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第五集第四章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第四章◆侠女断肠

伊山近高高坐在月亮上,望着下面的世界,静静地沉思!

这个世界按照自己的规则运行,并由他主宰。

而外面世界的规则他也渐渐了解了。

人间界,处于最低层的自然是辛勤耕作的劳苦大众。

市民的地位比农民稍高一些,但也处于被统治被压迫的地位,随便是谁都可
以欺凌他们,甚至被强者随意杀害了他们的亲人,也无处申冤诉苦。

地主豪绅自然要比市民、农民的地位高,和官府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
果欺压了百姓,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官吏则处于更高的地位,负责管理各地。在管理中可能出各种差错,例如一
个县官可以随意灭掉几口之家,这在皇朝政治中都是容许的。

官吏们的主宰是朝廷和皇室,他们位于凡人社会的最高层,而比他们更高的
则是修仙门派。

因为仙家拥有强大的战斗力,可以轻易灭掉皇朝,所以修士受到朝廷和官吏
的敬畏。幸好修士们都很高傲,平时懒得理睬凡俗之事,只以修练为人生至高目
标,才让皇室能够执掌世俗的权力。

武林中的侠客、武者,在这个体系中有着微妙的地位。

他们原本的地位应该在地主豪绅之上。因为他们拥有武力,虽然还比不上国
家政权的武力强大,但对于普通豪绅来说已经足以凌驾于他们之上了。

但侠客本不能与国家政权相抗衡,只是因为侠女盟拥有了修仙门派这样的大
靠山,才敢杀官造反,一旦他们的靠山一倒,以皇朝之力,可以轻易将这些武者
的势力连根拔起,逼得他们逃亡天下,直至被诛杀为止。

伊山近端坐明月之中默默沉思,天下的一切渐渐在心中明晰。

他现在就要入世,了解天下各阶层的状态,以凝聚修者之心,从最底层的乞
丐开始,渐次向最高阶层迈进。

远处传来飘渺呼声,伊山近低下头,看到在玉峰之上,一个美少女正在仰头
高呼,唤他下去。

伊山近点头答应,抱起身边昏迷的侠女,纵身跳了下去。

此时,美少女正揪住刚被藤蔓放开的于芷琼,进行最后的叮嘱:「记住我说
的话了吗?一定要好好地满足他,只要让他射精了,他就可以不干破你的处女膜,
那样就没援吸取你的内力了!这样你既能保住贞操,又能保住武功,将来就有机
会逃出去,回去女侠山,重新做你的侠女!」

清丽少女害怕得满脸是泪,惶然点头,纤美娇躯抖得如同风中残叶一般。

她本来就年纪幼小,见识不多,平时只是听几位义姊的话出去行侠仗义,现
在看到五姊被干破处女膜,内力尽失,早就吓得六神无主,听到梁雨虹威胁恐吓,
不由自主地就听信了她的话。

伊山近御风而下,在风中侧耳倾听,将她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肚里暗自发
笑。

他才不相信梁雨虹会有这么好心,帮助她的杀父仇人保住贞操和武功,多半
是想要好好耍一耍这个小侠女,以发泄她心中的仇恨。

不过这件事他倒不在乎,反正许下诺言的又不是他,到时候真想干破她的处
女膜,只要鸡鸡狠戳一下就可以了,也不用费什么劲。

他抱着昏迷不醒的赤裸侠女飘然落地,梁雨虹已经快速跑过来搂紧他的脖颈,
香唇贴到他的耳边,轻声嘱咐:「你千万不要干她前面啊,要是让她快活了,我
可不愿意!等会她服侍你的时候,尽量不要射精,知道了吗?」

伊山近一怔,正想询问详情,梁雨虹已经回手招呼:「快过来,叫声主人好!」

清丽美貌的少女含泪走过来,深施一礼,颤声道:「主人好!」

「你还真行啊!」伊山近讶视梁雨虹:「这么快就把她调教好了?」

梁雨虹得意地微笑,眼中现出一抹寒光,命令道:「快去服侍主人!」

于芷琼娇躯微颤,犹豫不决,梁雨虹冷冷地道:「想要让主人生气,把你按
在地上奸了吗?」

美丽少女吓得花容失色,被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吓住,慌忙扑上来,
一把抱住伊山近,颤抖着用玉手抚摸他的裸体。

她比伊山近高一些,俏脸贴到他的头上,摸着他的肌肤,玉体因初次碰触男
性而激烈颤抖,忍不住悲伤恐惧地啜泣,纯洁泪水顺着伊山近的头发流了下来,
一直流到脸上。

「哭什么啊!」伊山近有点不高兴地说,一把揽住侠女温软腰肢,将她抱到
怀中,一口就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嘴。

她口中的津液很香甜,伊山近用力吮吸着,吐舌进她嘴里,与她的香舌纠缠
在一起。

于芷琼颤抖悲泣,无奈地吮吸舔弄着他的舌头,只想哄他高兴,好让自己的
贞操能多保留一段时间。

她一边吻着他的唇舌,屈辱地吸吮咽下他的口水,一边默默流泪,为自己的
初吻给了一个小孩子而痛苦伤心。

在旁边,美丽侠女林晴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裸露着雪白娇美的玉体,突然
嘤咛一声,悠悠醒来。

她缓缓睁闻美目,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与自己结拜最小的妹妹,正搂着一个
比她还要小得多的小孩在亲嘴咂舌,进行甜蜜拥吻。

林晴愤怒地瞪大了眼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阻止他们。

她窈窕美丽的娇躯一动,乳白色的精液就从下体染血的嫩穴与美菊中流淌出
来,染在雪白柔嫩的大腿和玉臀上面。

 那些精液都是这正轻薄着她小妹的男孩射到她纯洁身体里面的……

一想到这里,林晴心中就如刀割一般,愤然咬紧樱唇,发誓要保护自己的义
妹,让清丽可爱的于芷琼不再遭受狼吻!

但当她刚爬起来一半,地下突然长出大片藤蔓将她的手脚牢牢缚住,娇美绝
伦的玉体被绑在地面上,扭动成妖艳的姿态,娇媚诱人至极。

在那边,清丽侠女已经渐渐吻得神志迷乱,柔滑素手不由搂紧男孩的身体款
款抚摸,吮吸着他的舌头,陷入热吻的甜蜜刺激之中。

他们在这边亲嘴咂舌,吻得激烈兴奋,梁雨虹在一边看得不太高兴,用力咳
了一声,冷然道:「快服侍主人,别光顾着喝口水,你很渴吗?等会有你喝的!」

于芷琼娇躯一震,慌忙咽下伊山近度给她的最后一口唾液,忍着悲痛屈膝向
下,温软樱唇吻过他的脖颈、胸膛,停在乳头上,轻柔地吮吸着他小小的乳头,
丁香小舌灵活地在上面轻舔拨弄。

把他两边的乳头都吻过之后,她的香唇又向下轻吻小腹,一直吻到小腹根部,
犹豫着不肯向下吻去。

被绑在地上的林晴奋力挣扎,看到义妹犹豫着要去舔那曾插入她下体和菊道
的肉棒,不由心中剧震,失声叫道:「不……」

藤蔓突然如电般射来,就像触手一样堵住她的樱唇,将她所有的话都牢牢封
在嘴里。

伊山近已经被于芷琼挑起了欲火,肉棒挺立起来,顶住她雪白修长玉颈,又
向上顶住下巴,彷佛在调戏般的挑起美女下巴一样,只是他用的并不是手。

于芷琼无法再对他的下体不理不睬,看着那已经膨胀高昂的粗大肉棒,清澈
美目中现出难言的恐惧。

梁雨虹在她身后轻哼一声,威胁道:「看起来,你是想用下面的小穴满足主
人了,是不是?」

于芷琼娇躯剧震,狂乱摇头,悲泣着扑过来抱住伊山近的光屁股,樱桃小嘴
颤抖张开,一口就将龟头吞了下去。

在这么近的距离之内,她清楚地看到肉棒上沾满了精液和落红、蜜汁,还有
菊血残红,那是她义姊前后二洞中流出来的,现在还沾染在肉棒上面。

清丽侠女一阵作呕,却不敢表现出来,只是含泪吮吸龟头,湿滑香舌在上面
轻柔地上下舔弄。

伊山近站在她的面前,低头看着跪在胯下的美丽侠女,被她吮得大爽,不由
伸出手温柔抚摸她的柔顺青丝,慈祥地道:「吸得真好,果然不愧是著名的侠女,
这么有力气,真爽!」

听到他真诚的称赞,于芷琼心中大痛,清澈泪水奔涌而出,一滴滴地洒落在
粗大肉棒上面。

「看起来你是不想吸了?那么要不要换个地方满足主人?」身后传来少女威
胁的声音,于芷琼大为恐慌,立即张大樱唇,将头狠狠一下撞过去,肉棒被整根
吞没,龟头直戳进嫩喉里面。

伊山近讶然道:「这样都行啊!果然是侠女,喔喔喔……好爽!」

于芷琼已经横下心,不再顾忌别的,拚命地含吮肉棒,将上面的泪水、口水
以及别的什么水都奋力舔弄咽下去。

林晴被困在旁边地面上悲愤地流着清泪,看着自己嫩穴、菊道里面流出来的
东西都被义妹津津有味地舔吮咽下,恨不得死了才好。

梁雨虹听着她头砰砰撞地的声音,高兴地白了她一眼,又笑嘻嘻地走过去,
以过来人的身份指导于芷琼含鸟吮鸡,将各种技巧都无私地传授给了她,看到她
如此淫荡地跪地为男人口交,心中大为解恨。

清丽少女默默地流着清泪,拚命吮吸伊山近的肉棒,想要将他的精液吸出来,
以尽可能地保住自己贞操。可是不管怎么吸,伊山近都谨守精关,不肯将宝贵的
精液射给她喝。

这倒也怪不得他,每当他心一软想喂些东西给她解渴时,旁边的梁雨虹就拿
美目瞪他,甚至还残忍地用指尖掐他,痛得他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伊山近受刑不过,只能含泪从了她,再不敢给清-丽女侠一点喝的东西。

于芷琼昏头昏脑地不知含吮了多久,各种技巧都用了许多遍,还是不见伊山
近射精,直到她累得樱桃小嘴酸痛无力,喉咙也被龟头梗得难受,终于忍受不住,
吐出肉棒大声咳嗽起来。

「受不住了吗?」梁雨虹伏到她耳边轻声说道,脸上露出了小恶魔般的残酷
微笑:「像你义姊那样用后庭满足主人吧!这样的话,至少处女膜可以保住了!」

清丽少女抬起脸,惊骇欲绝地看着她,失声叫道:「不、不!这种丑事,我
绝不干!」

梁雨虹脸一沉,抬头喝道:「主人,她想要用下体小穴服侍你!请不用客气,
直接干破她的处女膜,吸光她的内力吧!」

「不要,不要这样!」于芷琼吓得跌坐在地上掩面大哭,直哭得肝肠寸断,
如梨花带雨般的凄美容颜令人望而生怜。

伊山近看得心软,轻咳一声,正想上前为她们劝解,梁雨虹却抢先搂住小侠
女,在她耳边窃窃私语,将种种后果都讲了出来,劝她还是接受最好的一种结果。

「看看你五姊,现在武功尽失,以后谁来保护她?现在你们身处险地,如果
没有武功保卫自己,只能任人鱼肉。就算是为了你五姊,也要保住你自己的贞操
啊!」

她鼓尽三寸不烂之舌,拚命地找理由劝说,直说得于芷琼头昏脑胀,糊里糊
涂地就点了头。

伊山近听得暗自叹息,本来是多直率真诚的一个清纯少女,自从被仇恨蒙蔽
了心胸,就变得这么富有心计。可是她是一心为父报仇,倒也不能指责她什么。

于芷琼抬起迷蒙美目,含泪望着伊山近沾满口水的粗大肉棒,悲泣着伏下身
去,高高翘起了香臀。

「没脱衣服呢!难道要主人在上面挖个洞插进去吗?」梁雨虹好笑地上前,
在香臀上狠拍一记,发出啪的一声大响。

于芷琼含羞忍辱,小心地褪去衣裙,露出了雪白柔嫩的下体。

但她身后的两个人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位女侠只脱了一半长裤,撩起长
裙,露出雪臀菊花,就这样伏地高耸雪臀,轻轻颤抖着,似乎在邀请男人上来插
花。

负责施暴的一男一女大眼瞪小眼地对视半晌,都忍不住笑得打跌。

这位侠女果然不凡,就算请人上自己,也只脱下最少的衣服,连大腿都不肯
全部露出,上半身更是一点都没有暴露出来,也只有菊花吐艳,供人采摘。

他们欢快的笑声传到于芷琼耳中,让她觉得极为刺耳,却也只能默默流泪,
就这样一直忍耐下去。

伊山近笑了半天,强行忍住笑,擦干眼泪问:「怎么办,难道我就这么上了?
传出去会影响我声望的!」

「你还有什么声望!」梁雨虹白他一眼,上前搂住他的身子,温软小手抚摸
套弄着肉棒,哄着他道:「好心肝,就听我这一回,别干她前面,到后面狠弄一
次,让她痛晕过去!」

「可是那后面太干了,如果是插前面,我还能弄出些水来!」伊山近面露难
色,很为难地说。

梁雨虹知道他是在故意勾引人胃口,讨价还价,好笑地跪在他面前,将沾满
口水的肉棒含到温暖湿润的樱桃小嘴里面,大肆舔弄许久,上下都沾满了自己的
口水,才吐出来道:「现在湿了吧?」

伊山近摇头,眼睛看向美一丽侠女高耸雪臀,目光中大有深意。

「啊!你想让我去舔……」梁雨虹一旦会意,立即柳眉倒竖,怒气勃发。

伊山近轻轻噘起小嘴,用清纯无辜的眼神看着她,一步不肯退让。

梁雨虹酥胸快速起伏,被他气得要死;可是看到他坚定的目光,知道再吵闹
也没有用,只好咬紧贝齿,含怒喘息着向侠女玉臀靠近。

她带着满脸的杀气,渐渐将俏脸贴到玉臀后面,思忖半晌,终于下定决心,
香舌飞速吐出,噗地一下,刺到了美妙菊蕾上面。

于芷琼撅着香臀等了许久,心都因屈辱而变得麻木,谁知道突然感觉到后庭
菊眼处有湿滑东西舔弄碰触,不由惊得失声叫了起来。

她转过头,看到刚才劝自己奉臀侍敌的美少女正口吐香舌,奋力舔弄着她的
后庭,只当她是害怕自己被插得疼痛难忍,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转变立场要
这么善待自己,还是被她感动得热泪盈眶,泣不成声。

梁雨虹却是气得几乎发疯,为了报仇雪恨,不得不去舔已经被俘的杀父仇人
的后庭菊花,这种逻辑她自己都解释不清楚。

伊山近站在一边,看得感慨万千,摇头叹道:「女人啊,真是不知道她们是
怎么想的。」

他走过去,一把揪起正在复仇的青春美少女的雪臀,清理掉碍事的东西,将
粗大肉棒狠狠插进去,畅快地享受起温暖湿润的嫩穴蜜道紧夹肉棒的滋味。

梁雨虹精神大振,香舌变得更是灵活,在女侠玉臀处上下翻飞,就像一个尽
职尽责的粉刷匠一样,直舔得口沫四淀,很快就让菊眼变得水光润滑。

不仅如此,她的舌尖还向附近扫去,舔得嫩穴到雪臀到处都有她的口水,现
出莹润的光泽。

粗大肉棒在她的嫩穴中飞快插弄,干得她花蜜流淌,她的娇躯被伊山近撞得
一耸一耸,舔弄侠女玉臀更加卖力,甚至还将舌尖探入菊眼狠枢强顶,舔得于芷
琼都忍不住羞涩娇吟起来。

等到她被粗大肉棒干得瘫软在地,侠女的美妙玉臀也被舔得水光泛滥,后庭
菊花湿润至极,就像被浇了口水一样,在花蕾上还残留着一滴清亮的露珠。

复仇美少女回手将伊山近拽过来,抓住他的肉棒,就向美丽女侠的菊蕾中插
去。

伊山近刚才看她舔于芷琼的后庭,其实看得很眼馋,咽着口水说:「舔舔我,
不然我就不干!」

梁雨虹白他一眼,愤愤地咬住肉棒,用贝齿轻咬几口,横叼着它向菊眼方向
戳去。

伊山近能感觉到肉棒中段被美少女横咬轻舔的温暖湿润快感,龟头顶在女侠
嫩菊上轻一用力,顶端沉入到里面,被菊花咬住,很是爽快。

清丽侠女伏脸于地,涕泪交流。感觉到后庭菊花被异物侵入,龟头撑开菊蕾
的痛楚传来,让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但这还只是开始,梁雨虹咬住肉棒,纤手在伊山近屁股后面用力一推,只听
噗哧一声,龟头顶开菊蕾,借着口水的润滑作用向里面滑了进去。

菊蕾紧窄至极,被如此粗大的肉棒插入,立即撕裂菊花。鲜红的伤口在嫩菊
上出现,随即被撕得更大,鲜血迸射出来,噗的一声,喷射到梁雨虹紧贴在玉臀
边的俏脸和唇舌上。

梁雨虹含着肉棒的樱唇、香舌被菊血浓到,与肉棒一齐被染红,不由娇瞠道
:「好脏!」

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她却兴致勃勃地瞪大明亮美眸,在最近距离欣赏着肉棒
插入嫩菊的凄艳画面。

那边的清丽侠女已经痛哭失声。虽然只插进了一个龟头,却撑得菊花开裂,
痛楚至极,而更为惨重的则是心灵上的打击:「我还能算干净吗?看身如破身,
他不但看了我的下体,还把那东西插进来,弄破了我的身子……就算没有被插进
前面,保住了贞操又有什么用?」她悲伤地想着,绝美容颜上伤心地流下更多的
热泪。

在旁边,她的义姊已经气得晕过去了。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小妹妹落得和自己
相同的下场,让她心如刀割,简直比自己被干了菊花还要难受。

这一对美丽侠女,在肉棒插入纯洁嫩菊的刹那,已经是心碎肠断!

「好爽、好爽!」伊山近颤声叹息,龟头被高傲女侠的菊蕾肉环牢牢束住,
随着她的抽播颤抖,肉环一阵阵地缩紧,彷佛是要将龟头斩首示众一般。

两个人就这样紧密地连结在一起,伊山近被夹得心头火热,伸手到下面去,
穿过雪白滑嫩的大腿中间,摸到了侠女极为珍视的娇嫩小穴。

他的手指探入花瓣,抚摸着穴中嫩肉,指尖碰触到处女膜,大拇指捏住阴蒂,
兴奋地揉弄起来。

于芷琼如遭雷击,颤声尖叫,扭动着雪臀想要逃离。伊山近却一把抓住她的
纤腰玉腹,狠挺腰部,粗大肉棒将嫩菊伤口撕出更大裂口,嗤地向菊道中插进了
一半。

「啊!」于芷琼惨叫一声,痛得几乎昏去,挣扎着回过头,含泪看到那男孩
正将粗大肉棒插进自己后庭菊蕾,双手还在肆意亵玩着自己的性器,不由伤心得
差点昏过去。

在肉棒插入过程中,梁雨虹娇艳美丽的玉颜上被喷到了更多的菊血,她却不
在意,兴奋地伸出手去,和伊山近一起玩弄起清丽女侠的性器。

娇嫩柔滑的花瓣被他们揪起拉长,玩得不亦乐乎。伊山近还在同时挺腰抽插,
虽然只能在女侠狭窄菊道中开拓出半截肉棒的距离,可是龟头磨擦菊道内壁的感
觉也很爽。

于芷琼羞愤欲绝,清纯玉体痛至极点,如被肉棒撕成两半一般,身体与心灵
上的双重打击让她痛哭失声,玉臀颤抖晃动,给予两个施虐者更强烈的刺激。

她的哭声让梁雨虹更加兴奋,看着粗大肉棒在染血美菊中抽插,下体嫩穴中
忍不住骚痒起来,心中一片火热。

她刚才虽然和伊山近干过,只是未曾尽兴,现在看他们交欢触动春情,娇躯
不由扭动起来,紧夹美腿,嫩穴中开始流出更多的蜜汁。

美人图中的各座玉峰看上去似乎相同,但仍有些分别。在这座玉峰上,到处
弥漫着刺激性的春雾。

这雾气对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影响。有的人受的影响大些,有的人却能抵御
春雾对心灵的侵袭。而她则是春情勃发,渐渐无法思考。

她轻轻娇喘着,俏脸离玉臀越来越近,看着雪白莹润的香臀,心中一片迷糊,
不由自主地吻了上去。

她轻柔的吻着雪股玉腿缠绵而下,俏脸从清丽侠女的大腿中间穿过,仰头看
着那微微绽开的粉红色花瓣,忍不住轻轻地吻上美妙花朵,心中一片迷醉。

樱唇香舌轻柔蠕动,柔吻吮舔小穴,品尝着那无上的美味。

伊山近被她挤过自己腿前,已经不能继续抽插,低头噘嘴看着她舔弄侠女嫩
穴,终于忍不住伸手捏住她的挺拔玉乳,狠拧几下,责备道:「选个好点的姿势
吧?弄得我都不能干了!」

他揪住梁雨虹的乳房,将她拖到自己身后,吩咐道:「舔我后面!」

说着,他用力挺腰,肉棒深深地向侠女嫩菊里面插去。

梁雨虹俏脸上沾着菊血,噘着小嘴,有点不情愿地舔着他的后庭,舌尖在里
面搅了几搅,顺着鼠蹊一直舔下去,舔过睾丸、肉棒,顺着肉棒一直舔到流血嫩
菊,兴奋地吮吸了几口清丽女侠落红,品尝那难得的神秘味道,舌尖又向前舔去,
一直舔到娇嫩花瓣上面。

她这一路舔得极长,难得的是动作如行云流水,舌尖一直舔在两人的下体正
中线处,毫无偏离。

于芷琼颤抖悲泣,突然感觉到那奇妙滋味又回到花瓣处,不由「呀」的一声
叫了出来。

梁雨虹的丁香小舌柔滑灵活,舔在穴口嫩肉上带来强烈的刺激快感,让她在
剧痛之中又忍不住涌起快乐滋味,悲泣之声中隐约含了一丝柔媚之意。

梁雨虹的香舌越舔越快,刺激快感涌到小侠女心里,让她玉体突然颤抖起来,
纯洁花径里面肉壁痉挛,缕缕蜜汁透过处女膜上的小孔流出,洒落在美少女口中。

美少女兴奋至极,仰躺在地面上,香唇努力含住花唇,大力吮吸着里面流出
的蜜汁,细细品尝着咽了下去。

在她的心底隐约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对杀父仇人有这样奇异的感觉,
甚至不避污秽去舔她的下体花唇?

但一个念头很快涌起:「我是为了报仇,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更羞耻,感觉没
脸见人!」她终于找到了完美的借口,舔弄得更是激烈兴奋,香舌奸得小侠女玉
体剧颤,蜜汁不断地流淌出来,洒在和她年纪相近的美少女樱唇之中。

这一对年龄相近的美丽少女之间暗生的情愫,伊山近敏锐地感觉到,不解地
摇头,发觉自己还是不能明白女性的心思。

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她们身体上获得快乐,他分开清丽侠女的修长双腿,让她
嫩穴放低,直接压到梁雨虹樱唇上面,让她吮得更轻松一些。

做完这些,他就抓住美丽女侠雪白柔滑的玉臀和纤细柳腰,粗大肉棒狠狠向
里面挺去,奋力撕裂菊道,一点点地向里面插进。

「啊,好痛!」于芷琼失声惨叫,泪水奔涌,菊道与花径都在剧烈颤抖,蜜
汁与菊血齐飞,花瓣与樱唇一色。

梁雨虹兴奋得美目闪闪发光,只是贴在玉腹之下,谁也看不到。

小侠女的下体贴在她的脸上,大量汁液顺着会阴流到她的樱唇中,复仇美少
女大口大口地吞咽着蜜汁与菊血落红,在迷醉中把它当成了无上的美味,狂喜地
咂弄咽下。

伊山近费尽力气,终于彻底开拓出狭窄菊道,将肉棒插到最深处,低头看着
自己粗大肉棒整根插进染血美菊之中,伸手摸着清一丽少女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娇
嫩雪臀,心中充满了成就感:「这么高傲又有本事、有声望、武功高强的女侠,
还不是被我干了后庭、插破了菊花?现在我整根肉棒都插在她的体内,想想都要
爽死了啊!」他的目光转向旁边被藤蔓所缚的林晴雪白窈窕玉体,目光扫视她流
血溢精的下体双穴,心中更是得意。

林晴本来已经悠悠醒来,突然看到他意味深长的目光,不由立即气得昏死过
去。

整根肉棒被清丽侠女紧窄至极的菊道紧紧箍在里面,不时抽搐收缩,几乎要
被夹断。伊山近爽得六神无主,肉棒细细感觉侠女玉体内的温暖,快乐至极。

爽了一会儿,他开始挺动腰部,粗大肉棒在紧窄菊道里面抽插,磨擦得剧爽。

清丽侠女一星且哭泣,痛楚至极。幸好下面还有好心的青春美少女勤舔嫩穴,
给予

她快感刺激。

但嫩穴处的强烈快感与后庭菊花的撕裂痛楚,混在一起的感觉更让她难受。

交欢正不断地持续,这一对性爱伴侣以舌奸和菊奸的方式,不断地奸淫刺激
着可怜的纯洁女侠,粗大肉棒在紧窄菊道里面上下翻飞,狂奸不止。

于芷琼颤声嘶叫着,感觉到自己快要发疯了。快感与痛楚从紧挨在一起的两
个不同部位同时传来,冲击着她那纯洁的心灵,让她爽痛大叫,几乎晕去。

娇嫩菊道被这样剧烈的磨擦,龟头在肠壁上拚命狠撞着,从未有过的感觉涌
来,让她痛楚至极,彷佛肠子要被插断了一样。

伊山近却被她紧窄菊道夹得剧爽,肉棒狂猛磨擦着菊道内壁,快速抽插之中,
爽得头上都要冒火,脑中也是一片昏沉,仿如开了烈酒一般,沉醉在这菊花美酒
之中。

狂喜之下,他已经爽得闻始胡说八道起来:「侠女大人,你的名字里面有个
琼字,倒让我想起一句诗来,那句诗是!」

他顿了顿,看于芷琼哭泣着微抬螓首,显然是听到他的话,便兴奋叫道:「
后庭无树栽琼玉,空羡隋杨堤上人!」

他从前的私塾老师喜欢古诗,而且爱好独特,经常搜罗一些歪诗来让学生们
背诵。伊山近倒也勉强能够背过,现在还记得一些,只是作者是谁早就忘光了。

那其实是一句淫诗,伊山近那时不解其意,现在肉棒插在清丽女侠后庭,突
然福至心灵,明白了诗中真意,不由大叹。

「这是什么意思?」于芷琼瞪大美目,还在琢磨他的话意,突然感觉到后庭
中深插的肉棒狂跳起来,一股灼热液体激射进小腹深处,心中剧震:「啊,我明
白他的意思了!」悲愤的泪水狂涌而出,清丽侠女放声痛哭,下体却被美少女香
舌狂舔,在强烈的刺激之下,花径剧烈痉挛起来,终于喷射出灼热的蜜汁,直接
射进美少女的樱唇之中。

在这一刻,清丽女侠终于达到了人生第一个高潮,悲愤、兴奋、快乐、绝望
地喷射着蜜汁,向着昏迷迈进。

同样的时间,肉棒在女侠菊道深处狂喷精液的伊山近拚尽最后一丝意识,运
仙术强行将旁边的林晴拉过来,将她的俏脸贴在义妹的雪臀上,樱唇紧贴肉棒与
菊花交合

的部位。

「不!」得以开口的林晴愤怒地尖叫,拒绝去舔结义妹的后庭,却因一张口,
被伊山近顺势从凄美菊花中抽出狂跳的肉棒,狠狠一棍插进她的樱桃小嘴里面,
将剩下的一半精液肆意喷射进去。

他喘息着挺腰插入,跳动的染血肉棒用力插到最深处,顶开嫩喉喷射精液,
同时喘息呻吟道:「琼玉……这根树上栽出的琼玉,也分给你一些吧!」

林晴被粗大肉棒塞满喉头,噎得喘不过气,悲愤地美目翻白,意识一片模糊。

肉棒从血菊中拔出,于芷琼也被磨擦得痛楚至极,惨叫着回头看,却见自己
五姊正在翻着白眼喝精液,不由眼前一黑。

这时的梁雨虹将她下体花瓣舔得更为凶猛,强烈的快感刺激涌来,于芷琼悲
泣尖叫着,处女花径喷射出更多的蜜汁,在高潮的兴奋与悲愤绝望之中,与无法
呼吸的林晴一同晕了过去。
路过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