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十五岁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淫荡十五岁转眼,我十五岁了,我的身体也是迅速的发育,我的两个小乳房已经悄悄的鼓起来了,阴户上,也可是长出了稀稀的阴毛。而且月经已经开始了。

爸爸在家的时候,我时常在上厕所时,经过爸爸的房间,总能隐隐约约的听到:“喔……喔……好美……哎……哎……亲哥哥……好老公……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鸡巴好粗……唔……小穴被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哼……唔……我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顶……哎唷……要丢了……啊……丢啦……太舒服了……快……你泄了……喔……我……也快泄了”

我也就时常偷偷听了一阵子,感到脸红心跳,下体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用手一摸,湿湿的。于是我赶紧回到房间蒙上被子,不再去想他们,希望能赶快睡觉。可是耳边仍隐隐约约传来爸爸和晓云阿姨的喘息哼叫声,刺激着我。

想着想着,我不知不觉就赤裸全身,两腿大开,一手揉搓自己那刚刚发育的小乳房,一手拚命在下体处摩擦。我那稀稀的阴毛下那白里透红、鲜嫩的小肉缝微微张开了点嘴,我把中指或食指的指头浅浅的插进我的肉缝内,然后用其它的手指轻轻碰触着我最敏感的小肉芽——阴核。而且感觉有热热的淫水慢慢地流出来。那近似透明的淫水,从那两片阴唇之中流出来,更显出了这阴部的红润白嫩,指头被吸在阴道洞口的那种感觉。

“啊……啊……啊!我怎么会这么湿呢?喔……喔……”

自己不断呻吟着,加深自己的感觉。现在的我,脑海里满是我在录像上看到的那些男欢女爱的镜头,时而其中的男女主角在爸爸、妈妈和我之间转换。

“啊!受不了啦!……哇……好爽,真爽!”

在学会并一次次手淫之后,我总让自己满足、疲倦的睡去。

可我多想能亲眼看到现实中的男女作爱啊,看是不是和录像上一样啊。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我也可以能享受这样的游戏?

一天我们学校有活动,而我不喜欢参加,就一个人先提前回家了。

当我打开门,走进大厅时,忽然,听到一种已经熟悉的声音从爸爸的房间里飘出。

我一楞:“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了?他们也太……大白天的!咦!怎么房门也没关好啊?”

我冲动的想马上过去看看,可我又怕爸爸和晓云阿姨看到,那多难为情啊!

可我有似乎隐忍不了这个念头,就蹑手蹑脚的走的爸爸的房间门口,从缝隙中,往里一看,这次我不仅仅是楞了:和晓云阿姨做爱的竟然是晓天舅舅苏晓天——晓云阿姨的亲哥哥。

我即害怕有有点生气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想不到晓云阿姨竟是这样的人,哼!我好想大吵起来、给爸爸打电话,可晓云阿姨对我挺好的,我又努力地平息着自己。渐渐平息了,可那撩人的声音刺激的我想去看看。

最终,我还是又蹑手蹑脚的去欣赏:“Ohhh……Ahhh……Mmmm……”

床头桌上的DVD开着,电视机画面上的男女正用着夸张的姿势将两人的性器官接合在一起,肉棒在小穴里面抽出又插入,一次又一次,那女生淫荡地喊着,整间房间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房间里的地毯上、床上、梳妆台上,胡乱的丢着晓天舅舅和阿姨的鞋子、衣物及内衣裤。

而爸爸和阿姨的大床上,阿姨仰面斜横在大床上,双脚微分并不时的抬起、放下。肉色的长统袜也只是胡乱的卷在足踝和小腿上。晓天舅舅轻轻爱抚晓云阿姨那赤裸的胴体,抚摸晓云阿姨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轻撩,游移在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乳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乳头。

不多时,晓云阿姨的乳头变得膨胀突起,晓天舅舅将晓云阿姨那双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阴唇鲜红如嫩。晓天舅舅伏身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更不时将舌尖深入晓云阿姨小穴里舔吸着。

“嗯……哼……啊……啊……”

晓云阿姨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呻吟声,“哥……哥,传祖……经常……经常不在家,啊……啊我好……真的好空虚啊……啊……来给我……我们再来……快啊……亲哥哥……啊……弄我……啊……哼……”

小穴泌出湿润淫水,使得晓天舅舅欲火高涨、兴奋异常,左手拨开晓云阿姨那两片鲜嫩的阴唇,右手握住自己粗大的鸡巴,对准了那湿润的肥穴嫩屄,晓天舅舅臀部一耸,猛然挺入,“滋……”

偌大的鸡巴全根尽没小穴。 “啊……啊……啊……啊……啊……快啊……像以前我们……啊在家一样……干我……干……亲妹妹……啊……啊……”

晓云阿姨满脸通红,在晓天舅舅眼里显得妩媚迷人,反而更加把劲的用九浅一深把鸡巴往肉紧的小穴来回狂抽猛插,插得久旱的晓云阿姨阵阵抽动。狂热的抽插竟引爆出晓云阿姨那久未挨插的小穴所深藏的春心欲焰,晓云阿姨完全崩溃了,淫荡春心迅速侵蚀了晓云阿姨。

寂寞很久的小穴怎受得了那真枪实弹的鸡巴狂野抽插,身体生理起了涟漪,渐渐淫欲快感冉冉燃升,刺激和紧张击着全身细胞,晓云阿姨感受到小穴内的充实,敏感的阴核频频被碰触,使得晓云阿姨快感升华到高峰。

“啊……喔……”

激发的欲火使得晓云阿姨那小穴如获至宝,肉紧地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晓云阿姨尚未生育又两个多月未挨插的那小穴窄如处女,令晓

天舅舅乐得不禁大叫:“喔……好妹妹……你的小穴好紧……夹得哥哥好爽啊……”

“喔……好……好棒……哥哥……你真厉害!……哥哥……你还和以前一样啊……啊……喔……喔……人家……亲妹妹……快不行了……啊……啊……嗯……啊……哥哥哥哥……好哥哥哥哥……用力,再用力……”

鸡巴犀利的攻势,使晓云阿姨舒畅得呼吸急促,双手环抱住晓天舅舅,晓云阿姨的肥臀上下扭动迎挺着晓天舅舅的抽插,粉脸霞红羞涩地娇叹:“啊哈……啊哈……呀呀呀呀……嗯呀……嗯呀……再用力……加油……不要停……不要停……这么长时间……没和亲……亲哥哥……啊做爱了……搞烂妹妹的淫穴……插爆它……再用力!”

晓云阿姨的肥臀随着晓天舅舅的抽插不停地挺着、迎着,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点燃的情焰促使晓云阿姨暴露风骚淫荡本能,浪吟娇哼、

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喔……喔……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了……哥哥哥哥……你好神勇……啊……”

强忍的欢愉终于转为治荡的欢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法矜持,

颤声浪哼不已:“嗯……唔……啊……你再……再用力点……亲哥哥哥哥……不要停……啊……”

晓天舅舅闻言大乐,连番用力地抽插鸡巴,粗大的鸡巴在那已被淫水湿润的小穴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 “喔……喔……亲……亲哥哥哥哥……美死妹妹了……用力插……啊……射进来……啊……哼……妙极了……嗯……哼……”

晓云阿姨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叫声,空旷已久的小穴在粗大的鸡巴勇猛的冲刺下连呼快活,脑海里只充满着鱼水之欢的喜悦。鸡巴被又窄又紧的小穴夹得舒畅无比,晓天舅舅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鸡巴在肥穴嫩屄里回旋。

晓云阿姨的小穴被晓天舅舅又烫、又硬、又粗、又大的鸡巴磨得舒服无比,暴露出淫荡的本性,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呻吟浪叫着,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晓天舅舅,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晓天舅舅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鸡巴的研磨。晓云阿姨已陶醉舒畅得忘了是被亲晓天舅舅晓天舅舅在奸淫,而把晓天舅舅当作爱人!

浪声滋滋、满床春色,小穴深深套住鸡巴,晓云阿姨被晓天舅舅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

“哎……好……好爽……亲哥……哥……哥哥,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不了啊……我又找回我们……以前做爱……啊……用力……的感觉啊……喔……哎哟……你的东西太……太大了……”

浪荡淫狎的呻吟声从晓云阿姨那性感诱惑的小嘴频频发出,湿淋淋的淫水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了床单,两人双双恣淫在肉欲得激情中! 晓云阿姨嘴角溢着淫笑:“亲爱的哥……哥哥……哥……你满意吗……你痛快吗……”

“嗯……嗯……你真行啊……喔……哥哥太……太爽了……唉唷……”

晓天舅舅被晓云阿姨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欲火烧身、全身一畅、精

门大开,滚烫的精液“卜卜”

地狂喷注满小穴,晓云阿姨的穴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

“我们……我们……歇会再做……,我们要……和第一次时,那样……好好过过瘾。好……吗?亲妹妹……小云!”

“喔、喔……太爽了……”

在我听的整个过程中,我是又刺激,又兴奋,还吃惊。

(原来晓天舅舅和晓云阿姨以前就做过!)

高潮的我软软的倚在门旁,见他们告一段落了。急忙回房,冲澡、换衣服,又悄悄的溜出了家门。

这时,天已经暗下来了,我在家附近,随便吃了点东西,正思量:什么时候回家啊,怎么回家,要不要自己再高潮一下等事情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晓云阿姨和晓天舅舅一起去了旁边的超市,我不禁心一动:他们?看来晓天舅舅一定要在我家吃饭,那他们会不会再……那我又可以欣赏了。不错,就这么办!

我找了一个公用电话,给晓云阿姨打手机:“喂,晓云阿姨,我是婷婷!”

“婷婷啊,你放学了吧,快回家,我今天给你做好吃的。”

“不了。晓云阿姨。我今天有事,不回去了,我去同学家住,好不好?”

“这……”

电话那头静默了一下!

(我猜,晓云阿姨和晓天舅舅一定在商量!)

“好吧,不过你要注意安全啊!”

晓云阿姨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丝欣喜。

“好的,放心吧,拜拜”

还有啊,婷婷,有事,打电话给我啊,就这样,拜拜!“

我放下电话,马上回到家里,躲进我的小屋里,换上睡衣,关上灯,静静等着。

过了没多长时间,我听见晓云阿姨和晓天舅舅说笑着回来了。我马上就从门缝里我弄好的小洞里向外瞧。

晓云阿姨和晓天舅舅提回来几包熟食、快餐,刚一放下,旋即,拥在一起,激烈的吻起来,他们一边吻还一边用双手来回抚摩这对方的躯体,慢慢的倒在宽大的违禁词语上,晓天舅舅解开晓云阿姨上衣的纽扣,隔着乳罩,亲吻上晓云阿姨的乳房。晓云阿姨轻声呻吟着,脖子努力的向外扬,双颊已经微微红润。

当晓天舅舅渐渐向下亲吻至晓云阿姨的肚脐的时候,晓云阿姨大声呻吟了一下,但她伸出双手,拉起晓天舅舅说:“哥,先不要急嘛,今天小婷不回来,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好好的享受一个晚上,整一个晚上,我都是你的。”

晓天舅舅从晓云阿姨身上抬起头来,又在晓云阿姨的嘴上亲了一下:“好吧!小云,你不知道,我盼这一天盼了多长时间了,自从你和传祖结婚,我们都没做过,我都快憋坏了。”

“嫂子没和做爱吗?”

“她?别提了。和她做爱只是例行公事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怎么也不像和你作爱这样爽。”

“哥啊,也是,说真的,传祖在家的时候,我们作爱也挺过瘾,也挺爽。但怎么也不刺激,没有和你一起做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是他经常不在家,我是多么盼你来。”

“来干什么啊?”

晓天舅舅伸手在晓云阿姨的裙子里摸了两下,坏笑着问。

“你啊,这还用说吗?”

晓云阿姨在晓天舅舅头上轻打了一下,“哥,你好坏!”

“说说嘛,我很久没听我的小云妹妹说淫话了,我很想听。”

说着,又在晓云阿姨身上,上下其手。

“哥,你啊,做爸爸的人,还像以前那样坏,人家不来了”

晓云阿姨娇羞的说。

“好妹妹,说一句嘛,只一句。”

晓天舅舅一只手从晓云阿姨乳罩的边缘,伸进去,轻轻的拨动晓云阿姨的乳头,看着晓云阿姨说。

“恩……啊,好,好,我说。我多盼你来,我的亲哥哥,来弄我,用你的大鸡巴来弄小云我,你亲妹妹的小穴。啊……啊,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

“说真的,哥,你今天很猛啊,你不会是很长时间没作爱了吧?”

“也不尽是,不过像我们这么刺激的是和她们所没有的。”

“她们?她们是谁?说,你除了嫂子还和谁做过,不会是和妓女吧?”

“我怎么会干那事啊!”

“哼,量你也不敢,否则……”

说着,晓云阿姨在晓天舅舅裤裆里轻轻打了一下,并随之把手放在了那儿。

“哎哟,你要给我弄断了,看谁再如此刺激的插你的小穴。”

晓天舅舅夸张的大叫,并狠狠的在阿姨的乳房上揉了几下。

“那你说啊,和谁啊?告诉我啊,亲哥哥!”

“和云欣,还有小蕊。”

“云欣我知道,是你小姨子,那小蕊是谁啊?”

“小蕊是云梅(晓天舅舅的老婆)她大哥云海的女儿。”

“哥,你真的很厉害啊,小蕊有十五岁吗?”

(后来知道,云海的老婆已经和他离婚了!)

“刚过完十五岁生日,挺小的!”

“屁,我们第一次的时候,我还差几天不到十四岁啊,哼,又一个处女便宜你了!”

“什么处女啊,云梅、云欣和云海也和你我一样,而小蕊十四岁就把第一次给了她爸爸。”

“咯咯,哥,看来,兄妹乱伦的不止我们啊,还真有父女乱伦的,刺激!对了,云海和云梅知道你弄云欣和小蕊吗?”

“知道!”

“那他们不干涉?”

“干涉什么啊,我们还有时一块弄呢?”

“哦,有机会,我也和你们一起玩玩?”

“行啊,真是挺刺激的!”

“啊……你……怎么又这么硬了?”

“小云,我们来吧!”

“不要嘛,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先吃饭吧!”

“好,吃饭。”

说完,先站起来,开始把买来的熟食、快餐摆在餐桌上。

晓云阿姨也站起来,稍微整理一下衣服,就坐下来,一起用餐。

原来他们之间都彼此喜欢作爱,还这么乱啊!我心里既不高兴又羡慕的想。

很快,他们就吃完了。晓云阿姨说:“哥,你先去洗洗澡,我来整理。”

“好勒”

答应一声就上楼去了。

晓云阿姨迅速的收拾好餐桌,也上楼去了,我不禁一呆:“唉,他们要去房间做吗?还得害我去他们房间门口去,唉!”

正想着,晓云阿姨又下来了,并检查了一下关着的窗帘。原来,她是去换衣服了,我一看,也不免有点吃惊,只见晓云阿姨穿的很少,一袭小吊带式性感内衣,被包着很少一部分的大乳房几乎要脱颖而出,薄薄的半透明的超短裙,也只能掩到白白的大腿根部,露出乳白色的内裤。

(我从来没见过晓云阿姨穿的这么性感,太迷人了!)

这时,晓天舅舅已经洗完了,他居然光着身体走回客厅,胯下的肉棒还软塌塌的,随着走动来回甩动。当他看到晓云阿姨穿着这么性感内衣,并斜依违禁词语上有意无意地做着撩人动作,他的那东西,竟然迅速的勃起(好粗大啊),还一颤一颤的。他快步走到晓云阿姨身旁问:“可以开始吗?”

晓云阿姨羞涩的点点头,扑倒在她亲哥哥的怀里。

晓天舅舅轻轻地拍着晓云阿姨的腿,开始温柔地抚摸她的大腿,晓天舅舅的手慢慢地顺着她的大腿往上滑,感受着妹妹大腿的温暖和柔滑的感觉。晓云阿姨被晓天舅舅摸得浑身发颤,她的手无力地握住晓天舅舅的手腕,但丝毫没有阻止晓天舅舅的意思。

晓天舅舅的手在晓云阿姨的身体上四处游走,晓云阿姨的呼吸细长而均匀,身体完全放松任晓天舅舅的手摸遍自己的全身。晓云阿姨的嘴唇正对着晓天舅舅的耳朵,不时地给晓天舅舅一两个吻,或是舔一舔晓天舅舅的脖子,向晓天舅舅的耳朵里呼气。晓天舅舅扳正晓云阿姨的身子,使他们面对面,他们的身体配合得真是非常的合适,晓天舅舅突出的地方晓云阿姨的就会凹进去,身体的互补使他们搂在一起时倍感舒服。过了几分钟,晓天舅舅似乎按耐不住了,想进行更深入的接触,于是就想让晓云阿姨摸他的小弟弟。晓云阿姨好像体会到了似的,温暖的小手握住了晓天舅舅热乎乎的小弟弟,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

“哥哥,你的小弟弟比刚才更大了!”

“我觉得没什么两样。”

“可我感觉它确实比刚才大多了。”

“用手指是感觉不出来的。”

“这只是初步感觉,我想一会我的小穴可以确切的告诉你我真的大多了。”

“是吗?”

“嗯!”

“好,那现在就让我们开始吧,妹妹。”

晓云阿姨顺从地挨近晓天舅舅,大腿又搭在了晓天舅舅身上,晓天舅舅紧紧地搂住晓云阿姨柔软的身子,手掌滑入了晓云阿姨的内衣内,贴着小腹往上走,晓云阿姨被晓天舅舅摸得吃吃笑个不停,腰肢款摆。晓天舅舅摸到了晓云阿姨丰满尖挺的乳房,在晓天舅舅大手的笼罩下,它们犹如球一样,在晓天舅舅的手里被捏扁又放大。晓天舅舅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晓云阿姨尖尖的乳头,细心地捻动揉捏着,感觉到它们越来越硬。“哦……哦……哦……哥……不要……好痒……好舒服……”

晓天舅舅一言不发,只是不停地揉搓妹妹的乳房,手指在晓云阿姨的乳头上来回打转。晓云阿姨的呼吸又急促起来,呼出的热气喷到晓天舅舅的脸上。仿佛心有灵犀一样,他们的嘴唇对在了一起,然后就是充满激情的热吻。他们热情地拥吻着,拚命吮吸对方。晓云阿姨主动把舌头伸了过来,如同一只小鸟般在晓天舅舅的嘴里自由地飞翔,搅得晓天舅舅神魂颠倒,感觉到无比的刺激。晓天舅舅含住晓云阿姨柔软滑腻的舌头,用力地吮吸它,同时用力地挤压晓云阿姨的乳房。

晓云阿姨的嘴唇微微打开,牙齿轻轻咬住晓天舅舅的上下唇,同时抽回舌头在晓天舅舅的双唇上滑动,感觉非常刺激。晓云阿姨的身体犹如火一般热,大腿不断地摩擦晓天舅舅的小弟弟,挑动晓天舅舅的欲火。晓天舅舅把晓云阿姨推倒在违禁词语上,晓云阿姨明白了晓天舅舅的意思,打开大腿,双手勾住晓天舅舅的脖子。

晓天舅舅褪下晓云阿姨的内衣,露出晓云阿姨的下身,大概是由于兴奋,晓云阿姨的身体已经有些紧张了,晓天舅舅可以感到晓云阿姨的小腹绷得很紧,紧贴着晓天舅舅的小腹,将火一般的热情传递过来。晓云阿姨的身材相当丰满,但是很令人爱怜,令晓天舅舅只想温柔地、小心地呵护晓云阿姨,不想令晓云阿姨受到伤害,只想和晓云阿姨痛快地接吻。晓天舅舅把身体压在他妹妹的身上,再次吻上晓云阿姨柔软温润的双唇,晓云阿姨张开嘴,热情地回应晓天舅舅的接触。

他们拥抱在一起,两个赤裸火热的身躯渐渐地融合为一体,舌头热烈地交缠着。晓天舅舅抬起自己妹妹的头,让晓云阿姨枕着晓天舅舅的手臂。晓天舅舅感到晓云阿姨坚挺的乳房紧紧地抵在晓天舅舅的胸前,乳头对着乳头,互相研磨。

看这他们激烈的前戏动作,我感觉我的身子也在不断的发热,小穴穴里已经开始有水渗出,我解开睡衣的纽扣,一手覆盖一个小乳房,轻轻的揉动,不自然的双腿并在一起,磨蹭着。而双眼一直没有离开客厅里嬉戏的他们。

晓云阿姨的手抚摸着晓天舅舅的后背,顺着脊椎骨慢慢往下滑到晓天舅舅的屁股,然后晓云阿姨自然地抬起大腿,缠在了晓天舅舅的屁股上。晓天舅舅的另一只手扶正小弟弟,让它抵在晓云阿姨已经潮湿的淫穴口,轻轻用力往前一送,顺利地挤进两片肥厚的阴唇中,晓天舅舅轻轻地旋动小弟弟,刺激晓云阿姨的阴唇,腰一沉,顺利地插了进去。晓云阿姨满足地呻吟了一声,身体放松下来。

“哦,哥哥,好大呀!”

“你也好紧啊!”

“哥哥,啊……亲哥,你没觉得你的比下午时还大啊,啊……恩……哥哥,我相信你一定会弄得人家越来越快活的,比……啊……啊下午更舒服的。是吧?”

晓天舅舅用行动来向妹妹证明。晓天舅舅一边和晓云阿姨热烈地拥吻,一边将小弟弟挺进到晓云阿姨的淫穴深处。

晓云阿姨的淫穴里已经十分淫水涟涟了,而且热乎乎的,四周绵软的淫肉舒舒服服地贴在晓天舅舅的肉棒上,不断地给晓天舅舅以压迫感,晓天舅舅的小弟弟很快就到达了终点,前面有非常柔软的东西挡住了晓天舅舅的去路,晓天舅舅知道这应该是子宫了。他们维持着胶合的状态好一会,然后晓天舅舅开始抽送小弟弟,阴壁与小弟弟的紧紧密结合,使晓天舅舅的每一次抽送都十分困难,但是每一次的摩擦都给晓天舅舅极端的刺激。晓天舅舅的每一次抽出都要完全地抽离妹妹的身体,然后进入时再从新插入,如此这般,晓云阿姨被晓天舅舅弄得心痒难耐,欲火越煽越高,但就是无法得到满足。

“哦……哦……哥哥……不要这样……哦……哦……不要停下来,”

晓云阿姨哀求道,声音已经兴奋得发抖了,“干……干我……哦……哦……哥哥……干亲妹妹……哦……好喜……欢哥哥……狠……狠地干……妹妹的小穴……哦……别担心,妹妹,哥哥会让你满意的。”

晓天舅舅抬起晓云阿姨的大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开始用力地抽插起来。

晓天舅舅的每一击都深深地撞到子宫口,然后每一次的抽出又都会带出晓云阿姨淫穴内的大量淫水。“哦……哦……哦……哦……撞到子宫了……哦……哦……插……插得好……好棒……哥哥……你真棒……还像以前……以前那么……棒……啊……哦!”

晓云阿姨呻吟着。此时晓天舅舅改变抽插的速度,如狂暴雨般急速抽插,插得晓云阿姨淫声大叫:“啊……我的小穴好爽……我爽死了……啊……”

“嗯……嗯……我好舒服……我好爽……嗯……嗯……”

“好哥哥……哦……用力的干小穴……用力的干我……哦……”

“妹……你的小穴好爽……我的小弟弟好舒服……”

“好亲亲……好哥哥……我爽死了……哦……妹妹舒服死了……哎……”

“妹……妹……我爱你……哦……哦……我爱你……”

“好丈夫……好哥哥……用力的……哦……用力……“”

哦……哦……亲爱的……快……小穴好爽……哦……”

“哦……哥哥……我舒服死了……我爱……好哥哥……”

“妹……哦……你的穴好爽……哦……哦……好爽……”

“哥哥……我爱你……快……用力……快……用力……啊……妹要出来了快……快啊……我爽上天了……啊……”

“妹……你的精水……弄得我要泄了……妹……我也爱你……妹……”

“好哥哥……妹妹好舒服……好爽……哥哥……你快一点……”

“嗯……哦……我好爽……好爽……嗯……”

“妹……我也好舒服……好爽……哦……哦……”

晓天舅舅突然感到一阵温暖,一阵冲动,随着晓云阿姨的泄出,晓天舅舅这样抽送了几下,也随之射精了。完事之后,晓天舅舅和晓云阿姨,相互的爱抚着,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

这时的我,不知不觉中,双手揉弄双乳的动作也越来越大,越重。小穴穴里的水也越来越多,已经开始顺着的大腿流下来了,我觉得我的小妹妹里好痒,我的呼吸也越来越粗了。而且这样一个劲的站着,我觉得好累。于是就把我的小沙发,悄悄的移到门口,盘腿坐在上面,并把我的狐狸玩具放在身下,用它那毛茸茸的大尾巴,坐在两腿之间,不断的扭动屁股,使其刺激磨蹭着我那近似光突突的阴户。

“妹,我还想要!”

“好吧,我们到房间去。”

“不,在这里就好!”

“这是客厅里又传来说话声,我赶紧去看。”

可能是晓天舅舅刚才没有好好的看晓云阿姨的身体,所以晓天舅舅的目光像搜索目标似的,在晓云阿姨全身上下猛盯,要把晓云阿姨看个够,晓云阿姨有点娇羞的说:“看什么,以前没看过呀?看你,真像头大色狼!”

“我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的看了,现在要看饱,永不忘记!”

轻轻的,是那么的柔,那么的美,吻上了晓云阿姨的嘴,手也妩摸晓云阿姨的敏感部位,他们都已经很长时间没彼此坦露了,所以要多多了解,要多多亲近,要把以前的损失补回来似的。渐渐的,晓天舅舅的小弟弟又硬了,似乎比刚才更粗更大更长。晓天舅舅把晓云阿姨放倒,细心的看着晓云阿姨全身的一切,洁白如玉的皮肤,挺挺硬硬的双乳,以及那个长满了毛的淫穴口,晓天舅舅的嘴含着晓云阿姨的乳头旋转的咬,轻轻的含,右手的手指,也扣弄进了晓云阿姨的淫穴内。好多的淫水,有点黏黏的,淫水是越来越多,晓云阿姨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大声。“嗯……哦……哦……我好痛快…好哥哥……我要你……我要你快干我……妹好痒……”

看到自己的亲妹妹变得如此淫荡,如此的放浪,晓天舅舅的心中早充满了熊熊欲火,不用晓云阿姨叫,晓天舅舅早要干上去了。这是晓云阿姨大声的说:“哥哥,现在你把我当成你女儿干好吗?那样也许可以加大我们的刺激,哦……哦亲哥哥,啊……不……是亲爸爸啊…干我,干女儿的小骚穴……啊……干我!”

“放心,好乖女,我一定……爸爸一定干你,干你……舒服的!”

我听的好纳闷啊,晓云阿姨叫晓天舅舅‘爸爸’自称‘女儿’。兄妹乱伦难道还没有‘父女’乱伦刺激吗?那我可以和爸爸‘父女’乱伦吗?想到这,我不禁又狠狠的摇了几下屁股,重重的揉了几下乳房。

晓天舅舅将小弟弟,又对准了晓云阿姨的淫穴口,用力一插,已整根尽底,晓天舅舅这次的干炮,比上一场更急速抽送,干得晓云阿姨叫声比先前又大了许多。“啊……我的小穴好爽……女儿爽死了……啊……”

“嗯……嗯……我好舒服……我好爽……嗯……嗯……”

“好爸爸……哦……用力的干小穴……用力的干我……哦……”

“云儿……你的小穴好爽……爸爸的小弟弟好舒服……”

“好亲亲……好爸爸……女儿妹妹爽死了……哦……女儿舒服死了……哎……”

“云儿……云儿……我爱你……哦……哦……我爱你……”

“好丈夫……我爱你……好爸爸……好哥哥……用力的……哦……用力……”

“哦……哦……亲爱…的…快……小穴好爽……哦……”

“哦……爸爸……我舒服死了……我爱……好爸爸……”

“云儿……哦……你的穴好爽……哦……哦……好爽……”

“爸爸我爱你……快……用力……快……用力……啊……小云要出来了快……快啊……我爽上天了……啊……”

“云儿……你的淫水……弄得我要射了……云儿……我也爱你……云儿……”

晓天舅舅和妹妹又再一次的双双泄精,我也同时达到了高潮,我们三人全身的神经在这一刹那,被紧缩,瘫痪。我实在忍不住,在违禁词语上沉沉谁去。朦胧中听见“妹,我还想要多来几次,可以吗?”

“好啊!要几次都可以,我们先休息一下,我一定满足你!”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几声诱人的呻吟声把我惊醒,我懒洋洋的,坐直身子,向外瞧去:晓天舅舅挺着小弟弟,偎近了晓云阿姨的身旁,双手不安份在晓云阿姨的背后抚摸着,四目注视,晓天舅舅和晓云阿姨的唇终于吻合了,晓云阿姨的喉咙中传来几声低沉而颤抖的呻吟,听到这几声呻吟的声音,晓天舅舅的手也更加的不老实,渐渐的,晓天舅舅摸到妹妹的乳房,另外一只手,顺着大腿的内侧进入了禁区。

“不要……不要嘛……快插进来嘛。”

晓云阿姨想要挣脱,想用力的推开晓天舅舅,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妹妹,让哥哥好好的爱你啦……先摸摸。”

晓天舅舅的嘴,从晓云阿姨的唇吻到脖子,晓天舅舅好像一个小孩子,贫婪地吻着晓云阿姨的肌肤,小弟弟来回地在晓云阿姨的大腿上磨擦着,晓云阿姨似乎是需要了,呻吟声变得大多了,她好像得了软骨症,软软地躺在违禁词语上,晓天舅舅不放松的紧迫着晓云阿姨,嘴巴含着晓云阿姨那红色的奶头,手呢,却钻进了茂盛的大草原,拨弄着晓云阿姨那迷人的淫穴。

“妹妹,你更美了,美得让我心慌。”

此时晓天舅舅的八寸肉棒像暴怒似的,猛抖个不停。晓云阿姨一看到晓天舅舅的小弟弟,立刻伸手抓住它,不再让小弟弟跳动,握住了小弟弟的手,来来回回的套弄。晓云阿姨的淫穴早已湿得不成样子了。此时晓云阿姨像是期待的深情看着晓天舅舅,高举着双脚,拉着晓天舅舅

对晓天舅舅说:“不要再弄了……快……快……我受不了……不要再弄了!”

晓天舅舅将小弟弟对准了晓云阿姨的淫穴口,用力一插”

滋“的一声,晓天舅舅这支小弟弟全支没入,一头插进了晓云阿姨那要命的淫穴里。“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爽……哦……哦……小弟弟真硬……”

“嗯……我好爽……好爽……哦……我美死了……哦……”

“哦……我爱死你了……你干得我好舒服……好美……”

“好淫穴……我会干死你……哦……你的淫穴包得我好舒服……干……”

“对……干死我……大力的干死我……哦……我好爽……哦……”

“亲哥哥……用力的干……插烂小穴……干烂小穴……大力。”

“好淫穴……哦……我会干死你……我会的……哦……”

“快一点……哦……用力……哦……用力……”

“哦……我爽死了……哦……我爽死了……哦……哦……”

“好哥哥……我爱死你了……哦……哦……”

“哦…哦……我快活死了……哦……哦……”

晓天舅舅的小弟弟在晓云阿姨

的淫穴里进进出出,带出了阵阵的响声,淫水早已浸湿了他们的阴毛,对晓云阿姨,晓天舅舅这时已是毫不客气,毫不怜惜的猛力的插,使劲的插,这一番功夫,可真是把晓云阿姨搞得半死不活,淫声四起,此种声势,真的是好不惊人。

“好哥哥……你干我……哦……我快疯了……爽……嗯……嗯……爽死了……哦……我好爽好爽…哦……你的屁股快扭……快动……哦……哦……快扭………哦……好哥哥……你插死我了……干死我……哦……”

晓云阿姨的双腿,紧紧的勾住晓天舅舅的腰,晓云阿姨整个人就像真的快疯了,不停的呐喊,不停的摆动,她是太兴奋了,太舒服了……一波又一波的淫水,射向晓天舅舅的龟头,刺激得晓天舅舅好不爽快,此时的晓云阿姨陷入了昏迷状态,晓天舅舅立刻抽出小弟弟。

轻轻的磨着晓云阿姨的阴蒂。过了一会儿,晓云阿姨的人才转醒过来说道:“你干得我爽死了,你让我快活死了!”

“你还没有泄,来,我来替你弄一会!”

晓云阿姨示意要晓天舅舅躺着、晓云阿姨的手慢慢的套弄小弟弟,最后低下了头,开始吸吮晓天舅舅的马眼,和整根小弟弟。晓云阿姨的舌头,就像一块加了工的绵球,舔了晓天舅舅几乎要跳起来,太好,太美了。“哦……哦……好嘴巴……哦……你……添得太美了……哦……”

“好妹妹……哦……你太会吸了……哦……吸得我爽死了……”

“美死了……哦……哦……好爽好爽……哦……哦……”

“好妹妹……哦……含深一点……深一点……哦……哦……”

“哦……好舒服……好美……哦……快……弄快一点……”

晓天舅舅知道自己快泄了,而晓云阿姨似乎舍不得离开他的小弟弟,嘴巴含了又含,晓天舅舅连忙推开晓云阿姨,不能再让晓云阿姨再含弄下去,否则就没戏唱了。晓云阿姨很自觉的转过身,学狗爬式的姿势,晓云阿姨那雪白、肥大的屁股,淫润润的淫穴中,渗着太多的淫水,真是又骚又浪又荡。小弟弟如排山倒海之气势,立刻插入那小小的淫穴,给予晓云阿姨无情冲刺。

“哥……你真行……你真会干穴……小穴会爽死……”

“好亲人……哦……你入得我美死了……哦……又来了……”

“嗯……嗯……我的小穴美死了………爽死了……嗯……”

“……嗯……我快活死了……嗯……嗯……”

“好淫穴……我会干死你……你的淫穴夹的我好舒服……”

“哦……好爽……哦……小穴会爽死……嗯……”

“好妹妹……快顶上来……快顶上来……我要……出来了……”

“好哥哥……快……大力一点……快……啊……啊……”

“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美……啊……俩快死了……”

急促的呼圾声,和激情之后所剩下的残余,晓天舅舅和晓云阿姨都深感满意。“没想到,你还这么会干穴,干得太爽了。”

“你的穴像怒江一样,水急而又多,小弟弟快要泡烂了。”

讨厌的死鬼,下次我再也不让你干穴,弄得人家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而这时小弟弟似乎还不满意又翘起来,于是晓天舅舅……又轻轻的将小弟弟插入淫穴内,按照往例的,在刚刚开始的前奏曲,必须是深深入浅出,让小穴能有更多舒畅。”

“嗯……嗯……好爽……爽呀……嗯……你真是会玩小穴……嗯……“嗯……我的好哥哥……小弟弟插得小穴真爽……嗯……真舒服……嗯……”

“好淫穴……小弟弟等一下要狠狠的干你……狠狠的插小穴……”

“好哥哥……嗯……亲哥哥……你大力干小穴……使劲的插小穴……嗯”

“嗯……太爽了……好亲亲……你干得太好…嗯…嗯……”

“哦……小穴用力紧夹着小弟弟……哦……哦……我好爽……哦…好舒服……哦!”

小弟弟一进一出的带出了不少的淫水,淫穴似乎是爽到家了,爽的不能言语,晓天舅舅又要开始了,又要摧残晓云阿姨的淫穴,啪!啪!啪!

一声又一声的肉响声,一次又一次重重的插,插得淫穴淫水四溅,淫穴如被大雨般的急打小花一样。“啊……啊……轻一点……轻一点……啊……啊……会痛呀啊……”

“啊……会痛……啊……哎唷……小力一点……”

“痛……小力一点…拜托……拜托……啊……小力一点……不要那么用力……我的好爱人……亲哥哥……轻一点……小力一点……我会受不了……”

“好淫穴……哦……你多忍耐一下……哦……哦……忍耐一下……”

“哎唷……拜托……不要用那么大力嘛……啊……啊……小穴会痛死……”

“我受不了……哎唷……受不了……大鸡巴哥哥……轻一点……求求你……”

小弟弟就这样重重的插入,又狠狠的顶,大约过了二百多下,淫穴开始舒服,淫穴也感受到重插的美味。“哦……嗯……舒服……舒服……嗯……小穴真舒服……小弟弟干得真舒服……”

“嗯……小穴好爽……嗯……小穴爽死了……嗯……你真的好会干穴……嗯…”

“好淫穴……哦……你痛快吗……哦……你很爽吗……哦……”

“……好心肝……嗯……嗯……我爽死了……嗯……”

“小弟弟……嗯……干的小穴……爽坏了……嗯……嗯……我爽到天边了……”

“好亲亲……嗯……我爱死你了……嗯……爽……爽死了……”

“……屁股动快一点……哦……扭高一点……哦……我舒服透了……”

“哦……淫穴夹紧……哦……哦……我好爽……好爽……”

“好心肝……哼……我要升天了……小穴要爽到天边了……啊……”

“啊……啊……小穴爽死了……啊……小穴升天了……啊……咧……”

“婀……真会干穴……啊……干得我爽死了……啊……啊……”

一阵又一阵的重干,一次又一次的狠插,晓天舅舅的小弟弟没有因为如此狂插法,因而萎缩,依然视淫穴无物,依然挺坚如铁。干穴由重,快,狠,而转变为轻、慢、柔,到最后射精才停下来。

淫穴像经过这次重重抽插,就像大水灾一样,泛滥成灾,整张违禁词语,几乎湿了一半多。晓云阿姨只有那喘息的份,整个人像昏死一般,静静的躺着。晓天舅舅的阴毛,妹妹的阴毛,就像浇上了浆糊,又黏又湿。

过了好长的一段的时间,晓云阿姨终于恢复了一点体力,轻声说了几句话。

“好哥哥,妹妹被你的小弟弟干死了,我真的不晓得什么叫美,叫爽了。”

“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们到楼上去。”

“你干得我都不能起来了,你真猛,真狠,小穴要休息好久才能复原了!对了,一会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弄上她们的?”

晓天舅舅一把把晓云阿姨抱起来,慢慢的走上楼,回到爸爸的房间里去了

淫荡十五岁转眼,我十五岁了,我的身体也是迅速的发育,我的两个小乳房已经悄悄的鼓起来了,阴户上,也可是长出了稀稀的阴毛。而且月经已经开始了。

爸爸在家的时候,我时常在上厕所时,经过爸爸的房间,总能隐隐约约的听到:“喔……喔……好美……哎……哎……亲哥哥……好老公……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鸡巴好粗……唔……小穴被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哼……唔……我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顶……哎唷……要丢了……啊……丢啦……太舒服了……快……你泄了……喔……我……也快泄了”

我也就时常偷偷听了一阵子,感到脸红心跳,下体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用手一摸,湿湿的。于是我赶紧回到房间蒙上被子,不再去想他们,希望能赶快睡觉。可是耳边仍隐隐约约传来爸爸和晓云阿姨的喘息哼叫声,刺激着我。

想着想着,我不知不觉就赤裸全身,两腿大开,一手揉搓自己那刚刚发育的小乳房,一手拚命在下体处摩擦。我那稀稀的阴毛下那白里透红、鲜嫩的小肉缝微微张开了点嘴,我把中指或食指的指头浅浅的插进我的肉缝内,然后用其它的手指轻轻碰触着我最敏感的小肉芽——阴核。而且感觉有热热的淫水慢慢地流出来。那近似透明的淫水,从那两片阴唇之中流出来,更显出了这阴部的红润白嫩,指头被吸在阴道洞口的那种感觉。

“啊……啊……啊!我怎么会这么湿呢?喔……喔……”

自己不断呻吟着,加深自己的感觉。现在的我,脑海里满是我在录像上看到的那些男欢女爱的镜头,时而其中的男女主角在爸爸、妈妈和我之间转换。

“啊!受不了啦!……哇……好爽,真爽!”

在学会并一次次手淫之后,我总让自己满足、疲倦的睡去。

可我多想能亲眼看到现实中的男女作爱啊,看是不是和录像上一样啊。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我也可以能享受这样的游戏?

一天我们学校有活动,而我不喜欢参加,就一个人先提前回家了。

当我打开门,走进大厅时,忽然,听到一种已经熟悉的声音从爸爸的房间里飘出。

我一楞:“爸爸什么时候回来了?他们也太……大白天的!咦!怎么房门也没关好啊?”

我冲动的想马上过去看看,可我又怕爸爸和晓云阿姨看到,那多难为情啊!

可我有似乎隐忍不了这个念头,就蹑手蹑脚的走的爸爸的房间门口,从缝隙中,往里一看,这次我不仅仅是楞了:和晓云阿姨做爱的竟然是晓天舅舅苏晓天——晓云阿姨的亲哥哥。

我即害怕有有点生气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想不到晓云阿姨竟是这样的人,哼!我好想大吵起来、给爸爸打电话,可晓云阿姨对我挺好的,我又努力地平息着自己。渐渐平息了,可那撩人的声音刺激的我想去看看。

最终,我还是又蹑手蹑脚的去欣赏:“Ohhh……Ahhh……Mmmm……”

床头桌上的DVD开着,电视机画面上的男女正用着夸张的姿势将两人的性器官接合在一起,肉棒在小穴里面抽出又插入,一次又一次,那女生淫荡地喊着,整间房间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房间里的地毯上、床上、梳妆台上,胡乱的丢着晓天舅舅和阿姨的鞋子、衣物及内衣裤。

而爸爸和阿姨的大床上,阿姨仰面斜横在大床上,双脚微分并不时的抬起、放下。肉色的长统袜也只是胡乱的卷在足踝和小腿上。晓天舅舅轻轻爱抚晓云阿姨那赤裸的胴体,抚摸晓云阿姨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轻撩,游移在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乳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乳头。

不多时,晓云阿姨的乳头变得膨胀突起,晓天舅舅将晓云阿姨那双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阴唇鲜红如嫩。晓天舅舅伏身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更不时将舌尖深入晓云阿姨小穴里舔吸着。

“嗯……哼……啊……啊……”

晓云阿姨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呻吟声,“哥……哥,传祖……经常……经常不在家,啊……啊我好……真的好空虚啊……啊……来给我……我们再来……快啊……亲哥哥……啊……弄我……啊……哼……”

小穴泌出湿润淫水,使得晓天舅舅欲火高涨、兴奋异常,左手拨开晓云阿姨那两片鲜嫩的阴唇,右手握住自己粗大的鸡巴,对准了那湿润的肥穴嫩屄,晓天舅舅臀部一耸,猛然挺入,“滋……”

偌大的鸡巴全根尽没小穴。 “啊……啊……啊……啊……啊……快啊……像以前我们……啊在家一样……干我……干……亲妹妹……啊……啊……”

晓云阿姨满脸通红,在晓天舅舅眼里显得妩媚迷人,反而更加把劲的用九浅一深把鸡巴往肉紧的小穴来回狂抽猛插,插得久旱的晓云阿姨阵阵抽动。狂热的抽插竟引爆出晓云阿姨那久未挨插的小穴所深藏的春心欲焰,晓云阿姨完全崩溃了,淫荡春心迅速侵蚀了晓云阿姨。

寂寞很久的小穴怎受得了那真枪实弹的鸡巴狂野抽插,身体生理起了涟漪,渐渐淫欲快感冉冉燃升,刺激和紧张击着全身细胞,晓云阿姨感受到小穴内的充实,敏感的阴核频频被碰触,使得晓云阿姨快感升华到高峰。

“啊……喔……”

激发的欲火使得晓云阿姨那小穴如获至宝,肉紧地一张一合的吸吮着龟头,晓云阿姨尚未生育又两个多月未挨插的那小穴窄如处女,令晓

天舅舅乐得不禁大叫:“喔……好妹妹……你的小穴好紧……夹得哥哥好爽啊……”

“喔……好……好棒……哥哥……你真厉害!……哥哥……你还和以前一样啊……啊……喔……喔……人家……亲妹妹……快不行了……啊……啊……嗯……啊……哥哥哥哥……好哥哥哥哥……用力,再用力……”

鸡巴犀利的攻势,使晓云阿姨舒畅得呼吸急促,双手环抱住晓天舅舅,晓云阿姨的肥臀上下扭动迎挺着晓天舅舅的抽插,粉脸霞红羞涩地娇叹:“啊哈……啊哈……呀呀呀呀……嗯呀……嗯呀……再用力……加油……不要停……不要停……这么长时间……没和亲……亲哥哥……啊做爱了……搞烂妹妹的淫穴……插爆它……再用力!”

晓云阿姨的肥臀随着晓天舅舅的抽插不停地挺着、迎着,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点燃的情焰促使晓云阿姨暴露风骚淫荡本能,浪吟娇哼、

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喔……喔……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了……哥哥哥哥……你好神勇……啊……”

强忍的欢愉终于转为治荡的欢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法矜持,

颤声浪哼不已:“嗯……唔……啊……你再……再用力点……亲哥哥哥哥……不要停……啊……”

晓天舅舅闻言大乐,连番用力地抽插鸡巴,粗大的鸡巴在那已被淫水湿润的小穴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 “喔……喔……亲……亲哥哥哥哥……美死妹妹了……用力插……啊……射进来……啊……哼……妙极了……嗯……哼……”

晓云阿姨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叫声,空旷已久的小穴在粗大的鸡巴勇猛的冲刺下连呼快活,脑海里只充满着鱼水之欢的喜悦。鸡巴被又窄又紧的小穴夹得舒畅无比,晓天舅舅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鸡巴在肥穴嫩屄里回旋。

晓云阿姨的小穴被晓天舅舅又烫、又硬、又粗、又大的鸡巴磨得舒服无比,暴露出淫荡的本性,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呻吟浪叫着,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晓天舅舅,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晓天舅舅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鸡巴的研磨。晓云阿姨已陶醉舒畅得忘了是被亲晓天舅舅晓天舅舅在奸淫,而把晓天舅舅当作爱人!

浪声滋滋、满床春色,小穴深深套住鸡巴,晓云阿姨被晓天舅舅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

“哎……好……好爽……亲哥……哥……哥哥,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不了啊……我又找回我们……以前做爱……啊……用力……的感觉啊……喔……哎哟……你的东西太……太大了……”

浪荡淫狎的呻吟声从晓云阿姨那性感诱惑的小嘴频频发出,湿淋淋的淫水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了床单,两人双双恣淫在肉欲得激情中! 晓云阿姨嘴角溢着淫笑:“亲爱的哥……哥哥……哥……你满意吗……你痛快吗……”

“嗯……嗯……你真行啊……喔……哥哥太……太爽了……唉唷……”

晓天舅舅被晓云阿姨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欲火烧身、全身一畅、精

门大开,滚烫的精液“卜卜”

地狂喷注满小穴,晓云阿姨的穴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

“我们……我们……歇会再做……,我们要……和第一次时,那样……好好过过瘾。好……吗?亲妹妹……小云!”

“喔、喔……太爽了……”

在我听的整个过程中,我是又刺激,又兴奋,还吃惊。

(原来晓天舅舅和晓云阿姨以前就做过!)

高潮的我软软的倚在门旁,见他们告一段落了。急忙回房,冲澡、换衣服,又悄悄的溜出了家门。

这时,天已经暗下来了,我在家附近,随便吃了点东西,正思量:什么时候回家啊,怎么回家,要不要自己再高潮一下等事情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晓云阿姨和晓天舅舅一起去了旁边的超市,我不禁心一动:他们?看来晓天舅舅一定要在我家吃饭,那他们会不会再……那我又可以欣赏了。不错,就这么办!

我找了一个公用电话,给晓云阿姨打手机:“喂,晓云阿姨,我是婷婷!”

“婷婷啊,你放学了吧,快回家,我今天给你做好吃的。”

“不了。晓云阿姨。我今天有事,不回去了,我去同学家住,好不好?”

“这……”

电话那头静默了一下!

(我猜,晓云阿姨和晓天舅舅一定在商量!)

“好吧,不过你要注意安全啊!”

晓云阿姨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丝欣喜。

“好的,放心吧,拜拜”

还有啊,婷婷,有事,打电话给我啊,就这样,拜拜!“

我放下电话,马上回到家里,躲进我的小屋里,换上睡衣,关上灯,静静等着。

过了没多长时间,我听见晓云阿姨和晓天舅舅说笑着回来了。我马上就从门缝里我弄好的小洞里向外瞧。

晓云阿姨和晓天舅舅提回来几包熟食、快餐,刚一放下,旋即,拥在一起,激烈的吻起来,他们一边吻还一边用双手来回抚摩这对方的躯体,慢慢的倒在宽大的违禁词语上,晓天舅舅解开晓云阿姨上衣的纽扣,隔着乳罩,亲吻上晓云阿姨的乳房。晓云阿姨轻声呻吟着,脖子努力的向外扬,双颊已经微微红润。

当晓天舅舅渐渐向下亲吻至晓云阿姨的肚脐的时候,晓云阿姨大声呻吟了一下,但她伸出双手,拉起晓天舅舅说:“哥,先不要急嘛,今天小婷不回来,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好好的享受一个晚上,整一个晚上,我都是你的。”

晓天舅舅从晓云阿姨身上抬起头来,又在晓云阿姨的嘴上亲了一下:“好吧!小云,你不知道,我盼这一天盼了多长时间了,自从你和传祖结婚,我们都没做过,我都快憋坏了。”

“嫂子没和做爱吗?”

“她?别提了。和她做爱只是例行公事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怎么也不像和你作爱这样爽。”

“哥啊,也是,说真的,传祖在家的时候,我们作爱也挺过瘾,也挺爽。但怎么也不刺激,没有和你一起做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是他经常不在家,我是多么盼你来。”

“来干什么啊?”

晓天舅舅伸手在晓云阿姨的裙子里摸了两下,坏笑着问。

“你啊,这还用说吗?”

晓云阿姨在晓天舅舅头上轻打了一下,“哥,你好坏!”

“说说嘛,我很久没听我的小云妹妹说淫话了,我很想听。”

说着,又在晓云阿姨身上,上下其手。

“哥,你啊,做爸爸的人,还像以前那样坏,人家不来了”

晓云阿姨娇羞的说。

“好妹妹,说一句嘛,只一句。”

晓天舅舅一只手从晓云阿姨乳罩的边缘,伸进去,轻轻的拨动晓云阿姨的乳头,看着晓云阿姨说。

“恩……啊,好,好,我说。我多盼你来,我的亲哥哥,来弄我,用你的大鸡巴来弄小云我,你亲妹妹的小穴。啊……啊,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

“说真的,哥,你今天很猛啊,你不会是很长时间没作爱了吧?”

“也不尽是,不过像我们这么刺激的是和她们所没有的。”

“她们?她们是谁?说,你除了嫂子还和谁做过,不会是和妓女吧?”

“我怎么会干那事啊!”

“哼,量你也不敢,否则……”

说着,晓云阿姨在晓天舅舅裤裆里轻轻打了一下,并随之把手放在了那儿。

“哎哟,你要给我弄断了,看谁再如此刺激的插你的小穴。”

晓天舅舅夸张的大叫,并狠狠的在阿姨的乳房上揉了几下。

“那你说啊,和谁啊?告诉我啊,亲哥哥!”

“和云欣,还有小蕊。”

“云欣我知道,是你小姨子,那小蕊是谁啊?”

“小蕊是云梅(晓天舅舅的老婆)她大哥云海的女儿。”

“哥,你真的很厉害啊,小蕊有十五岁吗?”

(后来知道,云海的老婆已经和他离婚了!)

“刚过完十五岁生日,挺小的!”

“屁,我们第一次的时候,我还差几天不到十四岁啊,哼,又一个处女便宜你了!”

“什么处女啊,云梅、云欣和云海也和你我一样,而小蕊十四岁就把第一次给了她爸爸。”

“咯咯,哥,看来,兄妹乱伦的不止我们啊,还真有父女乱伦的,刺激!对了,云海和云梅知道你弄云欣和小蕊吗?”

“知道!”

“那他们不干涉?”

“干涉什么啊,我们还有时一块弄呢?”

“哦,有机会,我也和你们一起玩玩?”

“行啊,真是挺刺激的!”

“啊……你……怎么又这么硬了?”

“小云,我们来吧!”

“不要嘛,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先吃饭吧!”

“好,吃饭。”

说完,先站起来,开始把买来的熟食、快餐摆在餐桌上。

晓云阿姨也站起来,稍微整理一下衣服,就坐下来,一起用餐。

原来他们之间都彼此喜欢作爱,还这么乱啊!我心里既不高兴又羡慕的想。

很快,他们就吃完了。晓云阿姨说:“哥,你先去洗洗澡,我来整理。”

“好勒”

答应一声就上楼去了。

晓云阿姨迅速的收拾好餐桌,也上楼去了,我不禁一呆:“唉,他们要去房间做吗?还得害我去他们房间门口去,唉!”

正想着,晓云阿姨又下来了,并检查了一下关着的窗帘。原来,她是去换衣服了,我一看,也不免有点吃惊,只见晓云阿姨穿的很少,一袭小吊带式性感内衣,被包着很少一部分的大乳房几乎要脱颖而出,薄薄的半透明的超短裙,也只能掩到白白的大腿根部,露出乳白色的内裤。

(我从来没见过晓云阿姨穿的这么性感,太迷人了!)

这时,晓天舅舅已经洗完了,他居然光着身体走回客厅,胯下的肉棒还软塌塌的,随着走动来回甩动。当他看到晓云阿姨穿着这么性感内衣,并斜依违禁词语上有意无意地做着撩人动作,他的那东西,竟然迅速的勃起(好粗大啊),还一颤一颤的。他快步走到晓云阿姨身旁问:“可以开始吗?”

晓云阿姨羞涩的点点头,扑倒在她亲哥哥的怀里。

晓天舅舅轻轻地拍着晓云阿姨的腿,开始温柔地抚摸她的大腿,晓天舅舅的手慢慢地顺着她的大腿往上滑,感受着妹妹大腿的温暖和柔滑的感觉。晓云阿姨被晓天舅舅摸得浑身发颤,她的手无力地握住晓天舅舅的手腕,但丝毫没有阻止晓天舅舅的意思。

晓天舅舅的手在晓云阿姨的身体上四处游走,晓云阿姨的呼吸细长而均匀,身体完全放松任晓天舅舅的手摸遍自己的全身。晓云阿姨的嘴唇正对着晓天舅舅的耳朵,不时地给晓天舅舅一两个吻,或是舔一舔晓天舅舅的脖子,向晓天舅舅的耳朵里呼气。晓天舅舅扳正晓云阿姨的身子,使他们面对面,他们的身体配合得真是非常的合适,晓天舅舅突出的地方晓云阿姨的就会凹进去,身体的互补使他们搂在一起时倍感舒服。过了几分钟,晓天舅舅似乎按耐不住了,想进行更深入的接触,于是就想让晓云阿姨摸他的小弟弟。晓云阿姨好像体会到了似的,温暖的小手握住了晓天舅舅热乎乎的小弟弟,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

“哥哥,你的小弟弟比刚才更大了!”

“我觉得没什么两样。”

“可我感觉它确实比刚才大多了。”

“用手指是感觉不出来的。”

“这只是初步感觉,我想一会我的小穴可以确切的告诉你我真的大多了。”

“是吗?”

“嗯!”

“好,那现在就让我们开始吧,妹妹。”

晓云阿姨顺从地挨近晓天舅舅,大腿又搭在了晓天舅舅身上,晓天舅舅紧紧地搂住晓云阿姨柔软的身子,手掌滑入了晓云阿姨的内衣内,贴着小腹往上走,晓云阿姨被晓天舅舅摸得吃吃笑个不停,腰肢款摆。晓天舅舅摸到了晓云阿姨丰满尖挺的乳房,在晓天舅舅大手的笼罩下,它们犹如球一样,在晓天舅舅的手里被捏扁又放大。晓天舅舅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晓云阿姨尖尖的乳头,细心地捻动揉捏着,感觉到它们越来越硬。“哦……哦……哦……哥……不要……好痒……好舒服……”

晓天舅舅一言不发,只是不停地揉搓妹妹的乳房,手指在晓云阿姨的乳头上来回打转。晓云阿姨的呼吸又急促起来,呼出的热气喷到晓天舅舅的脸上。仿佛心有灵犀一样,他们的嘴唇对在了一起,然后就是充满激情的热吻。他们热情地拥吻着,拚命吮吸对方。晓云阿姨主动把舌头伸了过来,如同一只小鸟般在晓天舅舅的嘴里自由地飞翔,搅得晓天舅舅神魂颠倒,感觉到无比的刺激。晓天舅舅含住晓云阿姨柔软滑腻的舌头,用力地吮吸它,同时用力地挤压晓云阿姨的乳房。

晓云阿姨的嘴唇微微打开,牙齿轻轻咬住晓天舅舅的上下唇,同时抽回舌头在晓天舅舅的双唇上滑动,感觉非常刺激。晓云阿姨的身体犹如火一般热,大腿不断地摩擦晓天舅舅的小弟弟,挑动晓天舅舅的欲火。晓天舅舅把晓云阿姨推倒在违禁词语上,晓云阿姨明白了晓天舅舅的意思,打开大腿,双手勾住晓天舅舅的脖子。

晓天舅舅褪下晓云阿姨的内衣,露出晓云阿姨的下身,大概是由于兴奋,晓云阿姨的身体已经有些紧张了,晓天舅舅可以感到晓云阿姨的小腹绷得很紧,紧贴着晓天舅舅的小腹,将火一般的热情传递过来。晓云阿姨的身材相当丰满,但是很令人爱怜,令晓天舅舅只想温柔地、小心地呵护晓云阿姨,不想令晓云阿姨受到伤害,只想和晓云阿姨痛快地接吻。晓天舅舅把身体压在他妹妹的身上,再次吻上晓云阿姨柔软温润的双唇,晓云阿姨张开嘴,热情地回应晓天舅舅的接触。

他们拥抱在一起,两个赤裸火热的身躯渐渐地融合为一体,舌头热烈地交缠着。晓天舅舅抬起自己妹妹的头,让晓云阿姨枕着晓天舅舅的手臂。晓天舅舅感到晓云阿姨坚挺的乳房紧紧地抵在晓天舅舅的胸前,乳头对着乳头,互相研磨。

看这他们激烈的前戏动作,我感觉我的身子也在不断的发热,小穴穴里已经开始有水渗出,我解开睡衣的纽扣,一手覆盖一个小乳房,轻轻的揉动,不自然的双腿并在一起,磨蹭着。而双眼一直没有离开客厅里嬉戏的他们。

晓云阿姨的手抚摸着晓天舅舅的后背,顺着脊椎骨慢慢往下滑到晓天舅舅的屁股,然后晓云阿姨自然地抬起大腿,缠在了晓天舅舅的屁股上。晓天舅舅的另一只手扶正小弟弟,让它抵在晓云阿姨已经潮湿的淫穴口,轻轻用力往前一送,顺利地挤进两片肥厚的阴唇中,晓天舅舅轻轻地旋动小弟弟,刺激晓云阿姨的阴唇,腰一沉,顺利地插了进去。晓云阿姨满足地呻吟了一声,身体放松下来。

“哦,哥哥,好大呀!”

“你也好紧啊!”

“哥哥,啊……亲哥,你没觉得你的比下午时还大啊,啊……恩……哥哥,我相信你一定会弄得人家越来越快活的,比……啊……啊下午更舒服的。是吧?”

晓天舅舅用行动来向妹妹证明。晓天舅舅一边和晓云阿姨热烈地拥吻,一边将小弟弟挺进到晓云阿姨的淫穴深处。

晓云阿姨的淫穴里已经十分淫水涟涟了,而且热乎乎的,四周绵软的淫肉舒舒服服地贴在晓天舅舅的肉棒上,不断地给晓天舅舅以压迫感,晓天舅舅的小弟弟很快就到达了终点,前面有非常柔软的东西挡住了晓天舅舅的去路,晓天舅舅知道这应该是子宫了。他们维持着胶合的状态好一会,然后晓天舅舅开始抽送小弟弟,阴壁与小弟弟的紧紧密结合,使晓天舅舅的每一次抽送都十分困难,但是每一次的摩擦都给晓天舅舅极端的刺激。晓天舅舅的每一次抽出都要完全地抽离妹妹的身体,然后进入时再从新插入,如此这般,晓云阿姨被晓天舅舅弄得心痒难耐,欲火越煽越高,但就是无法得到满足。

“哦……哦……哥哥……不要这样……哦……哦……不要停下来,”

晓云阿姨哀求道,声音已经兴奋得发抖了,“干……干我……哦……哦……哥哥……干亲妹妹……哦……好喜……欢哥哥……狠……狠地干……妹妹的小穴……哦……别担心,妹妹,哥哥会让你满意的。”

晓天舅舅抬起晓云阿姨的大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开始用力地抽插起来。

晓天舅舅的每一击都深深地撞到子宫口,然后每一次的抽出又都会带出晓云阿姨淫穴内的大量淫水。“哦……哦……哦……哦……撞到子宫了……哦……哦……插……插得好……好棒……哥哥……你真棒……还像以前……以前那么……棒……啊……哦!”

晓云阿姨呻吟着。此时晓天舅舅改变抽插的速度,如狂暴雨般急速抽插,插得晓云阿姨淫声大叫:“啊……我的小穴好爽……我爽死了……啊……”

“嗯……嗯……我好舒服……我好爽……嗯……嗯……”

“好哥哥……哦……用力的干小穴……用力的干我……哦……”

“妹……你的小穴好爽……我的小弟弟好舒服……”

“好亲亲……好哥哥……我爽死了……哦……妹妹舒服死了……哎……”

“妹……妹……我爱你……哦……哦……我爱你……”

“好丈夫……好哥哥……用力的……哦……用力……“”

哦……哦……亲爱的……快……小穴好爽……哦……”

“哦……哥哥……我舒服死了……我爱……好哥哥……”

“妹……哦……你的穴好爽……哦……哦……好爽……”

“哥哥……我爱你……快……用力……快……用力……啊……妹要出来了快……快啊……我爽上天了……啊……”

“妹……你的精水……弄得我要泄了……妹……我也爱你……妹……”

“好哥哥……妹妹好舒服……好爽……哥哥……你快一点……”

“嗯……哦……我好爽……好爽……嗯……”

“妹……我也好舒服……好爽……哦……哦……”

晓天舅舅突然感到一阵温暖,一阵冲动,随着晓云阿姨的泄出,晓天舅舅这样抽送了几下,也随之射精了。完事之后,晓天舅舅和晓云阿姨,相互的爱抚着,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

这时的我,不知不觉中,双手揉弄双乳的动作也越来越大,越重。小穴穴里的水也越来越多,已经开始顺着的大腿流下来了,我觉得我的小妹妹里好痒,我的呼吸也越来越粗了。而且这样一个劲的站着,我觉得好累。于是就把我的小沙发,悄悄的移到门口,盘腿坐在上面,并把我的狐狸玩具放在身下,用它那毛茸茸的大尾巴,坐在两腿之间,不断的扭动屁股,使其刺激磨蹭着我那近似光突突的阴户。

“妹,我还想要!”

“好吧,我们到房间去。”

“不,在这里就好!”

“这是客厅里又传来说话声,我赶紧去看。”

可能是晓天舅舅刚才没有好好的看晓云阿姨的身体,所以晓天舅舅的目光像搜索目标似的,在晓云阿姨全身上下猛盯,要把晓云阿姨看个够,晓云阿姨有点娇羞的说:“看什么,以前没看过呀?看你,真像头大色狼!”

“我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的看了,现在要看饱,永不忘记!”

轻轻的,是那么的柔,那么的美,吻上了晓云阿姨的嘴,手也妩摸晓云阿姨的敏感部位,他们都已经很长时间没彼此坦露了,所以要多多了解,要多多亲近,要把以前的损失补回来似的。渐渐的,晓天舅舅的小弟弟又硬了,似乎比刚才更粗更大更长。晓天舅舅把晓云阿姨放倒,细心的看着晓云阿姨全身的一切,洁白如玉的皮肤,挺挺硬硬的双乳,以及那个长满了毛的淫穴口,晓天舅舅的嘴含着晓云阿姨的乳头旋转的咬,轻轻的含,右手的手指,也扣弄进了晓云阿姨的淫穴内。好多的淫水,有点黏黏的,淫水是越来越多,晓云阿姨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大声。“嗯……哦……哦……我好痛快…好哥哥……我要你……我要你快干我……妹好痒……”

看到自己的亲妹妹变得如此淫荡,如此的放浪,晓天舅舅的心中早充满了熊熊欲火,不用晓云阿姨叫,晓天舅舅早要干上去了。这是晓云阿姨大声的说:“哥哥,现在你把我当成你女儿干好吗?那样也许可以加大我们的刺激,哦……哦亲哥哥,啊……不……是亲爸爸啊…干我,干女儿的小骚穴……啊……干我!”

“放心,好乖女,我一定……爸爸一定干你,干你……舒服的!”

我听的好纳闷啊,晓云阿姨叫晓天舅舅‘爸爸’自称‘女儿’。兄妹乱伦难道还没有‘父女’乱伦刺激吗?那我可以和爸爸‘父女’乱伦吗?想到这,我不禁又狠狠的摇了几下屁股,重重的揉了几下乳房。

晓天舅舅将小弟弟,又对准了晓云阿姨的淫穴口,用力一插,已整根尽底,晓天舅舅这次的干炮,比上一场更急速抽送,干得晓云阿姨叫声比先前又大了许多。“啊……我的小穴好爽……女儿爽死了……啊……”

“嗯……嗯……我好舒服……我好爽……嗯……嗯……”

“好爸爸……哦……用力的干小穴……用力的干我……哦……”

“云儿……你的小穴好爽……爸爸的小弟弟好舒服……”

“好亲亲……好爸爸……女儿妹妹爽死了……哦……女儿舒服死了……哎……”

“云儿……云儿……我爱你……哦……哦……我爱你……”

“好丈夫……我爱你……好爸爸……好哥哥……用力的……哦……用力……”

“哦……哦……亲爱…的…快……小穴好爽……哦……”

“哦……爸爸……我舒服死了……我爱……好爸爸……”

“云儿……哦……你的穴好爽……哦……哦……好爽……”

“爸爸我爱你……快……用力……快……用力……啊……小云要出来了快……快啊……我爽上天了……啊……”

“云儿……你的淫水……弄得我要射了……云儿……我也爱你……云儿……”

晓天舅舅和妹妹又再一次的双双泄精,我也同时达到了高潮,我们三人全身的神经在这一刹那,被紧缩,瘫痪。我实在忍不住,在违禁词语上沉沉谁去。朦胧中听见“妹,我还想要多来几次,可以吗?”

“好啊!要几次都可以,我们先休息一下,我一定满足你!”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几声诱人的呻吟声把我惊醒,我懒洋洋的,坐直身子,向外瞧去:晓天舅舅挺着小弟弟,偎近了晓云阿姨的身旁,双手不安份在晓云阿姨的背后抚摸着,四目注视,晓天舅舅和晓云阿姨的唇终于吻合了,晓云阿姨的喉咙中传来几声低沉而颤抖的呻吟,听到这几声呻吟的声音,晓天舅舅的手也更加的不老实,渐渐的,晓天舅舅摸到妹妹的乳房,另外一只手,顺着大腿的内侧进入了禁区。

“不要……不要嘛……快插进来嘛。”

晓云阿姨想要挣脱,想用力的推开晓天舅舅,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妹妹,让哥哥好好的爱你啦……先摸摸。”

晓天舅舅的嘴,从晓云阿姨的唇吻到脖子,晓天舅舅好像一个小孩子,贫婪地吻着晓云阿姨的肌肤,小弟弟来回地在晓云阿姨的大腿上磨擦着,晓云阿姨似乎是需要了,呻吟声变得大多了,她好像得了软骨症,软软地躺在违禁词语上,晓天舅舅不放松的紧迫着晓云阿姨,嘴巴含着晓云阿姨那红色的奶头,手呢,却钻进了茂盛的大草原,拨弄着晓云阿姨那迷人的淫穴。

“妹妹,你更美了,美得让我心慌。”

此时晓天舅舅的八寸肉棒像暴怒似的,猛抖个不停。晓云阿姨一看到晓天舅舅的小弟弟,立刻伸手抓住它,不再让小弟弟跳动,握住了小弟弟的手,来来回回的套弄。晓云阿姨的淫穴早已湿得不成样子了。此时晓云阿姨像是期待的深情看着晓天舅舅,高举着双脚,拉着晓天舅舅

对晓天舅舅说:“不要再弄了……快……快……我受不了……不要再弄了!”

晓天舅舅将小弟弟对准了晓云阿姨的淫穴口,用力一插”

滋“的一声,晓天舅舅这支小弟弟全支没入,一头插进了晓云阿姨那要命的淫穴里。“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爽……哦……哦……小弟弟真硬……”

“嗯……我好爽……好爽……哦……我美死了……哦……”

“哦……我爱死你了……你干得我好舒服……好美……”

“好淫穴……我会干死你……哦……你的淫穴包得我好舒服……干……”

“对……干死我……大力的干死我……哦……我好爽……哦……”

“亲哥哥……用力的干……插烂小穴……干烂小穴……大力。”

“好淫穴……哦……我会干死你……我会的……哦……”

“快一点……哦……用力……哦……用力……”

“哦……我爽死了……哦……我爽死了……哦……哦……”

“好哥哥……我爱死你了……哦……哦……”

“哦…哦……我快活死了……哦……哦……”

晓天舅舅的小弟弟在晓云阿姨

的淫穴里进进出出,带出了阵阵的响声,淫水早已浸湿了他们的阴毛,对晓云阿姨,晓天舅舅这时已是毫不客气,毫不怜惜的猛力的插,使劲的插,这一番功夫,可真是把晓云阿姨搞得半死不活,淫声四起,此种声势,真的是好不惊人。

“好哥哥……你干我……哦……我快疯了……爽……嗯……嗯……爽死了……哦……我好爽好爽…哦……你的屁股快扭……快动……哦……哦……快扭………哦……好哥哥……你插死我了……干死我……哦……”

晓云阿姨的双腿,紧紧的勾住晓天舅舅的腰,晓云阿姨整个人就像真的快疯了,不停的呐喊,不停的摆动,她是太兴奋了,太舒服了……一波又一波的淫水,射向晓天舅舅的龟头,刺激得晓天舅舅好不爽快,此时的晓云阿姨陷入了昏迷状态,晓天舅舅立刻抽出小弟弟。

轻轻的磨着晓云阿姨的阴蒂。过了一会儿,晓云阿姨的人才转醒过来说道:“你干得我爽死了,你让我快活死了!”

“你还没有泄,来,我来替你弄一会!”

晓云阿姨示意要晓天舅舅躺着、晓云阿姨的手慢慢的套弄小弟弟,最后低下了头,开始吸吮晓天舅舅的马眼,和整根小弟弟。晓云阿姨的舌头,就像一块加了工的绵球,舔了晓天舅舅几乎要跳起来,太好,太美了。“哦……哦……好嘴巴……哦……你……添得太美了……哦……”

“好妹妹……哦……你太会吸了……哦……吸得我爽死了……”

“美死了……哦……哦……好爽好爽……哦……哦……”

“好妹妹……哦……含深一点……深一点……哦……哦……”

“哦……好舒服……好美……哦……快……弄快一点……”

晓天舅舅知道自己快泄了,而晓云阿姨似乎舍不得离开他的小弟弟,嘴巴含了又含,晓天舅舅连忙推开晓云阿姨,不能再让晓云阿姨再含弄下去,否则就没戏唱了。晓云阿姨很自觉的转过身,学狗爬式的姿势,晓云阿姨那雪白、肥大的屁股,淫润润的淫穴中,渗着太多的淫水,真是又骚又浪又荡。小弟弟如排山倒海之气势,立刻插入那小小的淫穴,给予晓云阿姨无情冲刺。

“哥……你真行……你真会干穴……小穴会爽死……”

“好亲人……哦……你入得我美死了……哦……又来了……”

“嗯……嗯……我的小穴美死了………爽死了……嗯……”

“……嗯……我快活死了……嗯……嗯……”

“好淫穴……我会干死你……你的淫穴夹的我好舒服……”

“哦……好爽……哦……小穴会爽死……嗯……”

“好妹妹……快顶上来……快顶上来……我要……出来了……”

“好哥哥……快……大力一点……快……啊……啊……”

“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美……啊……俩快死了……”

急促的呼圾声,和激情之后所剩下的残余,晓天舅舅和晓云阿姨都深感满意。“没想到,你还这么会干穴,干得太爽了。”

“你的穴像怒江一样,水急而又多,小弟弟快要泡烂了。”

讨厌的死鬼,下次我再也不让你干穴,弄得人家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而这时小弟弟似乎还不满意又翘起来,于是晓天舅舅……又轻轻的将小弟弟插入淫穴内,按照往例的,在刚刚开始的前奏曲,必须是深深入浅出,让小穴能有更多舒畅。”

“嗯……嗯……好爽……爽呀……嗯……你真是会玩小穴……嗯……“嗯……我的好哥哥……小弟弟插得小穴真爽……嗯……真舒服……嗯……”

“好淫穴……小弟弟等一下要狠狠的干你……狠狠的插小穴……”

“好哥哥……嗯……亲哥哥……你大力干小穴……使劲的插小穴……嗯”

“嗯……太爽了……好亲亲……你干得太好…嗯…嗯……”

“哦……小穴用力紧夹着小弟弟……哦……哦……我好爽……哦…好舒服……哦!”

小弟弟一进一出的带出了不少的淫水,淫穴似乎是爽到家了,爽的不能言语,晓天舅舅又要开始了,又要摧残晓云阿姨的淫穴,啪!啪!啪!

一声又一声的肉响声,一次又一次重重的插,插得淫穴淫水四溅,淫穴如被大雨般的急打小花一样。“啊……啊……轻一点……轻一点……啊……啊……会痛呀啊……”

“啊……会痛……啊……哎唷……小力一点……”

“痛……小力一点…拜托……拜托……啊……小力一点……不要那么用力……我的好爱人……亲哥哥……轻一点……小力一点……我会受不了……”

“好淫穴……哦……你多忍耐一下……哦……哦……忍耐一下……”

“哎唷……拜托……不要用那么大力嘛……啊……啊……小穴会痛死……”

“我受不了……哎唷……受不了……大鸡巴哥哥……轻一点……求求你……”

小弟弟就这样重重的插入,又狠狠的顶,大约过了二百多下,淫穴开始舒服,淫穴也感受到重插的美味。“哦……嗯……舒服……舒服……嗯……小穴真舒服……小弟弟干得真舒服……”

“嗯……小穴好爽……嗯……小穴爽死了……嗯……你真的好会干穴……嗯…”

“好淫穴……哦……你痛快吗……哦……你很爽吗……哦……”

“……好心肝……嗯……嗯……我爽死了……嗯……”

“小弟弟……嗯……干的小穴……爽坏了……嗯……嗯……我爽到天边了……”

“好亲亲……嗯……我爱死你了……嗯……爽……爽死了……”

“……屁股动快一点……哦……扭高一点……哦……我舒服透了……”

“哦……淫穴夹紧……哦……哦……我好爽……好爽……”

“好心肝……哼……我要升天了……小穴要爽到天边了……啊……”

“啊……啊……小穴爽死了……啊……小穴升天了……啊……咧……”

“婀……真会干穴……啊……干得我爽死了……啊……啊……”

一阵又一阵的重干,一次又一次的狠插,晓天舅舅的小弟弟没有因为如此狂插法,因而萎缩,依然视淫穴无物,依然挺坚如铁。干穴由重,快,狠,而转变为轻、慢、柔,到最后射精才停下来。

淫穴像经过这次重重抽插,就像大水灾一样,泛滥成灾,整张违禁词语,几乎湿了一半多。晓云阿姨只有那喘息的份,整个人像昏死一般,静静的躺着。晓天舅舅的阴毛,妹妹的阴毛,就像浇上了浆糊,又黏又湿。

过了好长的一段的时间,晓云阿姨终于恢复了一点体力,轻声说了几句话。

“好哥哥,妹妹被你的小弟弟干死了,我真的不晓得什么叫美,叫爽了。”

“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们到楼上去。”

“你干得我都不能起来了,你真猛,真狠,小穴要休息好久才能复原了!对了,一会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弄上她们的?”

晓天舅舅一把把晓云阿姨抱起来,慢慢的走上楼,回到爸爸的房间里去了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