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艺圈外传:人妻叶一茜

临湖边令人艳羡的豪宅,在漆黑的夜里静悄悄地掩藏在树林之中。

与城市的喧嚣不同,郊外的富人区,一到晚上只剩微微的灯光,不闻人声,不见人影。

当然,这不是因为他们由于辛苦的工作在休息。

而是大家都有默契的保护着自己的隐私,越是有钱人,越是社会的精英,越是有见不得光的丑事。

不过,夫妻之间的床事并不能算在其中。

宽大整洁的卧室,床头搁置着大幅夫妻婚纱照,柔软的大床上,身强力壮的丈夫正奋力在娇柔的妻子身上耕耘着。

男人的肌肉十分发达,动作频率自然慢不了。

妻子的身材十分完美,两条长腿盘在丈夫腰际,瞇着眼睛,低哼着享受着丈夫的抽插。

这一对俊男美女,正是最漂亮的超女叶一茜和奥运冠军田亮。

结婚后,两人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退役后的田亮开始进军演艺圈,而叶一茜则是专心照顾丈夫。

如今,田亮的工作开始稳定下来,叶一茜也打算重新开始演出。

成双成对的两人,出席于派对,开幕式和各大活动。

如今,两人要面对成婚后第一次分离。

为了开始演戏的工作,叶一茜联繫好了美国一个表演学校,将要去进修半年。

临近分别,两人自然抓紧一切时机好好亲热。

作为前运动员,田亮总是能让叶一茜在床上欲仙欲死。

强壮的腰腹肌肉,能让活塞运动的频率远超常人,从而带给叶一茜无比的快感。

此时,叶一茜紧紧地搂住丈夫,婉转呻吟着,扭动着,迎合着田亮兇猛的抽插。

渐渐要攀上高峰的她,对高潮的渴求达到了最高点。

田亮火柱一般的肉棒,眼看就要将火热的岩浆激射而出。

「嗯……嗯……好舒服……我要高潮了……老公你好厉害!」叶一茜抽搐着身子,準备达到顶点。

「好老婆,我也要来了!啊……啊……」田亮用尽全身的力气,满足着身下的娇妻,即将到来的离别,有些不捨,又有些担心。

毕竟妻子如花似玉,到了外边,不知道会发生什幺事情。

如果自己能够让她满足,即使有男人勾引,也就少了一分出墙的理由了。

想到这里,田亮绷紧全身肌肉,拚命运动着。

两人的肌肤都泛着红光,喘息声充满了整个房间,眼看最激情的那一刻就要到来了。

正準备最后一击的田亮,提起臀部,用力往里面刺去。

哪知就在此时,一阵剧痛从腰际袭遍全身,田亮痛叫出声,身体重重地倒在妻子身上。

叶一茜起初以为是丈夫高潮了,正兴奋地要共赴顶峰。

但立刻,她感觉到体内的肉棒迅速萎缩着,而田亮的呻吟也从欢愉变成了痛苦。

顾不得慾火灼烧,叶一茜赶紧把丈夫扶了下来。

「老公,怎幺了,哪里受伤了?」叶一茜心痛地抱着田亮,紧张的说道。

「没事,老伤了,以前跳水的时候,就有背伤,刚刚好像又发作了。」田亮皱着眉头,说道。

「别用那幺大劲嘛。」叶一茜轻轻按摩着丈夫的腰部,说道。

「还不是想让老婆享受享受。」田亮笑道。

「去你的,讨厌。」叶一茜噗嗤笑了出来,脸色微红。

看到妻子这娇媚的模样,田亮十分不是滋味。

「老婆,对不起,你还没有高潮吧。」田亮抚摸着叶一茜光滑的皮肤,抱歉的说道。

「哦,哦,我……我高潮了。」叶一茜不愿让老公愧疚,轻轻答道。

其实,她体内的慾火仍在燃烧,湿漉漉的下体,彷彿抱怨般,放射出一阵阵的空虚和渴求。

「那就好,我可能要养一阵子,老婆,等你回来,我们再好好做。」田亮相信了妻子的谎言,满意地闭上了眼睛。

「睡吧,小心点,我来给你抹点药。」叶一茜亲了一口田亮的额头,下床拿药。

敷好药后,两人便相拥而眠。

************

一周过去了,坐在飞机上的叶一茜,怀着对老公的思念,踏上了去美国的旅途。

两个月很快过去了,婚后初次离开家的叶一茜,体验到了孤身求学的寂寞。

由于上课的时间在晚上,她每天基本上都是深夜睡觉,中午起床,和丈夫的时间总是对不上。

一开始,两个人还经常视频聊天,后来只能通通电话,而讲话的时间,也随着田亮新片的开拍,越来越短了。

叶一茜从来没想到,时间是如此难熬。

在国内,年轻漂亮的她,从小到大都有男生围着,从早晚到晚,也不是稀奇事。

结婚后,忙着家事,又有丈夫滋润,每天也十分充实。

可是到了这里,除了每天上课,几乎没有什幺事做。

同班同学没几个中国人,大家都忙来忙去,除了吃过几次饭,很少一起活动。

每天枯坐在家里,等着和田亮打电话,这样的日子,对于一个美丽成熟,正值女人最美丽时候的少妇,实在太无趣了。

心灵的寂寞,往往把肉体深藏的寂寞暴露出来。

沉沉的黑夜,寂寞的少妇,不止一次的安慰了自己。

临行前最后一次做爱没有攀上顶峰,积累的慾火,好似从来没有离开自己。

「什幺时候受伤不好,偏偏这个时候,讨厌!」叶一茜幽怨的想到,低低的呻吟着,安抚着自己渴求的下体。

幻想着和丈夫翻云覆雨,可惜,每次只能稍稍泻出一丝火苗,深藏体内的火山,倒是越来越翻腾了。

这天下午,望着空空的房间,qq上灰色的丈夫头像,叶一茜歎了口气,决定出门喝杯咖啡。

两个街区外的星巴剋,是周围不多的休闲场所。

叶一茜喜欢点上一杯热咖啡,看看书,上上网,消磨掉无聊的时间。

靠窗的座位,可以远眺宽阔清澈的大湖,如此幽静的环境,让叶一茜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下午的阳光斜斜从窗口射入,将美丽少妇的脸上涂上一抹金黄的油彩。

当年最美丽的超女的名号,自然不是吹嘘出来的。

经过婚姻的洗礼,更添一分成熟魅惑的风味。

灰色的上衣,紧身的白色长裤,完美的勾勒出苗条的曲线。

翘着二郎腿,穿着黑色高跟鞋的纤足微微摇摆,好一副美人观景图。

想着自己过去的经历,叶一茜陷入沉思。

不知道当时参加超女,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没错,自己出名了,还嫁了一个奥运冠军。

可是,明星的压力,民众的非议,都让自己备受打击。

每次出门时都要小心翼翼,生怕被拍到什幺不好的东西。

这种压抑的生活,真想找一个渠道好好发洩一下。

当年一起玩的好朋友,如今形同陌路。

想到这里,叶一茜露出了忧愁的神色。

那种激情四射,自由自在的生活,永远不会再有了吗?难道就这样相夫教子,承受着公众的压力,消耗掉最美好的时光吗?「对不起,你是叶小姐吗?」操着纯正美国口音的英语的男声,打断了叶一茜的思绪。

「我是,你是?」看着面前这个20出头的美国大男孩,叶一茜有些迷茫,不会是搭讪的吧。

来美国以后,也被当地人搭讪过几次,但都被她很有礼貌的拒绝了。

「我是John,表演班的,不记得了?」「哦,是John,你好!对不起,刚刚没有认出来。」叶一茜立刻想了起来,这个男孩是表演班一个美国学员,和一般美国人不同,他有些内向,不太和人说话。

既然不是陌生人,叶一茜不好意思拒绝,便和他攀谈起来。

自己英语不是特别好,基本上都是John侃侃而谈。

虽然有些内向,但美国人独有的幽默感还是让叶一茜感到和他谈话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异国他乡,对方只当自己是个普通人,叶一茜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不知不觉,两人便谈了几个小时,临走前,John要求送叶一茜,但叶一茜告诉他,自己住的很近,委婉的拒绝了他的邀请。

John有些失望,但还是开心的笑着与她告别。

于是,两人有默契般,连续几天都一起喝咖啡,谈天说地。

话题也越来越开放,叶一茜有些惊讶的发现和John聊天,就好像在和老朋友相处一般,无拘无束。

John健壮的体魄,幽默的谈吐,和有些害羞的神态,无形间吸引着自己。

不过,叶一茜还从来没有和他一起出去,或者让他载回家过。

这天,两人聊的格外开心,不知不觉就很晚了。

和往常一样,叶一茜要求自己回家。

「很晚了,不安全,让我送你吧。」John抛来热切的目光。

「不用了,很近的。」晚上的街区,格外的安静,叶一茜身着黑色小外套,里面的抹胸开得很低,露出一丝乳沟。

紧身的牛仔裤,突出了挺翘的臀部和修长的美腿。

黑色高跟鞋敲出的嗒嗒声,几乎就是四周唯一发出的声音。

转过街角,叶一茜突然被一家人门前的花儿吸引了。

那里像是一个小型的植物园,摆放着格式美丽的花朵,接着一盏微光,发出令人赏心悦目的美感。

叶一茜微微弯腰,观察着,心想,回国后,也要把自己家的花园好好打扮一番。

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此刻发生。

正当叶一茜欣赏着花朵,陷入幻想同时。

忽然感到自己胯下被人狠狠抠弄了一把,如触电般的弹起,叶一茜惊得花容失色。

自己最私密的地带突然遭到攻击,叶一茜方寸大乱,向后望去,一个身高体壮的黑人,一脸淫笑地嗅着自己的手指,向自己逼近。

叶一茜转身就跑,可惜高跟鞋鞋跟太高,没几步就被追上。

黑人十分粗俗,一把摀住她的嘴,用手不停的在叶一茜两腿之间揉捏,抠弄。

久未有人触碰的阴部,被如此粗暴对待,一阵阵酸楚,疼痛,羞耻,让叶一茜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难道自己会被这个黑人强姦吗?老公,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叶一茜内心狂喊着,拚命抵抗,无奈力量差距太大,一丝一毫都挣脱不得。

黑人淫笑着,把叶一茜推到了墙边,一口气扒下了她的牛仔裤和丝质小内裤,用手揉捏着叶一茜肥嫩挺翘的臀部。

叶一茜被压在墙上,只能任凭对方凌辱。

捏了几下叶一茜的臀部,黑人的手指开始进攻她的阴部,叶一茜大骇,拚命夹紧双腿。

黑人弄了几下,不耐烦了,把牛仔裤和内裤扯下来,扔在一旁,用膝盖顶开叶一茜双腿。

脚上的高跟鞋,此时助纣为虐,令下体更加向外突出。

现在,美丽超女的阴部,已经完全暴露在黑人面前。

叶一茜的嚎哭完全动摇不了黑人凌辱面前这位东方魅力少妇的决心。

叶一茜的阴唇被残忍的分开,小阴唇和阴蒂开始被黑人的手指玩弄,娇嫩的阴部,就这样落入了黑人的魔掌。

不得不承认,黑人在性爱方面简直就是天才。

叶一茜惊恐的发现,对方的手指实在太灵活,自己的阴唇被分开,一根邪恶的手指开始不停扫过阴道口,小阴唇,偶尔点一下那颗敏感的小珍珠。

如此这般,一开始只感到厌恶和羞耻的叶一茜,慢慢感到肉体内部的火焰开始被点燃,蜜穴四周不再乾燥,渐渐分泌出一丝丝液体。

成熟的人妻,就是那幺的软弱,久违的快感,开始击垮叶一茜内心的屏障。

就在此时,只听一声大喝,叶一茜只觉全身一鬆。

回头望去,John拿着电话,做报警状,边大叫便往这边跑来,黑人早已逃得不止蹤影。

叶一茜如释重负,重重跌倒在地上。

赶来的John看到眼前的境况,猛地吞了口口水。

眼角带着泪痕,头髮散乱,楚楚可怜的少妇的娇媚模样摄人心魄。

下体修长洁白的双腿完全暴露,双腿之间一抹凌乱的黑色,这片除了丈夫以外任何男人都无法一睹芳容的神秘地带,刚才却被一个素不相识的黑人恣意凌辱过。

对于叶一茜如此美丽的少妇,John早就心有所属。

可惜个性柔和的他,始终无法对叶一茜倾诉自己的仰慕。

如今,美人儿遇到如此事情,John十分自责,但看到叶一茜如此性感的样子,一股慾火窜了上来,胯下的阴茎迅速顶起了裤裆。

好在John很快冷静下来,让叶一茜穿好衣服,带她上了自己的车。

惊魂未定的叶一茜,只是任凭John处置,心里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摆脱。

到了家里,叶一茜心情平复了不少。

John忙前忙后的招呼自己,也让她十分感动。

久违的温暖涌上心头,沖淡了不少恶劣的心情。

「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就……」叶一茜喝了一口John端过来的热水,感激的说道。

「没事,赶紧喝口水,休息一下,这附近晚上是不安全。」John笑道。

叶一茜点点头,低下头,捧住了还有些烫的杯子。

由于过于慌乱,叶一茜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上衣的领口的扣子在挣扎中已经飞出去了几颗。

此刻,一对丰满圆润的双乳,大半都映入了John的眼里。

结婚后,在丈夫的滋润下,叶一茜的乳房越见坚挺。

此刻,那深深的乳沟,白皙的肤色,极度刺激着John的感官。

感受到了John火辣辣的目光,叶一茜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捏住了衣服的领口。

John有些尴尬地扭过头去,坐在沙发上,有些手足无措。

叶一茜心里怦怦直跳,自己的胸部也被他看到了。

刚刚被黑人凌辱的时候,他估计把大腿,屁股还有阴部都看光了吧。

想到这里,叶一茜羞得满脸通红,以后怎幺面对John啊,太丢人了。

坐立不安的John,虽然对眼前的大美人有些想法,但鼓了几次勇气,还是不敢有何动作。

看叶一茜的情绪稳定了不少,John便告辞,準备离去了。

叶一茜却不愿意John这样离去,刚受到惊吓的她,迫切需要有个人能陪在身边。

虽然很害羞,但John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这让自己心安不少。

但作为一个单身的少妇,她还是有些不情愿地送John到了门口。

两人下楼梯时,心神不定的叶一茜,一不小心,滑到在楼梯上。

两人顿时摔成了一堆。

有时候,事情就是那幺戏剧化,如果叶一茜没有从楼梯上滑了一下,可能她还是一个忠诚端庄的少妇。

但就是那幺一滑,让叶一茜一下子扑在了John的身上,更糟糕的是,叶一茜没穿内裤的阴部,正好压在了John的裤裆上。

John怀抱着美人,闻着女人独有的幽香,感受着那娇柔的身体,更要命的是下体还传来一阵湿热温暖的触感。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再也没有退缩的理由。

他紧紧搂过叶一茜,用力吻住了她的嘴唇。

一股强烈的男人气息传遍全身,羞愧难当的叶一茜,只被一个吻,就丧失了放抗的力气。

这幺多天来的孤寂,需求,刚刚被挑拨起的慾火,渴望男人安抚的内心,一口气袭来,将少妇的矜持完全击碎了。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叶一茜张开口腔,任凭男人的舌头在口中搅弄。

没穿内裤的阴部,隔着裤裆也可以感受到坚硬的龟头,叶一茜只觉得阴道深处一阵收缩,不自觉的分泌出了爱液。

「停……住手,我已经结婚了,不能这样。」叶一茜发出了哀求。

可惜那迷乱的眼神,微微张开的嘴唇,以及酥软的身体,只能让这句话成为一剂猛烈地催情剂。

John一把抱起叶一茜,上了楼,把她压在了床上,继续狂吻着叶一茜的嘴唇。

「唔……唔……嗯……」叶一茜呜咽着,微弱的抵抗并不能阻止男人剥去自己的长裤,扯开领口。

两条光洁的长腿,以及之间的神秘地带,都暴露在男人眼里。

John灵活的手指,开始挑逗叶一茜的阴部,强烈的刺激,让叶一茜扭动着臀部,发出苦闷的呻吟。

叶一茜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如此的敏感,慾望的火焰,在每一寸肌肤燃烧着。

开始缺氧的大脑,已经放弃思考对错,服从者身体的需求。

John迅速除去了两人的衣服,两人赤裸的抱在了一起。

John死死吻住叶一茜的樱唇,揉捏着她丰润的美乳。

叶一茜无法忍受如此挑逗,乳头高高立起,全身像没了骨头一样,浸泡在慾望之中。

感受着身下娇羞的女体,John知道美丽的少妇,今晚是属于他的了。

他鬆开叶一茜的嘴唇,分开她的双腿,开始用龟头研磨着湿透的阴道口。

女人的蜜穴火一般滚烫,却又浸泡在爱液中。

叶一茜忍不住大声呻吟开来,John的龟头比丈夫大了几乎一倍,如此强烈的刺激让自己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想让我操你吗?」John邪恶地在叶一茜耳旁说道,故意把「操」发得格外清晰。

「不!啊……你……别这样,我快疯了……」粗俗的话语以前只在欧美a片里才能见到,叶一茜羞红了脸,想要拒绝,却又完全无法抵挡下体那一波波强势的快感。

「小姐,说出来,我就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夜晚,没有人会知道,好好享受吧。」John不依不饶,继续挑逗叶一茜的乳头,龟头甚至顶到了阴蒂上,压了下去。

叶一茜发出一声淫蕩的尖叫,随即彷彿被自己吓到了般,全身泛起一片嫣红。

「操我!你,可以操我。」叶一茜的低吟,终于表示她已经服从了肉体,美丽的少妇,今晚就要与他人翻云覆雨了。

「我的荣幸。」John得意地笑道。

下身一沉,一根火热的大阴茎几乎没遇到什幺阻碍,就进入了湿热温润的人妻阴道深处。

叶一茜屏住呼吸,感觉着下体的凶器被自己的阴道紧紧包裹着,摩擦着的奇妙感觉。

丈夫十分出色的性能力,将叶一茜肉体的敏感度调教的十分出色,没想到这样更导緻了叶一茜的出轨。

独自一人的少妇,怀念着丈夫带给自己的快乐,积累的下来的慾望,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

「对不起老公,就这一次,原谅我。」心里默念了这句话后,叶一茜抛开了人妻的矜持,开始投入在性爱当中。

平时冷清的房间如今确实热火朝天,一个强壮的男人,两手抓住叶一茜的脚踝,把一对洁白修长的大腿打开,巨大的阴茎奋力抽插着女人的阴道。

叶一茜四溅的淫水,高声的呻吟,告诉男人自己已经完全被征服了。

「啊……啊……你好棒……啊……好快……我不行了……」叶一茜惊讶的发现,John的阴茎不止是尺寸惊人,他的龟头有些上翘,稜角颳着阴道内壁的感觉,简直令人发狂。

John干到兴起,抬起叶一茜的臀部,让她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大肉棒出入娇嫩的蜜穴。

红色的阴唇被拉出,挤入,发出「啧啧」的水声。

叶一茜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变得如此放蕩,居然会自己扭动着身躯,挺送着臀部,慾求不满般迎合着男人的抽送。

John每一次深深打击到自己最深处的时候,都有电流般的快感袭遍全身。

叶一茜几乎要哭出来的呻吟,没有让男人有丝毫怜香惜玉之情,反而刺激他更加猛烈地侵犯身下的魅力少妇。

巨大的肉棒在叶一茜柔软湿热的阴道里翻来搅去,肉体的摩擦产生大量的白浆。

阴唇在猛烈的撞击下变得格外红润,顶端的小珍珠在男人不时的揉捏下,越长越大,向全身激发出快感的电波。

叶一茜从来没有经历过身体被如此深入的插入,上翘的龟头毫不留情地攻击自己阴道最深最柔软,也是最敏感的部分。

丈夫的动作虽然猛烈,但决定性的尺寸差距却让自己从来没享受过如此深入的快乐。

她尖叫着,下意识的用肉壁紧紧夹住肉棒,追求着最后的高潮。

John经过长时间的动作,也到了濒临爆发的边缘,他大吼着,用尽全力,将肉棒狠狠捣入人妻最柔软的密处。

终于,两人几乎同时到达了高潮,叶一茜尖叫着,紧紧搂住男人,感受着阴道里火热的肉棒在自己高潮的痉挛下,一波波喷射出滚烫的精液。

完事后的叶一茜,水一般的黏在男人身上,红扑扑的脸蛋,尚未软化的乳头,都表示这位美女已经被男人完全征服了。

************

一个星期过去了,又是一个下午,John走进熟悉的咖啡馆,望向熟悉的座位。

一位成熟美丽的女士,正坐在那里。

一身绿色的连衣裙,裙摆只到臀部以下十公分,一对修长的美腿包裹在黑色半透明裤袜里,高级面料的丝袜,更加凸显腿型的完美。

脚上是一双流行的黑色高跟漆皮靴。

翘起的二郎腿勾勒出完美的下半身曲线,大腿根部隐约露出的袜跟,更是充满诱惑。

这位高雅性感的美女,正是当年艳压四座的超女叶一茜。

美丽的女人不缺男人,男人的滋润让女人更加美丽。

如果说丈夫打开了情慾的大门,John就是那个让自己沉迷的人。

丈夫让自己成熟美丽,而John却让自己更加的性感迷人。

一个星期来,两人在课堂上装作不怎幺认识,私下里却颠鸾倒凤了不知多少次。

叶一茜越来越放得开,越来越接受享受性爱。

在异国他乡,没人知道的情况下,叶一茜体验着心理的刺激,和肉体的快感。

她不但体验到了各种闻所未闻的性爱姿势,更了解到如何用口舌,手指,让男人快乐。

当John搂着这位风情万种的女人走出咖啡屋的时候,旁边的男人都投来嫉妒的目光。

从背后看去,叶一茜苗条的纤腰被男人扶着,丰满的香臀轻轻地扭动,一双闪烁着黑色诱惑的长腿迈动着优雅的步伐。

兼具西方火辣和东方秀丽的美人,是每一个男人最希望拥有的。

当然,这些男人不会想到,二十分钟后,这位东方大美人,就在John的suv里,趴在他的双腿之间,用她那红润娇媚的双唇服侍着John怒挺的阴茎。

叶一茜一边惊歎于西方人阳具的尺寸,一边卖力地上下吮弄着红红的龟头,用手套弄着粗长的茎身。

John爽得摊在座椅上,呻吟着,享受着这天堂一样的感觉。

他拨开叶一茜的秀髮,仔细欣赏着东方美人给自己口交的模样。

叶一茜有些害羞,又有些挑逗的眼神,让自己下身像烧着了一样。

John也没闲着,他撩起了叶一茜的裙摆,那丰满的臀部便暴露在眼前。

John熟练地找到了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开始用手指逗弄。

叶一茜身体一震,口中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即使是隔着裤袜和内裤,也能感觉到女人阴部那份湿热,可见叶一茜早已动情。

John熟练地揉弄着女人的阴部,时而抚摸那丰润的臀部和大腿内侧柔嫩的肌肤。

叶一茜今天穿着的黑丝裤袜,面料十分高级,不但将女性完美的曲线凸显无疑,而且给肌肤的感觉极佳。

隔着布料,叶一茜能清晰得感受男人对自己的爱抚。

互相刺激了一会,John一把抱起叶一茜,把她几乎是扔到了后座上。

掀开裙子,落下裤袜和内裤,猛地吻上了叶一茜早已湿漉漉的阴部。

叶一茜惊讶地尖叫了一声,John总是动作这幺激烈,比起丈夫温柔的抚弄,叶一茜羞赧地发现这样的举动更能激起她的兴奋。

为自己口交这个行为,叶一茜也从来没从丈夫那里感受过。

自从自己最隐私的部位被John的舌头服侍过后,叶一茜便深深沉迷于男人的口交中了。

在John把叶一茜的阴部舔弄得红润湿滑后,他再也忍耐不住,飞速脱掉衣服,将叶一茜翻了过来。

叶一茜知道将要发生什幺,她配合着脱掉了裙子,胸罩。

John扯下裤袜和内裤,找好位置,腰一挺,一根火热的阳具便进入了叶一茜的身体。

「啊……啊……好大!慢点……啊……」叶一茜闭上双眼,感受着男人的威猛,低声呻吟着。

「哦……Fuckyou……你真美,你的里面好舒服!」John空出双手,用力揉捏叶一茜的双乳。

大力的抽插,下体结合部传来了阵阵水声,巨大的阳具毫不怜惜地进出着叶一茜柔嫩的阴道。

巨大的龟头插入的时候,到达了田亮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嫩肉深处,让叶一茜如触电般发出呜咽声。

拔出的时候,叶一茜的阴唇被无情的翻开,然后挤入,肉唇在一波波的抽送中,反射出无比的快感。

「啊……舒服……Fuckme……Fuckmehard……啊……」平时绝对不会说出一口髒话的叶一茜,此刻尽情地沉浸在快乐里,嘴里不断发出淫声乱语。

「Fuckyou……yougotanicepussy……比你老公厉害多了吧……」「Yes……Yes……Fuckme……你最厉害了……啊……」「是不是比你老公厉害,说!」John开始挑逗式的抽送,故意不刺激叶一茜阴道深处,一面逗弄着她的阴蒂和乳头。

「啊……你厉害……你比我老公厉害……受不了了……快干我……好痒!」叶一茜大声呻吟着,扭动着臀部,双腿缠绕上了John的腰部。

如此淫蕩的表现,实在无法和那个在舞台上端庄秀丽的超女结合在一起。

「OK……看我怎幺fuck你……」John大吼一声,开始用尽全力抽插,巨大的阴茎撞击着阴道最深处最柔软的嫩肉。

狭小的车里,两条汗流浃背的肉体紧紧交缠在一起。

刚刚在外气质秀雅的东方美女,现在身上只剩下一条腿上挂着的内裤和黑丝裤袜。

她努力梃送着腰肢,把自己最隐私的部位交给男人狠狠地奸弄。

男人的大手将美女的乳房蹂躏地红扑扑的,两颗小樱桃高高耸起,和纠结的面部表情,迷离的眼神告诉男人女人正在处于无比的欢愉中。

忽见她眉头皱起,樱唇微张,发出一声长长的高音,浑身颤抖着,不问可知,叶一茜达到了高潮。

「啊……你到了吧……我也要到了……我要射到你的嘴里……来……」John看到叶一茜高潮来临,拔出阴茎伸到她面前。

叶一茜毫不犹豫地含住了情人的龟头,上下套弄着,这也是丈夫从来没有享受的服务,吸吮着刚刚还在自己阴道里抽送的,沾满了自己淫水的大阴茎,如此淫靡的行为,如今的叶一茜已是享受在其中。

终于,John把大股精液射在了叶一茜的小嘴里。

叶一茜巧妙地用舌头挡住精液强烈的喷射,然后慢慢吞了下去。

这也是John调教的结果,当然也从来没有对丈夫做过。

最后,叶一茜趴在John的胯下,妖媚地看着John的双眼,用双唇把沾满精液,淫水的阴茎清理了乾净。

现在的叶一茜,明白自己已经是John的玩物,自己也相当享受作为一个女人,被男人彻底玩弄的快感……[全文完]

人妻
临湖边令人艳羡的豪宅,在漆黑的夜里静悄悄地掩藏在树林之中。

与城市的喧嚣不同,郊外的富人区,一到晚上只剩微微的灯光,不闻人声,不见人影。

当然,这不是因为他们由于辛苦的工作在休息。

而是大家都有默契的保护着自己的隐私,越是有钱人,越是社会的精英,越是有见不得光的丑事。

不过,夫妻之间的床事并不能算在其中。

宽大整洁的卧室,床头搁置着大幅夫妻婚纱照,柔软的大床上,身强力壮的丈夫正奋力在娇柔的妻子身上耕耘着。

男人的肌肉十分发达,动作频率自然慢不了。

妻子的身材十分完美,两条长腿盘在丈夫腰际,瞇着眼睛,低哼着享受着丈夫的抽插。

这一对俊男美女,正是最漂亮的超女叶一茜和奥运冠军田亮。

结婚后,两人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退役后的田亮开始进军演艺圈,而叶一茜则是专心照顾丈夫。

如今,田亮的工作开始稳定下来,叶一茜也打算重新开始演出。

成双成对的两人,出席于派对,开幕式和各大活动。

如今,两人要面对成婚后第一次分离。

为了开始演戏的工作,叶一茜联繫好了美国一个表演学校,将要去进修半年。

临近分别,两人自然抓紧一切时机好好亲热。

作为前运动员,田亮总是能让叶一茜在床上欲仙欲死。

强壮的腰腹肌肉,能让活塞运动的频率远超常人,从而带给叶一茜无比的快感。

此时,叶一茜紧紧地搂住丈夫,婉转呻吟着,扭动着,迎合着田亮兇猛的抽插。

渐渐要攀上高峰的她,对高潮的渴求达到了最高点。

田亮火柱一般的肉棒,眼看就要将火热的岩浆激射而出。

「嗯……嗯……好舒服……我要高潮了……老公你好厉害!」叶一茜抽搐着身子,準备达到顶点。

「好老婆,我也要来了!啊……啊……」田亮用尽全身的力气,满足着身下的娇妻,即将到来的离别,有些不捨,又有些担心。

毕竟妻子如花似玉,到了外边,不知道会发生什幺事情。

如果自己能够让她满足,即使有男人勾引,也就少了一分出墙的理由了。

想到这里,田亮绷紧全身肌肉,拚命运动着。

两人的肌肤都泛着红光,喘息声充满了整个房间,眼看最激情的那一刻就要到来了。

正準备最后一击的田亮,提起臀部,用力往里面刺去。

哪知就在此时,一阵剧痛从腰际袭遍全身,田亮痛叫出声,身体重重地倒在妻子身上。

叶一茜起初以为是丈夫高潮了,正兴奋地要共赴顶峰。

但立刻,她感觉到体内的肉棒迅速萎缩着,而田亮的呻吟也从欢愉变成了痛苦。

顾不得慾火灼烧,叶一茜赶紧把丈夫扶了下来。

「老公,怎幺了,哪里受伤了?」叶一茜心痛地抱着田亮,紧张的说道。

「没事,老伤了,以前跳水的时候,就有背伤,刚刚好像又发作了。」田亮皱着眉头,说道。

「别用那幺大劲嘛。」叶一茜轻轻按摩着丈夫的腰部,说道。

「还不是想让老婆享受享受。」田亮笑道。

「去你的,讨厌。」叶一茜噗嗤笑了出来,脸色微红。

看到妻子这娇媚的模样,田亮十分不是滋味。

「老婆,对不起,你还没有高潮吧。」田亮抚摸着叶一茜光滑的皮肤,抱歉的说道。

「哦,哦,我……我高潮了。」叶一茜不愿让老公愧疚,轻轻答道。

其实,她体内的慾火仍在燃烧,湿漉漉的下体,彷彿抱怨般,放射出一阵阵的空虚和渴求。

「那就好,我可能要养一阵子,老婆,等你回来,我们再好好做。」田亮相信了妻子的谎言,满意地闭上了眼睛。

「睡吧,小心点,我来给你抹点药。」叶一茜亲了一口田亮的额头,下床拿药。

敷好药后,两人便相拥而眠。

************

一周过去了,坐在飞机上的叶一茜,怀着对老公的思念,踏上了去美国的旅途。

两个月很快过去了,婚后初次离开家的叶一茜,体验到了孤身求学的寂寞。

由于上课的时间在晚上,她每天基本上都是深夜睡觉,中午起床,和丈夫的时间总是对不上。

一开始,两个人还经常视频聊天,后来只能通通电话,而讲话的时间,也随着田亮新片的开拍,越来越短了。

叶一茜从来没想到,时间是如此难熬。

在国内,年轻漂亮的她,从小到大都有男生围着,从早晚到晚,也不是稀奇事。

结婚后,忙着家事,又有丈夫滋润,每天也十分充实。

可是到了这里,除了每天上课,几乎没有什幺事做。

同班同学没几个中国人,大家都忙来忙去,除了吃过几次饭,很少一起活动。

每天枯坐在家里,等着和田亮打电话,这样的日子,对于一个美丽成熟,正值女人最美丽时候的少妇,实在太无趣了。

心灵的寂寞,往往把肉体深藏的寂寞暴露出来。

沉沉的黑夜,寂寞的少妇,不止一次的安慰了自己。

临行前最后一次做爱没有攀上顶峰,积累的慾火,好似从来没有离开自己。

「什幺时候受伤不好,偏偏这个时候,讨厌!」叶一茜幽怨的想到,低低的呻吟着,安抚着自己渴求的下体。

幻想着和丈夫翻云覆雨,可惜,每次只能稍稍泻出一丝火苗,深藏体内的火山,倒是越来越翻腾了。

这天下午,望着空空的房间,qq上灰色的丈夫头像,叶一茜歎了口气,决定出门喝杯咖啡。

两个街区外的星巴剋,是周围不多的休闲场所。

叶一茜喜欢点上一杯热咖啡,看看书,上上网,消磨掉无聊的时间。

靠窗的座位,可以远眺宽阔清澈的大湖,如此幽静的环境,让叶一茜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下午的阳光斜斜从窗口射入,将美丽少妇的脸上涂上一抹金黄的油彩。

当年最美丽的超女的名号,自然不是吹嘘出来的。

经过婚姻的洗礼,更添一分成熟魅惑的风味。

灰色的上衣,紧身的白色长裤,完美的勾勒出苗条的曲线。

翘着二郎腿,穿着黑色高跟鞋的纤足微微摇摆,好一副美人观景图。

想着自己过去的经历,叶一茜陷入沉思。

不知道当时参加超女,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没错,自己出名了,还嫁了一个奥运冠军。

可是,明星的压力,民众的非议,都让自己备受打击。

每次出门时都要小心翼翼,生怕被拍到什幺不好的东西。

这种压抑的生活,真想找一个渠道好好发洩一下。

当年一起玩的好朋友,如今形同陌路。

想到这里,叶一茜露出了忧愁的神色。

那种激情四射,自由自在的生活,永远不会再有了吗?难道就这样相夫教子,承受着公众的压力,消耗掉最美好的时光吗?「对不起,你是叶小姐吗?」操着纯正美国口音的英语的男声,打断了叶一茜的思绪。

「我是,你是?」看着面前这个20出头的美国大男孩,叶一茜有些迷茫,不会是搭讪的吧。

来美国以后,也被当地人搭讪过几次,但都被她很有礼貌的拒绝了。

「我是John,表演班的,不记得了?」「哦,是John,你好!对不起,刚刚没有认出来。」叶一茜立刻想了起来,这个男孩是表演班一个美国学员,和一般美国人不同,他有些内向,不太和人说话。

既然不是陌生人,叶一茜不好意思拒绝,便和他攀谈起来。

自己英语不是特别好,基本上都是John侃侃而谈。

虽然有些内向,但美国人独有的幽默感还是让叶一茜感到和他谈话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异国他乡,对方只当自己是个普通人,叶一茜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不知不觉,两人便谈了几个小时,临走前,John要求送叶一茜,但叶一茜告诉他,自己住的很近,委婉的拒绝了他的邀请。

John有些失望,但还是开心的笑着与她告别。

于是,两人有默契般,连续几天都一起喝咖啡,谈天说地。

话题也越来越开放,叶一茜有些惊讶的发现和John聊天,就好像在和老朋友相处一般,无拘无束。

John健壮的体魄,幽默的谈吐,和有些害羞的神态,无形间吸引着自己。

不过,叶一茜还从来没有和他一起出去,或者让他载回家过。

这天,两人聊的格外开心,不知不觉就很晚了。

和往常一样,叶一茜要求自己回家。

「很晚了,不安全,让我送你吧。」John抛来热切的目光。

「不用了,很近的。」晚上的街区,格外的安静,叶一茜身着黑色小外套,里面的抹胸开得很低,露出一丝乳沟。

紧身的牛仔裤,突出了挺翘的臀部和修长的美腿。

黑色高跟鞋敲出的嗒嗒声,几乎就是四周唯一发出的声音。

转过街角,叶一茜突然被一家人门前的花儿吸引了。

那里像是一个小型的植物园,摆放着格式美丽的花朵,接着一盏微光,发出令人赏心悦目的美感。

叶一茜微微弯腰,观察着,心想,回国后,也要把自己家的花园好好打扮一番。

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此刻发生。

正当叶一茜欣赏着花朵,陷入幻想同时。

忽然感到自己胯下被人狠狠抠弄了一把,如触电般的弹起,叶一茜惊得花容失色。

自己最私密的地带突然遭到攻击,叶一茜方寸大乱,向后望去,一个身高体壮的黑人,一脸淫笑地嗅着自己的手指,向自己逼近。

叶一茜转身就跑,可惜高跟鞋鞋跟太高,没几步就被追上。

黑人十分粗俗,一把摀住她的嘴,用手不停的在叶一茜两腿之间揉捏,抠弄。

久未有人触碰的阴部,被如此粗暴对待,一阵阵酸楚,疼痛,羞耻,让叶一茜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难道自己会被这个黑人强姦吗?老公,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叶一茜内心狂喊着,拚命抵抗,无奈力量差距太大,一丝一毫都挣脱不得。

黑人淫笑着,把叶一茜推到了墙边,一口气扒下了她的牛仔裤和丝质小内裤,用手揉捏着叶一茜肥嫩挺翘的臀部。

叶一茜被压在墙上,只能任凭对方凌辱。

捏了几下叶一茜的臀部,黑人的手指开始进攻她的阴部,叶一茜大骇,拚命夹紧双腿。

黑人弄了几下,不耐烦了,把牛仔裤和内裤扯下来,扔在一旁,用膝盖顶开叶一茜双腿。

脚上的高跟鞋,此时助纣为虐,令下体更加向外突出。

现在,美丽超女的阴部,已经完全暴露在黑人面前。

叶一茜的嚎哭完全动摇不了黑人凌辱面前这位东方魅力少妇的决心。

叶一茜的阴唇被残忍的分开,小阴唇和阴蒂开始被黑人的手指玩弄,娇嫩的阴部,就这样落入了黑人的魔掌。

不得不承认,黑人在性爱方面简直就是天才。

叶一茜惊恐的发现,对方的手指实在太灵活,自己的阴唇被分开,一根邪恶的手指开始不停扫过阴道口,小阴唇,偶尔点一下那颗敏感的小珍珠。

如此这般,一开始只感到厌恶和羞耻的叶一茜,慢慢感到肉体内部的火焰开始被点燃,蜜穴四周不再乾燥,渐渐分泌出一丝丝液体。

成熟的人妻,就是那幺的软弱,久违的快感,开始击垮叶一茜内心的屏障。

就在此时,只听一声大喝,叶一茜只觉全身一鬆。

回头望去,John拿着电话,做报警状,边大叫便往这边跑来,黑人早已逃得不止蹤影。

叶一茜如释重负,重重跌倒在地上。

赶来的John看到眼前的境况,猛地吞了口口水。

眼角带着泪痕,头髮散乱,楚楚可怜的少妇的娇媚模样摄人心魄。

下体修长洁白的双腿完全暴露,双腿之间一抹凌乱的黑色,这片除了丈夫以外任何男人都无法一睹芳容的神秘地带,刚才却被一个素不相识的黑人恣意凌辱过。

对于叶一茜如此美丽的少妇,John早就心有所属。

可惜个性柔和的他,始终无法对叶一茜倾诉自己的仰慕。

如今,美人儿遇到如此事情,John十分自责,但看到叶一茜如此性感的样子,一股慾火窜了上来,胯下的阴茎迅速顶起了裤裆。

好在John很快冷静下来,让叶一茜穿好衣服,带她上了自己的车。

惊魂未定的叶一茜,只是任凭John处置,心里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摆脱。

到了家里,叶一茜心情平复了不少。

John忙前忙后的招呼自己,也让她十分感动。

久违的温暖涌上心头,沖淡了不少恶劣的心情。

「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就……」叶一茜喝了一口John端过来的热水,感激的说道。

「没事,赶紧喝口水,休息一下,这附近晚上是不安全。」John笑道。

叶一茜点点头,低下头,捧住了还有些烫的杯子。

由于过于慌乱,叶一茜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上衣的领口的扣子在挣扎中已经飞出去了几颗。

此刻,一对丰满圆润的双乳,大半都映入了John的眼里。

结婚后,在丈夫的滋润下,叶一茜的乳房越见坚挺。

此刻,那深深的乳沟,白皙的肤色,极度刺激着John的感官。

感受到了John火辣辣的目光,叶一茜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捏住了衣服的领口。

John有些尴尬地扭过头去,坐在沙发上,有些手足无措。

叶一茜心里怦怦直跳,自己的胸部也被他看到了。

刚刚被黑人凌辱的时候,他估计把大腿,屁股还有阴部都看光了吧。

想到这里,叶一茜羞得满脸通红,以后怎幺面对John啊,太丢人了。

坐立不安的John,虽然对眼前的大美人有些想法,但鼓了几次勇气,还是不敢有何动作。

看叶一茜的情绪稳定了不少,John便告辞,準备离去了。

叶一茜却不愿意John这样离去,刚受到惊吓的她,迫切需要有个人能陪在身边。

虽然很害羞,但John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这让自己心安不少。

但作为一个单身的少妇,她还是有些不情愿地送John到了门口。

两人下楼梯时,心神不定的叶一茜,一不小心,滑到在楼梯上。

两人顿时摔成了一堆。

有时候,事情就是那幺戏剧化,如果叶一茜没有从楼梯上滑了一下,可能她还是一个忠诚端庄的少妇。

但就是那幺一滑,让叶一茜一下子扑在了John的身上,更糟糕的是,叶一茜没穿内裤的阴部,正好压在了John的裤裆上。

John怀抱着美人,闻着女人独有的幽香,感受着那娇柔的身体,更要命的是下体还传来一阵湿热温暖的触感。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再也没有退缩的理由。

他紧紧搂过叶一茜,用力吻住了她的嘴唇。

一股强烈的男人气息传遍全身,羞愧难当的叶一茜,只被一个吻,就丧失了放抗的力气。

这幺多天来的孤寂,需求,刚刚被挑拨起的慾火,渴望男人安抚的内心,一口气袭来,将少妇的矜持完全击碎了。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叶一茜张开口腔,任凭男人的舌头在口中搅弄。

没穿内裤的阴部,隔着裤裆也可以感受到坚硬的龟头,叶一茜只觉得阴道深处一阵收缩,不自觉的分泌出了爱液。

「停……住手,我已经结婚了,不能这样。」叶一茜发出了哀求。

可惜那迷乱的眼神,微微张开的嘴唇,以及酥软的身体,只能让这句话成为一剂猛烈地催情剂。

John一把抱起叶一茜,上了楼,把她压在了床上,继续狂吻着叶一茜的嘴唇。

「唔……唔……嗯……」叶一茜呜咽着,微弱的抵抗并不能阻止男人剥去自己的长裤,扯开领口。

两条光洁的长腿,以及之间的神秘地带,都暴露在男人眼里。

John灵活的手指,开始挑逗叶一茜的阴部,强烈的刺激,让叶一茜扭动着臀部,发出苦闷的呻吟。

叶一茜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如此的敏感,慾望的火焰,在每一寸肌肤燃烧着。

开始缺氧的大脑,已经放弃思考对错,服从者身体的需求。

John迅速除去了两人的衣服,两人赤裸的抱在了一起。

John死死吻住叶一茜的樱唇,揉捏着她丰润的美乳。

叶一茜无法忍受如此挑逗,乳头高高立起,全身像没了骨头一样,浸泡在慾望之中。

感受着身下娇羞的女体,John知道美丽的少妇,今晚是属于他的了。

他鬆开叶一茜的嘴唇,分开她的双腿,开始用龟头研磨着湿透的阴道口。

女人的蜜穴火一般滚烫,却又浸泡在爱液中。

叶一茜忍不住大声呻吟开来,John的龟头比丈夫大了几乎一倍,如此强烈的刺激让自己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想让我操你吗?」John邪恶地在叶一茜耳旁说道,故意把「操」发得格外清晰。

「不!啊……你……别这样,我快疯了……」粗俗的话语以前只在欧美a片里才能见到,叶一茜羞红了脸,想要拒绝,却又完全无法抵挡下体那一波波强势的快感。

「小姐,说出来,我就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夜晚,没有人会知道,好好享受吧。」John不依不饶,继续挑逗叶一茜的乳头,龟头甚至顶到了阴蒂上,压了下去。

叶一茜发出一声淫蕩的尖叫,随即彷彿被自己吓到了般,全身泛起一片嫣红。

「操我!你,可以操我。」叶一茜的低吟,终于表示她已经服从了肉体,美丽的少妇,今晚就要与他人翻云覆雨了。

「我的荣幸。」John得意地笑道。
九游会官网-高端私享游戏圈,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扑鱼王,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会员独享,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688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