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奴同学会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房间里,灯光昏暗,房外风强雨骤,台风天风呼呼的追着,雨哗哗下着。  一个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双脚分开。  在他双脚分开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体正跪在男人的双脚之间,同样一丝不挂。

  女的约莫二十多岁,头绑马尾,只有几根青丝飘在腻白的后颈上,女人肌肤赛雪,雪白浑圆的屁股跟美艳的容貌,红润的双唇,坚挺的乳房如笋的形状,乳头呈现粉红微微上翘,乳晕像樱桃般鲜艳欲滴,沈甸甸的双乳在胸前晃动着,丝毫无赘肉的肚子十分平滑。  跟一般情侣作爱的场景没啥不同,不同的只是女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项圈,项圈的前方系着一条炼子,正握在男人的手里,女人的双手手腕上各被套着一个皮革制的黑拘束具,在双手的拘束具中间有一条铁炼子连接,女人那双笔直的小腿在脚踝的地方一样被黑皮革拘束具套着,双脚之间的链子稍长约两尺多。  「多美丽的身体啊!三年来都没改变。」男人赞叹着。  「开始吧,嫣奴,跟以前一样。」男人说道。  女子开始俯身向前,用她的温润双唇吻上了男人的唇。  两人舌头交缠,激烈的吻着,女人的舌尖进入嘴男人里时,男人没有逃避,也用舌尖缠绕,发出啾啾的声音,吻了约莫七八秒,女的开始用她的双唇顺着男人的下巴,一路往下吻,经过脖子、厚实的胸膛、舌头继续在肚脐周边绕圈,然后向下在男人的阴囊周围吻了起来。  此时女人已经变成趴着的姿势,双唇继续往下移动经过男人的大腿、小腿,脚跟、脚趾,女人一点一点的舔着男人的脚趾,再慢慢的顺着小腿、大腿一路往上舔。  在女人用舌头舔吻遍男人全身的同时,那丰满垂在身下的双乳,也不断地在男人身上游移着,女人还不断的扭动着身体跟屁股,让她的双乳在男人身上绕圈圈,一圈又一圈。  随着女人的动作,男人开始觉得全身酥麻,一股电流传遍全身,下半身的阳具开始扬然挺立,充血向天。男人嘴里开始发出「唔……嗯……」的声音,显然非常享受女人的舌技服务。  「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嫣奴。」男人喘着气说着。  女人用舌头吻遍了男人全身上下之后,开始用双手捧起男人那昂然向天的阳具,然后用舌头舔弄了起来,女人从男人的龟头开始向下舔,舔过男人的阴囊之后,将男人的阴囊放到嘴里舔弄两下又吐了出来。  男人继续发出「唔……嗯……」的呻吟声,爽极的感觉不断刺激他的脑门,男人不断的伸出手在女人身上游移着,不时捏捏她的双乳,五只手指在女人的乳房不断揉捏着,把女人的乳房揉捏的变形,食指在乳头上不停打圈。  「啊……不要摸乳头……」敏感的乳头受到爱抚,女人的身体如火般灼热。

  女人突然把男人的阳具吞入那温热的小嘴之中,头不住上下动着,开始吸吮男人的阳具,她不断把男人阳具吞到根部,又吐出来,在吸吮的同时,不住的用舌头在男人的龟头舔弄着,此时女人似乎性欲也被挑起,小穴开始湿润。  随着女人的舔弄,男人的阳具青筋暴露,不断抖动,眼里看着女人性感的裸体,男人忍不住将腰部一下一下地挺起,女人显然感受到他的兴奋,抛出充满爱欲的娇媚眼神,同时用手抚弄着他的阴囊,嘴上也加大了吮吸的力度,承受着男人热情的突刺,在女人舔弄了约四十下之后,女人哀求着:「啊……太好了……给我吧……主人……」男人开口了,「可以了,坐上来吧,嫣奴。」女人用媚眼看了男人一眼,把身体往前移动,坐到男人身上,同时把自己已经湿润的小穴,对准男人那挺立的阳具,慢慢坐了下去,此时男人并拢双腿仰躺在床上,让女人骑在身上,身体向下沈。  女人双膝因跪坐姿势碰到床单,女人开始摇动那浑圆的屁股,上下规律的做起活塞运动。  「啊……啊……啊……啊……啊……」女人不断上下运动自己的身体,一边从嘴里发出了呻吟声,两个丰满乳房随着女人上下的活动而规律的晃动着,粉红的乳头已经挺起,乳头晃动形成了美妙的乳波,刺激着身下男人的双眼。  男人伸出手,握住女人上下晃动的双乳,左右搓揉着绕着圆圈。  「你的肉穴夹紧一点,不准掉出来。」男人又命令着。  「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噢……噢……爽……爽死我了……啊……啊……主人你……你操……操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噢!啊……啊啊啊……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噢啊……啊……啊……」女人随着男人双手的揉捏,又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男人挺起腰部,迎合着身上女人的动作,在他的揉捏挑逗之下,女人敏感的乳头变的又硬又翘。  男人用手指捏了捏女人那已经充血硬翘的乳头,用手指弹了弹,女人「啊」的一声,双乳更激烈的晃动。  「好美的乳房啊!」男人赞叹着。  此时男人开始拿了两个晒衣夹,先夹在了女人已经坚硬的左乳头上。  「啊……」女人被突如其来的剧烈痛楚弄得流下了眼泪,同时停下了原先的动作。

  「不准停,继续动!」男人命令着。  女人只好噙着泪水,满脸痛苦的表情,皱着眉,继续地左右摇摆着臀部,男人看了看女人的表情,又把另一个晒衣夹夹到女人的右乳头,女人又皱了一下眉头,身体震了一下,额头开始冒出汗来,脸上渐渐呈现兴奋红润的样子。  男人满意的盯着女人夹着晒衣夹的胸部,开始拍打女人的乳房,「啪」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室内,随着男人的拍打动作,女人的乳房跳动着,白皙的乳肉开始出现红的掌印。  「啊……唔……痛啊……」女人痛的叫了出来,男人又拍打了胸部一下,随着男人不断加大的力道,女人不断的嘶吼着,但是仍没有停下原先的动作,仍上下左右摇动着迎合着男人的抽插,花心不断被男人的阳具刺激着,快感一阵阵袭来。  「啊……啊……主人你干的我的小穴好爽……真是太好了……啊……」随着上下的抽插动作女人叫着,不住扭动娇躯。  很快的,女人达到了高潮,脸开始泛红,女人的双脚不住的颤抖着,男人感到女人的屄紧缩,开始加快了腰部的上下运动,不久,男人的鸡巴也一阵抽蓄,同时一股滚烫的阴精从女人的子宫深处射出,喷在男人的龟头上,两个人同时达到高潮,男人觉得龟头一烫也跟着射了精,浓浓的火热阳精喷射出来,灌满女人的红肿小穴里。  高潮后的女人趴在男人身上不住的喘息着,本来是紧闭在一起的肉洞,在狂暴的蹂躏下,无助地张开,男人白雪雪胶绸绸的精液满溢而出,部分流到了女人的大腿内侧。  「没想到我们的清纯系花——张嫣玲,居然是如此荡,性交技术这麽好,如果以前那些同学看到了,不知道会多震惊啊!」男人用手拉了手上的链子擡起女人的脸羞辱的说着。  「不……不要再说了……主人……羞死人……」女人吞吞吐吐哀求着,男人羞辱的言语使女人觉得羞耻,脸上分不清是高潮的红晕还是羞红。  「大家绝对想不到吧……清纯系花会被我调教成荡女……还称我主人……哈哈……」男人满意的大笑着,同时伸手扯下了女人乳头上的晒衣夹。  「啊……痛啊主人……」女人哀叫着,两颗粉红的乳头已经被夹的乌黑肿胀,女人不住的用手搓揉着乳头。  「对你这种女人不能温柔的对待,要痛你才会爽。」男人说着对女人发出命令:「帮我清理干净吧!」女人闻言顺从的把男人因射精而瘫软的阳具放进嘴里,清理刚刚高潮留下的秽迹,用舌头把男人龟头及阳具上残留的精液舔干净。  此时男人拿起了一颗放在床头柜上的冰块,开始用冰块刺激女人的乳头,女人忍耐着,接下来男人竟然用手指把冰块塞进女人菊花中,那种冰冷的感觉冰得女人的双腿开始颤抖,男人更觉得兴奋,在冰块融化之前,男人又塞进了第二颗冰块。  「啊……不要啊!好冰……啊……啊……」女人嘴巴离开男人的阳具开始浪叫。

  「继续清理,你忘了规矩吗?嫣奴,想被罚吗?」男人瞪着女人同时扯着炼子说着,把阳具凑到女人嘴边,让女人继续清理。  随着男人的手指抽插,冰块也在女人的体内翻腾,每当冰块融化时,男人就再塞入一两颗新的冰块,女人娇喘着,呻吟着,继续清理着男人的秽迹。  「唔……唔……嗯……嗯……」女人强忍着菊花中的冰块的冰冷感,嘴巴不敢离开男人的阳具,只能哼着,身体开始冒汗,屁股不断扭动,持续帮男人清理着,不久溶化的冰水从女人的菊花溢出溢满了床单,女人终于忍受不住。  「啊……主人你好坏……要弄坏人家了……」女人帮男人清理完毕之后抗议着。

  男人起身下了床,拉了拉手上的炼子,女人下床跪在床边。  「趴着!」男人踢着女人肥厚的屁股说着,开始牵着女人走动,女人跟在他身后像狗般四肢着地爬着,菊花里的冰水不住滴落,顺着女人的爬动,在地上形成一条长长的水迹,女人的两个丰乳垂在身下,随着爬行的动作,不住的晃动。  「哈哈……清纯系花还不是变成我养的一条母狗,当初不知道是谁在我面前脱光衣服求我跟你交往,说要我好好的干你的啊?要当我的奴隶的啊?」男人一边牵着美女犬,一边仰天大笑着。  像狗一般趴在地上行进的女人,想着那天的情景。  三年前的嫣玲还是一个把那薄薄的膜保存二十三年的处女,但从三年前学长生日的那个夏天夜晚,在学长面前不知羞耻的分开她的大腿,自愿当学长性奴以来,一切都改变了。  ***    ***    ***    ***ktv中,歌声环绕,灯光摇曳,这天是曾新守的生日,也刚好是毕业典礼后的两天,学弟妹们帮曾新守庆生。  「学长,生日快乐!」众人纷纷帮曾新守恭贺。  张嫣玲也到了,这天的张嫣玲,穿了一件连身的牛仔裙,长度大约到膝盖以上五公分,这件牛仔连身裙是前开襟的,一条长长的拉炼,从领口一直延伸到下摆,张嫣玲脚上穿着一双并不是很高根的尖头女鞋,那样的灵气,其实从进大学开始就是众人爱慕的对象,每个男生都想一亲芳泽,张嫣玲都婉拒了。  音乐甫落,主持人开始说:「大家把给学长的礼物当面拿给学长。」只见同学鱼贯向前把自己准备的礼物拿给曾新手,轮到张嫣玲了,她两手空空,害羞的站到曾新守面前。  「学长……人家出门匆忙,把给学长的礼物忘了在家,不好意思ㄛ。」张嫣玲用那如银铃般的声音说着。  「没关系……我不介意,你出席就是我的光荣。」曾新守笑着,众人公认的清纯系花,来参加他的生日聚会,他已经十分高兴。  生日聚会结束,曾新守回到了自己租房子的地方,那是一栋公寓的顶楼隔间分租给学生,「扣扣扣」敲门声回荡着。  「奇怪,谁来找我?」曾新守纳闷着,打开房门一看,张嫣玲正站在门口,还是刚刚那身装扮。  「嫣玲,有事吗?」曾新守问道。  「学长……我给学长送生日礼物来。」嫣玲开口说道。  「不用啦!还特意送来给我,不好意思。」曾新守搔了搔头,却觉得奇怪,张嫣玲两手空空,没看到礼物啊。  「你要送啥礼物给我啊?」曾新守上下打量嫣玲,不解的问着。  嫣玲看了看其他两个房间似乎没人,将手伸到胸前迅雷不及掩耳的拉下她的连身牛仔长裙的拉炼,用很快的速度拉到底,双手将衣服拉开至肩膀旁双手一伸直,刷一声衣服就掉在地上,而衣服里面竟然什麽都没穿,原来她刚刚在庆生会就是穿这样。  「这就是给学长的礼物,希望学长喜欢。」张嫣玲开口说着。  曾新守呆呆地望身前这洁白赤裸的女体,呆了在当场,众人梦寐以求的系花学妹,居然一丝不挂站在他的身前,双乳及那两腿间的倒三角型黑神秘地带,及平滑没有赘肉的腹部一览无疑的暴露在曾新守的目光下。  从正面看,那种靡简直叫曾新守受不了,嫣玲的丰乳上一点浅红,那两棵樱桃翘得老高……新守的小弟弟猛的弹得老高,顶到胯裆疼痛无比,他咽了咽口水,「你……你……这……这……」新守开始结结巴巴起来。  「人家心仪学长很久了……可是学长一直没有表白过,人家也没机会跟学长表白,学长要毕业了,人家趁这个机会跟学长表白。」嫣玲那银铃般的声音从她口里吐出来。  「这……这……」第一次有女子如此主动的表白,曾新守不知如何回应。  嫣玲又开口了,「学长不喜欢人家吗?」「喜……喜欢,但……爲何是我?」此时的曾新守已经满头大汗。  张嫣玲也许是想到了什麽,她不敢看曾新守,把眼睛瞄到一边去,脸上红通通的,火辣辣的,那模样真可爱,又嗫嚅地低喃着:「明天上午的课,我已经不打算去上了。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让你干我,干我一个晚上,当做给学长的生日礼物啊,学长,我是不是很贱啊?!」「不……不……你美的跟女神一般。」曾新守好不容易才吐出这句。  只是,那句话张嫣玲,说得很费劲,一共中断了三次,才能说完,看来,她只是想表明,她的心里是多麽的喜欢曾新守,是多麽的想和新守呆在一起。  她的眼睑下垂着,声音更低,心跳也加快了,脸上出现红晕如苹果一般,微微喘着气,「我……我……我喜欢学长,希望学长跟我交往,学长愿意接受这个礼物吗?」「这……这……」曾新守还没回过神来。  「我可以答应学长的任何要求,就算是变态的要求我都愿意接受,只要学长答应跟我交往,就算做我都无所谓,我要当学长的性奴,只要学长跟我交往,我任何事都愿意做。」张嫣玲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出这句话。  静!周遭一遍静寂,静得没有声音,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的到声音。  「你……开玩笑吗?」曾新守听到张嫣玲愿意当他的性奴,直觉以爲她是开玩笑,但看她的样子低着头、垂着眉,根本不敢再看曾新守一眼,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女孩一般,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拥有如此美丽的性奴,众人称羡的系花,是每个男人暗地里幻想过无数次的事情,曾新守开始觉得不明白,她是个怎样的女孩。  「学长……人家不是开玩笑!」张嫣玲的样子很窘迫,很不安,她偷偷地看曾新守一眼,然后又飞快地把眼睛瞥开。  曾新守伸出手来,扶着张嫣玲的下巴,把她那美丽动人的脸庞擡了起来直视自己,「我答应你跟你交往。」曾新守说出这句话。  嫣玲脸上绽开笑靥,「谢谢学长。」「当性奴要有自觉的,我要看看你适不适合当一个称职的性奴,」曾新守说着开始命令嫣玲,「蹲下,双脚左右分开越大越好,拿你的双手背在身后。」张嫣玲听到曾新守的话,迟疑了一下,由于还有别的住户在同一层楼租房子住,随时都可能回来,在走廊上的张嫣玲那赤裸的身体随时可能曝光。  「不要在这里,可能会被看到,请学长把房门关起来,在房门理随便学长,拜托不要在这。」张嫣玲全身颤抖,对新守说着,害怕曝光以后无法作人,嫣玲抗拒着。  「你不是说任何变态的事都愿意做吗?要当性奴,这麽简单吗?放心他们暂时不会回来,我不会让你曝光的。」曾新守语气严厉的说着,张嫣玲只好点了点头,蹲下了身体,打开她的双脚,擡起头看着曾新守,两颊羞的绯红。  曾新守伸手解下了自己裤头上的皮带,扬了扬皮带,向张嫣玲的乳房抽去,「啪」的一声皮带重重打在嫣玲的乳头上。  「啊……痛啊……」嫣玲痛的大叫,眼睛泛出泪光,两颗雪白的乳房上同时出现了红的鞭痕,那一定使她痛死了,斗大的泪水由她紧闭的睫毛下涌出,原来背在背后的双手,覆盖住那被鞭打过的乳房不住搓揉。  「啪」曾新守又是一鞭,打在嫣玲揉着乳房的双手,「手拿开,不可以遮,不能叫,不能哭!」张嫣玲怯生生拿开了双手,皮带也「啪啪」的落在她的乳房上。  每次皮带落下后,总是在她雪白的乳房上留下红的痕迹,而且扮随着她的呜鸣声,原本白晰的乳房上布满了鞭痕,张嫣玲咬着牙忍耐着,脸上掩不住痛苦的表情,强忍不敢出声,一个原本高傲而尊贵的女人,此刻正蹲在身前,赤裸着身体,新守心理扬起一股幸福的感觉。  此时,楼梯上传来上楼梯的脚步声及谈话声,脚步声越来越近,听说话声好像是隔壁房的。  「糟……有人回来了!」曾新守一个箭步后退同时把嫣玲拉进门内,拉上房门,右脚一扫把地上的嫣玲的牛仔裙也扫了进门。  就在那天,嫣玲自愿献出了一切,处女、贞洁、甚至帮新守口交这种她之前想也没想过的事情,那天晚上,嫣玲跪着在「性奴誓约书」上用阴唇羞耻的印下印记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