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教朋友的女警姐姐


收藏本网址发布页5mm6.com,获取最新及备用网址页面

朋友的姐姐是女警叫林舫,今年27歲。不知是她忙于工作還是其他什麽原因到現在都還是單身,其實像她那麽漂亮,應該是不愁追求者的。自從第一次看到她我就被她深深吸引住了,她穿著一身黑色的警服英氣十足,再配上短裙、黑絲襪和高跟鞋,既性感有讓人覺得神聖不可侵犯。我一直夢想著能夠奴役她,可是這機會幾乎爲零。最近我終于找到了突破口,我這個朋友原來也有虐待女人的嗜好。這天我跟他喝了一些酒,開始談論SM的種種樂趣,討論如何靈活運用各種方式才能將性欲調到最高潮。朋友忽然說:“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我一直暗戀我姐姐。”我一聽這話正中下懷,于是我不斷的煽動他綁架他的姐姐然后QJ她。他被我的話打動了,我兩密謀了一次非常完美的綁架行動。行動的最佳時機終于到了,今天林姐打來電話說她辦的案子告一段落了,今天晚上要回家,讓我朋友別反鎖門。我一接到朋友的電話就帶上全套裝備趕到他家,朋友一看我帶來的東西大吃一驚。我帶了繩子、皮鞭、口球、毛巾、紅蠟燭——最經典的還是我的那瓶珍藏——哥羅仿。別小看這瓶東西,它能在1分鍾內使人陷入昏迷,持續時間2個小時以上。是我花大價錢買來的。我們兩都感到十分興奮,一直等到半夜2點過了還一點睡意都沒有。終于今天的女主角登場了,一聽到林姐回來的動靜,我立刻帶上塗有哥羅仿的毛巾跺到林姐臥房的門后。我那朋友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看電視。林姐一進來見他的寶貝弟弟還在看電視,道:“小朋,快去睡覺了。都兩點過了。”我朋友可能是出于緊張,有些掩飾不住的樣子:“哦!我馬上就去。”他平常哪是這麽聽話的角兒,不露出馬腳才怪。果然林姐覺得有些不對勁,問道:“小朋是不是有什麽事瞞著我?爸媽長年在國外,沒辦法照顧我們。有什麽事情就告訴姐姐,別讓大家擔心。”我聽罷心中暗自著急,好在我朋友見勢不妙躲進自己的房間,林姐追過去敲了半天門,見他不搭理,也便無可奈何的回她自己的房間了。籌劃了這麽久就等這個時刻了,林姐進門絲毫防備都沒有,我猛的從后面用左手摟住她的柳腰,右手拿著毛巾捂住她的口鼻。林姐先是吃了一驚,然后馬上拼命的掙扎起來。我此時感到控制她有些吃力了,林姐真不愧是訓練有素的警界精英,她重重的用她的手肘撞擊在我的肋下。我吃痛感到有些呼吸困難,但我捂她口鼻的手仍然一點沒放松。我心中默默祈禱她快點被迷昏吧,要不我可只有吃不了兜著走了。我的如意算盤並沒有打響,她忽然用了一招背口袋,我重重摔倒在地。我不敢怠慢一拳向她打過去,誰知竟然被她硬生生的接住,用擒拿手將我的手擰到我自己身后。此時我喪失抵抗能力,心中叫苦不叠。還好我朋友出現了,林姐見他過來說道:“小朋快打電話通知局里,這個人不知是做什麽的,竟然躲在這里想暗算我。”原來她並沒認出我是她弟弟的朋友,可能是沒開燈的原故吧!我朋友連忙應承,忽然他一腳踢向她的后腦勺。林姐顯然沒有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會襲擊她,碎不急防癱軟在地。但她還沒暈,她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口中喃喃的問道:“小朋這是爲什麽?”我剛吃過虧,知道她的厲害。決不能給她喘息的機會,我上前在她的肚子上有補了一腳。林姐吃痛,绻成一團。我接著不斷的在她身上踢打,口中叫道:“快拿毛巾過來,迷暈她。”我朋友經我提醒,連忙揀來落在地上的毛巾,繞到他姐姐的身后用毛巾將她的口鼻重新捂住。我此時也不閑著,將她的雙腳死死的按住。林姐沒有放棄掙扎,可是此時的她已經受過重創,加之我們兩個男孩一起按她,她還哪里掙脫得了。慢慢的她透過毛巾發出呼叫聲越來越弱了,腿上的掙扎也顯得無力了。終于在藥水的作用下,她完全陷入昏迷。此時我兩已經是滿頭大汗,我們相望一笑,然后目光都落向倒在地上陷入昏迷的林姐。“先把她綁起來再說。”我一提議,朋友立刻表示贊成。我兩將林姐擡到朋友的房間,朋友將林姐的雙手扭到她的身后,我便用繩子十分利索的在她那雪白細嫩的手腕上纏繞起來,把她的手腕捆緊后,我的繩子繞上她的手臂,再穿過她的乳溝,纏繞出漂亮的繩節。這樣即能將她的雙手牢牢控制住不能亂動,還能在將她身上完美的曲線最好的表達出來。

由于林姐剛被我兩QJ過,加之剛才又對她使用鞭刑,所以她變得十分敏感,被我抽插得嬌喘起來。可以看出她努力控制自己才沒有叫出聲來。我朋友已經點燃蠟燭,滾燙的蠟油滴落在她裸露的乳房上。林姐發出尖叫。我也拿起蠟燭,將蠟油滴向她裸露在警服以外的肌膚上。每滴一下,她就抽搐一下,並不斷發出“嗚嗚”聲,真是嬌媚無比。我朋友一邊滴一邊道:“姐姐,上次聽你說你辦的是件QJ的案子。手法和我們相比怎麽樣?我們的手法可是一流哦!”這話好象喚醒了林姐的意識,她想起自己是名女警。收起剛才被虐時的嬌樣,眼睛里閃爍著倔強的光芒。我知道我絕對會讓她屈服的,我又拿出一條繩子,照著她左腳的樣子將她的右腳也吊起來。這樣她便四肢徹底離開地面,雙腿朝后分開。我將她的陰唇用力分開,把手中的蠟燭塞了進去,然后又抓起皮鞭,開始新一輪的抽打。我朋友當然還是在玩他滴蠟的遊戲,他用手撫摩姐姐點著蠟燭的陰蒂,將蠟油滴向其陰部。林姐再次發出淒涼的尖叫聲。她想不到自己的弟弟竟然會用這麽毒辣的手段虐待她,一陣辛酸哭泣起來。被我們長時間的玩虐后,林姐終于陷入昏迷。我們將她解了下來,然后將她染滿蠟油的警服扒了下來,她的身體像玉一般光滑,線條優美沒有半點瑕疵。我們用繩子重新將她捆綁好,朋友還拿來一根棍子讓我將他姐姐的腳分開綁在棍子的兩端。朋友架起自己姐姐的雙腿,再次進行QJ。林姐被搞醒,發現自己的弟弟正騎在她身上QJ她,拼命的掙扎,嘴里發出含糊不清的咒罵聲。可是很快咒罵聲變成了呻吟聲,她的身體已經被我們虐待得異常敏感了。看著姐姐在自己跨下像水蛇一樣扭動著身體,我那朋友再也忍不住將精液噴射到自己姐姐的子宮里。林姐麻木了,剛才在昏迷中雖然也被QJ了,可是自少自己當時並不知道。但現在意識清楚的情況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QJ,而且還是自己的親弟弟。怎麽不讓她痛不欲生。朋友坐到旁邊吸煙休息,我上場了。我調情的親吻著林姐的乳頭,手撫摩著她濕漉漉的大腿。我感覺到她的身體被我挑動得開始顫抖,淫水不斷的流出。我開始親吻她的臉蛋兒和嘴唇,舔著她透過口球流出的口水。林姐從麻木中恢複過來,重新呻吟起來。我見是時候了,將X插入林姐的陰道。我放情的抽動著,林姐再也顧不了矜持,非常合作的扭動起來。我覺得她下面流出的淫水太多,她的陰道對我的X刺激作用不大。我將目標移向她的肛門,我反轉林姐的身體,將她背過來。用手抹了一些她大腿上的淫水到她的肛門上。林姐辦過不少的QJ案,當然知道我現在是準備肛交。她開始無力的左右擺動想要掙扎,這一切當然是徒勞的。我重重的幾記打在她的光屁股上,她老實下來。我用手扶住自己的X緩緩的插向她的肛門,龜頭在淫水的幫助下慢慢的完全差了進去。顯然林姐的肛門從來沒被插過,包得很緊,在我不動的情況下都能讓我感到興奮。肛交女方會覺得十分疼痛,何況林姐那里是第一次被人插。林姐幾經折騰痛得昏死過去,我並不理會,仍然起勁的抽插著。過了一會兒林姐醒來,此時她的肛門已經有幾分適應了,沒有剛才那樣劇烈的疼痛了,更多的已經是被虐的快感”””我的精液噴灑而出,當我的X從她的肛門里扒出來時,一些精液頓時就從她的可愛的屁眼里流了出來。我看了大了!朋友又走了過來,他將自己姐姐的身體反轉。林姐不知道弟弟還要怎麽淩虐她,眼中流露出驚恐。只見他將自己姐姐的陰唇扳開,先是一陣摸捏。忽然十分迅速的將手中的煙頭插入姐姐的陰道,林姐慘叫一聲再次昏死過去。說真的我也沒想到他會用這麽狠的招數對付自己的姐姐,不過要讓這個女警徹底屈服也許真得下狠招才行。我們的目標可是把她變成我們的性奴呀!

现在注册就送免费10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