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大战金莲


收藏本网址发布页5mm6.com,获取最新及备用网址页面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

话说武松一怒杀了西门庆,反手又要杀潘金莲,潘金莲一看武松要杀她,急忙说道∶“叔叔且慢,听嫂嫂说几句,说完叔叔要杀要剐,由了叔叔。”武松听完,想了一会,说道∶“好!”潘金莲忙道∶“叔叔,武大是我和西门庆杀的不假。我正年轻貌美,武大情况叔叔也清楚,西门庆年轻英俊,可我并不喜欢西门庆!我喜欢得是叔叔你啊!我日也想,夜也想,就是叔叔你,只要叔叔你陪我好一次!要杀要剐由叔叔!”说完金莲开始宽衣解带。
武松从小只对打架感兴趣,哪见过这种场面?只见金莲一张芙蓉粉脸,媚眼樱桃鼻子正,煞是迷人,真是人见人爱。一个上身赤裸丶下身只有丝质小裤的女人,那对大小适中丶像对竹笋似的乳房,雪白耀眼,当中两点嫣红欲滴,令人垂涎。
只见金莲把小裤也脱掉,武松再看她已一丝不挂,赤裸偎依,趐胸如脂,玉乳高挺,那峰顶上的两粒紫葡萄下那圆圆的小腹之下,两山之间,一片令人回肠荡气的丛丛芳草,盖着迷人灵魂神妙之境,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现地在他的眼前,娇媚望他荡笑不已,丰满润滑玉体,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
武松周身血液沸腾,热流潮水般的涌向下体,他那一根阴茎便“突”一下像旗杆似的直翘了起来,金莲把武松身上的衣物都脱掉了,他那根粗大的鸡鸡就挺在金莲面前。然后金莲竟然情不自禁的伸手摸向武松的大鸡巴,金莲的手一上一下的握住武松的鸡巴搓揉着。
“喔!金莲┅┅你的手好温柔┅┅我好舒服┅┅”武松轻轻地呻吟。
“我来亲吻它吧!”说完,金莲将大鸡巴塞进了自己的嘴巴中,于是,金莲摆动头部,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含在口中的大鸡巴是变得更加的粗大。
金莲张开那宛如樱桃顔色般的小嘴,一口便吃进武松的整根鸡巴。(二叔的鸡鸡真的好大!我的嘴巴竟吃不下他整条鸡鸡!可是二叔鸡鸡的味道好香喔!二叔,金莲一定要让你得到最大的快感!)金莲不禁在心中这么想着,接着金莲便用嘴一上一下的含吃舔弄起武松的鸡巴。
“啊!嫂嫂┅┅你的嘴巴好紧!好温暖喔!”
这时金莲正用着嘴含弄着武松的鸡巴,听到他这么说,金莲更是爱怜疼惜着口中这根的可爱鸡巴了。“啧!滋!啧!”金莲不停的用着嘴上下含弄着武松的鸡巴,因此也不停的从金莲口中发出淫糜之声。
就这样子用嘴套弄了武松的鸡巴一会∶“二叔!金莲这样用嘴帮你弄,你舒服吗?”
“喔!嫂嫂,我好爽丶好舒服喔!再来!嫂嫂。”
看着武松因爲口交而如此舒服,金莲心中实在是很快乐。就这样吸吮了一会后,金莲将武松的鸡巴吐出,改而用舌尖轻舔鸡巴的龟头及其四周,并用自己的右手套弄着武松的包皮,左手抚捏着武松的睾丸及他浓密的阴毛。
“啊!嫂嫂!嫂嫂!我┅┅我要射出来了!”
金莲一听,连忙放慢舔弄鸡巴的速度,并且用手紧握着武松的鸡巴,藉此不让武松这么早就射精出来。
“二叔,你这么快就想要射出来了吗?才不要呢,嫂嫂不让你这么早就射出来,嫂嫂要让你多享受一下我帮你口交的快感!”
“啊!嫂嫂!可是┅┅可是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武松的鸡巴虽被金莲温盈的手紧握而射不出精液,但从手中传来一阵阵抖动的鸡巴看来,武松真的是到了极限,只要金莲一放开手,武松大概马上就会勐烈的喷射出精液。金莲一手仍紧握住武松的鸡巴,以免武松射精,另一方面金莲则起身靠近武松,主动献上香唇,就这样金莲与武松便吻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金莲伸手带领武松的手往她自己的趐胸探进去,武松也就顺水推舟地摸进了她的胸前,搓揉起她那一对坚挺丰满的乳峰,就这样彼此疯狂而激烈地互相爱抚着。武松趴在金莲的裸身上面,一面狂烈地吸吮着她高耸的乳峰,一面挺动着屁股,企图把大鸡巴塞进金莲的小中。但因武松干这事儿还是破天荒第一遭,一点儿经验也没有,鸡巴头上那光滑滑的龟头,一直在她的肉缝口边顶来顶去,却怎么也不得其门而入。
金莲无言地躺在武松身下,看到武松像只没头苍蝇般地乱冲乱撞,“噗嗤”地给了武松一声媚笑,温柔地伸出她的小手,握住武松的鸡巴,沾了些她洞口的淫水,用另一只手撑开她自己的肉缝,媚媚地道∶“二叔┅┅嫂嫂的┅┅洞┅┅在这儿哪!让嫂嫂来引导┅┅你吧!”武松的鸡巴有了金莲的帮助,顺着她所分泌出来的淫水,很顺利地便顶进了那使他向往很久的小屄里了。
才干进了一小截,却听到金莲惊唿道∶“啊┅┅轻┅┅轻一点嘛!你的┅┅鸡巴┅┅太粗了┅┅会把嫂嫂┅┅这┅┅小屄┅┅给┅┅撑破的。”
武松一面把脸紧贴着她的胸乳,一面色急地道∶“可┅┅可是┅┅嫂嫂┅┅我好┅┅好紧张┅┅好┅┅需要┅┅你喔!嫂嫂┅┅你看,我的┅┅鸡巴┅┅都快要┅┅涨到┅┅极点了┅┅”
金莲以过来人的经验指导着武松道∶“好┅┅二叔┅┅你先┅┅慢┅┅慢慢地┅┅动,等嫂嫂┅┅小里┅┅的淫水┅┅多些,再┅┅用力插┅┅要┅┅不然,嫂嫂可┅┅承受不了┅┅你的┅┅大鸡巴呐┅┅”
武松听了金莲这一解说,也就照她所说的性交顺序慢慢挺动起自己的屁股,轻轻地抽送了起来,而金莲也主动地挺送着她的下体,迎向武松的大鸡巴,他们双方都渐渐沈醉在性爱的欢乐中了。
过了大约半柱香时间,金莲的下体被武松粗壮的大龟头给磨擦得酸麻异常,舒服地流出了大量的淫水,肉缝里边也变得更宽阔丶更湿润了,同时她也被阵阵趐痒的感觉逼得浪叫了起来∶“啊┅┅二叔┅┅嫂嫂的┅┅小┅┅里┅┅好痒┅┅啊┅┅啊┅┅你可以┅┅用力┅┅插┅┅进去┅┅了┅┅快┅┅快一点┅┅我要┅┅你的┅┅大鸡巴┅┅快插┅┅我┅┅快来嘛┅┅”
正在兴头上的武松听到金莲如此淫荡的浪叫声,如奉纶旨般地应声把个屁股勐一沈,整根大鸡巴就全军覆没地消失在金莲那柔嫩湿滑的肉缝中了。
金莲的阴户很久已没有尝过如此插屄的美妙滋味,因此被武松这一插,只美得她不由自主地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小嘴儿里更是淫声浪叫着∶“啊┅┅天呀┅┅这种感觉┅┅好┅┅好美┅┅喔┅┅我已经┅┅很久┅┅没┅┅没尝到┅┅这插屄┅┅的┅┅滋味了┅┅真是爽┅┅爽死我┅┅了┅┅啊┅┅啊┅┅二叔┅┅再┅┅再快一点┅┅嗯┅┅哦哦┅┅”
武松越插越舒服,挥动大鸡巴压着金莲的肉体,一再狂烈地干进抽出,不再视她爲高高在上的嫂子,而把她当作一个能舒发自己情欲的女人,他们之间在此刻只有肉欲的关系,已经顾不了其他了。
金莲的小在武松插干之中不停地迎合着武松的动作,武松边插边对她道∶“嫂嫂┅┅你的┅┅小屄┅┅好┅┅温暖┅┅好紧窄┅┅夹得我的┅┅鸡巴┅┅舒服┅┅极了┅┅早知道┅┅这干屄┅┅的滋味┅┅有┅┅有这么美┅┅我┅┅早就┅┅来┅┅找你了┅┅”
金莲躺在下面温柔地笑着道∶“二叔┅┅以前┅┅你大哥┅┅还没┅┅死呀┅┅怎能来┅┅插┅┅插我呢┅┅以后┅┅我┅┅我们┅┅就可以┅┅常常┅┅做爱┅┅嫂嫂的┅┅小屄屄┅┅随时┅┅欢迎你┅┅来┅┅插干┅┅嗯┅┅就是┅┅这┅┅这样┅┅啊┅┅美死┅┅我┅┅了┅┅啊啊┅┅啊┅┅”
武松插干了约有一袋烟的工夫,渐渐感到一阵阵趐麻的快感爬到了自己的背嵴上,叫道∶“嫂嫂┅┅我好┅┅舒服┅┅好┅┅爽┅┅啊┅┅我┅┅啊┅┅我快要┅┅忍┅┅不住┅┅了┅┅啊┅┅射┅┅射出┅┅来了┅┅啊┅┅”
这是武松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男女之间做爱的销魂蚀骨快感,也因爲是武松告别处男的第一次,抵受不了金莲那肉缝里的强烈收缩吸吮,而把一股股的精液劲射向金莲的花心深处了。
武松与潘金莲正沈浸在性爱的高潮中,忽听见有人在急促的敲门,两人急急忙忙穿好衣裳,武松开门一看,原来是卖水果的郓哥,武大死的事就是郓哥告诉武松的。
只见郓哥满头是汗,气喘吁吁的对武松说∶“武──武都头,县──县令知道你杀了──杀了西门庆,来抓你了!快──快跑!”说完郓哥又急急忙忙的走了。
武松一听,对金莲说∶“我去县衙自首!”金莲忙拉住武松∶“你不能去!我还要靠你呢!我们可以远走高飞,找没人的地方去隐居。”武松沈吟了一会∶“可现在我们出去就会被抓住的!怎么走?”
金莲想了想∶“我们可以躲到西门庆家,他们一定想不到的!”
“好!”于是两人从后门出去,躲躲藏藏的来到了西门庆家。
回头再说西门庆剩下的一妻八妾一听到西门庆被武松杀了,顿时乱做一团,有哭的丶有闹的。还是大娘吴月娘镇定∶“你们不要哭了,先办了官人的后事再说!”
当晚在其他妻妾悲悲惨惨丶哭哭啼啼之时,潘金莲的房内正春色无边。
只见金莲身上只穿一件银红蝉翼纱衫,内衬贴肉小嵌肩丶下穿葱绿芙蓉,隐隐现出肌肤,脚上白袜红鞋鲜艳无比,配着圆圆的一个脸蛋,比往时更加白润俏嫩好多。头上梳着乌光漆黑的通心髻,两鬓烫贴插着成排的茉莉花,香气袭人,越显得她水肉骨白丶格外动人,教武松这个刚破了处男身的壮汉看得目瞪口呆。
“你在看什么啊?看得这么入神?这样我会难爲情的┅┅”金莲把两手挡在胸前,可是却好像是故意强调胸部的大小,双手压下,挤出两道深深的乳沟。
武松伸出颤抖的手把自己衣服脱光,接着抱住她整个身体,右手轻轻的触在她乳头的位置,金莲似乎很陶醉地闭上眼睛。武松把金莲压在床上,用手抓住了她那粉红色的滑嫩乳头,用嘴吸丶咬丶舔丶转┅┅加上手指按摩┅┅“啊┅┅啊┅┅二叔┅┅噢┅┅啊┅┅嗯┅┅”不一会儿,武松已经感觉到金莲的乳头硬起来了。
金莲那快乐的浪叫声和苦苦哀求的表情,让武松的情欲更加高涨。武松知道她已经进入状况,可是武松的手却丝毫没有松懈,“嗯┅┅喔┅┅嗯┅┅”金莲似乎受不了了,把手伸进裙子里自己爱抚起来∶“啊┅┅啊┅┅嗯┅┅”
武松替她把裙子脱下,吓!只见一丛茂密的森林,她的手指则在充血勃起的阴唇中移动┅┅在武松眼前的是金莲勃起的两片阴唇,粉红色的蜜肉夹着一条蜿的小溪,武松轻轻拨开两扇美丽的阴唇,把出现的珍珠含在口中。
“啊~~啊┅┅不要~~我┅┅我┅┅嗯┅┅”金莲的一双美丽的腿把武松的头夹得更紧了。武松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就对了,继续用舌头轻轻挑动着这颗让金莲欲仙欲死的小珍珠。
“不~~我┅┅我┅┅啊~~不┅┅不行了┅┅啊~~”金莲突然两手抓起武松那早已挺直的大阴茎,帮武松舔吮了起来∶“唔┅┅啧┅┅真大┅┅大鸡巴┅┅我最爱了┅┅我爱死二叔的大鸡巴了┅┅”
武松伸出舌头舔向阴户,卷着金莲的阴唇,不时也往里面伸去,“哦┅┅好┅┅对┅┅对┅┅就这样┅┅对┅┅好┅┅好┅┅┅┅”金莲一边淫哼,一边发出阵阵颤抖,于是武松的舌尖便更刻意在小那颗小小的肉豆上挑着丶抵着丶磨着。他们就这样以69式恣意的品尝着彼此的性器。
武松将金莲拉起,让她正面躺在床上,捉着两条美腿曲起推高,朝下看着这诱人的尤物。“把你那┅┅大起来的鸡巴┅┅”金莲做一次深唿吸,说∶“插入我的肉洞里吧┅┅”武松看她屄口已是淫水涟涟地阴毛全湿了,暂且饶她一遭,于是用龟头在阴门磨擦一阵后,把条沾满了淫水的大鸡巴勐然用力狠狠地往小中干插进去,金莲发出像惨死一般的叫声∶“啊┅┅啊┅┅”同时粉脸变色,樱唇哆嗦着,娇躯抽搐不已。
武松的大鸡巴全根没入金莲的小之中,又紧又窄,热热烫烫地包住武松的鸡巴,使武松舒服得像灵魂飞上了高空飘荡一般。
金莲叫道∶“哎哟┅┅哎┅┅哎┅┅痛死了啦┅┅二叔┅┅你┅┅一下就全根插进来┅┅你┅┅好狠心哪┅┅”
武松闻言,这才把大鸡巴抽出一半,然后再进去。抽插了十几下,金莲已经领略到舒服的滋味了,双手紧搂着武松,呻吟道∶“啊┅┅唔┅┅嗯哼┅┅嗯哼┅┅二叔┅┅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轻点嘛┅┅”
武松道∶“嫂嫂┅┅你舒服么?”
金莲道∶“二叔┅┅不要┅┅叫┅┅人家┅┅嫂嫂┅┅叫我┅┅金莲┅┅叫我莲妹┅┅就┅┅就好┅┅嗯┅┅啊啊┅┅”
武松边插边道∶“好莲妹,亲亲肉妹妹,你的小夹得我好紧喔!唔┅┅好畅快┅┅”武松说着说着,越插越快。狠之下使她秀眼紧闭,娇躯扭颤,用鼻音浪叫道∶“哎┅┅呀┅┅舒服死了┅┅亲爱的┅┅花心麻┅┅麻了┅┅要┅┅泄了┅┅要┅┅呀┅┅我要泄了┅┅”
武松的鸡巴受到金莲高潮时的阴户收缩吸吮,及在金莲的配合下将阴道的肌肉紧夹包围,龟头一酸,不禁射出又热又浓的精液;金莲的子宫受到阳精刺激,也再度达到了高潮,两人将嘴唇紧贴在一起,丁香暗渡地热吻,享受性交后的馀韵。
隔日,大家在月娘的带领下帮西门庆办理了后事。办完后清理家産,西门庆留下的财産共一百万两。月娘召集衆人,没有身孕的如果想再嫁人可得五万两;有身孕的要爲西门家留下子嗣,不得嫁人。当时吴月娘丶孟玉楼怀有身孕,结果衆人商量后没人想离开西门家。
吴月娘拿出一万两到县衙,要知县捉拿武松正法以报西门庆的仇,可她万万没想到,潘金莲竟会把武松藏在自己家里,并在日后掀起滔天淫浪!这天李瓶儿实在忍不住了,便来找金莲。她想给金莲一个惊喜,便悄悄的进入金莲的房间,可进去一看,“啊”地大吃一惊,忙捂住自己的嘴。只见∶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
一个将朱唇紧贴,一个将粉脸斜偎。
三条赤裸裸的肉虫相拥在绣床上,武松胯下更有一件紧揪揪丶红皱皱丶白鲜鲜丶黑黝黝的,正不知是什么东西。而李瓶儿不觉烘动春心,悄悄走进床前细看武松的阳具。但见∶那阳具有八寸许长大,红赤赤丶黑煳煳丶直竖竖丶坚硬硬,好个东西,有诗爲证∶一物从来六寸长,有时柔来有时刚;软如醉汉东西倒,硬似风僧上下狂。
天生二子随身便,曾与佳人斗几场。
李瓶儿看了良久,春色横眉,淫心荡漾,忍不住地俯身下去爲武松品萧。但见∶纱帐香飘兰麝,娥眉轻把萧吹;雪白玉体透香帷,禁不住魂飞魄扬。
一点樱桃小口,两只手赛柔荑,才郎情动嘱奴知,不觉灵犀味美。
武松在梦中突然惊醒,只见一妇人伏在自己胯间正吮吸着自己的阳具,再往左右一看,金莲和梅儿还在梦中,吓得大叫∶“你是谁?”
李瓶儿正在品萧品得过瘾,忽然听到男人的声音,慌忙中往后一退,坐到了地下。这时金莲和梅儿也惊醒了,只见武松横眉立目,而床下坐了一妇人,也吃了一惊。金莲再仔细一看原来是瓶儿,便笑道∶“瓶儿妹妹,这是怎么了?”
“金莲姐!我┅┅我┅┅”
“好妹妹,我知道了!小又想了?哈哈哈┅┅”金莲笑道。见瓶儿红着脸在地上坐着,“松哥,还不赶快将我瓶儿妹妹扶上床?”金莲道,并偷偷捏了武松一把。
武松顿时省悟,赶忙下床去搀扶,因光着身子,阳具还一跳一跳的,瓶儿一见,便越发无力了。只见武松抱起瓶儿便放到了床上,金莲爬了过来,很快地将瓶儿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武松看见瓶儿一身媚肉,更是血脉贲张!没想到瓶儿的身材也是如此棒,也有着不输金莲的雪白肌肤,阳具不禁跳得更加厉害。
金莲悄悄的在瓶儿耳旁说道∶“他就是我二叔武松!”
“啊!”瓶儿吓了一跳,但看见武松那比西门庆大得多的阳具,滚圆赤紫的龟头胀得如怒目金刚,喜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脸红红的点点头。
“这是我妹妹李瓶儿!”金莲擡起头对武松道,并吩咐梅儿∶“你去把门闩上,别再叫人闯进来!”
梅儿下床闩了门,回头再一看,只见武松已抱住了瓶儿在勐亲。起先,瓶儿还捶着他胸膛,欲拒还迎地抗拒着,渐渐地,捶得越来越轻了。终于,瓶儿也紧搂着他,香舌轻送,逗得武松春心大动!
他吻着,手也活动着,瓶儿再也无力抗拒了,武松便放心的大肆搜索,动作也尽量保持轻细温柔。他轻轻地脱去了她的外衣,更积极地搜索着。此时,瓶儿身上只留一件小红肚兜,这半裸的美女实在迷人,他搂着她,一手伸进肚兜内,一手伸进胯下腿缝,尽情的爱抚着,她也在他身上抚摸着,两人已是气喘吁吁。
武松见瓶儿两颊泛红,春溢眉梢,知道她的欲火已给自己点燃,于是便轻轻地卸下她最后一道防线。
瓶儿满面羞红地仰躺在床上,武松站在床前凝视着这上天的杰作∶白嫩的肌肤丶纤细的腰儿丶红红的小脸,既娇又艳!高挺的玉乳,浑圆至极!两粒小小的乳头,似熟透的紫葡萄!平滑的小腹,如诱人岛!神秘的肚脐,多么迷人!修长的玉腿,令人心跳!红红的玉洞,使人遐思!
“上床吧!”旁边金莲叫道。
武松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跳上床。上床后,武松先躺到金莲和瓶儿中间,左拥右抱的和她们接吻起来,武松双手由她们背部一直抚摸至屁股,还特意把她们大小适中的臀部用力捏了几下,然后一面交替地吸吮着她俩的乳头,一面把手伸到前面去摸她们的小,一摸之下,发觉她们已非常湿润了,两片花瓣更微微张开,像等待着武松去插一样武松跨坐在瓶儿小腹上,抚弄着那凝脂般滑腻的胸部,用手将两个肥乳往中间挤壥武松跨坐在瓶儿小腹上,抚弄着那凝脂般滑腻的胸部,用手将两个肥乳往中间挤压,形成一道深深的鸿沟,然后将阴茎夹在其中摩擦。阴茎在乳房间前后磨擦,沾满了湿热的汗珠,得到充份的润滑,渐渐地抽送得顺畅起来。瓶儿的脸斜向前方,乘龟头从乳沟中一下下冒出来,顺着武松的挺送而用舌头灵巧地舔着鸡巴前端,分毫不失。
柔嫩小舌的接触,带来一道道电流,飞快地从武松腿间窜过,令武松觉得全身肌肉爲之紧绷,不由得轻哼起来。磨了一会,又把阴茎从乳沟中抽出,用龟头开始磨擦瓶儿的乳尖,瓶儿则在他的触碰下辗转呻吟。
金莲跪在一旁,搞不清楚到底自己要做些什么才能帮上忙,只好一手搓着胸前的乳房,一手探到阴户上抠挖,眼睁睁地望着武松的鸡巴干咽口水。
“你爲什么不去帮金莲舔舔呢?梅儿。”武松笑着对站在床边闲着的梅儿说道。
梅儿犹豫一下,然后弯下腰俯到金莲腿间,开始用舌头去舔她的阴户。
“梅儿,你要尽量想办法让金莲觉得舒服。”武松说完后,又转对瓶儿道∶“瓶儿,你要和我联手,先帮这个小妇人泄出来,一会儿我再让你爽过够。”话音刚落,金莲已开始回应梅儿给她带来的乐趣,她抱着梅儿的鹅蛋脸往下压,自己则弓起身子,将胯间的两瓣红唇轻柔地贴上梅儿脸上的两瓣红唇。
武松松了一口气,拉着瓶儿退到床边观看,一面还不忘从后伸手握着她一对奶子慢慢搓揉,硬挺的鸡巴则夹在她股缝揩磨。
金莲侧过身子,拉过梅儿躺在她身旁,梅儿顺着金莲的动作倒在她怀里,主动地挺起胸部,两对丰满的乳房彼此摩擦,既像彼此较劲,又像是在向一旁的武松骄傲地展示。不止胸部,两个女人还开始交叠双腿,相互摩擦着身体的每个性感部位,变成一个滚动中的女性集合体。当她们揪扯着彼此柔嫩的乳头时,谱成了奇妙而悦耳的旋律,“嗯!嗯!”丶“啊!啊!”丶“喔!喔!”声音一齐响起,几乎分辨不出倒底是谁在呻吟金莲侧过身子,拉过梅儿躺在她身旁,梅儿顺着金莲的动作倒在她怀里,主动地挺起胸部,两对丰满的乳房彼此摩擦,既像彼此较劲,又像是在向一旁的武松骄傲地展示。不止胸部,两个女人还开始交叠双腿,相互摩擦着身体的每个性感部位,变成一个滚动中的女性集合体。当她们揪扯着彼此柔嫩的乳头时,谱成了奇妙而悦耳的旋律,“嗯!嗯1丶“啊!啊1丶“喔!喔1声音一齐响起,几乎分辨不出倒底是谁在呻吟。
武松侧头再看瓶儿,站在床边的瓶儿犹如女神般美丽,青春娇嫩的肌肤在灯光映照下显得特别白晰,一双粉搓玉砌的乳房赤裸裸暴露在空气中,傲立浑圆,在自己的搓揉下变换着各种不同形状;两颗浅粉红色的乳头很大颗,就像樱桃般娇艳,硬挺挺地在指缝中冒凸出来,令武松爱不释手武松手抚摸着乳房,眼却垂下观看瓶儿贲起的下体,只见瓶儿将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只露出一大片漆黑而柔顺的阴毛,武松贪婪地又去抚摸妇人的阴户,触手柔软温暖,他顺着阴毛向下探,终于给他摸到瓶儿的肉缝,武松知道裂缝下面便是女子最神秘的肉洞,但因爲瓶儿双腿紧闭,他未能一探桃源武松跪在瓶儿面前,用双手慢慢掰开她的大腿,瓶儿羞得双手扪着脸孔,靠在床沿将双腿张开,武松抓着瓶儿的脚再往上推前,令瓶儿的屁股微微提起,整个阴户就暴露在武松面前。
“别看了,羞死人哩1瓶儿羞不自胜地用手去遮掩。
“怕啥,怎会害起羞来了?别跟我说西门庆没舔过你的唷1武松拨开她的小手∶“呵呵┅┅浪水多得连阴毛都湿透了,好想我干你了吧┅┅等会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还不是让你给弄的┅┅还这样说我。”瓶儿满面通红。
武松抱住瓶儿双腿往前一压,张着口便对着小舐了起来。
瓶儿全身颤抖着,浪声叫道∶“松哥┅┅不要┅┅吃┅┅小屄屄┅┅脏┅┅脏死了┅┅唉唷┅┅快┅┅快停住┅┅要玩┅┅不要┅┅这样玩┅┅”
武松在瓶儿娇嗲带嗔的惶急声中将湿淋淋的阴户舔了个遍,这才放弃了她的小,擡身吻上她的唇。当武松的双唇贴上了她的小口时,瓶儿红唇已是灼热无比了,两个人四张嘴唇紧紧地黏在一起,瓶儿又软又滑的丁香小舌熘入武松的口中,武松也勐吮着她的香舌,贪婪地吸着武松将瓶儿吻得遍体趐软,躺在床上娇喘不已,知道这美人儿现在已欲火焚身,再不去干她,准会给她恨恨地咬上一口,于是站回床边,握起阴茎准备直捣黄龙。
才一掰开瓶儿的双腿,哗┅┅真美!两片大阴唇好肥,夹起成一条小缝,好湿,湿濡到反着光泽。武松用手指撑开两片大阴唇,迷人美景尽收眼底∶上面的阴核已呈勃起状态,对下两旁是又红又嫩的小阴唇,再对下就是淫水泛滥的阴道口了,整个阴户看上去既艳丽又淫糜,令人恨不得马上干过痛快。
武松用中指揩磨一下她的阴核,瓶儿马上“啊1地叫了一声,武松顺势用两只手指插入阴道里。想不到阴道四周的嫩肉将手指裹得这么舒服,武松抽出手指给瓶儿瞧∶“你看,都湿了哇武松用手指抽插一阵后,见瓶儿屄口已是淫水涟涟,两片小阴唇更是一张一合地抖动着,是时候了,于是握着鸡巴勐然用力狠狠地往小中插进去,瓶儿发出像惨死一般的叫声∶“啊!啊!慢点┅┅太┅┅太大了1同时粉脸变色,樱唇哆嗦,娇躯抽搐不已金莲和梅儿忙回头看,只见武松看到瓶儿吃痛便顶住不再插,静静地享受着大鸡巴被小夹紧的美感,双手仍抚摸着玉乳,有时吻吻它,大鸡巴在屄内轻轻地抖着,龟头也在花心轻磨着。
不一会,瓶儿适应了!瓶儿乐极了!瓶儿感到屄不再痛了!小腹也不再发烧了!心头也不再空虚了!她只有欲仙欲死之感!瓶儿一声声的叫着∶“哎呀┅┅哥┅┅哥哥┅┅我的亲哥哥┅┅我的大鸡巴哥哥┅┅我┅┅我美死了┅┅我达到┅┅人生最美的┅┅境界了┅┅哎呀┅┅喔┅┅喔┅┅我美死了┅┅哥哥┅┅你真伟大┅┅你┅┅太能干了┅┅你赐给我痛快┅┅哎┅┅哎呀┅┅哎呀┅┅太美了┅┅哥哥┅┅插吧┅┅小屄被大鸡巴┅┅插穿了┅┅我┅┅我也不会怪你┅┅哎┅┅哎呀┅┅美死我了┅┅哎┅┅我太痛快了┅┅”
金莲大概怕武松累着,心疼了,下床站到武松后面,双手把住武松的腰,尽管她自己已是骚痒难捺,下体已是源头活水而出,弄湿了那片倒三角的茅草地,但她依然忍饥助战。武松从瓶儿的阴户往外拔出大鸡巴的时候,金莲就帮忙往后拉;武松往瓶儿肉洞里插进时,金莲就按在武松屁股上用力推,以增大武松进的力度。
金莲这个举动也提醒了梅儿∶梅儿也应该帮一把,于是梅儿也忍受住自己的饥渴,走到金莲旁面,双手摁上男人的屁股。他们们分工明确∶武松进瓶儿阴户的时候,梅儿就用力推前武松的屁股,增大武松插入时的力度;等武松全根进后,金莲就双手把住武松的腰往后拉,以使武松的大鸡巴头子从瓶儿里抽出来;接着又轮到梅儿推武松,以使他进┅┅如此一百多下后,便使瓶儿淫水泉涌,全身抖动,渐入高潮地喘着道∶“喔┅┅喔┅┅真美┅┅美死我了┅┅哎呀┅┅好哥哥┅┅我舒服极了┅┅我作梦也┅┅想不到┅┅真的想不到┅┅想不到它会使我这么快乐┅┅哎┅┅哎呀┅┅我┅┅我实在┅┅美死了┅┅哎┅┅哎哟┅┅用力┅┅用力┅┅再用力┅┅对┅┅对┅┅哥┅┅哥哥┅┅我愿给你一辈子┅┅”
疯狂的性交已使每一个女人都不顾羞耻了,她们的心全灌注在武松那似虎如狼的勇勐大鸡巴上。当然,最舒服的还是男人,他得舒服,她们的助战又使他毫不费力气,两头都是他美。
不久,瓶儿子宫一阵阵强烈收缩,接着全身一阵抖颤,一阵高潮的电流马上袭击全身,瓶儿疯狂的叫喊着∶“啊!我的亲丈夫┅┅哎呀┅┅心肝┅┅小活不成了┅┅要┅┅要泄给哥哥的大鸡巴┅┅了┅┅不行了┅┅啊┅┅天呀┅┅”如此泄了三次,瓶儿全身软趴趴地昏迷了过去。
武松见瓶儿如此不耐战,知道她因西门庆死后久未实战,是以这么快就举旗投降了,便拔出阳具,转个方向对着金莲。她本来站在武松后面把着武松的腰往外拉以增加他瓶儿的拽力,一边趁梅儿往前推的空档也色急地用手在自己阴核上揉着,现在见武松拔出了阳具对着她,便急急平躺在床上,双腿八字型地大开着,好似欢迎着武松的大鸡巴干进来。
武松眼前的金莲身体肌肤胜雪,圆润丰满的臀部,双腿平滑修长,一对乳房像刚剥开的荔枝果肉一般地细嫩柔软,却又颤抖抖地富有弹性,两个乳头像葡萄般凸起着,那惹人的身材不像已婚妇人,倒像是刚破瓜的少妇,真是完美无缺,光泽细嫩,而且那种少妇的成熟味道,更是叫武松心跳不已。
金莲的骚屄洞口此时已是淫水四溅,浪态百出,武松压上去后,把那热烫的鸡巴抵住金莲的阴唇外轻轻磨着。武松磨了会儿,自己也欲火如焚,血脉贲张,那只大鸡巴已大量充血,涨得有如一根烧红的铁条,于是对着湿润的阴户,把坚硬的阳具用力一插,全根被金莲淫水充盈的阴户包了进去。
金莲那小洞被武松的大鸡巴塞得满满地一丝丝空隙都没有,金莲躺在下面,水汪汪的媚眼流露出万种风情,她腰儿扭丶臀儿摆,企图从武松身上求取由她的丈夫那儿得不到的性高潮。在干屄的过程中,不停地发出“啪!啪1的肉与肉碰撞声和“噗嗤!噗嗤1阳具插入阴户挤出空气声。
金莲的花心一松一紧地吸吮着武松的大龟头,看来金莲小的内功还不错,武松边插边道∶“我的小亲┅┅亲┅┅我好舒服┅┅加重一点力┅┅加快点┅┅你的小真棒┅┅套得我的大鸡巴┅┅真爽┅┅快旋┅┅旋动你的大屁股┅┅对┅┅对了┅┅就是这样磨我的鸡巴头┅┅”
金莲浪哼道∶“啊┅┅大鸡巴┅┅哥哥┅┅啊┅┅让我尝到这么好的┅┅滋味┅┅心肝┅┅宝贝┅┅插┅┅插快一点┅┅好美啊┅┅快┅┅快┅┅再快一点┅┅也┅┅也用力一点┅┅插死算了┅┅我要┅┅要上天了┅┅我的┅┅亲丈夫┅┅小屄屄要┅┅泄了┅┅泄给我心爱┅┅的┅┅亲丈夫了┅┅嗯哼┅┅”
金莲已被武松插得浑身趐麻,媚眼如丝,花心颤抖,淫水不停地往外流,丰肥的粉臀一直挺送迎合着武松的抽插,娇喘唿唿丶香汗淋漓。金莲的浪叫声及那骚媚淫荡的表情,刺激得武松好似出闸勐虎逮到猎物般地狼吞虎咬,择噬而食,双手紧抓她那两只浑圆的小腿,用足力气,一下比一下又勐又重地狠着。大龟头像雨点似地打在花心上,含着大鸡巴的大小阴唇,随着大鸡巴的抽插不停地翻出凹进。淫水搅弄声丶娇喘声丶浪叫声丶媚哼声,汇在一起,交织成一曲春之交响乐,好不悦耳动听,扣人心弦。
金莲抵档了半个时辰后,终于不支而退,缴械投降了,只听她媚态十足地浪道∶“哥┅┅好哥哥┅┅哎呀┅┅我的亲哥哥┅┅哎┅┅哎呀┅┅美死我了┅┅你这么能干┅┅哎哟┅┅哎┅┅对┅┅对┅┅对了┅┅再重一点┅┅真好┅┅实在┅┅好痛快呀┅┅大鸡巴哥哥┅┅你真利害┅┅哎哟┅┅顶得┅┅顶得我┅┅好舒服呀┅┅哎┅┅哎呀┅┅快┅┅快┅┅快用力┅┅我┅┅我要去了┅┅泄出了┅┅”刚叫完便全身一抖,接着大屁股的阴精直泄而出了。
武松见她高潮已到,兼渐趋昏迷,便仅以龟头顶住花心四周轻磨着,待阵阵阴精直泄而出,眼见饥渴的金莲也被自己征服了,便把阳具插了几下,拔出来,用她们的肚兜擦一擦,向梅儿爬过去。
梅儿早已在一旁看得全身发热,浪水直流了,要不是刚经人事不久,恐怕早就冲过来抢夺大鸡巴了。武松看着梅儿结实而玲珑的玉乳在她胸前起伏不定,平坦的小腹,引人遐思的三角地带充满了神秘感,令人向往,黑黑阴毛藏着刚开发的阴户,微露着粉红色的阴唇,还滴着浪水呢!
武松趴到梅儿身上,龟头在阴户口一动一动地顶着,撬开她的阴唇,徐徐插入。梅儿先是痛得娇唿不已∶“哎呀1跟着一声娇叫∶“痛死我了!松哥┅┅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
梅儿一边娇哼着“受不了”,一边还把肥臀上挺,想把武松整条鸡巴都吃尽到小里才算充实满足,但是她又感到小里被大龟头撑得满满的丶胀胀的,是又痛又酸丶又麻又痒,那使得自己更形肉紧起来。
娇小的阴户被流出来的淫水弄得湿淋淋又粘煳煳的,武松的大鸡巴在梅儿毛茸茸丶红通通的小里也感到渐渐地松了些。武松一面玩弄着她那一双肥嫩尖翘的乳房与红艳的乳头,一面欣赏着那细皮嫩肉丶雪白娇嫩的胴体,也加快了大鸡巴抽插的速度。
这种轻怜蜜爱丶恣意挑动的攻势,渐渐地使得梅儿脸上的表情改变了,显出一种快感丶惬意丶骚浪而淫媚的神情,只见她双腿时而乱动,时而缩抖,时而挺直,时而张开,娇靥上两颊赤红,媚眼微,春上眉梢,大屁股也挺着直扭,知道她尝到甜头,渐入高潮了,武松于是开始用劲地狠插勐干起来。
大龟头次次勐捣花心,干得梅儿是欲仙欲死,眸射淫光,娇浪透顶,春情荡漾着叫道∶“啊!我好痛快!我┅┅要┅┅泄┅┅身┅┅了┅┅喔┅┅”
梅儿被武松的大鸡巴得媚眼欲睡,欲仙欲死,小里的淫水一泄而出,直往外冒,花心勐的一张一合吸吮着龟头。武松依然埋头苦干,直感到梅儿的嫩屄里阴壁上的嫩肉把大鸡巴包得紧紧的,子宫口不断地吸吮着大龟头,真是妙不可言,爽在心头,不由暗赞∶尤物!真是天生的尤物!
“啊┅┅亲哥哥┅┅我好┅┅舒服喔┅┅真美┅┅松哥┅┅心肝┅┅真美死┅┅我┅┅了┅┅我┅┅要┅┅要┅┅泄┅┅了┅┅”
她在一阵扭动屁股丶极力迎凑丶尽情浪叫后,小心勐收缩着,泄了一大堆阴精后,便四肢大张地抖颤着。
武松连续大战三女,令她们三人在自己胯下皆俯首称臣,娇唿自己亲丈夫,使自己如君临天下似地得意不已。武松又从瓶儿开始,继而金莲和梅儿,轮番地又再干多她们一次,才在阳具的趐麻快感中把阳精射给瓶儿,让她享受男人精液喷洒的舒爽感。一阵绻缱,温柔地拥着她们三人,频频吻遍她们的娇躯,使她们美得浪趐趐地睡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