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的被轮奸的命运

难逃的被轮奸的命运
高中毕业了又考不上大学,人无聊到极点。好在我一个朋友要到深圳。我姐姐刚好也是在深圳我就和她一起来到深圳。姐姐比我大五岁,在一家夜总会打工。几年下来赚的钱一部分供我读书。

我和姐姐可说是一对姐妹花,我一直觉得我的身裁很棒,身高164公分,33 23 34上的三围,可以说是很不错的。姐姐身裁更好,身高170公分,三围是34 24 35。不过,我长得比姐姐可爱。

我到深圳后每天也是只呆在我姐家里或上街瞎逛。今天,我从网吧出来没精打采回家。

 
 
刚开门,就听到姐姐的房间里发出了:「啊……用力……用力……好爽……」

 
 
『是姐姐的声音!』我好奇的从门缝里偷看,眼前的景像叫我吃了一惊:一个染金发的青年把姐姐的左脚放置在右脚上,自己也躺在姐姐的旁边,正好是把身体左侧下方的姐姐从背后抱住的姿势,阴茎直直插入姐姐向后突出的屁股里去了!

 
 
他一面抽送着,一面用一只手揉捏着姐姐丰满的乳房,还用嘴唇吸吮着她耳朵。

 「啊……啊……噢……」姐姐发出的呻吟声使我看呆了,平时姐姐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一个好女孩。虽然姐姐拥有那麽好的身裁,身高170,三围34 24 35,容貌也不差,也可以算是一个美女吧!但没想到姐姐也有这麽淫荡的一面。不知不觉我发现我的下体也湿了,将房门完全拉开走向他们。

这时,姐姐已经被哪人干得全身都是汗水和精液,整个人因高潮而不停地颤抖着。见到姐姐不行了,哪男人便拉起姐姐的下巴,叫姐姐用嘴去吸吮他的鸡巴,姐姐熟练地张口含住鸡巴,然后手握棒身,一边吞吐,一边用手套弄;而他则是闭上眼睛,享受着特殊的服务。

「啊……我要射了……」他抱紧姐姐的头,让姐姐无法逃避,肉棒深深地刺入,配合射精的节奏,摇动姐姐的头,「呕……唔……」大量的精液射在姐姐嘴里。

金发青年慢慢拔出肉棒,当龟头离开姐姐的嘴唇时,粘粘的液体形成了一条丝线,连接着姐姐的嘴唇和他的阴茎,从姐姐的嘴唇还溢出乳白色的液体。他用龟头沾上液体,像毛笔一样把精液涂在姐姐的嘴边四周。好像享受余韵一样,又把肉棒再次塞入姐姐的嘴里,前后来回两三次,仅是如此,萎缩的肉棒又硬起来了。

而这时姐姐也发现了我,「啊!依睛,你……」姐姐不好意思的问。

 
「hi!这就是你妹妹吗?真是美丽。」金发青年问姐姐,同时他挺着阳具向我走来,一边走,那巨大的阳具也一边在抖。

他一把搂住了我,「啊!」我惊叫了一声,我从来没有见过这麽大的阳具,大概有20公分,以前的男友根本不能比。

 
「啊……阿杰,对我妹温柔些……」姐姐已经被干得连说话也没力气了。

 
「我会好好干她的。」叫阿杰的男人吻着我,双手开始脱我的衣服。

他突然大喘一口气,双手一把抓住我的上装,将衣服撕开,如白玉般丰润细致的乳房整个展现在他面前,他猴急的开始吸吮我粉红淑芬的乳晕,并迅速将我身上剩余的衣物褪尽。阴茎成直角的立起,头部膨胀发出带有湿气的光泽,躯干上冒出紫色的血管。

「天哪!这麽大,怎麽进得去啊!」我心想,感到了害怕,大叫:「不,我不要……」我担心我的阴道会挨受不了。

杰突然将我推倒在沙发上,强壮的双臂紧紧扣住我的双腿,用力分开,神秘的花瓣正好凑在嘴边,他开始吸吮我张开的双脚中间完全暴露了的私处。浓密而柔软的阴毛覆盖不住微开的花瓣,他轻轻嗫咬着我的阴蒂,舔逗着我湿润微开的花瓣,灵活的舌尖在花瓣缝上不断游移,赤裸裸的绸缎肌肤,渐渐从白净中透出红晕。

在他高超的前戏技巧不断刺激下,我的花瓣湿淋淋一片,不住涌出淫荡的蜜汁。我两腿分得开开的,美丽的面容也因爲强烈的快感而微微扭曲,我的腰部无法控制地扭动……我此时已近乎失神状态,不断地呻吟着摇头求饶。

「……嗯……啊……」我在他的逗弄下达到了高潮。

「起来!」杰将我拉了起来,并且让我双手撑着沙发扶手,屁股翘起来。我这时已经被他弄得迷迷糊糊的,像狗一样的趴着,心中只期望着他的阳具能快一点插入。

杰一言不发地将巨大的阳具举起,对正我犹在流着淫液、不停颤抖着的美丽阴户用力插入,「啊……啊……」我不禁叫了起来,一种从来没有的充实感让我几乎又一次达到高潮。

狂热的抽插,引起阴道也发生阵阵的收缩,我感到异常刺激,我不由自主的把腰往前扭动,但杰反而退了出来,我只好咬紧牙关旁边的嘴角:「不∼要,我……」我感到一阵空虚。

「来了,骚货!」杰又把阳具缓缓地全部抽出去,然后很有耐心地重头再来一次。

「我……要……啊……啊……求……求……你……我不行了……」

他依旧不语,只是不停的在我阴部前欲进还退,看样子他是要将我彻底的制服。

杰终于发力了,那巨大的肉棒冲刺着我那已经彻底被唤醒的阴道,猛烈地全部抽出来,然后猛烈地又全部塞进去!淫液流满了两人的私处。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每一次的冲刺,都发出液体「唧叽、吱吱」的摩擦声,让我不由全身痉挛,不停的颤抖,叫喊着:「啊……啊啊……噢……呜……我……我……」

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我被干得浑身无力,我的上半身无力地趴在沙发上,扶手正好搁在我的腹部,令我的屁股高高翘着。杰突然将阳具抽了出来,他蹲下身子,开始亲吻我的屁股,他移动嘴唇到了我的菊花蕾般的肛门,用力的舔着。

这时,我稍微恢复了一点知觉,他重新擡高我的屁股,双手扣住我的细腰,再一次开始冲刺。

「啊∼∼」我又惊呼了一声,原来杰吐上大量唾液在我的肛门上,他把姆指沾上唾液,就压在菊花蕾上,「那个地方不行……」我叫道,但他仍是毫不留情的将手指插入。

「唔……唔……」我感受到激烈的疼痛,我用扭动屁股来表示不舒服,但杰不理睬我的抗议,手指很快就插入到第一关节。我这里还是属于处女的洞口,感到非常的紧迫,杰的手指配合他的阳具在我的肛门里来回地抽插。

这时候他将阳具从我的阴道内抽出,然后将已经非常灼热的阳具尖端恰当地贴在我双臀中央深深的狭缝中,「噢……呜……啊……」我只能发出梦呓般的呻吟,等待他阳具的贯穿。我知道他就要和我肛交了,我虽然害怕,但现在我已混身无力,只好任他摆布。

「不,她还小,不要这样。啊……啊……」我听到了姐姐的声音。杰伸手抓过姐姐嘴大力亲吻姐,舌头在姐口中狂吸。一手还在揉摸我的屁眼。另一手又抠进姐姐的阴道。

「啊……啊……啊……啊……」姐姐欢畅地呼叫着,根本没空理我了。接着我的双腿被高高举起并且扛在肩上,阿杰抓着我的双腿当作支点,然后不快不慢地抽送起来。他每次抽送,一定插到底,并且抽出到只留龟头在里面,而且他故意将身体往前倾,然后压迫我双腿向身体侧弯过去,使得双腿紧紧地压迫着我的身体,并且让小穴几乎是直接地朝着天花板的方向在承受肉棒的抽插。

「啊……啊啊……好人……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啊……对……」姐姐被抠得也不停淫叫着。

阿杰又重复把阴茎移到我的菊花眼,大鸡巴带着湿淋淋的淫水涂抹了整个屁眼。

但是,我的肛门实在太小,而杰的龟头却实在太大了,他怎麽样也无法插入,「他妈的,这次便放过你!」当然,由于我的阴道已经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快乐,我天生窄小的阴户足使他兴奋地冲刺。

他将我抱起来,然后坐到沙发上,让我面对面的骑在他的腿上。这时,他又用力的使双腿上下震动,我的身体也随着而上下起伏。「哎呀……啊……不行啦……唔……」我双手用力地抱着他的头,他也用力地咬着我的乳房,他双手抓住我的屁股,配合他的抽插不断的摇动着我的身体。

姐姐也在这时从我背后双手抓紧我的咪咪,她富有弹性的双乳也在揉擦我的背,我也快活地感觉到她下体湿润又淫热擦拭我和阿杰交互的地带,又热又麻又痒。。。。

「嗯……哼……」每一次被插入都是那麽紧凑,我有时真恨自己的阴道爲何要那麽狭窄。这时阿杰把我抱起来,我们的阴部还是交汇在一起。阿杰一边走一边起劲地干。走一步双手一放下面腰往上一挺大鸡巴直撞花蕊,我不由得随着浪叫“啊—–呜呜—–我——喔———终于,我又一次被干得达到高潮。

(2)

那天,我和杰、还有我姐姐疯狂地做爱,我几乎不断地达到高潮,后来,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我知道,我已经被他们彻底征服了,我已经深深地爱上那根巨大的阳具。还有两个月我就要回家了,不知道还有机会碰到他们吗?

一星期后,我回家。

「嗨,漂亮娃娃!」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杰,嗨……你好。」唤我的正是杰,我不禁又惊又喜。

「有空吗?今天晚上我有一个party,我想请你做我的女朋友。」杰搂住了我。

「可是姐姐会骂我的……」

「没关系,她可能也会去的。」杰搂得我更加紧了:「我会让你非常快乐的。」

我想起了那天晚上的欢乐时光,反正还有两个月就要回家了,去就去吧。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个淫乱的群交party。

还没有进门,我的衣服就已经被杰剥光了。当身高近水楼台180公分的杰将赤裸的我抱着进去的时候,全屋的人都馋馋的看着我,好像一群饿狼擒到了一只羔羊。

这时从侧门内走出一个裸体的男人,他身材很高大,大概有180米以上,肩膀宽阔,胳臂很粗,混身肌肉贲凸。但最使我注意的,还是他那根20多公分长的阳具,两颗睾丸悬垂在大腿根中间。

但是更令我吃惊的是,我竟看到了姐姐在房间里,正在被两个男人奸淫着。在她屁股挺起的时候,我看到姐姐正在和他们玩三明治,阴道和屁眼里各插着一支粗壮的黑色阴茎,我也听到了姐姐性奋的惊叫声。

「你是依婷的妹妹吗?长得真是漂亮,我们又有新伙伴了。」两个男人对我说。

「阿强,她可是个骚货,她的阴道天生的小,干她就好像在肛交一样。」杰一边抚弄着我的阴户,一边说。

「啊……啊……」我这时已被他挑逗得快不行了。

现在阿强已站在我面前,胯下的阴茎勃胀得硬梆梆的向上翘起,他望着我那曲线玲珑的白嫩可爱的娇躯,龟头尖端竟不自觉的流出了数滴精液。

「不行,太……太大了,我会死的。」我望着那根巨大的阴茎而感到害怕,我担心我会被他撕裂。

「放心吧,女人的阴道是一个富有弹性的肉扭。。。。。。。。”突然一下子深深顶入宫内部,同时张口紧紧吸住我隆起的乳房,我不禁发出了「啊……啊……」的声音。

龟头的前端紧抵着子宫,乳房间吸吮的快感,似电流般的游走,我的双眉轻皱、目光迷离,发烫的脸庞不断地左右摇摆,「不……不……」发出呓语似的拒绝声。

「……感觉很舒服吧?……」阿强的声音在我耳畔低语着,我几乎被这个男人完全牵制掌握住了。

他挺起上半身,再度用力插进,一前一后做着抽送动作,一只手轻抚我的乳房,另一只手向我的阴核探索。

「不……」抵抗的声音逐渐转弱,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折磨:「不要啊,快停下来……」

「我会让你更舒服的,请忍耐,尽量享受吧!」阿强突然大力挺动腰部,急速地抽送着,用龟头压挤阴道的肉壁,用耻骨碰撞肿胀的阴核。他深知深入浅出的滋味,使我的娇躯不由得爲他轻颤起来,我不断地达到高潮,我快死了,那种美妙感觉是无法形容的。

经过各式各样的姿势后,现在我是以后背坐姿受到奸淫。已经连续交媾了一小时左右,我经已好几次爬到最高峰,但阿强一次也没有射精。我虚脱得翻着白眼了,他仍不停地干着,那动作有规律得好像机器一样。

而阿强这时的肉棒,开始在秘肉的包围中微抽搐着。他让我背转身体趴在床上,上身伏下,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他两手扶着我的美臀,开始做最后冲刺。「唔……啊……我完了……」我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我已经无力配合男人肉棒的抽插了,剩下的完全是本能的反应。

在一旁观看的杰这时也过来蹲在我身旁,握着我胸前一对因身体被干得前后摇摆不停而晃荡着的乳房,时松时紧地搓揉着,还用指头磨擦着两粒挺胀得硬硬的小乳头。

「啊……哦……」我被双管齐下的进攻刺激得快要昏过去了,肉穴里的黏膜包裹着肉棒,用力向里吸引。「噢……噢……」阿强发出巨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我的子宫口感受到有精液喷射时,立刻达到高潮的顶点,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

「好了,你现在休息一下,等一下会有更好玩的。」杰对瘫软在床上的我说。同时,他又喂我吃了一些媚药。

我知道,今晚接下来的遭遇将使我难以忘怀,我逃脱不了被轮奸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