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大有罪(二)

’不要……‘蕭珊激烈的搖著頭,敏感的乳尖上傳來又熱又濕的感覺,伴隨著一陣陣的麻癢沖上腦門。想到對方慘白色的僵屍臉,她就惡心得想吐,可是身體的本能反應卻無法自制,兩顆蓓蕾在撚弄吸吮下還是慢慢的豎立了起來。

  ’果然是個小騷貨…‘男子擡起頭來,譏諷的嘿嘿冷笑,’嘴里在說不要,其實奶子已經淫亂的興奮起來了……‘’不……不是的……‘蕭珊羞的無言以對,忍不住又哭出聲來,’別這樣…拜托你停手……‘男子哪里肯聽,雙掌在女高中生發育成熟的胸脯上肆意玩弄,把那兩顆充滿彈性的乳球捏來捏去,眼光中閃動著狂熱的神色,就像是小孩子拿到了最喜愛的玩具般愛不釋手。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停止了揉捏,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麽似的說:’你剛才說,你爸爸是副市長?難道你是蕭川副市長的女兒?你媽媽就是那個有名的人大代表林素真?‘’嗯。‘蕭珊眼噙熱淚的點點頭。

  ’很難相信呀,你似乎一點也沒有他們倆的氣質。‘男子哼了一聲。

  ’是真的,我沒騙你!‘蕭珊的臉蛋漲得通紅,抽泣著說,’不信你到我的書包里翻翻,那里面有一張我們的全家福照片。‘男子依言走到角落里,拎起了蕭珊的書包打開,很快就從一本書的夾頁里找到了照片,對著燈光細細的看了起來。

  照片上是個幸福的三口之家。神采飛揚的女兒坐在中間,滿臉都是甜美的笑容。左邊坐著的父親是個已經發福的中年男子,氣度俨然,F市的所有居民都可以一眼認出他就是蕭川副市長,是個手握實權的大人物。

  不過男子對他卻並不在意,只掃了一眼就把視線移到了右邊的母親身上。

  那是一位戴著眼鏡的端莊女子,大約四十歲上下的年紀,風韻猶存的白皙俏臉淺淺含笑,盡管身上穿的是件寬松的居家服,可卻還是掩不住那成熟誘人的體態,胸前醒目的鼓起飽漲的曲線。

  這也是位全市知名的人物、連續多年都當著人大代表的林素真。

  男子目不轉睛的盯著照片里的這對母女,雙眼漸漸的越來越亮。女兒已經是個小波霸了,母親的胸部卻更加豐滿,完全可以想像到在那居家服下的雙乳是多麽的肉感十足。

  ’嗯,看來你的確是他們的女兒!‘好一陣男子才收回目光,返身走到蕭珊的身邊,’我說怎麽覺得你面熟呢,原來你是林素真那個賤人的女兒……‘聽到對方侮辱自己最敬愛的母親,蕭珊的眼里本能的露出憤怒之色,可是一碰到男子猙獰的視線就嚇得縮了回去,全身瑟瑟發抖。

  ’怎麽?難道不是嗎?你媽媽和你一樣,都是有罪的賤女人!‘男子咬牙切齒的說,’長著那麽大的一對奶子,隔三差五的到電視上出風頭,目的就是爲了勾引男人吧?真是可惡啊……我老早就想教訓她一頓了!‘他惡聲惡氣的咆哮著,血紅的嘴唇上下翻飛,樣子極爲可怖。蕭珊嚇得連大氣都不敢透一口,拚命的忍住飲泣聲,只希望他別把火氣撒到自己身上來。

  可惜事與願違,男子突然望著她獰笑。

  ’正好,既然你送上門來了,我就先教訓一下淫賤的女兒吧!‘他隨手抛下照片,像是一頭野獸般猛地撲了上去,兩三下就解開了蕭珊的褲帶,用力的向下拉扯。

  ’不……不要啊……停手……不要……‘蕭珊發出驚恐的哭叫聲,上半身劇烈的扭動,雙腿拚命的掙扎踢騰,可是又有什麽用呢?男子很快就把她的內外褲一起剝了下來,跟著又撕掉了她的襯衣。

  昏暗的燈光下,一個漂亮的女高中生被禁锢在斜放的木板上,全身上下一絲不挂,兩條雪白光潔的大腿徒勞的緊緊夾在一起,中間那一小塊漆黑透出無盡的誘惑。

  但在男子的眼中,最吸引人的還是少女赤裸的胸脯。高挺的乳房就像是對受驚的大白兔般慌亂的顫動著,粉紅色的乳尖因緊張而堅挺發硬。

  ’真是受不了啊……‘男子的欲火騰的竄了起來,自己也三下五除二的脫了個精光,胯下一尊雄壯的大炮早已屹然舉起,三角形的龜頭又粗又突。

  ’來了!‘更多txt小說下載-美文社龜頭迫開兩瓣嬌嫩的花唇,強行擠進了還沒有經過充分潤滑的干澀陰道里,一點一點的沒了進去,很快就碰到了一層薄薄的處女膜。

  ’不要……痛死我了……啊……‘蕭珊絕望的睜大眼,淚水不斷的滾落下面龐,白嫩的屁股猛力的左右搖晃,想要甩脫那即將奪去自己貞節的不速之客。

  徒勞的掙扎反而更激起了男子的獸性,他喘了口氣,毫不留情的將腰部猛地向前一送,粗長的肉棒一下子就盡根捅入了股溝間!

  ’啊呀呀呀……媽呀……‘蕭珊發出淒厲的慘叫聲,感到整個身體就像是被刀鋒劈成了兩片,耳邊嗡嗡作響,劇痛令她幾乎昏了過去。

  ’喔……好爽……給副市長千金開苞……感覺就是棒……‘男子嘿嘿淫笑,充分享受著蕭珊鮮嫩的處女肉體。陽具被包裹在一個十分緊窄溫暖的所在,因疼痛而不斷收縮的陰道內壁帶給龜頭極大的刺激。

  他不理少女剛破瓜的巨大痛楚,腰部大起大落的挺送著,只顧發泄自己的獸欲,完全沒有半點憐香惜玉之情。

  ’喔嗚……痛……咿呀……停下……嗚嗚……呀……不要……‘女高中生痛哭嘶叫著,感到下體好像被分裂后再逐寸逐寸的撕碎。在雙方性器的結合處,本來是緊閉的兩瓣花唇,現在已被巨大的肉棒撐得張開,殷紅的血液和分泌物混雜著從結合處淌下來,看上去無比的淒慘。

  男子卻干的意氣風發,整個人壓在那青春亮麗的胴體上,手掌抓住聳挺的雙乳狠狠揉捏,指尖掐著、擠著兩顆嬌嫩粉紅的乳頭。他的臉上帶著種複雜異樣的表情,對掌中的這兩團嫩肉既像是充滿了狂熱,又像是充滿了難以理解的痛恨。

  ’小騷貨……才十七歲就發育的……這麽淫蕩……真是不可原諒……‘他一邊不斷重複念叨著這兩句話,一邊有節奏的抽插著美妙的少女肉洞,大概幾百下之后就到了興奮的最高點,把濃濃的精液噴泉似的射了出來。

  ’啊啊啊──‘淒恻的哀叫聲中,蕭珊的疼痛也達到了最高點,雪白的嬌軀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陰道內清楚的感覺到那罪惡之物插入到最深,燙熱的液體全部注入了子宮……半晌,男子長長的籲了口氣,意猶未盡的直起腰部,將沾滿血絲的肉棒抽離了女高中生的身體。

  濁白色的精液和處女之血混在一起,緩緩的從敞開的雙腿間流下,原本純潔無暇的花唇已經永遠不再完整了。蕭珊就像癡呆了一樣癱在木板上,美麗的眼睛失去了神采,淚水似乎已經流干。

    警局里的所有同事都認爲王宇和孟璇是天生的一對,可是他們倆卻不知怎麽搞的,盡管關系很要好,但卻很長時間都沒能建立起戀人的關系,直到上個月才忽然有了突破的進展。

  石冰蘭是已經結了婚的女人,當然知道這’散步‘的含義是指什麽。她由衷的替這兩位得力下屬感到高興。

  ’這是短短四個月里凶手犯下的第六起奸殺碎屍案!‘王宇開門見山的說。

  ’現在只能說是碎屍案,有沒有被強奸,還要等法醫鑒定過才能知道。‘石冰蘭一邊走向小樹林一邊說,’所以目前還不能斷定,這件案子的凶手和前五件是否同一人。‘’我的直覺告訴我,凶手一定是同一個!‘王宇出神的說。

  石冰蘭倏地停下了腳步,回過頭冷峻的望著他,’小王,身爲警察,我們應該著眼于事實,用科學的態度和嚴謹的分析去得出結論。直覺很多時候是靠不住的。‘’當然不僅僅是靠直覺。‘王宇聳聳肩,’我這麽說正是經過了“嚴謹的分析”!‘他故意把最后五個字加重了語氣,聽起來怪腔怪調的。孟璇被逗得有點想笑,連忙咬住下唇忍著。

  ’哦?先說來聽聽!‘石冰蘭不動聲色的說。

  王宇清了清嗓子:’如果是一般的碎屍案,凶手總是希望死者越遲被發現越好,抛屍的地點大多會選擇在荒僻的地方。可是這個小公園呢?雖然最近遊人稀少,但是中途被人撞見的可能性還是很高的,凶手是冒了相當大的風險,才把散碎的肢體一一抛棄到這里的。這是比較反常的行爲,可前五件案子卻偏偏全都是這樣!‘孟璇頓悟說:’沒錯!前面五件案子,有三具屍體抛在馬路上,兩具抛在居民小區里。凶手真是囂張啊,好像還生怕我們發現得太遲呢!‘’他這是在向警方挑戰!‘王宇雙眉一揚,’連續殺人的凶手都會有某種獨特的作風,我正是因此而做出的判斷!‘石冰蘭沈默了片刻,美麗的臉龐上露出沈思的表情,雙臂習慣性的環抱在胸前,遮住自己飽滿高聳到可以令任何男人瘋狂的雙峰。

  ’如果真是這樣,這意味著已經有第七個女性遭殃了!‘她冷靜的說。

  ’確實。‘王宇深表贊同。

  ’爲什麽這樣說?‘孟璇望著戀人的眼光里充滿疑問。王宇卻沒有回答。

  ’從以往五件案子來看,凶手在抛棄掉屍體──也就是上一個受害者──的當天,馬上就會再綁架一位女性!‘石冰蘭解釋說。

  孟璇這才明白了過來。然后三個人都不說話了,腦子里同時泛起一個念頭。

  ──不知道這次被綁架的會是誰?

  代貼《胸大有罪》第二章 作者某某第二章  有罪之戀***********************************好像還沒有什麽人猜到作者,呵呵呵,也難怪,作者之前並沒有寫過重口味的虐文,這篇文章是個全新的嘗試,所以,本文雖然會出現一些血腥場面,但是可以預先通知,女主角只會被虐,不會被殺。

  ***********************************昏暗的地下室,蕭珊一個人赤身裸體的瑟縮在角落里。她已被從木板上放了下來,可以在這有限的空間里自由活動了,不過足踝上卻拴著一根長長的鐵鏈,另一端固定在牆上,使她最多只能走到接近門口的位置。

  周圍死一般的寂靜,只有她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聲在響著。被撕裂的私處還在傳來劇痛,兩腿間留下了精液和處女之血干涸后的痕迹,粘糊糊的很是難受。

  蕭珊又忍不住抽泣起來,害怕和悲痛令她全身發抖。她希望這一切只不過是場噩夢,只可惜卻是殘酷的事實。

  這間地下室大概有四十多平方,雖然有股潮濕的氣息,但總體上還算干淨。

  一張半舊的床墊放置在牆角,床單,枕頭和被子一應俱全。床旁是個擺著臉盆的三角架,再過去一點是個紅木漆的馬桶。

  這里怎麽看都像是個監獄,一個專門囚禁女人的監獄!

  ’媽媽,快來救我呀……‘蕭珊默默的流著淚,在心里不斷的大聲悲呼。這時候她最想念的就是疼愛她的母親了。

  ’光當‘一聲,門突然打開了,男子惡魔般的身影又出現在面前。

  蕭珊恐懼的睜大眼,赤裸的身子抱成了一團。

  ’這是你的晚餐。‘惡魔陰森森的笑著,把一個托盤放到了地上。里面是一碗白飯,一碗炒蛋,一碗青菜,還有一盆瘦肉湯。

  飯菜的香氣傳進鼻端,蕭珊的肚子早就餓得咕咕直叫了,可是她卻一點胃口也沒有,忽然雙膝著地的跪了下來,泣不成聲的苦苦哀求。

  ’求你……放我回去吧……我家里會給你很多錢的……很多很多……‘’我早說過,錢我不感興趣。‘惡魔裂開嘴,白森森的牙齒令人不寒而栗,’我想要的是這個……‘他滿臉淫笑,伸手探到女高中生赤裸的胸前,揉弄著挺拔的乳峰。

  ’嗚……不要……媽媽呀……‘蕭珊只能發出恥辱的哭泣,紅腫的眼睛里露出絕望的表情。

  ’嘿嘿,還叫起媽媽來了!‘惡魔低沈著嗓音說,’放心吧,我會讓你跟媽媽團聚的。‘’真的嗎?‘女高中生全身一顫,驚喜的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當然是真的。‘惡魔的眼睛里閃動著邪惡的光芒,揶揄的說,’我會把你那個淫蕩的媽媽也抓來,讓你們倆在這地牢里團聚的……哈哈……‘他說著興奮起來,放聲怪笑道:’到時候,你們母女倆就會一起光著屁股跪在我面前哭泣,一起搖著同樣下賤的大奶子輪流地挨操,這副場面一定會精彩極了……哈哈……哈哈……‘蕭珊的臉蛋刷的通紅,接著馬上變成慘白色。她突然發出尖叫聲,歇斯底里的劈手掀翻了托盤,只聽乒哩乓啷連聲響,飯菜湯水灑了一地。

  ’放我出去……你這個狗娘養的……快放我出去……‘她狂亂的嘶喊著,跳起身像瘋了似的撲向對方,不成章法的拳打腳踢。

  惡魔敏捷的側身閃開,兩三下就擒住了女高中生的手腕,用力的反扭到了身后。

  ’小悍馬,看來我還要再教訓你一頓才行!‘他獰笑著,一只手抓住蕭珊纖嫩的雙腕,另一只手突然捏住了她的脖子。

  ’唔……唔……‘蕭珊的呼吸立刻停滯了,滿臉痛苦之色。她拚命的扭著身子掙扎,可是脖子上的手掌就像是鐵鉗似的,怎樣也無法擺脫。

  惡魔的眼睛里射出冷酷的光芒,手掌越收越緊,越收越緊……眼珠漸漸的凸了出來,蕭珊感到天旋地轉,胸口憋悶得快要爆炸了。十七歲的她,第一次如此接近的感受到死神的氣息。

  面前這個男人冷酷的眼光,很清楚的傳遞出了這樣的信息──他真的會毫不留情的扼殺她,就像捏死一只螞蟻那樣簡單!

  恐懼傳遍全身,蕭珊的瞳孔里露出強烈的乞憐之意。她還年輕,還不想這麽早去見閻王。

  就在眼前開始發黑時,惡魔才冷哼一聲,突然放開手把她推了出去。

  ’哇!‘蕭珊踉跄著一屁股坐倒在地,揉著脖子劇烈咳嗽,眼淚鼻涕一起淌了下來。

  惡魔卻不給她喘息的時間,走上去一把拽住她的秀發向上拉扯。

  ’啊……痛……‘蕭珊身不由主的站起,大聲的哭了起來。

  ’不許哭!‘惡魔惡狠狠的說,像是牽狗一樣,把赤身裸體的女高中生拉到灑了一地的飯菜邊,’把這些通通給我吃下去,一粒米也不準剩!‘’這……‘蕭珊遲疑了一下。在家里她被當成公主一樣侍侯著,別說是掉到地上的食物,就是飯菜的味道稍微差一點都不肯入口的。

  惡魔沈下臉,在她裸露的小屁股上’啪啪‘就是兩巴掌!

  ’啊!‘蕭珊發出羞恥的尖叫聲。兩團翹起的臀肉可憐的顫抖著,出現了紅紅的巴掌印!

  ’給你十分鍾,不把地板上的飯菜舔干淨,我就打爛你的屁股!‘’不要……‘蕭珊失聲痛哭,淚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婷婷玉立的少女被人打屁股,疼痛倒還在其次,心理上的恥辱才真的讓人感到生不如死。

  她再也不敢耽擱了,乖乖的趴到地上,一邊無聲的抽泣著,一邊把飯菜一口口的吞進了肚中。

  ’還有這些肉湯,也要全部喝干淨!‘惡魔冷冷的下命令。

  蕭珊彷彿已經認命了,光裸著雪白的胴體跪在地上,啜起雙唇吸溜著滿地的湯汁,然后又伸出舌頭舔著那些細小的飯粒。

  ’很好,你的舌頭很靈活,是個口交的好料子……等一下我會好好訓練你這方面的技巧的……哈哈哈……‘惡魔得意的望著這狼狽的女高中生,夜枭般的笑聲久久的在室內回響……***    ***    ***    ***第二天中午十二點,F市刑警總局。

  已經到了吃飯的時間,可是’特大連續奸殺案‘專案組的成員們仍在開會,如火如荼的分析著案情。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