴阜上舔舐着,刺激的朱竹青嫩穴里好似有蚂蚁在挠痒痒一般,双手按着奥斯卡的头想把他按到自己的嫩穴上,以解除嫩穴里的瘙痒。

奥斯卡抬起头咧嘴笑道:"骚姐姐,下面是哪里啊? "

说话的同时也不忘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一起玩弄着朱竹青会分泌乳液的大奶。 朱竹青对视着奥斯卡淫蕩的笑脸,还穿着高跟鞋的一双玉腿盘在奥斯卡的背上,用光滑细腻的皮肤蹭着奥斯卡,充满媚意的发嗲道:"坏小

奥…… 下面就是人家的小骚穴,小浪穴,快舔一下人家的小浪穴,人家奖励你好喝哒……"

"骚货姐姐,我现在就满足你! "

奥斯卡早就对朱竹青一身浪肉垂涎不已,当即把脸埋在朱竹青被剃光毛髮的嫩穴上,大嘴含住整个小穴一阵吸吮舔吻,舌头在阴蒂,嫩穴口到处舔舐着,将朱竹青分泌的淫液全部吞到肚子里,只是那源源不断流出的淫液又岂是奥斯卡能吞完的。 朱竹青双手挤压着自己的巨乳,方便奥斯卡更好的姦淫她的奶子,而朱竹青的下身,嫩穴已经一片泛滥,淫液不停的滴落在草地上。

就是那里…… 小奥舔的人家的浪穴好爽…… 咿呀…… 里面也要好哥哥的舌头…… 呀…… 好人…… 坏小奥…… 舔人家的小浪穴……"

嫩穴受到奥斯卡的口舌侵袭,朱竹青神色迷离,双眼简直要溢出水来,按着奥斯卡的双手也放在了自己的一对巨乳上,隔着奥斯卡揉搓自己巨乳的手,时不时拧着自己会分泌乳液的淫蕩奶子,双腿更是压着奥斯卡的头,企图能获得更大的快感! "呲溜呲溜……"

奥斯卡发出犹如狗喝水的声音,舌头在朱竹青的嫩穴上不断舔舐,甚至在听见朱竹青淫浪的呻吟后,更是把舌尖插进朱竹青的嫩穴里,用舌头姦淫着朱竹青,因为修为高深,奥斯卡能把舌头变的坚硬如铁,刺激的朱竹青的淫液不断分泌。

在嫩穴里钻了一会后,奥斯卡抽出舌头一路往下,在会阴处和小穴上来回舔舐了几次后,再度往下一滑,舌尖淫蕩的在朱竹青粉嫩的菊花上一阵挑逗,时不时还用舌尖顶着菊花玩弄,尽显淫靡。

坏小奥…… 舌头舔的人家好爽呀…… 菊花被舔好舒服…… 喔喔…… 要去了…… 小浪穴要高潮啦……"

朱竹青突然双腿夹紧奥斯卡的头,玉手狠狠地拧着自己的奶头,螓首抵着草地让上半身再度弓了起来,嫩穴一阵阵的蠕动,在奥斯卡再度用舌尖顶着菊花时,终于攀上了高潮,嫩穴猛的喷出 一道淫靡的水柱,连同乳头一起喷起一道差不多半米高的乳液,撒的她一头一脸都是自己的乳液,嫩穴里喷出的淫液一部分喷在了奥斯卡的头上,一部分喷到了奥斯卡的背上,可见这次高潮来的有多幺的强烈!

高潮后的朱竹青娇躯软了下来,盘着奥斯卡的双腿也放了下来,樱桃小嘴喘着香气,香舌不时的在嘴角上舔舐刚刚落到嘴角边上的乳液,脸上充满了红韵。

"骚姐姐,你的小浪穴的水真

多。 "

奥斯卡用手指在朱竹青的嫩穴上刮了一下,把手指上沾到的淫液含在嘴裏吸吮着,一边打量着高潮后的朱竹青迷人的模样。

朱竹青媚眼如丝的看着奥斯卡,淫蕩的娇嗔道:"嘻嘻…… 谁让人家这幺骚嘛,好人,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堵住小浪穴嘛,这样就不会流水水了。 "

虽然刚刚达到了一次高潮,不过高潮后一阵空虚感就从嫩穴里传到朱竹青的心里,令她极度渴望奥斯卡能把肉棒插入自己的浪穴,狠狠地姦淫自己一番。 奥斯卡也不再浪费时间,蹲跪在朱竹青的双腿之间,把肿胀到隐隐作痛的肉棒对準泥泞不堪的嫩穴猛的捅了进去,龟头直接撞到了

花心!

朱竹青的娇躯一瞬间紧绷,嫩穴紧紧的夹着奥斯卡的肉棒蠕动,小嘴张开浪叫道:"喔…… 小奥的大鸡巴进来了…… 插的好深…… 花心都要被掏碎了……"

"嘶…… 骚姐姐,你的浪穴真紧! 夹的我好爽! 干死你! 干死你这个小浪穴! "

奥斯卡把朱竹青的一双白皙修长性感的玉腿抱在胸前,一边耸动着腰肢,肉棒在淫液氾滥的嫩穴里抽送,一边在小腿上舔舐,留下一道道沾着口水的痕迹。

另外一边正在前后一起姦淫着小舞的戴沐白和胖子也看见了奥斯卡跟朱竹青的淫戏,当看见奥斯卡把肉棒插进朱竹青嫩穴里后,听着朱竹青的浪叫声,忍不住更加猛烈的乾着小舞,干的小舞娇躯乱颤,穿在玉足上的高跟鞋竟是飞出去了一只,可爱的玉足在空中摇晃。

两个哥哥好猛呀…… 乾的小舞要死了…… 啊啊…… 浪穴和菊花又酸又麻…… 好爽……"

戴沐白看着小舞的小嘴,忍不住吻了上去,淫舌在小舞的口中搅动着,把小舞的娇吟堵住,只能发出唔唔声。

在小舞身后乾着菊花的胖子则是把小舞那只赤裸的玉足扳到小舞头顶,肥厚的淫舌把小舞的玉足舔了个遍,足底,足尖,足跟一处都没放过!

另外一边被唐三玩弄着乳头的宁荣荣完全软倒在唐三的身上,极其敏感的乳头让她在刚刚被唐三一边啃咬奶头,一边拧着奶头时就高潮了一次,看着两个好姐妹都已经在享受男人的肉棒,忍不住撒娇道:"唐三哥哥,不要只玩人家的乳头嘛,人家的骚穴也要大鸡巴安慰

啦! "

唐三听了后,食指和拇指捏住宁荣荣前端大,后段细的乳头张嘴轻咬了一口,接着把宁荣荣想伸到自己肉棒上的手按住,淫笑道:"骚荣荣忍不住了? "

"讨厌啦,唐三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的浪穴只要一看见你就湿嘛,净会欺负人家,人家不依啦! "

手被按住,宁荣荣便用自己的翘臀在唐三的肉棒上磨蹭着,臀缝磨蹭着肉棒和乳头被玩弄让宁荣荣的媚态更是诱人。 唐三心念一动,地上突然开始疯狂生长一种蓝色的小草,这样小草前端形似肉棒,还会分泌着一种类似精液的液体,早已经熟悉无比的宁荣荣看见这些草,娇躯不 由一颤,浪穴和菊花阵阵瘙痒,玉手在唐三的胸膛上轻轻捶打了一下,娇嗔道:"讨厌啦,又用这些东西玩弄人家,人家要唐三哥哥你的大鸡巴

嘛! "

"嘿嘿,大鸡巴怎幺会忘记我的骚荣荣呢! "

唐三淫笑,把宁荣荣抱在身上,让宁荣荣像只抱着树的树袋熊似的,肉棒插入宁荣荣的浪穴,控制着这些蓝色小草,一根插入宁荣荣的菊花,两根各在宁荣荣的两只玉足足底上磨蹭,两根伸到宁荣荣的小手里让她握着套弄! "呲溜呲溜……"

好刺激…… 好多大鸡巴…… 骚荣荣最喜欢唐三哥哥了…… 咿呀…… 大鸡巴干的人家好爽呀……"

唐三特意没有用蓝色肉棒小草把宁荣荣的小嘴堵上,就是为了听她的浪叫声,此时宁荣荣几乎全身都是肉棒在她身体各处磨蹭,浪叫更是响亮,把小舞和朱竹青的浪叫都压了下去。

奥斯卡忍不住看了过去,看见被肉棒包围的宁荣荣后,干着朱竹青的肉棒又涨大了一分,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把朱竹青的双腿分成M字形,看着朱竹青淫笑道:"骚姐姐,我们玩个好玩

的! "

说完也不等朱竹青回答,直接分出两个分身,容貌身材完全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一个的肉棒更加粗,一个的更加长!

朱竹青看见后不惊反喜,向奥斯卡抛了个媚眼,浪笑道:"小奥你好坏…… 喔…… 干的好深…… 姐姐好喜欢你…… 啊啊…… 大鸡巴更粗了……"

奥斯卡嘿嘿坏笑,切断对两个分身的控制,肉棒长的那个分身果断的抱起朱竹青,然后躺到朱竹青的身下,长长的肉棒一下插进了菊花里,与奥斯卡一同奸淫着朱竹青的骚穴和菊花! 肉棒粗的那个分身则是跨坐在朱竹青的大奶子上,粗粗的肉棒插进了朱竹青的小嘴裏,一下一下的姦淫着她的小

嘴。 "唔唔……"

朱竹青小嘴被这根粗大的肉棒堵住,只能靠鼻子发出唔唔声,承受着三根各不相同的肉棒在她身上三个洞里姦淫,骚穴里分泌的淫液更加汹涌。

奥斯卡兴奋的挺动着肉棒在朱竹青的浪穴里抽送着,淫邪的目光看着朱竹青被粗大的肉棒姦淫小嘴时的癡态,双手揉捏着两颗乳头,乳液不断地

分泌。

这样的你好美! 我好喜欢这幺淫蕩的你! 干死你! 干烂你的骚穴! "

跟两个分身配合着,奥斯卡疯狂的乾着朱竹青紧窄的嫩穴,啪啪作响的肉浪声响彻整个操场! 戴沐白和胖子看见两个兄弟都开始施展神通后,心里也跃跃欲试,互相对视一眼后点点头,戴沐白首先进行半兽化,胯下长出第二根肉棒,与姦淫着 小舞嫩穴的肉棒尺寸相同,胖子则是把肉棒从小舞的菊花里抽了出来,转身向着宁荣荣和唐三走去,胯下的肉棒通红,显然也是施展了他的天赋

技能!

啊啊…… 胖子哥哥…… 菊花还要啊…… 还要你的大肉棒干嘛……"

敏感的菊花失去肉棒的姦淫,小舞马上便娇嗔着让胖子继续姦淫她的嫩菊,没想到却被戴沐白的第二根肉棒一下干了进去,小舞还不知道情况,以为是胖子重新插了进来,便浪叫道:"喔…… 哈啊…… 就是这样…… 继续干小淫娃的菊花…… 咿呀…… 小淫娃喜欢大肉棒…… 喜欢胖子哥哥姦淫人家的菊花…… 喔……"

但是小舞马上就察觉到插在菊花里的肉棒跟刚刚不同,媚眼如丝的双眼不禁往后一看,见胖子已经走到宁荣荣和唐三身边,马上明白过来,是姦淫着自己嫩穴的戴沐白施展了他的天赋技能,白虎化身,不禁在戴沐白的脸上亲了一口,又嗲又娇的浪叫:"坏死了…… 沐白哥哥干了人家的小浪穴还不够…… 喔喔…… 还要把人家的…… 啊…… 小菊花也一起干了…… 呀……"

"小舞淫娃不喜欢沐白哥哥这样乾你? "

戴沐白一边同时姦淫着小舞的前后两穴,腰动的跟风车转动一般又快又猛,干的小舞娇躯乱颤,两只举到肩膀两侧的玉足也跟着摇晃,其中一只赤裸的玉足上还留有水色。 "嘶…… 骚姐姐,你的浪穴真紧! 夹的我好爽! 干死你! 干死你这个小浪穴! "

小淫娃喜欢…… 啊啊…… 喜欢沐白哥哥这样干人家…… 啊…… 好爽…… 这样干下去…… 小淫娃会喷浪水的…… 啊啊……"

小舞被戴沐白一阵疯狂的肏弄干的口水都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举在空中的玉足紧紧的攥着,离高潮已经不远。

"那可不行,我还没射小淫娃不许

高潮! "

戴沐白一边说着一边全身兽化,顿时男女淫乱变成了一只庞大的白虎站立着抱着一个赤裸的美女姦淫着,人兽既视感让场面显得极度的淫乱不堪!

全身兽化的戴沐白抱着小舞躺下,压在小舞的身上用胯下的两根肉棒乾着淫穴和菊花,小舞修长性感的双腿依旧被压到头顶,使得小舞的玉臀向上撅起,更方便戴沐白姦淫。

好深…… 小淫娃的花心要被干穿啦…… 啊啊…… 被乾花心好爽…… 还要…… 还要…… 再干重一点…… 把小淫娃的骚穴浪穴…… 喔…… 淫穴干烂…… 让小淫娃再也不能发浪……"

小舞神色癡迷,这种人兽乱交的感觉让她全身血液都在沸腾,恨不得死在戴沐白的肉棒下,不过小舞的浪叫马上就只剩下唔唔声,原来是戴沐白将形似肉棒的大尾巴也插进了小舞的樱桃小嘴中,同时姦淫着小舞全身上下三个淫穴!

戴沐白也觉得化身为兽后姦淫小舞很是刺激,前爪一挥便把小舞那只玉足上的高跟鞋撕开,力度精準丝毫没有伤到小舞的玉足,然后前爪一勾把玉足勾到虎嘴前,伸出又长又厚的虎舌在玉足上舐舔,连趾缝也没有放过。 "唔唔……"

小嘴被尾巴肉棒姦淫让小舞无法发声,但是却没有丝毫的不适,被唐三完全调教过的娇躯完美的承受着戴沐白兽化后更加粗长的肉棒姦淫,双手狠狠地拧着自己粉嫩的乳头,那疯狂的浪劲好像恨不得把乳头揪下来似的。

胖子走到唐三和宁荣荣交战的地方,看着唐三用天赋和肉棒同时玩弄宁荣荣,下体通红的肉棒跳动了几下,还没开口,唐三便把插在宁荣荣菊花里的蓝色小草退了出来。

胖子见状嘿嘿淫笑道:"感谢三

哥! "说完便把通红的肉棒对準宁荣荣的菊花插了进去,全根没入后便快速又猛烈的撞击着宁荣荣的翘臀,与唐三兇狠的姦淫着宁荣荣! 宁荣荣的小嘴也被蓝色小草所化的肉棒堵着无法发声,但是当胖子的肉棒插进菊花后,宁荣荣的螓首便猛的向后一仰,接着便是响彻云霄的浪叫:"

啊啊啊…… 去了…… 被大鸡巴躺到骚穴高潮啦…… 啊啊……"

宁荣荣被唐三大肉棒姦淫着的嫩穴猛的抽搐个不停,花心深处喷出一大股的淫液,与此同时小穴上方的小孔里也喷射出一股黄白的液体,竟是被胖子的高温肉棒直接干到了失禁!

好爽! "

唐三的肉棒被宁荣荣高潮夹得紧紧的,肉棒上传来的感觉以及温暖的淫液打在龟头上让唐三一阵舒爽,抽送的速度更加快速,力度也更加猛烈,每一次龟头顶到宁荣荣的花心,正在喷射的淫液便会一顿,接着又更加汹涌的喷出,最后随着唐三的肉棒抽送溅射而出!

宁荣荣这一次高潮持续了差不多3分钟才停下,身下的草地湿漉漉的一片,全是刚刚高潮喷出的淫液!

唐三和胖子一直没有放慢速度,等宁荣荣高潮完之后,唐三便淫笑道:"骚荣荣,怎幺被胖子的肉棒一干就失禁了

呀? "

胖子听了也一阵淫笑,抽送着肉棒乾着宁荣荣的嫩菊说道:"失禁爽不爽? 小骚货! "

虽然被调教成了无欲不欢的浪女,不过宁荣荣还是被胖子和唐三的话羞的一脸通红,被姦淫着的菊花和浪穴一阵抽搐,被羞辱的快感让宁荣荣娇嗔一声道:"坏死了…… 人家的浪穴本来就很敏感嘛…… 胖哥哥把肉棒变的那幺烫…… 又被你这个坏人干了那幺久,一插进来人家才会受不了的嘛……"

"哈哈哈

……" 唐三和胖子都是一阵大笑,干的也更加疯狂,尤其是胖子用上了天赋后的肉棒,就像是一块洛铁一般的在宁荣荣的嫩菊里抽送,给宁荣荣一阵又爽又麻又痛的感觉,乾的宁荣荣疯狂蠕动嫩菊和淫穴去挤压两根肉棒!

另一边被三个奥斯卡一起姦淫的朱竹青因为小嘴被肉棒塞的满满的,呼吸不顺畅的她翻着白眼,泛着红韵的娇躯紧绷,彷彿在向正在姦淫她的奥斯卡表达着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