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的日子1作者不祥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1)
“哎呀,起床了,大懒猫。”娇妻明明的叫唤让我睁开了睡眼。
“还早呀……”我不大情愿的嘟囔着。
明明假意的扳着脸冲上前去,抓起我耳朵,再不起来我要你的命,恶狠狠的威胁我。
我一听马上揽住明明的蛮腰,嘴凑到明明的耳旁,坏坏得往里吹了口气。
“昨天晚上好像是我要了你的命。”我一边说着,另一只手便乘势抚在明明的香肩,轻轻抚弄着。
想起昨晚的情景,明明的脸红了起来。小手使劲推我,想要快点逃走。我看着明明慌乱的逃跑,心里美滋滋的。任谁娶了这样的老婆都会美上天的。何况我仅仅是一个小公司职员。
想归想行动可没落下。我在后面追逐着明明,快要追到时轻轻打一下明明的屁股。听到明明的娇呼,就像受到鼓励似的,我一把抱住明明,轻轻的吻着明明的耳畔,双手慢慢的伸进明明睡衣地领口。
接触到明明滑嫩的肌肤,明明不由娇喘着:“不要了……”
我马上用嘴堵住明明的小嘴,舌尖贪婪的向里探去。双管齐下,我的手也向下探索到明明的双峰,一只手抓住那白嫩的乳房,另一只手轻轻的挤压着。
在颤颤的抖动中,一双可爱的乳头慢慢的含苞待放。明明一只手想要推开我,反而把睡衣给敞开,我便搭住明明的香肩把碍眼的睡衣抛在了地上。
明明羞红了脸:“你,不要嘛。”
我那里给她说话的机会。更卖力的吻着。一只手向下探到明明的小腹。在上面的凸起处温柔的揉弄着,随着我的双手的不断撩拨,明明的身体越来越热,也越来越站不稳了。喘息声也慢慢的粗重起来,我不失时机地撬开明明的双唇,吮明吸着明的舌尖。
开始,明明还有点矜持,随着我的指尖谈入到明明的内裤,在芳草地摸索,爱抚着,她就不安的转着皓首,舌尖也轻轻的打着转,我的手指慢慢的挤进她地禁地,用手指夹住她的玉女花蕾并轻轻的弹动着,明明的姣躯颤动了一下,舌尖也就迎合着我,与我紧紧缠绕在一起。
我把一只手收回,转而放到明明雪白的屁股上,轻轻的划着圈抚摸着,不是在轻轻的打一下,每次我,吧的一声刚落下,明明就娇颤一下。
明明不由的把一只玉腿搭到我的身上,双手也环抱着我的脖子。嘴里也发出一连串的娇喘:“唔……”
我索性把明明抱起来,明明也乖巧的让我爲所欲爲。一时,房间里春意盎然。
我把明明放到床上,嘴也顺着明明的玉颈吻下去。在经过那两团娇嫩刺眼的白色时,我的舌尖轻轻的打着转,在白色上时而吮吸着时而轻咬着,明明也用力的抚摸着我的脑袋,姣喘声也一连不断:“唔……好舒服……”
吻了一会,明明看我还在一个地方蛮干,用力的啪啪我,我想明明肯定是想要了,就擡起头来说:“对,也该去吃饭了。”说完就一脸傻笑的看着她。
“你好坏呀……把人家挑起来就不管人家了……”看着明明不依的娇态,我就想逗逗她,一边用手指拨弄着明明的阴蒂,一边问道:“那我帮你找一个男人来怎麽样?”
明明看着我,知道我在逗她,就说道:“你去找吧,你不怕你老婆红杏出墙就去找吧。”
我凑近她,在她耳边吹气:“找个什麽样的?明明索性把眼睛闭上了,就找一个高大威猛的吧。”
我一听明明知道是假的也不由得嫉妒起来,我还不威猛吗。就把我的鸡巴露出来,对明明说:“那我的怎麽样,和不和你的意呀?”
明明睁开眼睛一看又闭上了:“你,差老远了。”嘴角还不屑的一撇。我只觉得一股热量从我的脚底一下子传到了我的头上,假意的骂道:“小淫妇……”
我不理她,把明明的两腿往两旁一分,身体伏下去,舌尖来回摩擦着明明的阴蒂,时而重重的吮吸着。明明刚开始还可以忍受,一会双腿就不安的蠕动着,小手也不知觉得放到了乳房上。嘴里唔唔的呻吟着。
我吻了一会,从明明的玉缝开始渗出晶莹玉液,越积越多。一会床单都湿了。
我擡起头看看明明。见她扭曲着身子,小脸涨得红红的,舌头也伸了出来。
两只小手也重重的捂着乳房。就把手伸到明明的嘴里问道:“我行不行?小淫妇?”
明明哪里顾得上我,只是一个劲的吮吸着我的手指。我把手指抽出来,明明还意尤未尽的不舍我的手指的离去。我把明明的小手拿起来放在我的早已昂头挺胸的鸡巴上。明明双手握住它,感受着它的温度,它的威猛。
我对明明说:“它壮吗?”
明明看看我,不好意思地说:“刚才还象软茄子似的,现在倒像个将军。好像是活的一样。”
我调笑着说:“当然了,要不怎麽叫小弟弟呢?”
明明添了一下嘴唇,把我的鸡巴送到了嘴里。先用舌尖勾勾我的马眼,看到我一阵颤抖。便加大力度的吮吸着,上下舔弄着。我不禁一阵眩晕,看到我的爱妻,一个大美女跪在床上吻我的鸡巴,鸡巴不由得颤动了几下。
明明看到我这样,更加卖力的吮吸着。时而恶作剧似的用牙齿轻轻的咬一下。
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刺激袭向我,我也开始呻吟……在明明的调弄下,我的鸡巴越来越大,越来越硬。明明的小嘴也含不住了。而明明的阴部已经泛滥成灾。
我把鸡巴从明明的小嘴慢慢抽出来。明明也慢慢的分开了大腿。
我轻轻的吻了一下明明的嘴唇,握住鸡巴在明明的阴道口顶了两下。明明的身体明显的颤动了几下。明明又期待又害怕他的威猛,轻轻的说:“轻点……我慢慢的屁股一沈,啊……”一声欢愉的闷呼,从明明的嘴里传出。我很有节奏、很有技巧的时而细磨慢研,时而深入浅出。
“啊……轻点……嗯……哦……太重了……轻一点……别磨了……嗯……”
我把明明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磨了一阵后,又变磨爲插了,并渐渐加强了力度和深度用力地抽出,狠狠地插入,速度越来越快……黑黑粗粗的肉棒使劲抽出的一霎那,带出了明明小阴唇里面的粉红嫩肉,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淫水的莹莹反光。淫靡的“啪,啪”肉体撞击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快。
明明也吃不消了,不断地向我哀求着:“轻一点……你今天怎麽这麽厉害…
…啊……“
我想到:“还不是你说我的鸡巴不够威猛,这下让你看看!”
我不理她,找了个枕头垫在明明的身下,把明明的双腿放在我的肩上。明明的膝盖压在自己的乳房上,这样一来明明的下体与我接触得更加紧密了。我一边埋头苦干一边问她:“还要我帮你找男人吗?”
明明忙不叠的说:“你轻点,我受不了了,我只让你干我,我只属于你…啊啊……啊!啊!啊!……”
随着那声“啊!……”的长音,只见明明的头使劲后仰,手指紧掐我的手臂,无处着力的屁股难耐地向上一阵乱扭乱顶,架在我肩上的脚尖也绷得直直的,接着全身一阵剧烈的颤抖……然后——紧绷的双手软瘫在床上,后仰的头也无力地侧贴在床上。只有身子还在无规则地持续抽搐着,喉咙还在深一口浅一口地呼气、吸气。
……
我看到明明已经到了,就不再用力,我一边搜罗着满脑子的甜言蜜语向明明灌去。一边轻轻的抚摸明明的头发。
明明除了偶尔呻吟一两声外基本上没有动作,一副娇弱无力的样子。慢慢的,激情散去,明明推了推身上的我问道:“今天你怎麽这麽厉害。”
我不好意思地说:“听你说要找别的男的,尤其幻像你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我就很兴奋。不过,亲爱的,我真的真的很爱你,你相信我吗?”
明明听到我的话,先是惊诧了一会,想了一会对我说,“爲什麽我同别的男人好,你就特别兴奋呢?之后又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是,想到你同别的女人做爱,我也会。”说完,把红红的脸藏到我的胸膛。
听到这些,我的鸡巴又有些蠢蠢欲动,我一边吻着明明,那不更好吗,反正都是假的,就让我们尽情享乐吧。一边鸡巴又开始涌动。
“啊……好舒服!真紧……啪啪啪,一阵连续的肉体撞击声…嗯嗯……太深了……轻一点……别顶那麽重……啪!啪!啪!……肉击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响……啊……明明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密、越来越响……哦……我要射了……”我和明明的呼呼的喘气声持续了将近两分钟……
我轻轻一笑,嘴巴凑到明明耳边轻声说道:“宝贝,起来吧。今天我们要出国,时间快到了。看看你,羞不羞,大姑娘不穿衣服赖在床上不起来。(由于工作需要,我和明明要到日本学习两年)
听到这些,明明坐起身来在旁边翻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裹在身上,匆匆忙忙跑向卫生间去了。
(2)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我和明明来到了日本。说实在的,我对日本的印象不是很好,巴掌大的一个岛国,近年来屡次对中国叫嚣,实在令人气愤。不过,爲了生活所迫,也就只好听从公司的安排,到了这个令我鄙视的国家。
下了飞机,我们乘地铁到东京去。电车里稀稀拉拉没几个人,坐在座位上的不是看报就是闭目养神。穿戴也是土里土气,一点也不养眼,相反,我的明明倒是艳光四射。明明上身身穿一件米黄色的短身小罩衫,未及膝的白色短裙搭配双棕色长筒高跟靴,使人看上去有一种散出点点活泼的轻巧感觉。还有明明不大喜欢带胸罩,随着电车的全速前进,明明的雪白玉乳也有节奏的轻轻摆动,看的旁边的乡巴佬炫目不已。
坐在明明旁边的一个看报的乘客借着报纸的缝隙,频频向明明偷窥。那个乘客长得实象头猪,我就擅自得给他起个外号——猪头。猪头色迷迷的偷瞧着明明,眼睛从上向下逡巡,看到明明玲珑纤巧的胸部,不由得张大了嘴巴。我知道他肯定是看到明明没带胸罩,我不由怒火中烧,可是转念一想,让一只猪看看也没什麽,也就乐得在一旁观望。
猪头贪婪的目光从明明的胸部移开,开始打量周围,我想我遇到日本独有的痴汉了。
我把嘴巴凑过去对明明说,你旁边的猪头想对你不老实。明明听到猪头不由宛然一笑,对我说你还不英雄救美。我忙道:等等看,坐车也是干坐,挺无聊的,你先逗逗他,再痛扁他一顿。明明一听觉得蛮有意思的,冲我点点头,就开始闭上眼睛装睡。我呢,也就配合明明,坐到明明的对面装睡。
猪头看明明闭上了眼睛,就像受到鼓励似的,把脑袋往明明这边靠了过去,装成睡觉的样子。头慢慢的搭在了明明的酥肩上,嘴唇也靠近了明明的玉颈。在那里停了一会,看见明明没什麽反应。便用舌尖贴着明明的脸狭缓慢的来舔弄。明明不自觉地动了一下。猪头看见明明的身躯微微颤动,就色胆包天的吸住明明的耳垂。这下遭了,我知道明明的耳垂非常敏感,平时我多吻几下明明就会全身瘫软,任我爲所欲爲。然,明明的脸变红了。尽管,明明仍在强力克制,但弱点就是弱点,随着喘息的加重,胸部也开始急剧一起一伏。
猪头看到这些变化,一丝淫笑浮上了面容。一边更加卖力的吻着明明的耳垂,一边轻轻的用手背抚摸着明明的玉臂,并慢慢向下滑动,在明明的小手虎口处轻轻挤压。我一看就知道他是想挑起明明的情欲。我知道虎口处有个穴位,适当的按摩会增加情欲。不期然,明明的俏脸更加红了,就像成熟的蜜桃要滴下水一样。
猪头看到火候已到,就大胆的握紧明明的手,另一只手在明明的背上轻轻抚摸。看起来是一个惯犯,我不禁爲我的决定産生了怀疑,可不要弄巧成拙呀。但这时已经骑虎难下,就看明明的了。不过显然明明意动情迷。看见明明眯着眼睛,乖乖得让那个猪头抓着小手,脸上的表情一付陶醉,看得我又是辛酸又是生气。
猪头放开了明明的小手。把手伸到了明明的蛮腰上,轻柔的滑下去,顺着光滑的短裙五指摩挲往前滑去。短裙很短,我在这边依稀看得见明明的内裤,而那可恶的手就停在了明明的下腹处,手指灵巧的的挠动着好像给明明挠痒一样。明明的腰不由扭动了一下,眼角瞟了一下猪头,害羞的低下了头。哼,小淫妇,你倒享受上了,我狠狠的在心里说道。
猪头这时确定明明不会拒绝了,揽在明明肩上的手坚定的运动到明明的后腰上,轻轻一拉,拉开了短裙的拉链。手迅速的伸了进去,去感受明明酥软动人的雪白屁股。明明的屁股很丰满。猪头在明明的玉臀上抓捏,搓揉。把明明的屁股摆弄成各种形状。明明既感到害羞又感到平时没有的刺激,不安的扭动着屁股,想要逃走,又舍不得那酸酸的感觉,不由得心如鹿闯,局促不安。
猪头看见明明的窘态,另一只黝黑的大手开始侵占明明的玉腿。很有技巧的,先是用手搭上不动,等到明明适应了,不再紧张,在慢慢的上下抚摸,力度也越来越大。抚摸到大腿内测时,五指并拢,紧紧扣住大腿的香酥嫩肉轻轻摇晃。随着那酸酸麻麻的感觉不间断的袭来,明明不禁阖上双眸,咬紧下唇,满脸潮红。猪头的狎玩下,明明缓缓分开修长的玉腿,玉足性感的弓起,修长的脚趾不自主的微屈着。
猪头见状,更加放肆起来。他把右手从明明的短裙里抽出来,抚上明明因爲动情胀红的脸蛋。狎玩了几下,武断地把明明的脸蛋扭过来。恬不知耻的把嘴凑了上去,紧紧地印在了明明娇滴滴的红唇上。明明呜呜的呻吟着,想把他推开。猪头随即在明明的虎口上耐心的挤压,摩挲。渐渐,明明不在挣扎,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猪头不失时机地把舌头拱了进去,贪婪的追逐明明的香舌,紧紧的缠绕在一起。大力吮吸着,并用牙齿轻咬着,还不时地用舌尖勾划着明明的舌尖。
明明这时也情欲旺盛起来,开始把香舌探出去,有守有攻的相互吮吸。猪头听着明明发出的喃喃声,更起劲了。挑逗的把舌头抽出,明明随之惯性的探出香舌。猪头看着明明眯着眼睛,不知自控的伸出舌头,就轻佻的把中指放进了明明的嘴里。明明马上如获至宝的含住,一边轻声发出啊啊的的呻吟,一边把猪头的中指上下舔个不停。猪头看到明明的骚样,鸡巴翘的老高,不由分说拉住明明的小手向自己的下腹移去。
虽然是隔着裤子,明明还是感觉出那里的庞大,手不禁紧紧一攥,猪头啊的一声轻呼出来。看着身边的小尤物,两团雪白的双峰若有若无,有节奏的颤动,猪头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猛地把明明扳过来,让明明斜靠在自己怀里。把皮带打开,让丑陋的鸡把露出来,轻轻拍打在明明的双唇上。受情欲折磨的明明感觉到热热的,不停跳动的鸡巴,自觉地把小嘴打开,把鸡巴含了进去。猪头一边享受着明明的侍奉,一边把明明的行李摆到座前,把明明藏在阴影里。看不到了,这只猪还怕人看。我不满的嘀咕着。我装作捡东西,从行李的空隙望去,只看得我血脉扩张。
明明淫荡的揉着猪头的鸡巴、小嘴吐出粉嫩的香舌,来回在卵囊、阴茎上下来回舔。
明明粉嫩的舌尖舔到紫亮龟帽下的接缝,柔软的舌瓣爬上龟头,慢慢张开双唇,辛苦的含入那巨大无比的鸡巴。明明的小嘴含住他整棵龟头,努力将粗长的肉棒往里吞,却只到一半的长度就无法再深入了。那根巨大的鸡巴撑满我心爱妻子的口腔和喉咙,猪头一张大手就抓着她的秀发,缓缓推压着她的头。唔……明明发出辛苦的喘息。
猪头一边享受着我老婆小嘴的温暖,一边张开大手来到明明胸前,轻轻解开罩衫第一颗钮扣。被老公之外的男人宽衣,明明美丽的身躯激动的发抖。随即猪头又解开了第二颗扣子,明明纤柔的娇躯愈来愈激动的颤抖。猪头见状马上淫笑着接开第三颗钮扣,熟练的爲我妻子褪下衣服。霎时,雪白的肌肤,美丽起伏的玉峰,优雅的暴露在淫靡的车厢中。嗯,明明羞哼一声,却又甘心接受猪头对她的侵袭。这还是我的明明吗?我不敢相信的瞪圆了眼睛。日本难道真是地球的淫秽之国,使我纯真的老婆变成了只知交欢的淫妇。
看到明明淫荡的赤裸着上身,猪头兴奋的浑身颤抖,开始忙乱的扯下她身上剩下的裙子、三角裤和丝袜。明明好像喜欢猪头这样粗鲁,只是娇羞哼了两声,随即又咬着唇忍受她的玩弄。明明乖顺的像头小白兔般爬到猪头身边,羞垂着头,跨坐在他腿上,投入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怀抱。虽然那猪头还穿着衣服长裤,但我的妻子胴体赤裸、用这种类似性交的淫秽姿势和他相对,已经看得我心头涌血。
明明双手主动搭在猪头的肩膀上,整个人往前贴近他的胸膛,将香软的玉唇往前送,开始和接吻起来。明明用柔软的唇瓣轻轻磨擦、含咬着猪头的嘴唇。唇齿厮摩的前戏过后,明明更直接的啓开小嘴,将香滑舌瓣送入猪头口中,热烈的吻吮猪头的舌肉和津汁。
猪头宽大的手掌在明明雪白苗条的裸背上爱抚、还不时发出兴奋浓浊的喘息。亲了许久,他们黏在一起的唇舌才分开。明明兴奋的胸口激动的起伏个不停。
猪头见状嘿嘿一笑,把明明放倒在自己的腿上,大手玩着明明的秀发,低下头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明明的嘴唇。将一张大手移到明明胸前,握起丰嫩光滑的乳房开始揉弄。
啊……啊……明明不堪刺激的呻吟着。猪头伸出舌头,舔起明明的乳晕,在乳头处翻滚着,轻咬着。看到明明的乳头慢慢的充血,变大,变硬,猪头又两指轻重缓急的搓揉着明明完全隆起的乳头。明明咬着唇闭紧双眸,十根脚趾用力的弯屈,美丽洁白的胴体浮现妖艳的粉红色。
许久,猪头放开明明的玉乳,向明明的禁地探去,轻柔的剥开阴道上端的嫩皮,中指轻轻碰触敏感的粉红肉芽。不要,太刺激了。明明努力的想挣脱猪头的摆弄,可耐不住猪头的蛮力,旋即又无力的任猪头胡作非爲。一双粗重的大手紧抓着明明美丽的手指往下滑,慢慢挤进明明的阴道。手指在水淋淋的阴道快速抽插,发出啁啁滋滋的淫秽声音。
明明完全被那猪头控制住,任由猪头激烈的插弄自己湿淋淋的嫩缝,看着猪头无耻的狎玩着自己的圣地,明明不由浑身酸软,嘴里发出让男人酥软的呻吟。猪头拉出了明明的手指。明明不解的望着猪头,幽怨的眼睛含着晶莹的泪花,好像在怪他没有让她获得满足。
猪头把沾满的淫水的手指嘲笑的向明明挥了挥,明明不禁嘤咛的姣呼一声,随即紧紧的闭上了双眼。猪头那见过这样的可人,一把将明明的双腿放在肩上,大大的分开,湿润粉红的耻缝暴露在眼前,把头急急的埋进明明诱人的下体,对娇嫩的耻肉又舔又吸。啊……明明发出羞耻紧张的呻吟。用自己纤细的手臂紧紧抱着猪头得脑袋,重重的压在自己的芳草地上。强大的刺激让明明全身成一道线,香汗顺着玉乳向下流去。
姣躯像被电到似的浑身摆动不停。
猪头兴奋的抱着明明一翻身,变成明明伏趴在他身体上面,而且两人是69的猥亵姿势。猪头把鸡巴送进明明的嘴里,毫不怜惜的快速抽动,看着明明痛苦不堪的表情,肉棒一阵猛跳。随着鸡巴在喉咙的抽插,明明呛的喉咙一阵抽搐,带给猪头的是一阵淋漓的快感。猪头不想太早结束战斗,意犹未尽的把鸡巴抽出来。
猪头拍了拍明明的丰臀,明明耻辱的分开大腿。猪头往前趴到明明身上,鸡巴顶在早已湿透的阴道上。上下摩察了几下,屁股微微一扭、熟练的往前一顶,慢慢挺动起下半身快速抽动起来。随着猪头的插入,明明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发出满足的呻吟
.看到明明的骚样,我的心里一阵刺痛。是我作茧自缚,我不仅深深懊悔起来。
每当猪头往明明体内狂顶到底,明明就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猪头不仅淫意大发。
一手握着明明的纤踝、将她一条玉腿高高举起,一手抓着她的乳房揉弄,用这种下流的方式奸淫着她。呜……不要,啊……别那麽用力啊……随着猪头顺畅的活塞运动,明明淫荡的伸着舌头,呻吟声连绵不绝。猪头好像折磨明明还不过瘾,舌头用力的舔吸明明的耳垂,随即明明诱人的胴体一阵乱抖,嘴里发出啊。
……啊……的淫荡呻吟,整个人死命向后仰去。
猪头粗暴的搂起明明的柳腹,将肉棒深深插入明明的最深处,嘴里叼着明明的耳垂,下腹不停的运动着啊……干得我好舒服,啊……,明明在猪头的奸淫下,只觉得一股暖流从下到上,酥酥麻麻的只冲心扉。真得受不了了,快停呀,啊……。,明明不禁求饶道。俩人结合处,晶莹的淫水顺着大腿往下淌,滴滴答答的水声衬托着两人的淫靡。猪头怕明明呻吟太过响亮,把明明的头部死死的按在胸口。明明也不自觉地舔试起猪头的乳头,看到猪头那兴奋的表情,明明知道那是猪头的兴奋点,便讨好的用牙齿重重的摩察。
突来的刺激使猪头更加狂暴。猪头将粗大的肉棒抽离明明的嫩洞,再猛力的深深插进。因爲明明的阴道早已湿润不堪,因此肉棒竟然一没到底。猪头满身汗光的使劲推送,明明也近似疯狂的咬起猪头的乳头。随着猪头像打桩机一样的猛力抽插,明明美丽的胴体完全绷紧,一直抽搐,脚趾也用力的弯屈。终于,啊的一声,阴精狂喷,秀发向后惯性的一甩,牙齿也无意的在猪头的乳头上重重留下了一排血痕。明明终于在这个陌生人的狎弄下到达了在日本的第一次高潮。同时,啊……猪头也大声呻吟着,全身也猛烈的颤抖。紧紧的抱住明明的蛮腰,往我美丽的老婆的子宫注入大量肮脏,浓浓的精液。我不由惭愧得低下头,明明现在是危险期,却被这头蠢猪注入了卑劣倭族的贱种,老婆我对不起你。
不知过了多久,明明惊慌失措的交唤我,老公,玩大了。我无奈的看过去。突然,我呆住了,只见猪头满脸通红软软得靠在座椅上,一动不动。我凑过去,探探鼻息,没气了。我心中一阵狂喜,玩我老婆,你天打雷劈吧。我赶紧收拾好行李,叫明明赶快穿好衣服准备下车,毕竟出人命了。临走时我还很鄙夷的带走了猪头的钱包。
事后同明明谈起,明明也很奇怪。我估计不是老天显灵劈死小日本,是老婆在猪头高潮的时候狠狠地咬了他敏感点致命的一口,才导致他过于兴奋,命丧黄泉。老婆虽然被插,不过犯不着跟死人计较。相反,还拿了他的钱包,嘿,嘿,不怎麽吃亏。可是,明明怎麽这麽容易让他上手,看来得看牢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