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的奇妙生活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1)

  我叫林凡,在一次车祸后穿越到了这个可以修炼的世界;穿越到了一个天才

的身体上,但是这幅身体的原主人也叫林凡,从他的记忆中我知道了他是被强者

对战的余波震死的,也正是那个时候,我穿越到了这幅身体上,所以我代替了他,

我也知道了他的身世,是林家家主和一个婢女所生,婢女在生林凡时难产而死。

  林凡出生后,因为是一个婢女的儿子,便被分到了一处偏僻的院落,因为平

时沈默寡言的原因,平时也是没有敌人,自然也是没有朋友,因此林凡的修炼天

赋也不为人知。

  这片大陆上的修真等级有12个境界分别是: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

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在筑基前的修士被叫做练气。

  修真达到金丹期才算真正的修真者,能够御剑飞行了;达到元婴期后,就拥

有者无尽的寿命,随着精劲能量的凝结,修炼出自己的紫府元婴,就可以达到灵

魂不灭,还能改变一次自己的相貌和体型

  到了出窍期,就能元神出窍神游天外了;而到了分神期,能利自己神识分成

多份同时运用;合体期就是元婴和肉身合一,达到完全合一的时候,身体能够支

持瞬移了,就意味着要进入下一个境界——大乘了。

  修至大乘肉身不灭,神体纯凈,炉火纯青,巩固修为,累积力量,準备渡劫;

  渡劫期,修真者修行路上最大的一道槛,需要接受天劫的考验,渡劫万分兇

险,说是九死一生都不过分。

  如果侥幸成功渡过了天劫,那麽就进入了修真者梦寐以求的仙界;少数渡劫

不成兵解修成散仙,俗称地仙,需渡过九次天劫方能飞升仙界。

  穿越到这个十五岁的身体上,整理完记忆,我发现原主人已经是一个筑基期

八阶修士,没有筑基丹就突破到修士,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天才中天才,可惜被

余波震死。

  前世的我是一个高中生,平时喜欢看点男人们都喜欢看的,难得重生一次,

就在这个世界开始我的生活吧。

  我现在深处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因为是家主的儿子,所以我有很多权利因

为原主人的足不出户而没有用,而我们四大家族的子弟在十六岁便有一场家族比

斗,奖励很丰富,毫无疑问,一个筑基修士依然是夺冠热门,所以我并不担心,

接下来我就要实现我在原本那个世界无法实现的梦。

  正当我想着,一个冷漠的系统提示音传来,我知道,这是穿越党的福利声:

叮————恭喜宿主绑定穿越系统,获得新手大礼包一份,筑基期礼包一份。

  我迫不及待的打开系统界面:

  林凡十五岁

  修为筑基八重

  礼包新手大礼包,筑基期礼包

  首先开个新手大礼包,叮————恭喜宿主获得九天阴阳眼(随宿主等级提

升而提升),通天戒(功能多样)金丹护法×2(可升级),进阶丹×10(助

您一步登天),高阶灵石×10000别的我不知道,当我看到金丹我就知道我

发了,四大家主也就是金丹期水平。

  紧接着我打开了筑基期礼包,筑基期礼包也就一般,一枚开光丹是境界提升

用,然后是各种灵石丹药,一把长剑。

  我先装备了九天阴阳眼,目前看来我还不知道这个眼睛有什麽作用。进阶丹

是一颗提升一个小境界,这个东西往往越往后用越有用,毕竟越往后修炼难度越

高。然后我便是吧金丹护法提了出来,没想到提出了一对惊喜:两个简直一模一

样的女人跪在我面前说道:「参见主人。」

  我定睛一看:一个女人冰清玉洁的气质仿佛高高在上,就像祭天的圣女,淡

紫色的长发飘飘,身着一袭淡青色长裙将她完美的身材显露出来;另一个女人像

火一般,胸前是一对壮硕的36E,挺翘肥美的肉臀,身着开叉火红色旗袍一路

开叉到了腰部,与她的酒红色波浪长发交相辉映。两者面部一模一样皆是水灵的

眸子,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嘴,姣好的面容正仰头看着我。

  我随机说道:起来吧。

  此刻正是深夜,我自然不会放过这美好春宵,让这对姐妹花爬到床上,我随

即也是嘿嘿一笑跳上了床,我左手右抱,问道:「你们自我介绍一下」,穿着火

红旗袍的女人开口:「主人,我是姐姐天凤,金丹八阶,这是我妹妹天凰,金丹

七阶。」

  我开口道,「良辰美景,小美人们,我们来做点事吧,嘿嘿。」听到这句话,

天凤和天凰都是羞红了脸,看得我小腹一阵邪火升起。

  扒开天凰的衣服,一副完美比例的身体展现在我面前。

  我一只手揉捏着天凰的奶子,另一只手指了指我的下体,对着天凤说道:

「舔。」天凤听闻便是毫不犹豫的开始了口交。

  不得不说,天凤的技术像是专门训练过一番。

  让我有点上天的感觉,我一手抓着天凰的奶子,一手已深入她的下体揉搓着,

嘴里喊着她的奶子,天凰也是开始低声呻吟。

  随着我不断加大揉搓的频率,天凰的下体开始流出了水滴,我嘿嘿一笑,拔

出了插在天凤嘴里的大屌,将天凰的腿长开,天凰像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麽,

一脸娇羞的看着我,我见状便是毫不犹豫的插进了一个温暖的小屄。

  刚插进去,天凰就是大叫了一声,看到从天凰小屄里流出的一抹深红,我越

发兴奋起来,开始了用力的抽插,伴随着天凰的不断拔高音调的浪叫声,天凤也

是浑身燥热,不断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舔着我的睪丸。

  我把天凰的一条大腿抗在自己的肩上,卖力的抽插着,天凰的手乱挥着,满

脸的痛苦之色,因为,姐姐天凤一直舔着我的睪丸,随着天凰一阵喷出的潮水,

我也是把她的腿拉开,射在了里面。

  射完之后,天凰无力的两腿张开。

  而天风缺替我清理起我的巨龙,她一舌头一舌头的舔着,时不时的撮两口我

的鬼头,很快我便是起了反应。将天凤抱在怀中,双手从天凤的腋下穿过,隔着

旗袍揉捏着她的两个乳头,天凤的奶头隔着旗袍,坚挺的翘着,我说道:「天凤

你很骚嘛,还是真空的。」

  天凤羞红着脸说道:「还不是为了主人你。」

  我微微一笑,右手还是揉捏着乳头,左手下去一探,果然湿透了。我抠挖着

天凤的白虎小屄,随后把满是淫液的手指捅进了天凤了嘴里,天凤吸吮着自己的

手指,不时发出哦……嗯……的身音,妈的,还真是个极品。

  看着天凤湿透的身体,旗袍贴在她的身体上,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我翻了

个身。

  将天凤双腿呈M型压在床上,掀开她的开叉到腰的旗袍。

  天凤的姿势像是一条母狗,我拍了拍她的肥硕肉臀,一阵臀浪差点把我眼睛

晃瞎,我一手抓着她的大屁股,一手抓着我的巨龙,捅进了天凤的馒头小屄,不

出我所料,这对姐妹花都是处女。

  我一手揉捏着天凤的乳头,一手拍着她的大屁股,每次向前挺动天凤都会

「啊……啊……」的浪叫着,胸前的白色肉团更是呼之欲出,就像要崩开衣服似

的。

  看到这一幕,我抽插的更加大力起来,随着我的抽插,天凤也是叫着:「主

人,再……再大力点……嗯……」

  我双手抓着天凤的大波浪头发,开始骑起马来,抓的她身体后仰,随着我更

大力度向前挺动,天凤两眼上翻白眼,嘴角一丝香涏拉丝起来,大奶晃动着,已

无力叫着,只有癡癡的「嗯……啊……」

  看到天凤受不了了,我用尽全力向前一插,却没想突破了小屄,插到了天凤

柔软的子宫里,天凤显然是受不了了,白虎小屄开始喷出了大股水流,还是个潮

吹体质。

  龟头遭受到水流的刺激,也是在子宫中射出大股精液。

  待我们无力躺在床上,却发现天凰早已睡着,而我就继续把肉棒插在天凤的

小屄里,玩弄着她的大奶子,不断摆弄出奶浪,等到天凤缓过劲后,嗔笑着拍了

我一下,说道:「主人,你坏死了。」

  我看着天凤嘿嘿一笑,说道:「还叫主人?是不是该改口了。」

  天凤也是害羞的低下头去,低声说着:「夫君。」

  我装作惊讶的看着她,怎麽这麽小声,刚才不知道是谁叫的那麽大声,要不

是我这里偏僻,恐怕已经有人偷偷来看了。天凤也只是依偎在我的怀里,一边拍

打着我的胸膛一边娇媚的说道:「夫君~你坏死了。」

  我把大屌从天凤的小屄拔出来来时,还能听到一声「啵」,我看着天凤,她

早已是红了脸颊。

  我细心的脱掉了天凤被体液弄湿透的旗袍,左手搂着天凰,干好被子,哄依

偎在我怀里的天凤睡去后,看着两个原本应该是高高在上的金丹修士,现在却躺

在我怀里小女人姿态的样子,得意的笑了两声,打开了系统。

  在刚刚插进天凰身体的时候,系统便是响起来一道提示音:恭喜宿主获得新

成就:告别处男。奖励是一些日常用的杂物和各种各样灵石丹药,除此之外便是

由于成就开放了商城,新手加筑基加成就,目前我有三万点购买点。

  看着琳瑯满目的商城,我决定等盘算过后再决定买什麽,于是关闭了商城,

搂着两位佳人,沈沈睡去。

  等到第二天醒来,一转头便看到天凰看着我,我想了想接下来的安排对天凰

说道:「天凰,接下来你去调查一下四大家族的资料,越详细越好。看到不对劲

赶紧回来,别伤到自己。」

  天凰回了一声「好。」就穿上长裙出门了,我转过头看着天凤,看着她熟睡

的脸庞,我邪恶的轻轻揉着她的奶头,过了一会,只见天凤满脸通红,一睁眼,

发现是我,便拍打了一下我,满脸羞红的看着我,「夫君你坏死了,我今天穿什

麽?」

  我看着湿透的旗袍,想来是不能穿了。我看着昨天解锁成就的杂物中,挑出

来一套超短裙套装,丁字裤,白丝袜,琉璃细高跟。扔在床上,「喏,就穿这个。」

  天凤看着眼前的衣服,轻轻瞪了我一眼,当着我的面穿了起来,我看着又是

小腹一股邪火升起,随即被我压了下来,心中盘算着:哼哼,待会带你去玩点

「好的」。

  穿完衣服的天凤又是给了我一股惊艳,浅蓝色的衣服,配上淡蓝色的超短裙,

一双白丝勾勒出完美的腿型,细高跟衬托着她的典雅,一股迷人的风情蕩开。

  也不知道这十五年过来,仅仅出过几天院子的我(买修炼用的东西),就连

饭都是让僕人放在门口的我,还有没有人记得。我穿上一身道袍对天凤说:「準

备一下,我带你去逛市场,买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