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蜜拉的故事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本帖最后由
sdlym1985

2012-3-12
14:55
编辑

   这天晚上,
我正埋首于成堆的书中.
突然,
一声刺耳的门铃声响,
转移了我好不
容易才培养出来的读书气氛.
真是烦呀!
我只得丢下手边的书,
站起来应门.
是潘蜜
拉.
她的样子就好像一只落汤鸡;
穿在身上的衣服早已因着门外的大雨而浸透,
头上
的卷发,
也因着潮湿而贴在脸上,
但仍掩盖不了她那双深棕色的大眼睛.
她独一无二
的棕色眼睛.
 
 

马克?

她跌坐在门槛上哭了起来.
我急急忙忙地伸出手去扶她.
从她的身上
传来异常的寒冷.
她颤抖着让我牵着她进入客厅.
 
 
等她在长椅上坐定,
我拿起一条毛毯,
披覆在她的肩上.
我坐在她的身旁,
而她
往我偎了过来.
我抱着她,
让她把头依在我的胸膛.

想谈谈吗?

我轻轻地问.

点点头,
然而,
还是不出声.
 
 
这个情景让我想起了以往的一些故事.
玛丽很喜欢雨,
而她总是喜欢和我手牵手
走在夏日的蒙蒙细雨中.
我们回到家中总会全身湿透,
然后…
我赶紧将剩余的回忆
抛在一旁,
回过神来注视着潘.
她自小就是我的青梅竹马,
永远的好朋友.
我从来没
见过她这个样子.
她总是快乐的,
脸上永远带着明亮的笑容.
不像现在,
一脸的苍白
还有失落.
她不像蕾伊,
整天幻想着自己是个模特儿,
而且,
她也从不浓妆.
但我从
不厌倦那不施粉的笑容.
很显然的,
一定发生了什麽事让她变成这样.
 
 
虽然身体仍在发抖,
她已经渐渐地暖和起来.
她做了一个深呼吸,
平抚自己的情
绪.

我爲了让格岚有个惊喜,
我今天特地提早下班.
而且煮了晚餐.

就我所知,
她是从不做家事的人.

他应该没那麽早下班的,
所以我很自然而然的就开门进去.
房间内传出奇怪的声音.

她闭上眼抽噎着,
回想那幕惊心动魄的情景.

格岚…
格岚他居然…
居然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他们…
他们…

她甚至不能讲出完整的
句子.
我将她更紧紧地搂着,
我以爲她会流泪,
结果没有.
可能是眼泪流光了吧,

从晚上到现在也已哭了好几个小时了.
 
 
当我抱着她,
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
她在我的怀抱中显得有点笨拙.
也许是身高
不对吧?
突然我觉得我的胸口有点湿,
原来是她衣服浸的水渗出了毛毯.
我推了推她,
不敢正视她的目光.

你已经湿透了,
我还是拿些干衣服给你换上吧!

说完,
我站
起了身,
到卧房拿了件干的t恤.

拿去,
先换上吧!

 
 
当她在浴室里换衣服的时候,
我来来回回的跺步.
我真希望我能了解她的痛苦,
但我自己的伤痕却也被挑了起来.
我闭上眼,
好像仍能感受到玛丽在我身旁.
玛丽对
每个男人而言都是美丽的,
她拥有一些特质能让男人像苍蝇般地黏着她.
然而她总是
说希望有头金发,
这样就是全天下最漂亮的皇后了.
我觉得她能选中这麽平凡的我真
是我的幸运.
 
 
我的思绪因潘蜜拉的出浴而中断.
她看起来仍有点苍白,
有点麻木,
甚至当我拨
弄她的发梢时她也是浑浑厄厄的.

喂!

,
我指着我的卧房,

到我房里歇一会儿
吧,
等晚点我们可以聊到天亮.

几分钟后我拿了新的毛毯进房去,
我发现她已经睡
着了,
只得轻手轻脚地替她拉上被子,
盖上毛毯.
 
 
我回到客厅,
拉开窗帘望着外头的雨,
继续着我的暇思.
我在想,
是否玛丽现在
也跟我一样,
望着大雨,
想着同样的事…
不,
绝不会!
她早就把对我的心态说的一
清二楚了!

唉!

我叹了口气,
回头坐在长椅上,
靠着刚刚潘用过的湿毯子.
这件
毯子曾经是玛丽的最爱.
我将它轻轻地摩挲我的脸颊,
潘淡淡的香气泛滥了我整个思
绪.
玛丽呀…
 
 
每次我们从雨中漫步回来,
我们会一起淋浴,
然后一起坐在这长椅上,
用的就是
这条毛毯,
紧紧地包住我们两人.
那些时候,
是我爱极玛丽的日子.
当雨水冲去了她
的虚荣心,
回到这里,
与繁华隔绝的地方,
也是玛丽最真的时候.
也许这也是个巧合
吧!
当冬天过去,
细雨不再,
我们也就分手了.
 
 
我躺了下来,
拉过毯子盖着.
爲什麽我总是还忘不了她,
还爲她疯狂?
到最后,
她总是无端地发脾气,
找借口争吵.
或许我该庆幸她的离去吧?
但,
我却到格岚和潘
那边哭诉…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嗯,
格岚.
不是我爱说他,
他第一眼见到潘就爱上她了.
潘似乎懂得在任何场合
的应对进退.
这也是我们友谊能维持如此久的部份原因.
我本来不知我自己对潘的心
意,
直到他的出现.
一开始,
我和他竞争.
然而我退出了,
我发现潘比较喜欢他.

了友谊,
我也只有退出.
等到潘和他都对这份情感彼此认同时,
我们甚至还能坐下长
谈数小时哩!
 
 
当然,
后来蕾伊进入我的生活,
改变了这种情形.
可是我和潘仍是彼此信赖的好
朋友,
有了问题,
也会互相讨论.
只是蕾伊不信认我们这总纯友谊,
她总幻想着有什
麽没什麽的.
她甚至以这个作爲争吵的开端.
我开始猜想,
这是不是也是使格岚去找
另一个女人的原因.
不!
我们都自己做了选择的!
他必须要爲潘的痛苦负责.
而且由
他没有四处寻找潘回家来看,
他一点也不重视她.
真是个可恶的家伙!
 
 
我闭上我的眼,
暴雨声狂乱地呼啸我的耳际.

唉!
蕾伊.

我又叹了一口气.
她总是爱躺在我的身上,
将头枕在我的胸膛.
她棕色的卷发会…
喔!
不!
蕾伊的头
发是黑色长发,
我居然搞糊涂了!
如果让她知道,
她一定会杀了我!
唉!
反正她也离
开了,
甚至不告而别.
没有留一句话,
什麽都没有…
 
 
我摇摇头,
试着丢掉那些恼人的记忆…
看看时间,
六点零三分,
离我的闹钟调
的时间还有一点.
哎!
昨晚的事真的让我想了很多.
 
 
我站起身,
轻轻地走进我的房间,
我必须要在我的闹钟吵醒潘前把它关掉.
我 
手 脚地关了闹钟,
正要转身离开.
 
 

马克…
等等,

潘在我身后哭了出来,

别走,
好吗?

 
 
我转过身来看着她,
由于天才刚亮,
我只能隐隐约约看出她的眼睛红红的.
 
 

嗯?

 
 

别走…

 
 

好吧!
“,
我走到床边坐在她身旁.
她坐了起来,
将头枕在我肩上.
 
 

爲什麽?
“她哭了出来.
 
 

爲什麽这种事总是会发生,
我不知道,
不管我多麽地爱他…

虽然这些话听
起来没什麽意义,
我也不知道这时候我该说什麽来安慰她.
我抱着她,
试着调整因身
高造成的不谐和.
但总是感觉怪怪的,
我也不敢推开她.
 
 
在一段长时间的沈默后,
她终于开了口.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早就该料到
会有这种结果的…

她擡起了头,
而我迷惘地望着她.

嗯?


最近这几个月来
他总是早出晚归,
我已经忘了上次我们坐在一起聊天是什麽时候了,
还有,
我们也很
久都没有…..

她说着,
一边害羞地低头把玩她的裙摆.
 
 

我也真想不到,
格岚怎麽会这麽没眼光,
放着一个漂亮的老婆不要,
还去…”
 
 

喔!
马克,
你总是这麽会说话.

 
 

没什麽,
我怎麽想的我就怎麽说呀!

 
 

谢谢你,

她无力地微笑着.

我…
马克,
我想…
我当初应该选择你的.”
 
 

什…
什麽?

 
 
她带了点罪恶感转开了她的头,
然而,
我紧紧注视着她.
我想了解她刚刚所说的
话.
因着她的头发,
t恤的上半部还有点湿,
紧紧贴住她的上身,
隐隐约约地可以看
到乳沟.
柔柔的日光射了进来,
更能衬托出她的美.
她突然转过身来,
上半身倾靠着
我.
当她轻轻地在我脸颊印上一吻时,
我几乎呆住了…
我没有抗拒,
她更用手环着
我,
将自己更贴向我.

我该选择你的…

她悄悄地说.
 
 
突然地,
我发现我在回应她的拥抱,
我轻轻地在她颈部吐出了一些字…

其实
我,
我很久以前就…

 
 
她用食指在我嘴唇做了一个”

“的动作.

我知道,
我都知道.

她整个人偎
了进来,
轻轻地吻着我.
她的双唇是如此地柔软而温暖.
我开始用手去拨弄她的秀发
,

喔!
潘…

我呻吟了出来.

****hiddenmessage*****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