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母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诱母

  作者:大b

  我今年二十岁,现在是大三生,由于是家中独子,不用担心兵役的问题,父亲长年在外,更在去年被总公司调到美国分公司去当总经理。不久后,父亲从美国寄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回来,要妈妈签字以后再寄回去。

  其实父亲在去美国之前就跟他公司的业务经理,一个妖艳的女人有了不正常的关系,夜不归营是常有的事,对我们母子的关心,不过是用银行里的定期存款来应付我们的生活所需而已。

  「妈,妳不会难过吗?」

  「哈,小健,你说呢?你会难过吗?」

  「我……坦白说,一点都不会,反而……奇怪,有一种获得自由的感觉。」

  「这就是了,小健,你说的就是我心里的感觉。我从十六岁嫁给他的那一天起,我就从来不觉得他是我丈夫。他外面的窝多得很,常常换女人,现在大概遇到难缠的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提出离婚这种多此一举的事。说实在,反倒要感谢那个女人了,妈很开心,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以前因为有父亲在,所以只敢把这个梦想放在心里,也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美梦成真,我观察了妈妈很久了。

  我可以肯定妈妈从我懂事以来,就没有过真正的性生活了。这对我的计划来说,是个有利的条件,但同时也是个不利的条件,因为如果她真的是像个石女一样,没什么性欲,那么我要诱惑他的计划,就注定要失败的。所以我必须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去找出她是个久旷怨妇的证据,才能展开我的行动。

  我也时常偷看她换衣服,每次当她褪下外衣露出身上那件我时常看到的紧身束裤时,我就没趣的走开了,没什么看头,唯一值得一提,和支持我继续对母亲产生性幻想的理由是,妈妈的身材是一流的,虽然不施脂粉,但是却更能看出她素净的美丽。

  那天从学校回来,妈妈正在房里换衣服准备洗澡,我照惯例的从门缝里偷偷看了一下,看见妈妈褪下那套古板的连身裙,下面着的仍然是一成不变的束裤。正当我要把视线移开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在妈妈用束裤包裹的浑圆臀部上,我看到一个线条,一个三角裤的线条,在妈妈的束裤底下还另有玄机,于是我继续躲在门外看下去。

  我终于有所发现,只是奇怪,妈妈的衣柜我已经翻遍了,怎么从来没有发现这些?莫非……衣柜里另有我找不到的地方?

  有了这个重大发现以后,我那原本要改变方式的计划又重新有了新的布局,而且我愈来愈觉得,要诱惑妈妈,让妈妈主动来勾引我,是相当简单的事,但是有几个重要关键要一一突破,最主要的还是母子关系那道禁忌的心防。

  我的计划从她洗完澡出来以后就开始了。

  晚上没事,她照例拧开电视机看看无聊的节目。我利用这机会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妈……」

  「嗯,什么事?」她依旧盯着电视。

  「妈,妳有没有想过……」

  「有没有想过要再……交个男朋友?」

  「什……什么?小健,你别跟妈开玩笑了!」这时候她才郑重其事的对着我说,但是神色上似乎有些异样。

  「妈,我跟妳说真的啦!妳辛苦了半辈子,好不容易现在终于自由了,妳大可以放心的去追自己的幸福了。」

  「唉!妈都一把年纪了,还想这些干什么。」

  「妈,什么一把年纪,妳才三十几岁,正是最成熟最美丽的时候,不把握现在,要真等到四、五十以后,那就更难了。」

  「哎呀!谁说妳不漂亮了!那种女人是靠化妆品在过日子,卸了妆以后,绝对没有妳一半漂亮,其实啊!妳只要稍微妆扮一下,保证没人看得出来我们是母子,而是姐弟,不,是兄妹。」我尽量的灌迷汤。

  「小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妈终于开心的笑了出来。

  「妈,我是说真的啦!这样吧!包在我身上,衣服,化妆品我帮妳去买。」

  「妈,妳别老土了,现在没人有这种观念了,男生帮女生买化妆品,甚至贴身的内衣裤,都是司空见惯的事。」

  「哎呀,算了,好啦!好啦,不过妈会自己去买的,不用你费心啦!」

  「真的哦!」

  「真……的,不过,你说的对,妈也是女人,也希望自己能好看点,不过,交男朋友就别提了,除非等你结婚以后,再说吧!」

  「那……如果我一辈子不结婚,那妳不是要守一辈子活寡了。」

  「妈,我不想结婚,一辈子陪着妳好不好?」

  「傻瓜……可以啊!你就别结婚,一辈子跟着老妈子好了。呵,说话要算话哦!」妈妈却反过来捉狭地开玩笑起来。

  「没问题,不过……有个条件?」我见自己的挑逗计划己经有点眉目,就更进一步。

  「什么条件?」

  「条件是……妳也不可以交男朋友。」

  「谁说我是处男了,我看妈妈妳才像个老处女呢!如果我不是你儿子的话,一定这么认为。」我随着她的话语继续用言语挑逗她。

  「呸!胡说八道,愈说愈不像话了。你……你说……你不是处男了,骗我,有女朋友妈会不知道?」

  「哎唷!妈,说妳老土,妳还真老土,妳没听过一夜情吗?大家心甘情愿,现在女孩子开放得很呢!」

  「啊……那……像什么话……小健,难道你也……」

  「真的?那还好。你可别去招惹那些不三不四的女生,不然会吃亏的。」

  「是,遵命,我都说不交女朋友了,妈如果不放心的话,妳当我的女朋友好了,每天盯着我,我就不会在外面招三惹四了,是不是?」

  「小鬼,真是愈扯愈不正经,妈就是妈,怎么能当你女朋友?」

  「那有什么关系,等妳打扮起来,变得像我妹妹的时候,我们走出去,保证人家会以为我们是一对情侣。」

  这一夜,我就用言语先打开妈妈的心结,另一方面也让我们母子之间的感觉更亲近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妈正在厨房做早餐。我开始了下一步。我轻轻走进厨房,偷偷的从妈妈后面猛然的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啊!」妈像触电一样的跳了起来。

  「早啊!妈」我若无其事的说。

  「小鬼,你想把妈吓死啊!该上学了,还闹,不像样。」

  「好啦!不正经,别闹了,赶快把早餐吃吃。」

  我一直在观察着她脸上神色的变化,她虽然表现的不太在意,但是我看得出来,她那种被男人接触的不自在。成功了,妈正一步一步被我的挑逗,勾出心中的秘密。

  出门前我仍不放过:「妈,我回来的时候,妳要变出个妹妹来喔!」

  「好啦!赶快走啦,迟到了。」

  于是我愉快的出门了。

  下午没课,我提了些钱到百货公司挑了几件神秘的礼物想找机会送给妈妈,而这礼物绝对要抓对时机才能送。

  傍晚时候我回到家,只听到妈妈在房里喊着:「小健,你回来了吗?你等一下,妈就出来了。」

  我听了不禁暗笑,「你等一下,妈就出来了」有点令人想入非非。

  一会儿妈妈从房里出来。果然不出我所料,妈妈打扮起来真的是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似的。

  「小健,你……你说,妈这样可以吗?」

  「哇……妈……妳……」我忍不住靠了过去,仔细的对她端详一番,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怎么样?」妈还故意转了一圈。

  「真……真的吗?」

  「哇!妈,我看妳真的不当我的女朋友不行了。」

  「你看你又来了。」妈开心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妈,妳看妳条件这么好,早就应该打扮打扮了,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年的青春。」

  「唉,以前打扮给谁看啊?要不是现在自由了,我可没那心情。」

  「妈,不过……还少了些东西。」

  「我说了妳可不能骂我哦?」

  「少了……内在美。」

  「什么?」

  「妈,女人的自信除了外表的妆扮以外,里面的穿着也是散发自信的来源所在。妈,其实妳身材那么好,根本就不用穿那种束腰束裤,把自己绑得像粽子一样。应该穿轻便一点。」

  「啊!小健……你……你偷看妈妈。」

  「哎唷!妈,妳换衣服从来不锁门,我从小看到大了,那有什么。」

  「这……」

  「什么东西?」

  「妳自己进房去看,我先吃饭了。大……美……女。」

  「小鬼,花样真多。」妈说着就进房去了。

  我本来以为妈妈看见我送她的性感内衣裤,会惊叫起来,可是房间里面一直没有动静。

  一会儿,妈从房间出来,迳往厨房走。我也已经吃饱准备洗澡。也想继续我的下一步计划。

  我在浴室里面把澡缸的水注满,然后脱光了衣服,并让自己的阳具勃起到极限,然后坐进浴缸,开始叫妈妈。

  妈在外面答了一声好。

  「好了,小健,拿去吧!」一会儿妈在浴室外说。

  「妈,妳拿进来吧!我在浴缸里。」

  「这……」

  只犹豫了一下妈妈就推门进来了,但是却只是伸出一只手来而把头撇向另一边不敢看在浴缸里赤身裸体的我。

  「好了,快拿去吧!」

  「哎呀,妈,妳再过来一点啦,我拿不到。」

  就在妈整个人踏进浴室的刹那,我抓准时机故意从浴缸里起身,做势要去拿妈妈递过来的内裤。

  「妈,妳怎么了,都弄湿了。」

  「小健……你干嘛……」

  「哎唷!妈,我是妳儿子,妳又不是没看过,真是的。」

  一会儿她又帮我拿了一条,这次我不再逗弄她了,我知道自己若操之过急会弄巧成拙的。洗好之后,我看妈妈似乎仍然惊魂未定,直发呆的坐在房间的梳妆台前。

  「妈,妳出来一下。」

  「难得妳今天这么漂亮,不能只是窝在家里啊!出去亮亮相吧!」

  「亮什么啦!妈只是……」

  「哎呀!妈,妳这叫锦衣夜行,给谁看啊!再说,妳不出去走走,我就没有办法证明我说的话了。」

  「什……什么话?」

  「证明妳打扮起起,会让人家以为妳是我妹妹。」

  「贫嘴,又来了。」妈妈有点笑意了。

  「这样,我带妳出去逛逛吧!妳今天真的要当我一天的女朋友。」

  「当然啦!正常男生谁不想交女朋友?我可不是同性恋。」

  「那怎么都二十岁了,还没看你交过?」

  「唉!不是没有,是人家看不上妳家的少爷。」

  「别太挑了,有不错的就加点油!」

  「以后再说吧!妈,妳到底要不要嘛!」

  「要什么啦?」

  「当……当……」

  「真的,太好了。」我高兴得几乎跳起来。

  出门前,妈妈弯腰穿上高跟鞋的时候,我从后面发现,包着妈妈白色窄裙的臀部,显现出三角裤的痕迹,妈已经把束裤脱了。

  出了门以后,我主动拉着妈妈的手,真的像情侣一般的逛街。起先妈妈有点不习惯,被我拉的手只是无力的垂放着,任由我拉手放手,但是慢慢的她似乎比较习惯了,会主动的用手握紧我,这点令我相当高兴。

  在店里我们一起选了一部剧情片,妈妈几乎从不看电影,除了第四台所播放的影片之外,对外面有些什么新的电影几乎一无所知。所以这时我又有了一个大胆的新计划。

  在我们进入包厢以后。

  「哇,这就是mtv啊!」妈妈显然对这个环境很好奇,七十二寸的大电视和柔软的超大沙发。

  我借故去洗手间,然后到外面跟柜台换了一部相当激情的三级片。

  影片播放了十几分钟了,妈妈仍浑然不知,一直到出现大胆的激情场面时,她才有点觉得不对。

  「嗯……好像是,我去问问看?」

  「这……好……不过,如果不能换就算了,已经看那么久了。」

  「好。」

  我离开包厢,故意在外面待了很久才回去。一方面想让她自己一个人看久一点,一方面假装我在跟店方交涉很久。

  「小健,不行是不是?那……算了,既然看了,就看完吧!」

  我没答话,因为我发现妈妈在跟我说话时,眼睛还盯着萤幕上正在做爱的镜头。

  我看时机成熟,便偷偷将手绕到妈妈背后,搭在妈妈肩上。妈妈没有反对,我更进一步微微使力,将妈靠向我的身上。

  我想妈妈已经被那些激情场面迷惑了,非但没有拒绝,而更像小鸟依人般的将头直接靠在我的肩上。我往下望着妈妈高低起伏的胸膛,赫然从她敞开的衣襟里面发现一对丰满而乎之欲出的乳房,延着乳沟往下,我看到她里面的胸罩,而令我兴奋异常的是,妈妈身上穿的胸罩,正是我今天送她的那套粉红色的蕾丝款式。

  我也配合着妈妈的情绪,趁机把手放在妈妈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上。我可以感受到妈妈身上微微的颤抖,但是我们都没有动。

  不知过了多久,萤幕上做爱的情节愈来愈激烈,我也开始在妈妈大腿上来回抚摸。

  「嗯……」妈妈显然感到舒服而没反对。

  我更是借着抚摸,一寸一寸的往上移动,一直到我的手已经进入她的窄裙里面。

  「嗯……」妈时而把眼睛闭上,彷佛在享受无抚的快感。

  我看着妈妈露出来的三角裤根处,包着私处的部份,已经渗出一些水渍的痕迹,很显然,妈妈此刻正处于春心荡样的状况。但是我极力的克制住想去撩拨那片禁地的冲动,因为我认为时机还未完全成熟,再者,这里也不是适当的地点。

  片子终于演完了,这时妈妈才似乎猛然恢复理性,急忙将她被掀起的裙子拉下。

  「小……小健……我们该走了。」

  「妈,妳还想去哪里?」我仍然搂着妈妈。

  ※※※※※※

  回来的一路上,妈妈都沈默不语,到家时已经快十一点了。

  「小健,妈想睡了,你也别太晚睡,知道吗?」

  妈说着就回房去了,而我正等着这一刻。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我进了妈妈房间,妈妈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并没有睡着。

  「小健……什么事?」

  「妈……我睡不着,妈是不是也一样?」

  「没有啦!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妈今天晚上当我的女朋友,我很开心,想谢谢妈。」

  「傻瓜!」

  「可是……可是妈……今天还没有过去,还有一个小时喔!」

  「小鬼,你又在想什么花样了?」

  「我希望我的女朋友多陪我一会儿。」

  「唉!真是,好啦,你说吧!怎么陪?」

  「我想要女朋友陪我睡觉。」

  「不可以……小健……你快下去……不可以这样……」妈妈被我这突来的举动吓得不知所措。

  而我在被子里面碰到了妈妈的背部,好像没有感觉到衣服的质感,而是……皮肤。我往里面一看,这才发现原来妈妈里面只穿着那套粉红色的内衣裤。

  「妈……对……对不起。」

  妈妈默默不语。

  「妈……对不起,我这就走。」我说着就起身要下床,也不禁责怪自己太猴急了。

  我见妈妈如此说,又把被子盖上,但是气氛变得很尴尬。

  我们就这样沈默着,一会儿,妈妈背对我躺下,仍然默默不说话。我知道她此刻心情已被我搅弄得非常复杂,女人的心绪是非常难以捉摸的,所以我在不能肯定她的想法之前,不敢轻举妄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过了十二点。我也遵照约定,准备起身回房去。突然妈妈开口了:

  「小健,你就陪妈睡一晚好了,别跑来跑去了。」

  「妈,妳快睡吧!我不吵妳了。」我又重新躺下。

  「记得一些,我记得小时候每当爸爸生气的时候,妳都会跑过来跟我睡,其实……我很怀念那时候妈妈抱着我睡时,那种温暖的感觉。

  「小健……还想要妈妈抱你吗?」

  「妈……我……」我反而紧张得不知道说什么。

  妈此时转过身来面对着我,同时抱着我的头贴在她的胸前。虽然整个脸贴在妈妈丰实饱满的乳房上,可是奇怪的是我此刻却反而没有欲望,反而有一种窝在母亲怀抱的温馨。我也伸出手环抱着妈妈赤裸的腰部。就这样,我竟然睡着了。

  这一天让我很沮丧,学校回来后仍然一样。不过妈妈经过我的循循善诱,似乎开了窍,今天的打扮更胜于昨天,这又让我精神一振。

  晚餐后妈妈先去洗澡,妈妈洗了很久,出来后换我进去。浴室里一阵蒸气迷漫,就在我脱完衣服时,我突然发现镜子上有一行字,是利用附在上面的水气写的,上面的字令我心头一阵狂跳。

  写着:「再抱妈一次。」

  没有很明显的暗示,但是反正我也不管了,相信妈妈不会骂我。

  晚上十一点,妈妈先进房去睡了,我等了大概半小时,也轻轻的进了妈妈的房间。

  妈依然盖着棉侧着身,只露出脸来。我蹑手蹑脚的上了床,钻进被窝里,妈妈没有任何反应。我靠着妈妈的背,偷偷的看着妈妈的身体,依然只是穿着内衣裤,款式换了而已。

  「嗯……」妈妈终于有了反应。

  我偷偷的用另一只手将胸罩的扣子从后面解开,前面原来绷紧的蕾丝,一下子松了开来,让我的右手顺利的滑进里面。我结实的握着妈妈的乳房了,我来回左右的搓揉着,并不时捏捏妈妈的乳头。

  「嗯……嗯……」妈妈的反应愈来愈强烈。

  而妈妈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小健……不……不要……不可以……」妈妈转过身来看着我说。

  「妈……」

  我这时有点尴尬,因为伸进妈妈三角裤里的手正整个贴在阴毛上面,而一根中指已经伸进妈妈的那条裂缝里面,就是因为触到了妈妈的阴核,强烈的刺激让她突然的回过神来。

  我们互相凝视着,搭在妈妈阴户上的手不知道该缩回来,还是继续。空气彷佛冻结住了,我们母子就这样看着对方眼神。

  我知道此刻绝对不能再妥协,不然一切都前功尽弃了。我没回答妈妈,而是用行动回答。我一口含住妈妈的乳房,开始吸吮,另外扣在阴唇上的手也开始用手指抽动。

  「……啊……小健……不……不可以……快住手……啊……小健……乖……听话……啊……不要……」

  我仍然不理会妈妈说的,吸吮乳房的嘴放了开来往上亲吻,从脖子往上……一直到了妈妈的脸上。

  起先妈妈紧闭着双唇抗拒,我则不断的用舌头企图把它顶开,随着我右手指的抽动,妈妈的淫水已经汩汩的流了出来,双唇也放松了,我顺势将舌头伸进妈妈口中。

  「嗯……嗯……嗯……滋……滋……嗯……」

  妈妈几乎放弃抵抗了,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我伸过去的舌头。我狂烈的吻着妈妈,一手搓着她的乳房,一手在三角裤里扣弄她的小穴。

  一会儿,妈妈突然拉开我的手,离开亲吻的嘴唇。

  「妈……为什么……」

  「小健……傻孩子,我们是母子啊!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妈……我不管……我不管……」我挣脱妈妈的手,双手拉着她三角裤旁边细细的松紧带,就要褪下妈妈的三角裤。

  妈妈极力的阻止,但是已经被我强力的褪到大腿处,妈妈整个小穴已经完全毕露在我的面前。

  「啊……小健……乖……听话……不要……这是乱伦啊……不可以……」

  「这……」

  「妈……我知道妳也需要的……对不对?」

  妈妈考虑了一下,大概觉得事已至此,所以慢慢妥协了。

  「小健……可是……妈……妈好怕……」

  「妈,放开妳心里的顾忌吧!别怕!」

  我说着就拉着妈妈的手去握我的阳具。

  我这时已全部将妈妈的内裤褪下了。我反过身就将嘴贴向妈妈的阴户,开手拨开那两片肥嫩的阴唇,开始用舌头舔弄。

  「啊……啊……嗯……小健……孩子……」妈妈舒服的忍不住发出淫声,并开始套弄我的阳具。

  由于我是反过身来,姿势有点不自然,我于是干脆跨坐在妈妈乳房上,舔弄她的小穴,并企图将阳具靠近妈妈的嘴边,让妈用嘴去含它。

  妈妈久未经人道,哪里经得起我这样的逗弄,在我一阵吸吮的强烈刺激下,她最后终于放开心结,一口含住了我的阳具,开始吞吐的吸吮。

  「嗯……嗯……小健……好……好……妈好舒服……」

  「妈……我让妳更舒服……好不好……」

  「好……好……让妈更舒服……」妈妈已经淫性大起,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我偷偷的握着阳具,抵着妈妈的穴口。

  「啊……小健……不可以……啊……鸣……你骗我……鸣……小健……你骗妈妈……」妈妈这时因为根深蒂固的道德感破灭,一时不知所措,嚎啕大哭了起来。

  「妈……」

  「……鸣……你骗我……你说不……不插进来的……完了……现在什么都完了……鸣……怎么办啊……」

  「妈……对不起……妳别难过了……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啦!」我所有动作完全停止,阳具仍然插在妈妈的阴户里面。

  「妈,其实妳知道吗?乱伦这种道德观念,只是以前的人为了避免家庭纠纷才创造出来的。因为如果一家人有人乱伦了,那么儿子吃父亲的醋,父亲又不想把老婆跟儿子分享,那家庭就会失和了,社会如果都这样,那就天下大乱了,所以才有不可以乱伦的限制。以前的人哪懂得什么叫优生学,而且表兄妹、表姐弟结婚也算是近亲乱伦,中国人乱伦了几千年了,也是最近十几年我们的法律才规定表亲不可以结婚的,不是吗?」

  「可……可是……」

  「小健……可是……可是我们不可能结婚呀,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没有人会认同的啊!」

  「妈,谁说我们要结婚了,妳好古板哦!又不是发生性关系就一定要结婚,而乱伦对我们母子来说,其实没有妨碍的,因为我们一家就我和妳两个人,不会有家庭失和的问题,只要我们不说,当作我们的秘密,不是皆大欢喜吗?」

  「小健,妈说不过你啦!一大堆歪理。」妈说到这已经闭上眼睛,表示已经被我说服了。

  「妈……我要来了。」我将姿势调整了一下。

  我于是开始轻轻的抽送。

  「嗯……啊……啊……小健……啊……妈……」妈开始感到舒服了。

  我一会儿又加快速度,一会儿又放慢,挑逗她的性欲。

  「啊……啊……好棒……小健……妈好舒服……你……怎么……好厉害……哪里学的……啊……小健……儿……我的小健……好……不……不要……」

  「妈……不要什么……」

  我俯下身体吻上妈妈的嘴唇,妈妈狂热的回应,伸出舌头来让我吸吮,又吸进的的舌头,贪婪的舔弄。于是上下两面的夹攻,整个房内「滋……滋……」声音不断,淫靡极了。

  「滋……滋……啊……啊……小健……好儿子……妈好久……好久都没作爱了……今天……好满足……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啊……又让你回去……你来的地方……」

  「是啊……妈……以后…我想再回去看看老家……妳……会不会锁门……」

  「啊……不会……不会的……你住过的去方……随时……都可以回来……回来看看……啊……小健……欢迎回来……」

  妈妈看来已经完全屈服在性欲底下了。我努力的做最后冲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快……小健……啊……快……」

  妈一声长叫之后,我也泄了,一股精液直射入妈妈的子宫。

  「呼……呼……呼……」妈妈整个人瘫在床上,不断喘息着。

  「嗯……小健……你……射进去了……」

  「啊……对不起……妈,我忘了。」

  「没关系,今天可以,不过以后可就要注意了。」

  我一听「以后」,就彷佛得了御赐金牌一样,那以后想和妈妈作爱是没问题了。我的计划到此已经完全成功了。

  「妈,谢谢妳。」我亲吻了她一下。

  过了一会儿,妈说:「小健……妈……问你……想不想……再进去看看?」妈妈又想要了。

  这一夜,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性交,一直到天快亮了才双双睡着。

  一旦堤防溃决了,奔腾汹涌的波涛就如千军万马般的四处渲泄,想档都档不住。我们母子的性爱,就是如此。

  原本只在夜晚时妈妈才敢卸下心防,慢慢到了后来,白天在家时,妈妈都会主动来诱惑我,有时用言语挑逗,有时用性感的内衣,有时更什么都不做,我一进门就脱光了等我。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事。

  ※※※※※※

  「小健,来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

  「妈,谢谢妳。」我回过头接下妈妈做的消夜。

  「小健……」

  「妈,怎样?」

  「妈……跟你……跟你的关系,会不会影响你……」

  「妈,妳想太多了,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爱妳,在家里,妳是照顾我的妈妈,也是我亲爱的女朋友,性伴侣。妳也要跟我一样想才行,不然,我们母子的秘密,对妳是一种罪恶,而不是快乐了,是不是?」我放下消夜,亲吻了妈妈一下。

  「那……这样好了,妳先习惯一下,在家里呢,你就别当我是你的儿子,当我是妳的情人,慢慢妳就会习惯了。」

  「我……试试看好了。」

  我随即掀起妈妈的裙子,一手就伸进了她的三角里里面搓揉。

  「啊……小健……」妈随即往我身上倒,我将她抱在怀里,吻上了她的唇。

  「嗯……嗯……小健……嗯……嗯……啊……」

  「嗯……健……妈不知道为什么……从那天起……就每天都想要……你会不会觉得妈妈很淫荡?」

  「妈,怎么会呢!我就喜欢妳这样。我爱死了。」

  「真的喔?」妈开始有点撒娇了。

  「真的。」

  「那……我不管了……」妈说着就脱下了我的内裤,一口将我的阳具含进嘴里。

  「啊……小健……好舒服……真好……嗯……啊……妈好舒服……啊……」

  「妈……不……妳现在是我的女朋友……我要叫妳名字……小娟……小娟妹妹……喜欢吗?」

  「啊……喜欢……我喜欢小健叫我名字……小娟……是小健的人……哥……哥……你喜不喜欢小娟妹妹……啊……啊……好棒啊……小健哥哥……娟妹妹爱你……你插得妹妹好舒服……啊……」

  这一夜,我又连续射了几次精液在妈妈的阴道里面。

  在和妈妈几个月的性交生活之后,妈妈怀孕了,这也是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原本一直有做的避孕措施,在熊熊欲火中早已抛开了这些顾忌,妈妈也不因为怀孕而减少和我的关系,反而性欲更加强烈,日夜向我求爱。

  就在我们搬离这个地方之前再一次插入她的小穴,我们已无顾忌,妈妈不再假装是我的女友。

  「妈……妳真的要生下我们的孩子吗?」

  「不……不要……妈已经跟以前的同学……约好了……她是个妇科医生……她会帮妈妈拿掉的……而且……妈也把我们的事……都告诉她了……因为……因为……」

  「为什么……」

  后来我们卖了这楝房子,在北投买了一楝郊外的独楝的房子。在妈妈做完人工流产手术之后,那位女医生出现了。

  「孩子,在客厅那位阿姨,就是妈最好的同学,她也很早就离婚了,妈之所以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她,是因为……妈知道,她跟妈一样很需要男人的慰藉,妈暂时几天不能行房,就由她来代替妈吧!不过,她很爱面子,不会跟妳表示得太明显,一切就看你了。」

  那位女医生容貌不比妈妈逊色,在她进门之时,我就有点心动了,现在听妈妈这么说,那更是令我不由得下面冲动了起来。

  一会儿我离开妈妈的房间,来到客厅。

  「别客气,我跟你妈是好姐妹,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啊!」

  「那……我们的事,妳都知道了……妳怎么看呢?」

  「呵!阿姨观念很开放的,就算妳妈不敢做阿姨都会劝她做的。阿姨如果有像你这么一个儿子,早就自己用了,干嘛留给别人,自己受那种情欲的煎熬。」

  「阿姨,妳好开放喔!那……小健当妳干儿子,妳当我干妈好不好?」

  「当然好啊!」她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嗯……算……阿姨……不……干妈说的是真心话……嗯……」

  我随即用手沿着她的大腿,探进她的裙内,轻轻在她的大腿内侧爱抚,又往上隔着三角裤抚摸她的阴户。

  她也是有备而来,早就淫水泛滥了。但是奇怪的是我隔着三角裤抚摸,竟然摸到一条裂缝。

  「嗯……好……果然像妳妈说的……好粗……好大……好舒服……啊……啊啊……」

  她的淫水实在很多,一下子地板就流了一大滩她的淫液。

  「……嗯……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嗯……啊……啊……好……干妈……好久没吃到……这么好的肉棒了……太爽了……小健……你厉害……」

  就这样,我多了一个性交对象,两个都是如狼似虎。

  不久干妈干脆搬了过来同住,我享尽齐人之福。

  每次性交总是妈妈和干妈一起上,两个都不怕怀孕的大胆淫荡。也因此我大学差点被死当,还好再多读了一年之后顺利毕业。毕业后妈妈大概怕我将来结婚后会离开,就怂恿干妈嫁给我,而干妈是求之不得,我也舍不得这种齐人之乐,就和干妈结婚了。可是婚后还是叫她干妈,真是淫乱又甜蜜。

  (全文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