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缠不清的淫乱关系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纠缠不清的淫乱关系

老张提着几包东西兴冲冲地回到招待所,同房的老李一边剥着花生壳一边向他打趣道:“我说老张,你是不是买了什麽礼物送你的情人啊?”老李嘿嘿笑道:“什麽情人啊,我买给女儿的。”老张今年45岁,老李46岁,虽然同一个单位,但因爲不同的部门所以不曾认识,近期单位在城里设了办事处,他们两个被派遣爲先头部队先驻扎进来,因爲宿舍还没有安排好,所以他们暂时在招待所里住着。只不过几天时间两人就成了好朋友,这也难怪,他们两人有着太多的相同之处了。两人都是离异人士,都有一个女儿,女儿都是在前年读完初中后便出来工作补贴家庭。老李将东西放好后,接过老张的酒杯美美地咀了一口,剥了个花生边吃边说:“我女儿就在市里的一家工厂工作,可惜不知道工厂叫什麽名,要不然的话,我直接就帮她送去了。”老张笑道:“你怎麽和我一样?我女儿也在这边工作,我这做父亲的,连她做什麽都不知道呢,前段时间听她说在服装厂做车位,后来转了工作后我就不知道她做些什麽了。”老李晃着脑袋叹道:“女儿长大了,也懂事了,每个月都寄钱给我呢。想想啊,这麽多年的辛苦也就值了。”老张跟着老李也是连连叹息,幸福布满了他的脸上。喝了一会儿酒,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尽说着自己女儿如何乖巧,越聊越是投契,没想到女儿们竟然同龄,也就是说极有可能还是同学呢,真是巧得不能再巧了。酒性上来,老张突然想起昨天偷听到隔壁几个小伙子在谈论什麽场所,说什麽那里提供按摩服务,女人们说有多水灵就有多水灵,如果肯花钱,还提供更好的服务等等。老张的老婆老早就和别人跑了路,十几年都没碰到过女人,酒入肠肚,勾起了他埋了多年的性欲。于是老张压下声音问老李:“我说老李,来了这里也好多天了,我们都没去溜一溜,对不起自己啊。”老李从老张的神色中猜出一二,他和老张半斤八两,连女人的身体是什麽味道的都快忘记了,哪有不动心的,自然表示同意。两人找了部载客摩托车,老张厚着脸皮向摩托佬寻问哪里有乐子找,那摩托佬咧着嘴拍着胸口让他们放心,一定找个好玩的地方让他们开心开心。摩托佬载着他们两个左串又拐,终于在一家桑那门前停下,老张付钱的时候,摩托佬还热心地教了他们几招,显然也是好这玩意的主。两人提着心吊着胆顺着楼梯上了桑那二楼,桑那的知客立刻上前招呼:“两个老板,有没有相好的小妹啊?”两人向桑那大厅扫了几眼,见里面空荡荡的没什麽人,紧张的心舒缓了不少,老张根据摩托佬给的提示,装着很熟悉的样子说道:“我们先洗个澡,等会找两个嫩点的招待招待,不好的我回头找你算账。”老李深切地佩服老张的镇定,却不知道老张此时也是紧张得内心颤抖。那知客嘻嘻哈哈地答应后,两人便朝大厅走去,还好浴室不难找,两人胡乱地洗了个澡后,将随身物品带在身边,便穿着浴袍钻进了按摩房。按摩房是一间上百平方的大房,里面用木板隔了许多小间,房里竟然没有一盏灯火,刚一进去四周伸手不见五指,还好有一服务员拿了支昏暗的电筒带路,要不然两人在里面真分不清南北了。老李心情紧张,不敢走得太里面了,于是就在外部找了间小间就钻了进去,老张想到等会要是真要和女的做那回事的话,和老李太近了听到声音大家不好意思。于是尽量地往里去,最后选了最里的那间。于是两人一里一外,都紧张地等待接下来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太早的原因,按摩房里按摩的客人不多,但在幽静的环境下,依然可以听到一阵阵男人的低语和女人的呻吟,直把老张和老李挑拨得欲火高涨。过了一会,老张慢慢地适应了屋里的光线,爲了压制心中的紧张,他摸了根烟点着吸了起来,还没等烟吸完,一阵轻巧的脚步声慢慢地逼近,一个娇嫩的声音说道:“老板,我叫小甜,工号046爲你服务。”老张听那声音,这女孩绝不超过二十岁,心中一咯,正寻思这女的会不会太小了,那女孩已经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黑暗中看去,女孩身上穿着白色的工作服,容貌虽然看不清楚,但可以感觉到这个女孩皮肤很白。女孩拖过老张的手臂揉着,问道:“老板,你常来的吗?”老张给女孩柔暖的小手捏得全身舒畅,忙将手中的烟丢在地上说道:“不,我今天第一次来。”他一紧张,把摩托佬的忠告给抛到脑后了。那女孩“哦”地一声道:“那你今晚要我怎样的服务?”老张本来就吃紧的心立刻吊得更高了,吞了口唾液稳定下心情才说道:“不知道有哪些服务,价……价格又怎样。”“我们这里价格是统一的,光按摩每小时30元,要打炮的话一个钟150,超过一个钟加钟每小时按按摩计费。”那女孩老老实实地回答。150块钱,老张心里有些肉痛,心里一动,他将打火机凑到女孩面前打着,火光下只见那女孩长得果然漂亮,瓜子脸蛋,薄薄的嘴唇,秀气的鼻子,凤眼细眉,年纪不过二十。老张看得心跳,灭了打火机的火想也不想说道:“来150的吧。”那女孩黑暗中微微一笑,她让老张等一会,说去取些东西进来,老张第一次来这地方,也不知道她要去取什麽,只好静静地躺在床上等她,心里七上八下,不知什麽滋味。过了良久那女孩才回来,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床边的柜子上后,双手在老张腿上揉着,问道:“老板是要先聊聊天呢,还是先爽一下?”老张只觉得这个女孩说的话总刺激着他的欲念,恨不得立刻将她搂在怀里搓一搓先,但他到底第一次来这地方,心里虚得很,怕女孩觉得他太猴急了,说道:“聊一聊吧,你也别叫我老板,我也不是什麽老板,我看你年纪和我女儿差不多,要不叫我叔叔吧。”那女孩扑哧笑道:“我叫你叔叔不太好吧?哪有叔叔睡侄女的?”老张只觉脸上发烧,诺诺不知所言,还好黑暗中不怕女孩看见,要不真要找个地方钻了。那女孩按摩老张腿部的手慢慢地往上移,此时已经接近老张的腿根,老张浴袍下真空的肉棒早已经涨起,现在腿根敏感处受到女孩的抚摸,只刺激得他头脑发晕。那女孩继续道:“我在这里叫小甜,你就叫我小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