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葆青春

��這時,嘉玲手腕上的紅燈一閃一閃。她把手表通訊器打開,看了一下,便把

槍遞給了童薇∶“下一個被選中的人是我,執行吧。”

��童薇默默地接過手槍,她知道即使她們是“死神行刑隊”成員也必須無條件

接受電腦的選擇,就在一個星期之前,她的好朋友18歲的陳依萍就被電腦選中

而被槍殺了。

��“快打了啦!”嘉玲理了理合身的白大褂,摘下護士帽,放下一頭烏黑的長

發,輕輕地甩了甩頭,讓秀發均勻地披撒在肩上,然後羞澀地對童薇說道。

��童薇用拇指輕輕一撥手槍的槍铨,只聽“喀嗒”一聲輕響,一顆專門用來槍

殺少女的小子彈就跳上了槍膛。

��“慢!”韋益突然說道∶“童薇姐姐,能不能讓我來打啊?”

��“去!”童薇小嘴一撇∶“站一邊去,剛才那麽多女孩子讓你占了便宜,還

想來打嘉玲姐姐的注意?”

��見狀,嘉玲迷人地一笑,說道∶“哎呀,你們別吵了啦,童薇,快打吧,我

準備好了!”說完她挺了挺胸,準備體會子彈穿身的感覺。

��童薇慢慢舉起手槍,瞄準嘉玲那在白大褂下微微隆起的乳部。

��啊,終於可以享受啦!嘉玲感到自己的乳部在微微顫抖,乳頭也硬硬的挺了

起來。她16歲就參加了這個組織,兩年來,死在她手下的少女已不計其數,每

當她看到一個個少女慘叫著中彈、性感地掙紮抽搐、舒服地咽氣死去,她就會想

到自己的未來,希望在她還年輕的時候,電腦就選中她,讓她也體會舒服,現在

這一刻終於等到了。

��這時,童薇手腕上的手表通訊器輕微地震動了一下,她打開一看,便對韋益

和家寶說道∶“總部來電,要你們馬上趕去羅泊大學。”

��“是!”韋益、家寶轉身就走,他們知道,又有得他們樂的了。

��“嘉玲姐,總部讓我馬上回去,說是有一種新型子彈要做試驗,我想姐姐你

還是跟我回去總部,那�的神仙間設備最好,而且可以穿上漂亮的衣服再死,好

嗎?”

��“好的。”嘉玲興奮地回答道。

��┅┅

��總部。到達總部時,已是第二天下午了。由於頭天已沒有飛往總部所在地上

海的航班,她們在羅泊市住了一個晚上。

��“444基因工程死神”中國地區總部位於浦東陸家嘴金融區的一座外表不

起眼的建築物中。

��“童薇,回來啦?”在入口處,一位打扮入時的女孩向童薇打招呼∶“快去

準備一下吧,晚上8點在神仙間做試驗,你是行刑人之一,可別遲到了喔!”

��“呀,是。李棋啊┅┅”童薇高興地一把抱住李棋∶“你也去嗎?要殺幾個

啊?”

��“三個,都是複旦大學的新生,才19歲呢!”李棋回答道。

��“你看,這是誰?”童薇松開李棋,把身後的嘉玲推到李棋面前。

��“嘉玲姐!”李棋興奮地抓住嘉玲的手∶“我還以爲再也看不到你了耶!”

��“是耶,”嘉玲回答道∶“昨天晚上童薇與總部聯系了一下,總部同意讓我

參加試驗,嘗一下新型子彈的滋味耶!”

��“哇!真的?”李棋誇張地叫道∶“這種子彈是在你們出差這幾天才剛剛研

制出來的,好厲害的,只要一顆就可以打出高潮!昨天已經試驗過一次了,也打

了三個人,看得出她們每個人都死得非常舒服。試驗資料出來後,今天又對子彈

做了一些小改進,晚上是第二次試驗。”

��“是這樣啊!”童薇用手理了一下一頭泄成褐色的長發說道∶“但願輪到我

死時,也用這種子彈打我!”

��“你才16歲,還早了啦!”李棋笑著說道∶“我已經17啦,應該我比你

先了耶!嘻嘻!”

��┅┅

��晚上8∶00,總部神仙間。

��這是一間絕對豪華的神仙間,大約有400平方米,呈長方形,有點像小型

放映室。四周牆上沒有窗戶,其中三面牆上襄嵌著像音樂廳那樣的厚厚的隔音材

料,正面牆上則是特殊的子彈吸收裝置用以吸收射穿身體後的子彈以防止跳彈。

兩面靠牆放了一些沙發,以供受刑人、行刑人和觀衆休息。

��地板是打過臘的,一塵不泄。天花板上安裝了一圈吊頂,天藍色和粉紅色的

光線柔和地射出來照亮了天花板。在正面受刑區,地板要比其他地方高出約15

厘米,形成一個小型舞台模樣的格局,上面非常接近日光的白色光線從天花板照

下來,使整個區域非常明亮。

��在受刑區前面邊緣,也就是地板高出來的地方,還有一排三角形的突起,外

型有點像舞台上常見的放在地上的鐳射射燈的燈箱,但嘉玲知道這就是地下射擊

室的槍眼,主要用於打女孩子的陰部。

��另外正面射擊室就位於面對行刑區的那堵牆後面,牆上的四個小方孔就是槍

眼,乍一看很像電影院放映室的放映孔。

��嘉玲與其他三位女孩一道被押了進來,她非常熟悉這�的一切,在過去的兩

年中,她在這�不止槍殺了100名少女,而今天就要輪到自己啦!只見她上身

穿一件白色緊身T恤,外罩一件很短的收腰黑色皮茄克,拉鏈沒有拉上,下面穿

一條半舊的淺藍色緊身牛仔褲,是膝蓋以下褲腿有點呈喇叭型的那種,系一條寬

寬的男孩子般的皮帶,T恤的下擺束在褲子�面,顯得極富野性美,但是她的一

頭烏黑的長發又自然的柔柔的披在肩後,給人以少女的撫美,這兩種美在嘉玲的

身上自然地結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種無法用語言描述的美。

��與嘉玲一起被帶進來的另外三名女孩是∶家文、周豔泓和羅莉娜,她們都是

複旦大學一年級的新生,19歲,因爲被電腦選中,成爲有幸進入總部神仙間享

受新型子彈滋味的幸運兒。她們的雙手都被手铐铐著,嘉玲也不能例外,因爲這

是進入總部神仙間的規定。

��神仙間�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他們大多是沒有出差的行刑隊成員,另外還有

些是武器專家和技術員。李棋和童薇將嘉玲等四人引到受刑區前面,讓她們在旁

邊的沙發上坐下來。這次試驗的行刑手由李棋和童薇兩人擔任。

��“不知她們會怎樣打死我們?”周豔泓對羅莉娜說道。

��“是啊,不知是一個一個的打,還是一起打?”家文也說道。

��“我也不知道耶!”羅莉娜比較樂觀∶“反正給她們打就是啦,一中彈很快

就死了,沒有什麽痛苦的!”

��“你怎麽知道的?”周豔泓有些不相信。

��“我看到過的,”羅莉娜擡起戴著手铐的雙手理了理幾縷遮住眼睛的頭發,

接著說道∶“今年上半年,我還在讀高三,有一天,我們班上的一位女生和一位

男生一起被選中,死神姐姐來時,我們正在上課,由於我們學校�沒有神仙間,

因此行刑就在隔壁的空教室�進行。班上的男同學和我們幾個膽子比較大的女同

學都去看了。”

��“後來怎麽樣?”周豔泓似乎很感興趣,連忙問道。

��“死神姐姐先處理了男生,打了兩槍,子彈都打進了那個男生的左胸,他哼

都沒有哼一聲就倒下死了。”

��“那女生呢?”周豔泓又問道。

��“她也中了兩槍,也是打在左胸,子彈的沖擊力好厲害的,只見她被打得向

後踉跄了好幾步,身子都貼到了教室的牆上,雙手捂著傷口在那�┅┅”羅莉娜

回答道。

��“女生也打胸部呀?”性急的家文打斷羅莉娜的話問道。

��“對呀。”莉娜回答道。

��“那┅┅那┅┅子彈不就打在她的胸上面了?”家文忽然害怕起來了。

��“你說的是子彈是不是打在乳房上面吧?子彈是打中她的左乳房了耶,好慘

呦!”

��“唉呀,怎麽那麽不害臊,打人家女孩子的胸的?”家文的俏臉騰地紅了。

��“對呀,我們幾個女生都覺得很不好意思的。那麽多男生看著,那個死神姐

姐還朝那個女生的胸脯開槍。雖然槍殺的時候要打胸部,但不一定要正正打在人

家的乳房上面呀!”羅莉娜說起來還有一點氣憤。

��豔泓就問∶“那,那個女生中彈以後有沒有什麽特別的地方?”

��“有啊,那女孩中彈後連連慘叫著,痛得腰都向前彎了下來,很快她就向前

撲倒在地上,又掙紮了幾下,喉嚨�發出很大的咕咕聲,就死啦。”

��“是不是流了很多血?”家文又問道。

��“是啊,有好多的血,好恐怖的!”羅莉娜擡起頭,似乎那時的情景就在眼

前。

��“有沒有┅┅尿┅┅尿流出來?”周豔泓似乎有點失望,頓了頓,但臉已經

紅了∶“我聽說女孩子中彈後都要小便失禁的,是不是┅┅”

��“啊呀,我哪�知道那麽多啊?”羅莉娜有些不好意思回答,便轉移目標,

她指著嘉玲說道∶“這位也是死神姐姐耶,你去問她好啦!”

��周豔泓好像求知欲挺強,她將目光朝向嘉玲,嘉玲笑了笑,說道∶“你等一

會一中彈就知道了耶!嘻嘻!”

��“姐姐好壞!”周豔泓嬌羞地說道。

��“別姐姐、姐姐的叫啦,”嘉玲說道∶“我比你小耶。好啦,告訴你吧,女

孩子中彈後小便是一定會失禁的┅┅”

��“啊呀!”家文在一旁發愁地叫起來∶“好髒的,我最怕髒了,能不能讓我

先去一下洗手間啊?”後半句話她是對旁邊的童薇說的。

��“沒用的!”嘉玲說道∶“尿是不停地産生出來的,特別是中彈前,心情特

別緊張,而一緊張,尿就産生得越快;中彈後,肌肉會痙攣,尿道也會失控,尿

也就流了出來。如果是陰部中彈,尿道一破壞┅┅”

��“什麽什麽,還要打陰┅┅陰部?”家文從沙發上跳起來。

��“打┅┅打那�,打得死人嗎?”羅莉娜也好奇起來。

��“打那�,聽說┅┅聽說┅┅”周豔泓輕聲說道∶“聽說會很舒服┅┅”

��“你說什麽啊!”家文開始抗議。

��“豔泓說得不錯,我們女孩子性部位中彈,如乳房、陰部中彈,會産生很強

烈的高潮。而且,”嘉玲接著說道∶“我們女孩子中彈後要比男孩子死得慢。”

��“好像是這樣耶,”羅莉娜緊接著說道∶“我們班上那個男孩中彈後一下就

死掉了,而那個女孩還掙紮了好一陣呢!”

��“爲什麽會這樣?”家文問道∶“那我們不是會很辛苦嗎?我倒希望死得快

些!”

��“不會的,嘻嘻!”嘉玲低聲說道,她有些不好意思。

��“爲什麽不會?”家文追問。

��“因爲┅┅”

��八時整,主席宣布試驗開始。

��“童薇,我先打?”李棋對旁邊的童薇說道。

��“好,”童薇應道,她手�正忙著準備槍械。這是一支非常精巧的行刑專用

槍,有點像MAC-10,但更小巧,槍身和槍托散發著藍铮铮的金屬光澤,使

人一看就能感受到它的威力和震撼力!而且它的槍管可以更換,以便於使用各種

口徑的子彈。

��在童薇準備槍支的同時,李棋開始準備子彈。她打開一個密碼旅行箱大小的

金屬鋁盒,盒子�面鋪著紫羅蘭色的天鵝絨,在天鵝絨上整齊地排列著一顆顆黃

橙橙的新型特種子彈。

��“哎,李棋,這些子彈到底有什麽特別啊?”嘉玲就坐在李棋的旁邊,她見

這些子彈除了比平時使用的子彈稍微大一點外,並沒有特別之處,於是忍不住問

道。

��“嘉玲姐,別小看它喔,等一會保證會讓你舒服得不得了!”李棋故意賣關

子。

��“哎呀,好李棋,快告訴我吧!”嘉玲急了∶“我可不願死得不明白喔!”

��與此同時,羅莉娜她們也看到了這些即將進入她們身體、奪去她們生命的子

彈,於是,羅莉娜問道∶“這些就是等一會處死我們的子彈嗎?”

��“哇!這麽大啊,打到身體�一定會很痛吧?”家文也問道。

��“死神姐姐,能讓我摸一下子彈嗎?”周豔泓央求道。

��“好的!”李棋將一顆子彈遞給周豔泓。周豔泓擡起戴著手铐的手,小心接

過來。自從接受“永葆青春”處理以來,她就知道遲早會有這麽一天,但沒有想

到這一天會來的這麽快,才19歲啊,剛剛跨進重點大學的門檻,正是一生中最

好的時光啊!

��她親吻著這顆即將進入她身體的子彈,擡起頭,問道∶“死神姐姐,先打我

好嗎?”

��李棋點點頭。

��“我還有一個請求,”周豔泓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我┅┅”

��“沒關系,說吧!”李棋鼓勵道。

��“我想親手裝子彈┅┅”周豔泓輕聲說道。

��李棋與童薇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說道∶“好吧!”說著她打開了周豔泓的

手铐,並把兩個彈夾遞了過去。周豔泓接過彈夾,將手中的那顆子彈輕輕地輕輕

地壓了進去,然後又拿起盒子�的子彈一顆顆地壓進了彈夾。她壓得很慢,但動

作堅定,沒有一絲停頓。

��最後她吻了吻已經裝滿子彈的彈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別轉頭,將彈夾一

遞,說道∶“執行吧!”

��這時,李棋的助手兩個年輕女孩將周豔泓帶到行刑區中央。周豔泓今天穿著

特別簡潔,上身是緊身的少女背心,下面是緊身牛仔褲。周豔泓在被“死神行刑

隊”從複旦帶走時,特意換了一身衣服,她很早就知道了一些有關年輕女孩性部

位中彈會産生特殊感覺的傳聞,因此她特意爲自己選擇了這套受刑時穿的衣服∶

一件緊身白色露腰少女背心,一條藍色緊身牛仔褲,她覺得這是讓胸部和陰部中

彈最好的服裝搭配,可以讓行刑人很清楚地看清自己乳房和陰部的輪廓,以便於

精確打擊。

��李棋“啪!”的一聲將彈夾裝到槍身上,轉身走進了後面的射擊室,從那�

可以進到地下射擊室。

��“喀嗒!”一聲輕響從地下射擊室傳來。啊,要打啦!周豔泓心�面一陣緊

張,雙腿卻不由自主地分開了,她低下頭向自己的下身瞧去,忐忑不安地等著那

羞人的致命一擊!

��“砰!”槍聲從地下傳來顯得有些沈悶。子彈準確地穿透周豔泓的牛仔褲,

撕裂了她的大陰唇和小陰唇,把她的陰道、陰蒂和尿道外口打得爛成一塌糊塗。

��“唉呀!”周豔泓一聲驚叫,在她那被牛仔褲緊緊繃著的裆部,就在拉鏈下

一點的地方,出現了一個直徑有酒杯口那麽大的彈孔,血尿一下噴了出來,她立

刻向前彎下了腰,雙手緊緊地捂住了陰部。

��“啊┅┅”就在周豔泓剛剛彎腰捂住陰部的時候,她又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慘

叫,同時胯部向前挺,上身向後仰,並松開了捂住傷口的手,任憑大股大股的血

彈部位不停顫動,粘滿鮮血的雙手緊握著拳頭放在髋部,全身繃得緊緊的,硬硬

地僵在那�一動不動!

��等待受刑的三位少女震驚了!好厲害的子彈啊!於是嘉玲忍不住再次問道∶

“啊呀,好童薇,快告訴我吧,這種子彈到底有什麽特別之處耶?”

��“姐姐你看豔泓中彈後反應有什麽地方與衆不同?”童薇笑嘻嘻地反問道。

��“看她的反應好像是連中了兩槍,但我明明只聽到一聲槍響嘛!”嘉玲看著

仍僵在那�沒有倒下去的周豔泓說道。

��“這就是啦,我也是剛剛知道,”童薇一邊說一邊拿出一顆子彈∶“這種子

彈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作‘快美三重奏’,屬於子母彈範疇,是專門用來打

我們女孩子乳房和陰部的。它的奧妙就在彈頭上,外面的彈頭是由一種特殊的合

金制成的,這種合金的特性是遇熱就會變軟。在這外彈頭或者稱爲母彈頭�面,

還有一個內彈頭,或者稱爲子彈頭,內彈頭由钛合金鋼制成,非常堅硬。它的工

作機理是這樣的,槍彈發射時,由於槍膛內的高溫,外彈頭變軟,當它擊中人體

後,由於阻力,外彈頭迅速變形成菌傘狀,同時停止前進留在原地不停振動,從

而將向前的動能轉化爲橫向擴散波,最大限度地破壞中彈部位的機體組織。與此

同時,其內部的子彈頭由於慣性因素,從母彈頭中穿出,繼續前進,打擊內部器

官。”

��三位女孩都聽得呆了。嘉玲驚歎道∶“哇!這就是說,如果是打陰部,只要

一顆子彈,不但可以完全破壞整個外陰部,而且其內彈頭還可以進入體內打爆膀

胱、射穿子宮?”

��“是的,”童薇微笑著回答道∶“打乳房也是一樣。你們看┅┅”她向周豔

泓一指。

��周豔泓定在那�足足有30秒鍾,她無聲地嘶喊著,要把從陰部噴湧而來的

窒息心髒的快美喊出來,但就是發不出聲音!那感覺是她從來沒有經曆過的,也

是無法經曆的,那陰蒂、尿道和陰道在同一時間被徹底破壞而爆發出來的快美和

舒服就如同火山噴發、地震海嘯,洶湧澎湃!更要命的是那已經變成傘狀的外彈

頭不停地在她陰部振動,最大限度地搗爛她的外生殖器,因此,她只能像大海中

的一葉扁舟,隨風在浪尖波谷顛簸、搖曳,根本無法控制!

��終於,她登上了一個非常舒服的高潮,她抽搐著,張大了嘴,雙手死死捂住

陰部,用盡全身的力氣喊叫∶“啊!不行啦,啊呀!好舒服呀┅┅我要死啦,死

啦,死┅┅啦!啊┅┅!”然後全身一緊,向前撲倒在地上,開始不受控制地抽

搐、蹬踢。

��“好慘啊,死神姐姐,快再給她補一槍吧,別讓她受折磨了!”家文親眼看

見一個跟自己一樣的女孩子最害羞的地方中彈,羞死了,她發愁地對童薇說道∶

“我希望中彈後能快點死,不要太辛苦了!”

��“誰說她很辛苦啦?她現在正非常非常舒服呢!你聽她的叫聲┅┅”嘉玲對

家文說道。

��果然,雖然看到周豔泓在地上拼命地地滾來滾去,全身不停地抽搐痙攣,雙

腿猛烈地蹬踢,連一只鞋子都蹬掉了,但她的呻吟似乎不是痛苦的聲音,而是一

種非常舒服的、撩人心魄的類似叫床的聲音!

��家文一注意到這一點,馬上羞紅了臉,她不明白周豔泓爲什麽會這樣,難道

女孩子陰部中彈會真的很舒服?她們會打自己的陰部嗎?

��“哎呀!舒服死我啦!還要!還要!還要呀!!”周豔泓蹬踢著、呻吟著、

掙紮著、嘶喊著。她已經19歲了,早已體會過好多次性高潮了,只不過這次更

強烈,更舒服,讓她咬著嘴唇,拼命地左右甩動著頭,雙手毫不羞澀地死死捂著

裆部,忍不住用力搓磨著。那無法控制的銷魂和像尿急一樣十分快美的舒服橫掃

著她的全身,除了享受之外,她無法想任何問題,無法作任何反應,只能享受,

享受,再享受!

��“哎,童薇,剛才你說的‘快美三重奏’,只介紹了其中兩重啊,那第三重

呢?”嘉玲忽然想起了什麽,連忙問道。

��“這就是彈頭上面塗的‘X因數’啦!其實‘X因數’的提取技術早在7年

前,也就是1997年就已爲軍方所掌握了。這種‘X因數’被彈孔周圍的神經

末梢吸收後,與其體內原生的‘X因數’相結合,可以給受刑人非常強烈非常全

面的性刺激!”童薇解釋道。

��(有關‘X因數’的詳情,請參閱《美麗總動員》--作者注。)

��“用普通子彈已經能打出高潮了,爲什麽還要開發這種特殊的子彈呢?”嘉

玲又問道。

��“哎呀,這個我也說不好,還是讓他來說吧,”童薇從旁邊沙發上拉起一個

小夥子,戴一副黑邊眼鏡,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他是這種子彈的主要研制人員

耶!”

��“叫我小張,”小夥子推了推眼鏡,說道∶“我們的行刑隊每人每天都要處

死很多人,這你比我清楚,出生率和死亡率要保持平衡嘛!但是由於這些年經濟

不景氣,財政緊縮,而我們這個單位又是完全靠財政撥款過日子的,沒有一點其

他收入來源,所以經費是越來越緊張,不可能招很多行刑隊成員的,因此爲了完

成任務,我們的隊員往往只好單獨行動,獨當一面。可是這樣一來,如果碰到哪

些不肯合作的被選中人員,局面就不太好控制。所以,我們從前幾年開始就通過

各種渠道向社會上傳播女孩子中彈後會很舒服這種資訊,取得了一些效果,但還

遠遠不夠。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開始了新型子彈的研究,今天的試驗是第一步,

以後我們還要在全國各主要城市舉行一些公開的槍殺大會,讓人們親眼看到中彈

會很舒服,以求得那些女孩子能自願接受槍殺。”

��這一大段話把小夥子講得口乾舌燥,他忍不住端起杯子連連喝了好幾口水。

��“那麽,男的呢?這種子彈僅僅解決了女孩子問題啊!”嘉玲追問道。

��“專門用來打男人的子彈我們正在研制,估計很快就會有結果啦!”小張說

道。

��“好了,時間到,輪到你們兩個了,”童薇對家文和羅莉娜說道∶“我們要

做一個普通子彈與新型子彈的對比試驗,你們哪個願意用新型子彈啊?”

��羅莉娜擡頭飛快地看了童薇一眼又馬上低下了頭。

��“好,就你了!”童薇一邊說,一邊替她們打開了手铐,並將她們帶到受刑

區。

��羅莉娜和家文站好後,又忍不住扭頭去看周豔泓。這時,周豔泓還在痙攣,

身上到處都是血孔,陰部有一個巨大的深紅色血窟窿,隨著身子的抽動,不時地

還有少量血尿流出來。

��“好啦,站好站好,別動啊!”童薇說著走進了射擊室。

��看到射擊室的門在童薇身後輕輕地關上,羅莉娜知道最後時刻到來了,她非

常緊張,盡管已經看到豔泓中彈後似乎很舒服,但一想到自己女孩子最隱秘最重

要的部位要接受子彈的蹂躏,還是感到害怕。她在學校�是校排球隊的二傳手,

有過多次被排球擊中胸脯的經曆,那種既不是疼痛又不是舒服,有點脹又有點酸

說不清難受的感覺使她記憶猶新!她不知道子彈是會打她胸部還是會打她陰部,

或許兩處都要打呢!

��家文就站在羅莉娜旁邊,她現在緊張得幾乎要哭出來了,而且那該死的尿也

已經憋了很久,幾乎要憋不住了。她感到好羞好羞,馬上就要在這麽多人面前被

子彈打了,她希望中彈後不會很痛,不會失禁,不會拖好久才咽氣,不會┅┅她

想要太多的“不會”,但這可能嗎?

��槍還沒有響,羅莉娜站在那�,感到手足無措,她今天穿一件合身的銀灰色

閃光面料的無袖短裙,緊緊地裹著飽滿的胸脯,下面是肉色連褲絲襪和白色高跟

涼鞋。長長的秀發用一根牛皮筋紮了個馬尾,嘴唇上淡淡地塗了一點口紅,是銀

灰色中加一點紫羅蘭的那種。

��家文的打扮比較休閑,上身穿一件白色無袖吊帶裝,衣服很長,幾乎蓋住了

屁股,下身是緊身的白色牛仔褲,穿一雙“美佳”牌松糕鞋,她理著一頭男孩子

般的短發,臉上也淡淡地化了一點妝。

��周豔泓在蹬踢的間隙,看到羅莉娜和家文站到了前面,她知道現在輪到她們

兩個了。她想給她們打招呼,告訴她們她現在的感覺,可是又是一陣猛烈的痙攣

打斷了她,現在她的手根本不聽她的指揮,嘴�發出的也只有呻吟聲。她已經連

續達到了三個高潮,前面又有一個新的更高的高潮在不斷積累,她的身體已經升

到了雲端,快美就像電流,在她的全身亂竄,她只有不停地蹬踢著雙腿,扭動著

身體,才得以稍稍緩解。

��這時,家文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連忙對羅莉娜輕聲說道∶“哎呀,壞了,我

那東西可能提前要來耶!”

��羅莉娜聽了“噗哧”一笑。

��“人家都這樣了,你還笑!”家文抗議道。

��“我是說啊,我曾看過一份資料,”羅莉娜頓了頓,接著說道∶“我們女孩

子被槍打後,往往能打出高潮,如果是月經來前中彈,還有可能打出月經呢!”

��“哎呀,怎麽會這樣?”家文一聽發愁了∶“髒死了,我不要死,我不要中

彈┅┅”她一邊說,一邊就要往台下跑。

��“家文,家文,不要這樣嘛!”羅莉娜一把拉住家文,然後摟住她的腰,說

道∶“我們必須自願接受槍殺的,我們一起死,好不好?”

��“砰!砰!”兩聲清脆的槍聲幾乎同時響起,就好像是對她的回答。

��“啊!啊!”羅莉娜和家文同時失聲慘叫起來,與此同時,在她們倆的左胸

同時綻開兩朵好看的血花。

��打羅莉娜的子彈是新型的特種彈,子彈正好打在左乳最豐滿處稍偏一點的位

置,也就是乳暈上,只聽“噗!”的一聲,隨著子彈鑽入乳房變成傘形,整個左

乳頭硬生生的被震爛,隨著衣服和胸罩的碎片飛了出來,掉在前面2米多遠處。

在外彈頭打爛乳房的同時,內彈頭脫穎而出,鑽入胸腔,打碎了心髒。

��“啊!啊!”羅莉娜連連慘叫著,猛地放開家文,身子連連倒退,同時雙手

捂住了胸脯,大量的殷紅的鮮血從指縫間噴出,很快將胸部衣服泄成一片鮮紅!

��進入家文身體的是一顆普通的北約標準5.56毫米子彈,子彈在她的左乳

上留下一個很小的彈孔,然後一路穿過乳腺組織、胸腔、心髒,並從背後射了出

來。這時,早先中彈的周豔泓正好躺在家文身後不遠處,她恐怖地看到家文的背

部突然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紅色的彈洞,並帶出一團由被打爛的身體組織形成的血

霧。

��羅莉娜只覺得自己的胸脯被什麽東西一陣猛撞,她想起了排球,可是這東西

比排球不知厲害了多少倍,就好像是有幾十只排球接連不斷地撞過來,她又體會

到了那種難以形容的又脹又酸的感覺!可是這種感覺沒有維持多久,馬上又轉換

成了另外一種感覺,一種她非常熟悉的感覺,這是一種麻趐趐的,十分性感的酸

痛,並翻滾著朝下面震蕩,讓她的陰部濕潤。

��啊!這曾經是她男友給過她的感覺,原來打中乳房的感覺是這樣奇怪的!就

好像男友對她的愛撫!原來那些資料說的沒錯,女孩子性部位中彈真的是很舒服

的!

��她的腰已經向前彎下去了,雙手交叉著死死地捂著乳部汩汩流出的鮮血,咳

杖著全身扭動著死死地掙紮著不倒下,因爲她要享受更大的舒服,她期待著陰部

也能接受子彈的蹂躏!

��可是打陰部的子彈並沒有來。家文只感到左胸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她就知道

自己中彈了。她低頭看去,只見左乳最豐滿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小黑洞,起初沒有

血,但很快便有大量的血噴射出來,她嚇了一跳,本能地用雙手去捂。

��這時,剛中彈時的疼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十分舒服的、讓她的心理

都暫時改變的性快美感,這種快感從胸口向四周彌漫,鹹鹹癢癢的,讓她羞紅了

臉,而且那種羞臊是她從來都沒有體會過的,使她不得不把嘴盡量大地張開,呼

吸也越來越急促,終於她開始無助地呻吟起來。

��啊!原來被槍殺竟然還會這麽舒服的!她感到陰部終於大痙攣了,快美的頻

率越來越快,終於她屈服了,只見她長長地叫了一聲,然後“噗通”一聲倒在地

上,扭動著身子開始蹬踢。

��周豔泓還在頑強地蹬踢著,她中彈已經快五分鍾了,可是那該死的子彈仍沒

有奪去她生命的意思。她也不知道達到了幾次高潮,姑娘那被徹底破壞了的陰道

仍痙攣著,逸出一股股的愛液,她的身子只能被動地隨著以陰道爲中心的痙攣而

一抽一抽地悸動著┅┅

��她已經看到她的朋友家文和羅莉娜也先後中彈了,她想和她們交流一下,問

一下乳房中彈的感覺,可是該死的身體就是不聽使喚,她現在的身體就好像是一

架開足馬力的性高潮機器,除了産生快美,還是産生快美┅┅

��啊,這是什麽子彈,怎麽會這麽厲害的?!羅莉娜的呼吸開始有點吃力了。

��突然一陣很奇怪的舒服感沖擊她的下身,讓她的尿不受控制流了出來,順著

雙腿往下流,哎呀,死神姐姐說的沒錯,中彈後果然會尿失禁!好羞啊!

��這時,一股帶著血腥的液體湧上了她的嘴巴和鼻子,吐血了,她感到雙眼發

黑,她想再堅持一會兒,可是這時的她就像淋了水造成電氣短路的機器人一樣,

全身的快美分子到處都在爆炸,然後把舒服的暖流炸向她美麗嬌驅的每一部份,

讓她徹底體會妙齡美少女那身體特別的銷魂感覺。

��她優美地扭動著腰肢,嬌吟著,交叉著雙腿抽搐著,然後吐著血“噗通”一

聲栽倒在地上。只見她俯臥在地上,雙手張開,喘著氣,嘴�面吐著血沫,咬著

嘴唇,閉著眼,優美的雙腿劇烈地顫抖著、蹬踢著┅┅短裙由於掙紮而向上縮,

幾乎就要露出臀部了,幸虧她是向前倒下的,腳沖後,還不至於春光外泄。

��家文已經享受了一次非常強烈的高潮,這是她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高潮,她的

雙腿拼命地蹬踢,希望延長一點生命,讓她再享受多幾次這樣強烈的高潮。她哭

著呻吟著,全身一片痙攣,喘著氣,死命地堅持著。

��她懊悔剛才沒有同羅莉娜爭特種子彈,如果是用特種子彈打,現在一定會更

加舒服啦!她也懊悔剛才會産生“中彈後快點死”的想法,現在她可不想馬上死

了,她要與羅莉娜比一比,看誰享受的更久!

��她知道自己小便已經失禁了,啊!尿流出來的感覺真好,是全面的放松和舒

服。她的陰道在痙攣,小腹也在痙攣。啊!又有尿尿的感覺了,啊,不,是┅┅

是月經,真的被打出來啦,啊,啊,啊┅┅

��隨著一陣比一陣猛烈的抽搐,在她的陰部,在被小便泄得微黃的緊繃繃的白

色牛仔褲裆部,出現了一點暗紅色斑點,斑點不斷擴大,很快有手掌那麽大一塊

了。

��這時,李棋和童薇從射擊室�出來,來到嘉玲身旁。

��“Hi!怎麽樣?是不是有點等不及啦?”李棋笑嘻嘻地問道。

��“小丫頭,看我不撕爛你的嘴!”嘉玲嘴�是這麽說,可是心�還真有點等

不及了,看到別人正在享受舒服,而自己還冷冷清清地坐在這�等待,這種感覺

真難受。

��“哎呀,嘉玲姐,你應該感謝我才對啊!”李棋一邊躲避著嘉玲的追打,一

邊笑著說道∶“我讓她們給姐姐做示範嘛,好讓姐姐有個心理準備┅┅等會一中

彈就更舒服啦!嘻嘻!”

��童薇這時候說∶“李棋姐姐,要不要給她們補槍呀?”

��李棋和嘉玲停止了追打。李棋就說∶“好吧,用普通子彈,我們同時打,看

她們誰先斷氣。童薇,你打過陰部嗎?”

��童薇臉紅了一下∶“訓練的時候學過的,也看過嘉玲姐姐打,我沒有打過真

人。”

��李棋說∶“那你記得改良三星采珠法嗎?”

��童薇說∶“記得,第一槍搗爛尿道分離陰蒂;第二槍破壞陰道∶第三槍直接

打爛陰蒂。”

��“嘻,你的記性不錯哦,看你的實際操作怎麽樣了。羅莉娜是穿短裙的,比

較容易打,你就打她吧!我打家文啦。”

��童薇走到羅莉娜身邊,這個女孩趴在地上,仍然在掙紮著抽搐。童薇把她翻

了過來,蹬踢著掙紮的少女的短裙因爲縮上去而露出了�面的連褲絲襪,雙層裆

部已經是濕了一片,把�面的白色三角褲都弄濕了,不知道是愛液還是尿,但陰

部的範圍甚至是黑黑的陰毛仍都顯示得非常清楚。

��羅莉娜感覺到剛才經曆的幾個高潮正慢慢回落,而呼吸好像也開始困難了,

就在這時,她在朦胧中卻發現一個死神姐姐在分開她的雙腿!她一驚,本能地把

雙腿一夾,這用力的一掙紮,又讓她咳杖了起來,而且又吐了一點血。她聽見一

個女孩的聲音在說∶“姐姐,不要怕啦,把腿分開,分開一點啦┅┅”

��‘爲什麽她要我分開腿?’羅莉娜的思維有點遲鈍了∶‘對了,她要射我的

下面┅┅羞死我了,分不分開呢?假如不分開,她就不會打中我最隱秘最害羞的

地方┅┅可是,假如分開了,會不會體會那傳說中的特別舒服的感覺呢?唉,反

正就算不分開,胸部的要害已經中彈了,遲早要死,還是分開吧┅┅’

��羅莉娜咬住嘴唇,閉上眼睛,放棄了抵抗。童薇把莉娜的雙腿一分,朝著少

女的陰唇的輪廓連連扣動扳機。

��“啪!噗!噗!”槍響了,子彈在羅莉娜的裆部打出了三朵血柱!

��羅莉娜猛然覺得裆部震了幾下,熱辣辣的,然後就是一陣很奇怪的甜蜜的羞

臊的顫抖幽幽地升上來,湧遍她的全身,使她的全身好像突然往外放射一種特別

舒服的小可愛,讓她覺得非常銷魂,而且非常快樂。她覺得下身一放松,好像小

便全都泄了出來,她舒服得眼淚都忍不住流了出來。

��她嗚咽著蹬踢著雙腿痙攣著掙紮,短裙已經被血全泄紅了,而襪褲也全是血

尿,快美的狂流從她的陰部奔流到她的全身,她幾乎是馬上就沖上了一個好像自

己的頭腦都無法判讀的極爲熱烈的高潮中。自從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女性以來,她

還從來沒有體會過,原來女性的身體竟然有這樣強烈的舒服的感覺的!

��“啊呀!嗯喲!唉呀┅┅”莉娜舒服地叫著,如果她不這樣叫著的話,身體

就好像會舒服得爆炸了一樣!快美的羞臊紛紛向陰部集中,然後是銷魂的升華,

最後是一個像電擊一樣的閃光,帶著無限的快美,周圍的一切都變成了紫色!莉

娜雙腿蹬得筆直,全身痙攣著,在最高潮的那一瞬間“噗”地吐了一大口血。

��在莉娜半推半就地接受射爛其陰部的子彈的同時,向著家文的陰部瞄準的槍

也噴出了火舌,三發小子彈撕開了她的牛仔褲裆部少女最隱秘的地方。家文在翻

滾著掙紮的時候,陰部已經舒服得拼命痙攣了,她非常希望像周豔泓那樣享受一

下陰部中彈的滋味。不過,子彈一直沒有來。

��正當她有點失望,準備放棄掙紮的時候,忽然聽到死神姐姐在說著補槍的事

情,於是她馬上努力地分開雙腿等著。終於,她感到陰部熱辣辣地被什麽撞了幾

下,啊!好羞呀!終於被打中陰部了!她害羞地想著,雙手想去捂,但雙手好像

不聽自己的指揮,因爲馬上她就體會到了一種妙齡少女特別的又羞又甜的像巨浪

一樣沖上來的快美感了。

��這種感覺有點像是肚子痛的時候那種放射性的疼痛,不過取代疼痛的卻是難

以忍受的極度快美的抽搐,讓人感到陰道�十分空虛,希望被什麽東西狠狠地填

滿,然後把甜蜜的感覺往身體最深的地方拼命灌注。接著這種感覺又變成了一個

貼著最舒服的電源的強烈振動,讓家文還沒有準備好,就連續沖上了幾個飄然在

空中一樣的高潮,而每一個都強烈得讓她覺得快折磨得她死去算了。

��她的愛液,經血、尿┅┅全混在一起汩汩地流了出來,她已經舒服得張開了

嘴巴,無法思想了,她希望的是能繼續享受這樣羞臊的舒服,她從來都不知道原

來陰部這種翻天覆地的感覺竟然會那麽舒服,舒服得雙腿都要抽筋的。她無法叫

喊,因爲那種從來都沒有嘗試過的感覺對她的思想震動太厲害了。緊緊的牛仔褲

繃著她的雙腿在地上散亂地蹬踢著、蹬踢著┅┅

��‘不行啦,太舒服啦,再要,再要,再要!!!可是我怎麽吸不上氣啦?不

要,不要!我還想再享受呀!’

��大家都看得呆了,這時,童薇在一旁叫起來∶“啊呀,你們看,家文馬上就

要咽氣了耶!”

��大家馬上把目光投向家文。只見家文仰躺著,雙腿夾緊,全身繃得筆直,並

不停顫動,頭向後仰,肩部微微擡離地面,兩眼睜得圓圓的,呼吸的聲音很重。

過了一會,只聽她喉嚨�發出“咕┅┅咕┅┅”的聲音,然後雙腿又蹬了幾下,

再然後就是全面的放松┅┅

��“嘉玲姐,現在你有沒有發現新型特種子彈的另一個特點啦?”李棋笑   

地問道。

��“好像中彈後死得特別慢?”嘉玲若有所思地說道,語氣不太肯定。

��“這就是啦!”李棋興奮地接過去說道∶“這種子彈,別看它外彈頭很大,

其實它的內彈頭很小的,而且是靠慣性前進,因此沖擊力也很小,所以對受刑人

的身體內部破壞是比較小的!”

��“也就是說,如果是只打陰部,是打不死人的,”童薇接著說道∶“別看外

彈頭把陰部破壞得一塌糊塗,但那帶來的只有快美,而快美可以延長受刑人的生

命。所以如果是陰部中彈,她可以一直高潮下去的┅┅”

��“胸部中彈也一樣啊,”李棋又把話題接過去∶“羅莉娜與家文雖然都是胸

部中彈,但由於打羅莉娜的是特種彈,所以她就會比家文堅持得久!”

��“可以堅持多久呢?”嘉玲問道。在她內心,她暗暗下決心,她一定要比任

何人都堅持得更久!

��“大約可以有五分鍾吧!”李棋回答道。

��正在這時,羅莉娜突然爆發出了一陣前所未有的極其猛烈的痙攣,同時口�

也慘叫連連,由於抽筋,她的整個身子都弓了起來,然後雙腿開始蹬踢,但是一

下比一下無力,終於“咕┅┅啊┅┅”一聲咽下了最後一口氣,少女熟悉的身體

感覺隨著最後一個快美的痙攣而完全消失了。

��“現在我們來解決周豔泓吧!”李棋說著拿起槍,來到周豔泓的身邊,童薇

和嘉玲跟在後面。

��這時的周豔泓已經被連續不斷的快美折磨得奄奄一息了,她全身每一處肌肉

都以陰道爲中心、不停地陣發性地攣縮著,雙腿更是像通了電,不停地痙攣、蹬

踢。

��“噗!噗!”李棋瞄準周豔泓少女背心下堅挺的雙乳扣下了扳機。

��“啊!啊!啊┅┅!”隨著連連的慘叫,周豔泓全身猛烈地跳動著,衣服和

胸罩的碎片到處亂飛,空氣中一股淡淡的火藥味慢慢彌漫開來。

��煙霧散盡,在姑娘兩側乳房的最飽滿的地方出現了兩個黑洞,這兩槍把兩邊

的乳頭都打掉了,而乳暈變成了血洞。周豔泓馬上感覺到一陣少女乳房中彈所特

有的麻趐趐的、十分性感的酸痛,並翻滾著朝下面震蕩,與陰部的快美結合在一

起又反饋回來形成更大的快美浪潮!

��啊,怎麽會這麽舒服?周豔泓無聲地嘶叫著,蹬踢著,追逐著一個前所未有

的高潮,現在她全身到處都是快美的電流,她只能不停地蹬踢,不停地嘶喊┅┅

��啊!終於追上了,這是一個什麽樣的高潮啊?爲什麽會這麽舒服啊?女孩子

被槍殺真是太舒服啦!“啊!啊!啊┅┅咕┅┅咕┅┅啊┅┅”一陣黑暗,然後

一陣白光,她看見了白光底下自己的身體,只見那個身體還在輕輕地扭動著,蹬

踢著┅┅

��“好啦,該姐姐了!”童薇替嘉玲打開手铐。

��嘉玲活動了一下手腕,跨過家文的屍體,選了一個沒有血的地方站好,然後

笑    地對童薇說道∶“你要怎麽打啊?”

��“當然是打三槍啦,雙乳和陰部,要讓嘉玲姐姐充分享受一下嘛!”李棋搶

著回答道。

��嘉玲心�一陣竊喜,啊,終於可以享受了!於是她挺起胸,把長發甩到了腦

後,做好準備。

��李棋和童薇走進射擊室,不一會兒,從兩個射擊室�幾乎同時傳來一聲輕微

的“喀嗒”聲。啊,上子彈啦!

��正在這時,突然神仙間的門被“砰!”的一聲撞開,一名女孩拿著一張紙跑

進來,她一邊跑一邊氣喘籲籲地叫道∶“電腦程式出錯,昨天發出的死刑命令暫

停執行,待人工確認後再┅┅”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