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儿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我觉得生命里可能会有无数的偶然,但也总是会有必然的。如同认识静儿,我觉得看似是个巧合,无形里却更像注定的一样。需要说明的是,文章里的名字都是我随手安上去的,没有人蠢到会把对方这个也暴露出来,即便网名也不行。

  有次我在某群贴了句和别人的聊天,没有把对方网名改过来,居然就有好事者马上就查到了他的qq号,看来一些比较特别的名称是很容易被搜索到的。静儿就是我生命里那个温情的等待吗?毕竟主动加我q的本地女性实在是太少。她的网名很复杂,主要是用了些间隔符号,那些东西我都不会弄。

  我以爲静儿是个青春少女,只有那样的年龄网名才喜欢多玩些花样。但我猜错了,因爲她说网名是别人帮她弄的,她才学会上网不久。我好奇起来,那静儿到底是多大呢?不好意思直接问她的年龄,只好问她属性,她让我猜。晕呢,这哪能猜得着啊。磨蹭几个回合,终于知道她今年芳龄二十八了。我不太习惯首次聊天就把问题引向得很深入,见好就收。毕竟色狼不能太显山露水的,不然即便想投怀送抱的女人也会被吓走去。

  我越是装得毫不在意,她越是关注到我。可见吊一下女人好奇的胃口也是很重要的。后来她希望知道我的长相,我空间里永远挂着的是几年前的朦胧照,看着也行,但却勿过细,呵呵。我把自己照片发给她,她没有评论什麽,只是问我的工作情况,婚姻状况。说实在的,我不太喜欢把自己什麽真实情况都告诉对方,即便我没有任何用意。

  我告诉静儿,我在某国营大企业混日子,也没什麽出息,混这麽些年还只到了中层,上下都受气,责任全要担,真他妈不是人过的日子,压力好大。她很惊讶,说怎麽这麽巧的,她爸妈就在这家公司,不过现在退休了。我也很惊讶,随便胡诌一个,哪想到和她这样接近的。静儿说她就在厂正门口边上的家属区内。

  谈到婚姻的时候,我说自己离了,现在正没主呢。老婆见我在网络上聊得喜形于色,想凑过来看我,我吓坏了,连忙向静儿说再见,就此转入网游模式,好在我手快,危险才得以解除。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可能就在那淡淡的思绪之间,静儿的坦诚大方,又这样近距离,总勾起我淡淡的联想。我知道不可能,但男人就是这样的一种动物,意淫也要淫个够。静儿会这样乖巧听我的安排吗?他们是从北方迁过来的,从大厂矿出来的人,大多比长期在社会上混的人要单纯一点,这个在长期社会实践中早有印证。

  又一次在网络上相遇的时候,是两个星期之后了,静儿说她现在到了海南。

  到那边做什麽?静儿说是公司安排她在那边出差两个月,做一些采购方面的业务。

  她给我看了视频,视频里是一个年轻的瓜子脸的女子,很素雅,一看就知道比较能干的那种。静儿问我,她好看吗?我说还可以吧。她很认真,说她才做了头发的,这个造型是她很喜欢的。

  静儿又说起她的烦闷,她和老公都在同一家公司,只是供职在不同部门,她怀疑老公有外遇了,特别恼火。她问我有什麽特别的办法可以应对。她说要不是看在有个可爱的儿子面上,早就想离了才好。是啊,好多女人都面对这样的困惑,其实忍一忍也能过,但女人总有天生好强的,哪能容忍生活里一丁点的瑕疵,而且也算很严重的感情伤害了吧。我劝静儿多忍耐,不想,她慢慢更伤心了,眼圈快红,似欲坠泪。

  女人就是这样感性,难怪一段感情能把她们哄得团团转,一点伤害也能让她们满身伤痕似的。我安慰静儿,说像静儿这样优秀的女人,其实放在哪里都会受到瞩目的。可能是老公的出轨让她的自信受到很大打击,这样的情绪也无法在现实生活里找人诉说,一个人总有承受不住的时候。静儿说她不漂亮,别看镜头里好看,那是她比较上镜的缘故。还有这样诚实的女人啊,我都不由得感叹,其实不管怎麽,静儿也还是有些资彩的。

  和静儿聊天的机会多起来,因爲在那边她也有大把的时候花费在网络上。她有个特点,每次聊的时候都会问我在做什麽,每次我没有及时关注她的信息时候,她就问我做什麽去了,似乎我成了她的主心骨,而她也离不开我一样的。我后来思量,这样的女人这样高度注意一个人的言行,开始的时候会很甜蜜,要是久了也会让人不舒服的,可见她对她老公也这样什麽事情都管着的话,老公不出事才怪。当然,做爲普通网友,对她的这样的盘问还是能理解的,我有时候说自己在群里聊天,她不信,说我在泡别的妞吧,我就把她加到群里来,让她看下我的聊天。只是她不适应群里的气氛,没几天她自己又退群了。

  和她许多次视频中,我留下了很多她的视频照片,我不知道以后会和她怎麽样,但总觉得她会在我生命里留下痕迹一样。聊天多起来后,我也和她来点小情调,说点想念之类的话语,这点很奏效,她经常反问我,这是不是真的啊,是不是真的想念她。我说这哪能有假啊,每天睡觉的时候都翘得老高的,就是因爲太想你了。静儿弄个砸我的表情,但似乎并没有因爲我的挑逗而生气。

  有时候她在网吧上网,有时候她又在他们办事处里抢到了电脑,因爲她不喜欢打牌,而其他同事打牌去了,她才有机会上网。我问她在那边寂寞不?她说还好。因爲也有不少人在一起吧。我告诉她,我说的寂寞不是这个意思,是说夜深的时候有生理需要怎麽办。静儿说没需要。我知道她在撒谎。果然,她又说,我就是有需要了,你又帮不上什麽忙。我说可以的,不过要等她回来以后了。静儿说,她孩子也在电话里让她早点回去呢,说要给他带东西,要很多好吃的。

  我和静的聊天慢慢大胆起来,我吹牛说起码三个小时能不歇气。她笑了下,说哪有那麽厉害的人啊。我见她不信,便说你回来后我带去开个房,当场试验给你看,呵呵。静儿连忙发来打住两个字,意思是不想和我讨论这样的细节,给人很情色的感觉。她让我以后别和她说这些了,她更喜欢和我聊那些社会上的见闻,彼此生活的一些细节。说到细节,我说,我都半年多没碰过女人了。她又是打我的表情,一句:你怎麽又来了啊。

  其实,根据我的研判,大多数女人都是可以接受聊性的,只是要选择合适的角度与时机,不能霸王硬上弓。静儿这样的女人,我感觉是生活里的情绪郁积得太久了,可能也需要一个可以宣泄的出口吧。但她本身又很传统,不喜欢聊得太没边际,不然她自己内心也没法接受。

  一次,她说生日快到了,说是可以赶在生日之前赶回来。我听了也很高兴,说可以去接她不,她说不必,她老公会带孩子接她的。我知道她的个性,不能勉强她的,但我说我想在她回来后再约会她,她同意了,也很高兴,也似乎在期待着我们能见面的日子。我承诺在她生日的时候送她一件礼物。我总觉得要博美人一笑,必要的付出总是要有的。

  我很想把话在见到她之前彻底说开,以避免见面以后的尴尬。毕竟我需要让她了解约会时我会做什麽,总要让她心里有底的,这样也能让我先判断她的反应而决定是否这样的约会值得不值得。通过一些泡妞经历的锻炼,我发觉我自己都快成老麻雀了。

  我和静儿交换了电话号码,以便她回来时能及时联系。果然她比预期的还要早几天回来,没想到的是,回来她又和她老公吵了一架,索性她搬到她附近的姐姐家住去了。我不希望看到他们闹矛盾,很希望她能尽快住回去,毕竟孩子还是需要她的。她说没办法了,心情很苦闷。我说希望能见她,她一口答应。

  约会的地方选取在另一片街区,在某个知名商场的前坪。当时已经是下午5点多钟,购物的人很多,我急切盼望着静儿的出现。电话来了,她说她到了,问我在哪。我说在正门口啊,她哈哈一乐,说看到我了。我举目望去,商场另一边过道里有一个女子和静儿很像,正匆忙赶来,看来就是她了。

  静儿比视频里要显得高大许多,视频里小鸟依人的样子可能真是视觉效果的。

  她一身精致的运动蓝,发鬓扎起,成熟又干练。见面没和她握手,觉得那太老套了,简单聊几句,我便问她方便在哪里吃晚饭。她说随你的便吧。我观察了一下四周,觉得斜对过有一家酒楼装修不错,饭菜味道也很好,以前年末公司吃团圆饭的时候在那吃的。就新一家吧,走吧。因爲没几步,我和静儿就走路前往。

  酒楼规模很大,服务员把我们领到了二楼的一个小单间,环境幽雅,门口一道卷帘,甚爲别致。点菜向来不是我的强项,我把这活推给静儿。她思忖许久,点了个黄瓜ᙒ鱼,一个排骨汤,再一个时令小菜。我不忘添上两瓶啤酒,两罐饮料。菜很快上来,推杯换盏间,话匣子打开,静儿说起了在海南那边的一些趣事。

  尤其对黎族生活的一些场景记忆深刻,她说蛮喜欢那里的人的淳朴。我去过祖国很多地方,却没有登过那个海岛,也不能说不是个遗憾,从她的介绍里,看得出她的怀念。

  菜的分量挺足,两个人吃得很舒服,一结帐,还不到一百。出得酒楼门,酒不醉人人自醉。外边天已经黑了,万家灯火,路上车流的灯光也不时射出刺眼的光芒。我招手唤来一辆的士,也没怎麽征求静儿的意愿,便拉她上车。她在车上问我去哪啊。我大声对司机说,去帝都大宾馆。静儿没支声,算是默认我这样的安排吧。我心中怯喜,但表面依然装做平静。初夏的衣杉已经裹不住静儿那丰满的身材,吃饭的时候我就多次注意到她高耸的胸部,那真是个男人梦幻的温柔乡啊,能一亲芳泽,死又何憾。她此时眼睛望着车窗外,看着这座外表流光溢彩的城市,不知道她心中有怎样的感叹。

  车在宾馆门口停住,她不和我一同进去,而是跑到隔壁电器行逛去了,说是定好了再联系她。是啊,同在一座小城,熟人难免会碰到,还是谨慎低调比较好。

  我开了个豪华间,一晚上将近两百。我电话她,告之是402房间,我在大厅电梯口等她。几分钟后,她逛回来了。在电梯里,我紧张又兴奋。但我没敢去拉她的手,想想也没必要的,反正是快到手的猎物了,还是稍稍等一等吧。我随意地和她聊着当天的天气,天气真的蛮好,体感十分舒适。我非常希望静儿能暂时放下所有心事,和我一起度过一个浪漫夜晚。

  进得豪华的宾馆房间,我的心如释重负。仔细的锁好房门,我知道此刻这小天地就是我和静儿的了。我知道还有充裕的时间和静儿度过,因爲她已经电话她姐了,说和几个同事在外边玩,还不知道什麽时候能回去的。她看电视,我用电热杯烧茶水。一切这样的甯静又温馨,难怪人们都想永远恋爱的,因爲恋爱是多麽浪漫啊,而具体婚姻生活有琐碎和争吵,无聊又闹心。我以前也和她聊过些她恋爱的事情,她那时比较单纯,就认定了一个,没有多余的恋爱,男朋友变成老公,也没多想就嫁了,开始几年还相安无事,结果谁想到她丈夫小有发展,就居然有了外遇,最可气的是还一直在纠缠。

  静儿显得很平静,从她的神情和肤色可以看得出她是出身比较好的人家,看似生活中也没吃过什麽苦头,估计大小姐脾气是有的,但此刻她的眼睛里透出许多温润的柔情,我觉得那是一个女人最动人的神态了,得女人身体容易,得女人心很难。我当然不希求破坏她内心深处的感觉,但既然和她在一起,暧昧是免不了的,只是我又不愿意介入她太深的内心世界,因爲我最终的目的和那毫无关联。

  我泡好两杯香茶后就和她一同坐在床沿边。我觉得还是男人应该主动点吧,我把手无声无息放在静儿的大腿上,她没有惊诧,我知道她内心里的认同,似乎又在鼓励我做些什麽。女人的身体其实真的像磁石一样吸引着男人,我也感到这几个月的聊天和努力没有白费,终于等来了相聚时刻。

  揽住她的腰身,用手的触觉感受静儿身体的柔软。她也略向我这边倾靠,我心砰砰跳,却故作镇定,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思想里其实也空空的,我也不愿意再去多想什麽,静儿在想些什麽呢,她准备好了吗?

  总这样抱着也不是办法,我起身,告诉她我先去冲个凉。我洗得很快,也可能是因爲心情还是急切与期待的缘故吧。看着镜子里自己虽不很健壮,却也不难看的身体,自信与骄傲油然心头之上。我的小弟弟已经擡头了,几次想按下去,却总不听话,好一个顽皮的家伙,似乎已经预见到有好吃的已经等不及一样。

  我裹着浴巾出来,不待我开言,静儿就起身,径直洗浴去了。可能此时的默契已经不用语言来明说,一抹眼神的交汇和期许就已经足够。静儿关门的声音很响,似乎告戒我,别来偷看哦。女人天性害羞,即便她想把身体交付的那人,不到时候也还是不能违反必要程序的。比较起来,有些90后的女孩更大胆而随意,反而象静儿这样的婚内女性很慎重,因爲她说在与那些男同事出去玩时是刻意保持距离的,她很难理解有些女性的所谓放浪。

  我在等待她洗浴的时间里,收到一个短信,是一个女网友发来的,问我去打球不。对方不是很熟,我曾约过她几次,但她没空,今天也不知道她发的哪门子疯,这时候约我出去。我直接告诉她:我正在宾馆泡妞。

  静儿终于出来了,也是一条浴巾裹身。她拿着自己的衣服,整齐的放在椅子上。我们男人裹浴巾很方便,反正只要裹住中间那一块小地方就行了,女人就复杂点,还必须要有点技术,不然想把包含乳房和臀部的整个躯体都遮挡住还真不简单,要不也很容易滑落的。我看静儿的就包裹得很严实,虽然大腿大部分都露出来,但还是典雅细致,至少把该遮住的部分都完整遮住了。

  我一把把她拉上床,她顺势并肩和我坐在床头。室内灯光很明亮,我就喜欢这通透与真实,因爲我不希望错过她身体上任何的角落。我紧紧抱住她,我知道这一刻静儿属于我了。我一直觉得泡妞泡的就是这一过程,如同一杯好茶,不细细品尝,哪能知晓其间真味。泡妞的最动人处,就是自己可以缓缓褪下她的衣杉,享受这一脱的撩拨时刻,是男人最爲值得骄傲的。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偶然也伸进她的大腿内侧,她一阵激动,把腿夹得紧紧的。

  隔着浴巾就能感觉静儿的乳房的硕大,非常饱满,沈甸甸的质感。把静儿按倒,把她的浴巾往上一拉扯,她整个髋部和大腿全部出现在我眼前。大腿白净修长,她个头还是比较高的,女人的美,关键看大腿。静儿三角区的毛发浓密,我用手抓挠,爱不释手。我把脸贴到她的腹部,缓缓移动到她大腿根处。所谓女人香,其实就是女人浴后身体之香,尤其女人私处自然散发的气味。我觉得上帝完全控制了男人的神经,将男人最顶级的慕往引向女人身体最神秘的沟壑。上次有人问过我怎麽喜欢去闻女人那里的,那里怎麽不能闻呢,闻一次而迷途忘返,入味入心,不能自拔了啊。

  我把她的大腿往两边分,她不自觉的想抵抗,但又似乎无可奈何,还是在我的坚持下完全打开了下身的门户。应该说静儿真的保养得很好,我知道她生过孩子,但她腹部一侧有条刀痕,那是剖宫産留下的。她阴唇的色泽还很适宜,似乎没有经历太多开发和使用。她的门户是小居室户型,开口不大,扳开来也不能望见里面的深洞。我呢喃起来,问静儿多久没有搞过了。三个多月了,她答道。那这次回来你老公没搞你啊?我继续探问。要是睡一起了,我还能搬姐姐家去呀,她辩解着。我忽然坏笑了一下,问她,想我搞你不?这样明显愚蠢的问题她也不装了,小声央求着我,快点搞吧。

  我才没那麽容易上当的,女人最发情的时候越要折磨她。我摸弄她的阴门,果然水漫金山了。我用一个食指插进她的肉缝里,她明显抖动了一下身体。果然里边好紧,估计是太久的饥渴所导致吧,难怪想要吃肉了。

  我用手指在里面抽插,频率徐缓快急,张弛得度,抠挠磨转,细致绵长。静儿急促的喘息,嘴里不住的嗷嗷叫着,一时性起,我两根指头插入,里面更加紧涨,我插几下,手指角度就旋转一次。在旋转过程里,静儿欢快的叫起来,那声音和神情,真床上尤物啊,好个小娇娘。

  我被这艳丽的画面所刺激,一手又把盖在她胸上的浴巾扯掉,两个大乳立刻呈现。一手抓乳,一手抠b,两个手都不停歇,静儿早被我弄得花枝乱颤。我觉得静儿平时应该是个情欲很大的女人,但没有太多可以释放的途径啊。她的手紧张的寻找着什麽,一会她抓到了我的小弟弟,当然也是硬邦邦的了。她没有套弄几下,就引导着我的小弟弟往她的洞门口送。

  我自然会意,对她说声,我来了。我就要进入的时候,静儿忽然用手指了指桌上,说着套,套。原来是要我戴套进入啊,真够有心的。我手臂攀过去,查看宾馆提供的这些套套。我拿个最特别的,套上边有很多突起的那种,看起来就吓人。她见了,赶忙摇头,表示不用这样的。我只好选了个普通型号的。说实在话,那狼牙棒似的东西我还没用过,比一般的套套都贵,估计使用起来极大的增加了摩擦的程度的。

  插入很顺利,我一边抽送,一边把玩静儿的大奶。乳大而微垂,乳头变做褐色了,乳晕也很大,难怪开始的时候她一直护住她的乳房,原来有些这样的小瑕疵,比起小姑娘乳房的圆润挺拔,静儿的乳房自然要逊色很多。我也没有太在意这些,毕竟她是当妈妈的人了,爲了脯育下一代,做母亲的就要承受这样身体的变形。我把背拱起,埋首在她的双乳间。男人都有孩子的天性,尤其表现在对女人乳房的迷恋上。尤其对乳头的舔吸是不是感觉自己像个小婴儿呢?我更喜欢抓乳,让女人的乳房在自己手掌里变成各种形状,那样的感觉是塌实而舒服的。

  静儿一直嚎叫着,是我听过最大的叫床声。我不管这些,玩完乳房,又抱着她的头来啃。脖子,腮帮,鼻子,额头,我都通通舔到。最后舌头弄开她的嘴唇,双舌交缠,甜腻香浓。

  在我快要达到最高潮的时候,她忽然说话了,她对我说,扯掉套子好不。我问爲什麽,她说,那样更舒服些。难道让我射在里边?我犹豫起来,动作也慢了。

  最终我说还是不能那样做的,对彼此都不好。我估计女人在颠峰状态下可能迷醉着那男性的热流能直接浇灌她美丽花园吧,可能这是女性身体本能的渴求。

  可于我而言,虽是几秒的快意,却会有诸多后患。静儿迷茫着沈溺着,她紧抱着我的躯体,生怕我离开一样。我加快动作,希望能更加剧烈冲击她的快乐之源。

  电话响了,两人都一惊,是她的。她接起来,后来她解释是她一个最好的闺蜜。闺蜜问她在最什麽呢。静儿大声说:是在自摸呢。我听这话也吓一跳,她怎麽这样大胆的说话?电话那头是哈哈大笑的声音。那边的声音说,要是有男人,不要一个人独享啊。静儿也乐了,一定一定,要是有腿子,姐妹有份。晕,还能有这好事情啊,看来这女人间的私密聊天也这样淫荡不堪的。我身下在缓慢地抽送,静儿想强忍住那快意的感觉,但又不免随意哼哼出来,电话那头也感觉出什麽来似的,说你真在自摸啊,这麽投入?静儿旋即回应道,是啊,这没男人的不就自己解决了啊。随后她们又聊了些生活工作的事情,聊一会,挂了。总算挂掉了。我蹲起身,对着静儿的大腿根发起了猛烈的冲锋。两人交接的地方传来烂泥拍打的声响,一下一下的,颇爲动听。原来女人这样淫啊,我真想把静儿的b插烂。静儿又重新大声呻吟起来,合着烂泥浆的声响还有我的时不时的吼声,男人和女人的能量在美妙的交汇着。

  我知道再也不能坚持住了,在最后的顶送中,我啊的叫了一声,差点划破长空。许久我都还伏在静儿的身上,她也用手拥着我,好长时间的静谧,身心的放松,彼此都觉得甜蜜。

  清理完现场,两人都再次洗干净身体。我看看时间,居然还不太晚,才11点钟,我和静儿商量,我回去一躺,早上时分再来看她,静儿不同意,说要留下都留下,要回去都回去,她也回她姐姐家去。最后商量结果是都回去。从宾馆出来,外边的清风吹得人好舒服,路边有个小小超市还在营业,我和她进去,让她买些东西带给她孩子吃。随后拦车送她到住处。

  一夜无话,我早上起来还惦念着静儿。赶到宾馆去退房前,给静儿挂了电话,问她出来不,她说今天不出来了。

  隔几天,我在外边逛时想到她,让她陪我出来吃夜宵。她来了,两人闲坐在街角,喝点啤酒,吃点烧烤,也很逍遥自在。和她聊了些她最新的生活状况,她老公还是希望和她和好,但要有些时间的,她说不知道该不该等一等,不然她想两人彻底断了也好。问她有什麽打算,她说自己想干脆派驻外地的好,先离开这个太多牵扯的地方。我说,那我怎麽办?她说,还怕你找不到妞吗,我不信。

  她略微喝得有点醉了,我还是送她回去,路上买些水果给她,希望她能快乐平静的生活。

  后来她果然去了外地,反正是外省的一个地方,到目前还没有回来。有时也和静儿聊一些有趣的话题,逗她一乐。不过我总还是很想让她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不管风云如何变幻,夫妻其实还是原配的好。静儿似乎也冷静许多了,她说她也正在尝试修复他们夫妻间的关系,以期有一个良好的结果。我觉得很多夫妻间的矛盾大多双方都是特立独行,丝毫不懂忍让与妥协,这样子如何能不出问题呢?

  静儿的事也促使我思考了许多。看来作爲男人来讲不管能力有多高贡献有多大,对老婆的关注与关怀都是不能松懈的。男人在外边玩女人,如果玩到家里来,玩出了家庭的裂痕,那还有意思麽?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