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第八集第二章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第二章
仙子破身

京城北门外,大队人马仪仗向前而行,旌旗十里,气势恢宏。

美丽贤淑的温皇后守在城门外,遥遥望着前方行来的仪仗,心情焦急期待,美目中泪光盈盈,等待着她的两个孩儿远行归来。

太后与皇帝此时还未回京,因为皇帝在行宫中听说两个孩子失踪,一急之下染上重病无法移动,只能就地养病。还是最近听说儿女平安无事,身体这才好了一些。

一骑骏马飞速向这边驰来,马上一名美貌少女身穿公主华贵服饰,遥望远方的母亲,珠泪奔涌,伤心无限。

她纵马冲到温皇后面前一跃而下,扑到她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直哭得肝肠寸断,伤痛欲绝;温皇后紧紧抱住女儿,陪着她一起抱头痛哭,心中欣慰激动,默默感谢上苍恩典。

在后面,太子却是四平八稳,坐着华丽马车来到迎接的队伍前面,下车恭敬施礼,拜见母后。

温皇后过去拉起他,将他抱在怀中大哭,平时恭谨守礼的仪态都无法再保持。

湘云公主却躲到一旁,用愤恨警戒的目光瞪着自己哥哥,那模样活像盯着一个可怕的色魔。

太子明明看到她的目光,脸色却丝毫未曾改变,因为这些天被她看成色魔,早就已经习惯了。

虽然很想跟她说明真相,解开她的心结,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若为天下计,有些事情连至亲骨肉也得瞒着,妹妹要为此伤心、骨肉疏远,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他抬眸看着自己的母亲,想着她这十多年一直保守秘密,暗自慨叹,忍不住将她揽在怀中,对她这些年来的痛苦内疚有了深刻体会,心中充满怜惜。

湘云公主却猛地冲过来,一把将温皇后从他怀中拉开,气得眼圈通红,愤怒尖叫道:「你、你连母后也……」

太子瞪她一眼,隐含威胁之意,湘云公主立即住口,却仍愤怒地与他对视,丝毫不顾忌储君的权威。

晋王赵光复站在一旁冷眼旁观,虽然觉得奇怪,却也只能猜测,是在凌乱野中他们兄妹有了些嫌隙,具体情形就不得而知了。

他看着太子那如绝世美女般的阴柔面容,心中怒骂:『长得这么漂亮,去当兔子倒合适。要不是我嫡亲侄子,早就上了他了!唉,现在这身体,想上也没有工具了!』想到这里,不由暗自垂泪。

他一向男女不忌,有时玩娈童更高兴一些。只是现在已经算是半个太监,即使有时对姬妾产生兴趣,也一切都只能靠手了。

这些天鸡伤渐愈,他才能勉强拖着残躯,前来迎接太子、公主回京。

太子冷冷的目光转过来,在他面上转了一转,上前行子侄之礼,拜见皇叔。

此前太子会经驾空行梭悄悄返京,秘密安排手下查探自己遭遇仙阵陷阱之事,可是那时已经时过境迁,所有的痕迹都被人悄悄抹去,再难查出真相。

但总有蛛丝马迹,那些前去收拾善后的人被怀疑是晋王府的家将,虽然没有真凭实据,但赵光复作为第一怀疑目标,总是不会错。

现在没有实据,太子也不能发难,只得按下心中愤怒,不动声色随同母后一起返回皇宫,待日后再行处置。

一回到宫中,湘云公主立即将自己关在原来所居宫殿里面,再不肯出头露面。偶尔被温皇后召去,也要确定太子不在坤宁宫,才敢踏是那里。

平时,她常常独坐高楼,遥望北方,想起那个长着大肉棒的俊美男孩,愤恨地流泪,只愿他死在冰蟾宫,再也不要回来才好。

可是午夜梦回之时,她却经常从春梦中惊醒,抱住锦被悲泣,肉棒插入嫩穴那一刻的奇妙感觉长留心中,无法抹去。

※ 
 
※ 
 

「你这个样子,还当我是师叔吗?」

韩玉璃躺在晶莹仙血之中,纤手无力推阻着伊山近的侵袭,寒声质问道。

伊山近跪在她的修长玉体前面,双手隔衣握住高耸酥胸,正色道:「师叔做错了事,一定要惩罚!何况这还是师父的意思,一月之内我若不能升上冰心诀的第三层,就要被逐出师门了!」

美丽仙子的乳房酥软滑嫩,坚铤而富有弹性,即使隔着丝绸衣衫抚摸,也给人极好的手感。

伊山近奋力捏揉师叔玉乳,胯下肉棒已经悄悄翘了起来,直指她绝色美丽的玉颜。

韩玉璃的玉颊因羞怒而胀红,被男人捏到乳房本来就是奇耻大辱,而对方竟然是一个小小男孩,还足以邪术伪装成少女混入冰蟾宫的好细,这种事情绝对不可容忍!但她已经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含泪看着伊山近粗大的肉棒,玉体不由自主热了起来。

那上面已经染上了三百名处女血,正隐现红光,向她挺头晃脑,彷佛示威一般。

伊山近微笑着,柔声道:「师叔第一次见我就动手要杀我,这岂不是大错特错?就算我是路过战场,也罪不致死,师叔何必一定要杀人呢?」

韩玉璃长叹一声,紧紧闭上美目,知道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没有用,这男孩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

只是自己修行两百年,竟然将被这么一个小小男孩湿污,想来就悲愤难忍,心像被刀割一样。

伊山近见她不再反抗,欣喜地伸手解开她的衣衫,动作温柔体贴,抚摸着她柔滑玉体,轻柔得彷佛情人的手。

雪白滑腻的肌肤暴露出来,被他小手轻摸,韩玉璃娇躯微颤,难受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伊山近轻轻掀开绸衫,看着美丽玉峰脱去衣衫阻碍出现在眼前,默默欣赏着它,心神俱醉。

她的乳房美丽至极,雪白娇嫩,晶莹柔滑,高高耸立着,顶端的红樱桃微微颤动,彷佛诱人去亲吻吮弄。

伊山近的手轻柔抚上柔滑嫩乳,握住它揉捏,心中快乐兴奋,一想到自己竟然摸到了如此实力恐怖的高阶女修的双乳,就欣喜得像要飞上云端一样。

他俯下头去,舌关轻舔乳头,让韩玉璃玉体剧震,湿滑舌尖在嫣红乳头上舔弄的奇异触感让她难以承受。

伊山近努力张大嘴,尽量将乳房含到口中。酥滑柔嫩的乳房在他口中变形,被大力吸吮轻咬,在雪白滑腻的乳肉上面留下明显的齿痕。

他的手在美丽仙女身上到处抚摸,将她完美胴体渐渐摸遍,衣衫也被腿去,露出她洁白如玉的修长美体。

伊山近微笑着,手向下伸去,淫亵地直接摸上了冰蟾宫女修的处女嫩穴。

两百年来从来没有人碰触过的仙女嫩穴,就这样被他的手毫不客气捏在手中,揉弄轻捏,握住花唇,指尖还向里面探去,碰触到娇嫩至极的穴口嫩肉。

韩玉璃玉体剧烈震动,喉间一甜,樱唇张开,大口的鲜血喷射出来,洒到地面上。原本已铺满地面的仙血又加入这大量热血,覆盖住了整个光球内部的地面,散发出晶莹绚丽的光芒。

此时,两人已经衣衫尽去,裸裎相对。一丝不挂的胴体飘浮在晶莹仙血上,虽然只是薄薄的一层仙血,在与这仙阵交互作用下,却有着惊人的浮力,能够让两人飘在纯洁处女鲜血上面,碰触不到寒冰地面。

伊山近已经抱住美丽仙子的修长玉体,过瘾地用力拥抱她,几乎勒得她喘不过气来。粗大肉棒划过雪白柔滑大腿,向着嫩穴挺去。

感觉到粗硬龟头顶在大腿上的触感,韩玉璃美目泛红,玉体颤抖,却无力阻止他,只能绝望地感觉到硕大的龟头渐渐顶上嫩穴,摩擦着花唇,将它们分开,向里面插了进来。

「呃呜……」她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当那龟头顶在穴口嫩肉上,并小心地插入的时候,伊山近已经是神魂飘荡,无法控制自己。

他能感觉到龟头上柔软嫩滑的穴肉传来的触感,那是百年来未会碰触过的仙女嫩穴,不由得挺动腰部,让龟头轻轻地插了进去。

娇嫩穴肉被龟头顶开,肉棒滑进了仙女嫩穴之中,顶在柔嫩处女仙膜上,让它向里凹了进去。

『就是这种感觉,仙女的处女膜……』伊山近闭目感受着龟头上传来的奇妙触感,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心中酸甜苦辣五味杂陈。

龟头初次碰触到仙子的处女膜时,他还只是一个无知的男孩,在惊恐中被仙女强奸,根本没有多少心思感受处女膜的滋味。

现在,他已经成长为一个中阶修士,实力可以傲视所有凡人,此时再来感受处女膜的奇妙触感,心中的感触大不相同。

他低下头,欣赏着仙子含羞闭目的美态。

她是如此美丽迷人,而且又是高阶修士,实力比他强上无数倍。可是现在,也只能躺在地上,无奈地任由他淫污。

『冰蟾宫,你们对我做下那么多错事,今天,是你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伊山近在心里默默说道,眼眶不知何时已经湿润,回想当年往事,心情如风中旗帜猎猎飘荡。

肉棒渐渐向前顶去,美丽仙女本已因硕大龟头撑开穴中嫩肉而感到胀痛难忍,现在又感受到处女膜上的压力,更是惊恐,也只能暗自咬住樱唇,努力忍耐。

耳边传来那小小男孩飘渺的声音:「师叔,你当初一见面就随手要杀我,忘记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今天才会受到惩罚!」

她心中涌起强烈预感,骇然睁开眼睛,看着男孩清澈的双眸,里面充满了坚定之色。他的腰猛地一沉,粗大肉棒撕裂处女仙膜,向着紧窄仙道中狠狠插了进去!

「啊!」韩玉璃控制不住地嘶声惨叫起来,从来都纯洁至极的嫩穴蜜道如被钢刀撕裂,痛得钻心。更让她痛苦的是贞洁自此失去,从此无法再修习上乘仙道。

以她的高深修行,虽然现在无力反抗,却能清楚地感觉肉棒入体的每一个动作,就连龟头微微颤抖着与蜜道肉壁的每一下细微碰触,她能都感应得到。

那根粗大坚硬的肉棒毫无顾忌地插入她的玉体,在纯洁仙道中横冲直撞,带给她无尽的痛苦伤悲,看着这比自己矮上许多的小小男孩,更是悲伤绝望,晶莹仙泪不自禁地涌了出来。

在她的下体处,同时奔涌的是晶莹仙血。嫩穴已经被粗暴撕裂,穴口撕裂处鲜血喷涌,从雪白娇臀上流下,一直洒落到满地仙血之中。

这一刻,晶莹仙血骤然大亮,散发出万道光芒。

整个透明光球也变得鲜红一片,光芒四面激射,带动整个大阵都光芒闪动,三百童女与四大女侠及身边婢女们都颤声娇吟起来,呻吟浪叫之声直上云霄。

她们仰躺在地上,感觉到一阵阵快感如潮水奔涌溢满心胸,简直无法抑制心中的渴望。

庞大仙阵上布满雪白窈窕的少女胴体,到处玉体横陈、诱人无限。

强大的仙力从美丽女修的玉体深处流淌出来,通过她紧夹肉棒的嫩穴蜜道,直接灌入到粗大肉棒里面,向着伊山近的身体流去。

伊山近的身体已经僵住,清楚感觉到美丽仙子的嫩穴是那么滑嫩紧窄,温柔包容住自己的肉棒,肉壁紧紧贴在上面没有一丝缝隙,让他能享受到肉壁温暖柔嫩的美妙滋味。

而肉棒上传来的庞大仙力更是让他震撼惊喜,感觉自己就像大海中的孤舟,看着滔天巨浪迎面而来,拍打得自己摇晃不定。

那巨浪就是磅砖澎湃的庞大仙力,就这样疯狂涌入他的体内,几乎撑裂他的经脉。这种感觉,已经百年未有过了。

他迅速提起灵力,努力适应这强大的仙力,心中默念法诀,运起的却是冰心诀。

心情迅速冷静下来,即使正和妖娆美丽的玉人合为一体,也能保持心情的平静。

肉棒却依然笔直挺立,深插在玉人蜜道之中,并缓缓晃动腰部向着里面顶去。

用习自冰蟾宫的冰心诀,来干着冰蟾宫的高阶女修,这感觉让他畅快。龟头顶开闭合的纯洁花径,开拓着从未有人来过的仙道,渐渐顶向纯洁仙宫。

韩玉璃呃呃低吟着,美丽双眸中不住流淌出晶莹珠泪。纵使多年来修炼得心如冰清,现在被一个小男孩好破了处女膜,将大肉棒淫亵地整根插入纯洁玉体,心中的强烈悲愤与嫩穴撕裂的痛楚还是让她痛不欲生。

纯洁的花径经历过多年仙力淬炼,毫无半分杂质,已经娇嫩至极,柔滑似水,现在紧紧包裹住粗大肉棒,仙壁与肉棒表面摩擦,将被撕裂分泌出来的仙血染在肉棒上面。

两人紧密交合着,龟头开拓出最后一段仙道,将柔嫩肉壁撑开,最后顶在子宫上面,碰触之时,美丽仙女如被巨木撞击,发出一声痛楚的哼鸣。

他们已经溧深地连结在一起了,伊山近闭着眼睛,细细体会大股力量涌入身体的兴奋感觉。他的肉棒作为他们联系的组带,承受着她体内的仙力,享受被她柔嫩蜜道紧夹的美妙滋味。

两人的身体保持静止,韩玉璃痛得玉体不住颤抖,无法动弹,只能用蜜道紧夹肉棒来发泄痛楚;而伊山近则静心运起冰心诀,让纯洁清凉的灵力在经脉中奔涌流淌。

从韩玉璃仙躯传来的仙力,本来就与冰心诀的灵力同源,在他的大力吸取和引导下,流过周身经脉,进入丹田九转,渐渐化为他自身的灵力,满满积蓄在丹田之中。

媚灵对于双修功法和冰蟾宫的修行方式十分熟悉,由她传授的炼化灵力之法玄妙至极,他现在就已经可以感觉到吸入体内的仙力开始转化为冰心诀的灵力,积存在体内,让他本来极为薄弱的冰心诀灵力变得充沛。

由于谢希烟与冰蟾宫的智慧,让他可以切换自己的修行方式。从前是吸纳天下美女的双修功诀,现在微一转化,就可以变成清冷孤傲的冰心诀,以清凉纯洁的灵力示人,将所有双修灵力深蕴隐藏起来,再加上化为女身的玄妙仙法,即使是冰蟾宫主也看不出破绽。

伊山近挺起肉棒,顶在纯洁仙宫上吸取灵力,心神俱醉,沉浸在肉棒吸收灵力的美妙感受之中。

在他身下,韩玉璃玉体痛楚地剧烈颤抖,耳中听着整个仙阵之中无数美女销魂娇吟之声,如堕地狱,痛苦至极。

仙子的持续耐力是可撑上许多年头,她这样一直颤抖着,不知过了多少天,伊山近才缓缓睁开眼睛,低下头,微笑着在她温软樱唇上轻轻吻了一口。

韩玉璃玉体剧震,感觉到他的舌头顶开唇齿探入口中,与她的柔滑香舌缠绵翻滚,而这小男孩还在大力吸吮,将她口中香津都吸过去,快乐地咽下。

上面吸吮仙津,下面吸取仙力,伊山近快乐地深吻着美丽仙女,肉棒用力顶人她的仙穴,享受仙道紧夹仙棒的美妙滋味。

经历这么久他已经吸收了大量仙力,并按照媚灵所授方法储存在体内,留待以后慢慢练化。

这么多的仙力简直让他的身体无法容纳,因此他在达到极限时就停下来,剩下的仙力先留在她玉体内部,日后再吸。

仅是吸人体内的仙力,就足够他将冰心诀升到第三层还绰绰有余,而这只是她体内仙力微不是道的一小部分。

伊山近现在开始真正明白高阶修士的极端强大,她的超强实力让他震撼,现在搂住她纯洁完美的修畏玉体,就像搂着一个伟大的珍宝一样。

只要有了她,自己就可以加速提升灵力,在冰蟾宫中成为天才横溢的杰出弟子,并借此接近冰蟾宫主,寻求报仇雪恨的机会。

现在吸取仙力已经达到饱和,可是看着这美丽仙子,止不住爱欲上涌,让他忍不住紧紧抱住她,眼中射出情欲的光芒。

韩玉璃玉体微颤,美目中露出骇然羞惭之色。

虽然两个人的姿势还和刚才一样,但她却能从细微处体会到他的情欲奔涌,蜜道中紧夹的整根肉棒微微变粗,让肉壁更微增胀痛感。

这小小男孩开始晃动腰部,让粗大肉棒在仙女的嫩穴中缓缓抽插,摩擦着蜜道肉壁,带来奇异的触感。

「这是什么,是男女交合的快感?』韩玉璃骇然想着,一股强烈的快感突然从蜜道中奔涌而来,溢满仙心,让她忍不住樱唇微启,发出一声低弱的娇呼。

伊山近的大肉棒已经在她的蜜道中抽插,渐渐加快速度,肉棒与仙径肉壁摩擦的快感潮涌而起,让两个人都兴奋地颤抖起来。

男孩抱紧比自己高上许多的纯洁仙子的修长美体,上下抚摸着她雪玉般的嫩滑肌肤,捏紧乳房香臀,腰部挺动速度越来越快,在嫩穴中如风般快速抽插,干得美丽仙女玉体剧颤,仰起头啊啊地低吟不停。

仙阵中的美丽少女们在四位女侠的带领下,仰天娇颤呻吟,每个人的嫩穴中都向外流出乳白色的精液以及纯洁的鲜血落红。而四位美丽女侠虽然只流精液、并无落红流出,娇吟浪叫声却比别人更加高亢响亮。

她们这样一直兴奋不知疲倦地淫叫着,自己也不知道叫了多久,而仙阵中心处的狂战更是如火如茶,渐入佳境。

纯洁美丽的仙子被小男孩按在身下大力抽插,修长洁白的美腿高高翘起,架在男孩的肩上,玉体剧烈颤抖,被他飞速晃动的胯部击打在玉臀上,发出啪啪的激烈响声。

潮水般的快感涌人仙心,让她兴奋得神魂飘荡,忘记了一切,仰起修长玉颈,呻吟尖叫着,雪白藕臂抱紧身上的男孩,玉臀不由自主向前挺去,与他的胯部狠命撞击,让粗大肉棒一下下地插到最深,重击在娇嫩仙宫上面。

娇嫩肉壁与粗大肉棒摩擦的快感让她兴奋得发狂,仙道肉壁上不自禁地溢出仙液,润滑着肉棒,让它插入得更加顺畅。

带着三百处女落红与仙子处女鲜血的肉棒在美丽仙女蜜道中狂插狠干,将凡间美女的鲜血与世外高洁仙子的落红融合在一起,抹在她孤傲的仙道肉壁上,甚至随着大力抽插,一下下地顶到子宫里面去。

阵心地面上,仙血晶莹,微微荡漾,将上面飘浮的两个修士淫浪交欢的美态都倒映下来。

伊山近兴奋至极地狂干许久,渐渐回复神智,开始大力吸取元阴。

仙子元阴,淬炼二百年,精纯至极,即使他用肉棒拚命吮吸,也无法吸尽。

只是一点点元阴入体就让他身体剧震,丹田中灵力炽烈燃烧,立即有了突破之象。但早在体内积蓄足够仙力之时,他就停止了在体内运行冰心诀,现在是运起烟客真经,大力吸取仙子元阴。

耳边轰然震响,他一举突破阻碍,烟客真经更上一层,这就意味着更强大的实力,以及对美人图更强的掌控能力。

伊山近兴奋得身体颤抖,许久之后才平息下来,收纳经脉中的灵力入丹田,同时挺起肉棒,缓缓吸取仙女元阴。

仙子的元阴果然是超级宝贵的极品,比凡间美女元阴强上无数倍。就算仙女体内元阴稳固,他吸取速度极慢,但也对修为增进大有好处。

韩玉璃却在娇吟浪叫,元阴流过肉壁的快感让她兴奋得发狂,抱紧伊山近挺臀迎合,颤声浪叫道:「好哥哥、好老公,再快些,插到最里面来!」

看她如此淫浪诱人,伊山近也放下心事,抱住她狂烈大干,肉棒一下下撞到蜜道最深处,撞在仙宫上面,弄得她魂儿都飞了。

性感美丽的仙子赤裸着修长玉体,抱紧小男孩大肆狠干,狂猛交欢,云雨之声震动仙阵,传到每个美丽少女耳边,口中还在淫声浪叫,娇媚言语出自仙唇,更能挑逗步年的欲火。

伊山近被她淫媚娇态逗得欲火中烧,抱住仙躯干得更是猛烈,冰肌玉肤缠绵摩擦在他的皮肤上,粗大肉棒在仙子蜜道中狂烈抽插,与肉棒激烈的摩擦几乎要激出火星来。

他们在仙血上飘浮,变换各种姿势狂浪交欢云雨,仙女的淫叫声更是响彻云霁,让那些陷入情欲高潮的美女们都不禁听得羞红了脸。

魂灵无数次兴奋地升上天空后,伊山近终于达到了兴奋的高潮,抱紧怀中诱人至极的美丽仙女,粗大肉棒颤抖地疯狂插到最深处,顶住娇嫩子宫,狂烈跳动着,将滚烫精液极远暴射进纯洁仙宫之中!

「啊——」韩玉璃仰起雪颈,放声淫浪娇喊,兴奋得一头青丝都几乎起立起来。

雪白修长的玉腿紧紧缠住小男孩的腰臀,她用藕臂抱紧他的头部,将他的脸贴在自己兴奋微红的乳房上面,感觉到他的牙齿在狠咬娇嫩乳头,不由得更是兴奋狂喜,玉体剧颤着与他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花径蜜道疯狂地痉挛抽搐,淫荡地大力挤压肉棒,让肉棒的快感更强,喷射出的精液疯狂激射,噗噗地打在子宫内壁上,让她兴奋得尖叫一声,直接爽得晕去。

伊山近抱住昏迷的美人雪白窈窕玉体,肉棒仍在她紧夹的嫩穴中猛烈跳动,直到将最后一滴精液射入嫩穴深处,才彻底瘫软在她身上,大口咬住酥滑玉乳,含在口中温柔地吮吸舔弄。

他的心中一片平安喜乐,轻松至极,彷佛所有烦闷都随着精液一同喷射出去了一样。压抑心头多年的大仇终于有了报仇的机会,仙术修为大有增长,又玩了一个实力强大的美丽仙女,而且这一次是自己在上面!

他的肉棒又变硬起来,顶住嫩穴深处的子宫,让韩玉璃低声娇吟着,幽幽醒来。

她缓缓睁开美目,看到的却是那小小男孩的笑容,下体又传来剧痛,微微一动,就能感觉到纯洁花径中深插着一根肉棒,让她仙心狂震,刚才放荡交欢的一幕重新出现在眼前。

『怎会如此?我怎么会做出这么下贱的事来?』滚烫泪水自仙女美丽双眸中奔涌而出,让她伤心惊骇欲绝,不敢相信刚才淫浪娇吟、与那小男孩激烈交合的就是自己。

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让她奋力推开伊山近,感觉着粗大肉棒从嫩穴中拔出的痛苦,低下头看去,不由得心胆俱裂,果呆地张着樱唇,却叫不出声来。

原本紧紧闭合的嫩穴现在却花唇大开,鲜血与精液从里面缓缓流淌出来,显示着刚才的一切并不是梦境。

『我被这么小的孩子好污了……』韩玉璃痛苦地想着:『而且还叫得那么淫荡,做出那么下贱的事,居然还挺腰迎合他的动作……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这空间的力量?』

她仰头望向四方,这里是她熟悉的冰蟾宫大殿,虽然只是复制品,还是让她羞惭欲死,感觉自己在神圣殿堂中做下淫荡丑事,再也无颜见人。

整个空间带给她奇妙的压抑,让她赤裸玉体战栗:『或者是这邪术阵法能侵袭我的心志,还是这小鬼施了邪术?』

她正在心神迷乱之时,突然唇间一胀,一根湿漉漉的粗大肉棒顶开樱唇贝齿,向着樱桃小口里面插入,重重地顶在柔滑香舌上面。

「呜!」韩玉璃愤怒地尖叫一声,努力挺动滑腻香舌想要将它顶出去,却让伊山近更爽,肉棒深插在樱唇中,一直向洁净娇嫩的咽喉顶去。

她愤怒地扭头挣扎,想要吐出肉棒,可是伊山近却用大腿夹住她绝色美丽的玉颜,肉棒狠狠插入樱唇,一直顶到咽喉上面。

韩玉璃无力地放弃,感觉到他趴在自己纯洁的身体上,用舌头舔弄自己的嫩穴,快感涌来,让她悲伤地流出了泪水。

快感让她眩晕,无力地喘息着任由粗大肉棒在洁净樱口中抽插。仙女唾液冲刷着肉棒,鲜血从肉棒上面流下,浸入她的口中,让她品尝到了三百处女鲜血,以及自己仙血落红的滋味。

伊山近此时也兴奋舔弄吸食仙女落红,舌尖在嫩穴上灵巧地打着转,吮吸舔弄,将晶莹仙血一滴滴地含入口中,细细品尝着令人兴奋的美妙滋味,再一点点地咽下。

这可是少有的好东西,修行多年的仙子流出的大补之物,正是双修之士的最爱。

他双手抓紧柔嫩香臀,奋力将她的下体贴到自己脸上,舌尖舔弄处女仙穴,肉棒也兴奋地在仙唇中大力抽插,龟头顶开喉间嫩肉,一下下抽弄着仙喉,爽感急剧涌起。

美丽仙女翻着白眼,感觉喉间梗得难受,喘不过气来,痛苦不堪。可是下体的快感又让她兴奋颤抖,在一爽一苦之中却有一丝清明,让她羞惭欲死。

粗大肉棒在她的樱桃小嘴里面不知抽插了多久,速度越来越快,让她升起不祥的预感。

终于,伊山近在美女小嘴中爽到极点,颤抖大叫着将肉棒插到仙喉最深处,剧烈跳动喷射精液,让她的玉体第二次品尝到精液的味道,这一次却是用她上面的小嘴。

世外仙子的绝美玉颜上悲愤地流淌着清澈泪水,呜呜低吟着,无奈地咽下精液和三百零一位处女的落红,心力交瘁,终于晕了过去。

在她洁白无瑕的美丽面庞上,泪水与精水血水纵横交错,凄美无限,令人怜惜。

※  ※  ※

伊山近驾着空行梭,在天空中纵横飞射,心中畅快至极。

由于美人图空间与外界的时间流逝速度不一样,尽管他在仙阵中耗费了大量时光,现在距离一月之期还早,半个月后再去缴令不迟。

虽然他现在还不能突破冰心诀第三层关口,但体内蕴含着那么多的纯洁处女仙力,突破只是早晚的事,他有信心在期限到来之前回到冰蟾宫,让师父知道自己的天才横溢并非虚书!

说来也好笑,韩玉琳逼着自己在一月内达到冰心诀第三层,让自己被迫强奸了她的亲妹妹,吸取她妹妹三百年的灵力锤炼冰蟾宫的最初级功法,这种事想必她做梦都想不到。

他离开京城那么久,也知道蜀国夫人一家一定担心着自己,因此驾空行梭提前赶回京城看上一眼,同时也可以制造自己不在场证明,让别人都相信文清雅已经去了冰蟾宫,而文子真却在京城出现,这样就没有人怀疑这对兄妹本是一人了。

他从凌乱野得到的珍稀药草不少,在媚灵的指点下,以其中一部分炼制空行梭,虽然只是稍稍炼制一下,就已经让空行梭速度翻倍,赶回京城时大为节约时间。

天色微黑时,他已经出现在伯阳侯府上空,施展隐行术,悄俏地潜了进去。

此时天下闻名的美丽才女文娑霓正在后花园里,坐在雅致石桌旁的石凳上,幽幽长叹,一腔情思都系在远去的伊山近身上。

她自己也不敢相信,竟然会对他情深如此,可是一旦他远离,心中想的都是租他在一起时的欢乐时光,以及那销魂蚀骨的极度欢乐。

突然,一双手从后面伸过来握住柔滑玉乳,将她的娇躯搂在怀里。

文娑霓大惊失色,正要叫喊,突然心中涌起熟悉的感觉,娇躯软软倒在他的怀中,泪水奔涌流淌,激动兴奋得几乎晕去。

她的雅致衣裙被那双熟悉的手迅速剥去,露出雪白纤美的纯洁玉体,让她趴伏在石桌上,粗大肉棒从后面顶上嫩穴,噗哧一声,轻车熟路插了进去。

「嗯……」文娑霓畅美地娇吟一声,回头吻上他的嘴唇,大力吮吸他的唾液,美目中流淌着激动的泪水,让热吻中的两人都品尝到那泪水的滋味。

小别胜新婚,两人在后花园中激烈大干,直干得地动山摇、日月无光,文娑霓只觉销魂蚀骨的快乐如狂潮奔涌,兴奋地仰天娇喊,声音淫浪娇媚,将平时的端庄仪态都丢到了九霄云外。

不知干了多久,文娑霓在昏沉兴奋之中,感觉到一条柔滑舌头舔弄着自己与伊山近交合的部位,痒酥酥的,更增添她的兴奋快感。

那是她性感美丽的母亲——蜀国夫人已经闻讯赶来,虽然是激动得热泪滚滚,还是在伊山近的示意下跪地舔弄肉棒插入她女儿嫩穴的部位,吮蛋舔穴,口沫四溅,一边舔还一边兴奋地哭泣。

粱雨虹已经高兴地扑上来,奋力吻住伊山近的嘴唇,与他激烈热吻,浑然不顾伊山近正一丝不挂站在她表姊的身后,抱住她的赤裸玉体猛烈抽插。

朱月溪也含泪上前亲吻着伊山近的脸颊,再吻吻自己女儿的脸,三人成「品」字形互吻,随后又向下吻着甥女的雪白香肩,一直吻上少女酥胸,将坚挺玉乳含在香唇中温柔吮吸舔弄。

几方面的刺激一齐涌来,文娑霓已经快要兴奋得发疯,窈窕玉体颤抖着将光滑雪臀拚命向后顶去,嫩穴夹紧肉棒,享受着粗大肉棒激烈冲击的快感,仰起修长美颈,发出一声淫媚至极的激烈尖叫。

接下来,就是四位有血缘关系的美女与伊山近盘肠大战,在激烈的交欢之中,美女们的娇声兴奋高亢,直入云霄。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