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出事后和明星在一起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

飞机出事后和明星在一起
我和其他几名明星呆呆地站在山谷中,看着还在冒着浓洇的半截飞机,心,已经沈到了谷底。飞机坠落,后半截机身幸好扎在茂密的原始大森林中,机尾挂在高高的树杈上。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几个明星从树上弄下来,这小半截机尾中坐了八个人,飞机爆炸时整个机身都炸得粉醉,只有这小半机尾坠下来,而且幸运地落在了树林中,可是靠前坐位的办公室老马,被飞机爆炸时的碎片削去了半个脑袋,脑浆流了一肩一背,早就死了,坐在他旁边的我,倒是毫发无伤,只是吓掉了半条命。而坐在后面坐位和几个小明星聊得兴高彩烈的小赵,也死了。飞机落下来时,一枝被劈断的尖锐的树枝紧贴着前边的座位像杆枪似的扎透了机尾,而小赵就被树枝穿腹而过,钉在了座位上。由于惯性,飞机仍然向下滑动,树干越往下越粗,插入他腹部的树干已有碗口粗,如果不是我及时把坐在他旁边的蔡依玲拉开,她一定已经吓疯了。
  蔡依玲是当时就坐在我旁边,她是一个颀长、俊美的少女。她的脸庞是椭圆的、白皙的、晶莹得好像透明的玉石。眉毛很长、很黑,浓秀地渗入了鬓角。而最漂亮的还是她那双有些轻佻的嫣然动人的眼睛。她不爱和我讲话,牛仔裤下圆滚滚.翘挺挺的臀部,苗苗条条只有一尺七八的小蛮腰,还有那对骄傲耸立的乳房.当我把她从树上背下来时,她对我感激涕零,而我心中只萦绕着她娇躯趴在我身上时的感觉,倒没觉得累。
  我第二个背下来的是陈好,她的身体,也真发育得太完全,穿的虽是普通的职业装,但在我的前面一步一步的走过时,非但她的肥突的后部,紧密的腰部,和斜圆的胫部的曲线,看得要簇生异想,就是她的两只圆而且软的肩膊,多看一歇,也要使我色心大发。立在她的前面和她讲话时,则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那一个隆正的鼻尖,那一张红白相间的嫩脸,和因走路走得气急,一呼一吸涨落得特别快的那个高突的胸脯,又要使我着迷。还有她那一头不曾剪去的黑发,虽已是个妇人,可始终留着一头长发,看起来,又格外的动人。尤其是那两片肥臀,攸然向上收扰到柔软的细腰,它们的丰满和谐跟纤柔动人的腰肢配在一起,形成她全身最完美的部分。
  第三个是李文,她长了一张瓜子脸,尖尖的下巴,一双单凤眼,小脸上还有几颗雀斑,小鼻子长得笔直,身材瘦瘦的,穿紧身裤时绷得紧紧的小屁股,乳房不大,可是人长得俏皮可爱,平常和我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很合得来.她的身子真的很轻,背在身上几乎没什麽重量。
  最后三个是一块下来的,因爲火已经快烧过来了.这三个幸存者也是两个女人,曹颖,她虽已岁,,可是一张娃娃脸看来还像个女孩子,只是臀部更丰盈了些, 薄薄的红唇,乌黑的杏眼,无论你什麽时候看到她,她总是白白净净的,柔嫩而白净,连耳后的皮肤都是细嫩白净的,纯净的像水。另一个长得眉目清秀,唇白齿红,唇上还有着少女的绒毛,身材虽然还带着点婴儿肥,可也却娇小玲珑.她叫张韶函
  第三个是机组唯一的幸存者,高贵漂亮的李小潞,丰胸圆臀,长腿细腰,脸蛋儿又白又嫩的,甜甜的小嘴,一笑两个酒涡儿。
  曹颖胁下被爆炸碎片击伤,流了不少血,脸色苍白,周身乏力,我带着她们两个下来,真费了一番周折,结果连我和张韶函也被树枝刮伤了头脸和手脚。
  我们七个人喘息着跑到山坡上,望着被火焰吞噬的飞机发怔,李文和张韶函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我是唯一的男人,在此非常时刻,自然要发挥主导作用,我背着快要昏迷的曹颖,领着大家找到向阳的一处山坡,这里林深树密,郁郁葱葱,且绝无路径,我们一路跌跌撞撞,总算找到了块比较开阔的地方,这里野草不多,大多是石头,清潺潺的泉水不在石隙下欢鸣,在几处地方积水较多,成了一汪清澈透底的水泊,水中游蕩着几尾小鱼。
  水源上游,天然形成的一处山洞,却并不深,只在几十平米,由于处在向阳处,所以十分干躁。
  我叫大家坐下歇息,又喂了曹颖些水,她的伤口还在流血,必须要包扎一下,我叫陈好和蔡依玲帮她包扎伤口,今天蔡依玲穿了一袭白色的长裙,我也顾不了那麽多了,和她说了一声,就从裙尾扯下一大块,用来给曹颖包扎,这一来她的长裙成了超短裙,露出一双健美笔直的长腿,羞得她俏脸绯红。
  可是曹颖虽然伤势其实并不重,可是血染层衣,她们竟然吓得花容失色,软手软脚的动弹不得,我只好厚着脸皮过去自己动手。我先帮曹颖褪去上衣裳,白晰娇嫩的少妇身躯呈现在我面前,那对温润玉兔似的乳房让我心头乱跳,直咽唾液,脸上还得故作镇静。曹颖虽然有些晕眩,但是神斌哥仍然清楚,被我剥光上衣这般摆弄,苍白的脸上也不禁泛起些红晕,羞涩地闭上眼,干脆眼不见爲净了。
  我定下神,用手绢蘸着水,一点点清洗她的伤口,她伏在我腿上时不时的一阵颤抖,咬牙强忍着不叫出声来,一对玉兔也颤颤巍巍的,真是迷人,只可惜这时我却无福消受这香豔的滋味。伤口清理干净,我用裙布把她的伤口包扎起来,期间自然不免碰到她的酥胸玉乳,只是她故作不知,我也故作无知罢了。
  眼看日正当空,我少不得安慰大家,政府很快就会派人来救我们,大家尽管放心之类的话,今晚只怕要宿在这里,虽然正是秋初,白天尚不太冷,但是在这儿呆着三两天怕是免不了了,叫大家在附近采些柔软的野草,铺在石洞中,否则晚上要睡冰石板,怕是受不了。又嘱咐大家不要走远,刚才一路过来,就看到两条草蛇,吓得衆姐妹花容失色,这里林深树密,可能还有大型的野兽,叫大家当心。
  、   我把曹颖安置在洞中,叫张韶函看护她,又去采了些松香、松枝和往年落下的厚厚的枯松针,用打火机点着,生了堆火,这才坐下来喘口气。
  这时大家已是饑肠露露,几个女人都拿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我,男人歹命啊,我无可奈何地站起来,在林中折了枝韧而长的树干,把一头劈开,用随身带的小刀,削得尖尖的,到林中打猎。
  可怜我也是城市中的人,只会上松树摘些松果,在树下认得野菜、蘑菇,哪里打过猎,这一路倒是见到些野兔、野鸡、狍子、獐子之类的动物,可是还没等我打,就跑掉了,有几次还看到几条粗大的毒蛇,吓得我动也不敢动,幸好它们也未攻击我,懒洋洋地游过去了。
  眼看太阳快下山了,我累得走不动了,坐在树下虬须突盘的树根上休息,这时一只肥肥的狍子居然跑到我面前不远处,好像没把我当回事似的,我屏住呼吸,好慢好慢地举起木枪,忽地一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连人都扑了过去,居然一枪把狍子穿在地上,我兴高彩烈地抱起死去的狍子,竟有八九斤重,等我赶回山洞,女人们一阵欢呼。
  狍子烤熟的香气扑鼻而来,大家都饑饿地扑上来,我用小刀给每人切了一块,自己正想吃,一看曹颖还躺在草垫上,眼巴巴地望着我,忙切了一块,她行动不便,我干脆发扬绅士风格,用手撒着给她吃,她脸红红的,就着我的手大口大口地吃着肉,虽然没什麽鹹味,看得出来,她吃得很香。
  我看着她俏美的小嘴一张一张地吃着我递过去的东西,时不时地碰到我的手指,我忽然恍惚地想:“这美丽的小嘴如果吃的不是我的手指,而是那该多好!”,这样想着脸不禁红了一下,下体也有些硬了,我有些不自然地扭动了下身子,她的头就挨在我腿边,似乎有些感觉到了什麽,一时间脸更红起来,可是到也没有什麽愠意。
  等我也吃完,大家在河边洗濑完毕,天已全黑下来,洞外传爲虫鸣声,远处隐隐还有狼嗥。
  我看大家有些担心,就说:“放心吧,洞口燃着火,没有什麽野兽敢来的”,但几个女人还是远远地睡到了洞深处,我因爲要照顾簧火,于是睡在洞边,曹颖原也安置在这里,我见她已睡着,身上又有伤,挪动不易,所以就没叫醒她。
  睡到半夜,我被呻吟声唤醒,只见曹颖圆圆的娃娃脸潮红一片,口中不断呻吟着。
  我往火里又丢了几块木头,走过去一摸她的额头,好烫,我心里一惊,发烧了,这可怎麽办?我本来是坐在她身边的,可是她昏迷中摸到我的身体,一边虚弱地叫着:“好冷好冷”就抱住了我。我吓了一跳,回头看看里边几个人都睡得熟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心想:叫醒她们也帮不了什麽忙,这可怎生是好?一犹疑间,曹颖已把我拖倒在她身边柔软而厚的草垫上,合身扑到我怀里,呢喃着:“好冷呀我好冷,抱紧我,抱紧我”
  我像个呆子似的抱着她,她的娇躯火热,柔软的胸脯紧紧顶着我的,一双丰腴结实的大腿缠到我身上来。我的身体不由也躁热起来,天哪,这真是我做梦也未想到过的香豔情景,这位大明星一直是我暗恋的对象,今天,今天我竟然可以把她抱在我的怀里。
  这一刻我昏陶陶的,反手也抱紧了她,在她动人的身躯上抚摸着,揉捏着,感受着她的芬芳和娇嫩。她钻到我怀里,已经安静下来,又昏沈沈地睡了。我抱着这美丽少妇的娇躯,不能更进一步,有所作爲,又无法睡着,简直像熬刑一般,直过了好久实在倦极,这才拥着她睡了。
  天快亮了,蔡依玲有些尿急,可是外边天还是黑蒙蒙的,她实在不敢走出去,借着火光她看到我和曹颖相拥着睡在一起,心中一骇,赶忙转身又躺下,心儿呯呯直跳,心想:“他们,他们,怎麽睡在一起?
  终于,天开始亮起来,我睡得正甜,忽然被人推醒了,睁眼一看,只见曹颖红着脸躺在自己身边,一双杏眼娇羞无限地瞟着自己,不由大喜,道:“曹颖,你醒”,她吓得一下子捂住了我的嘴,我心中一蕩,伸出舌头在她掌心舔了一下,她像受惊的兔子似的忙缩回了手。
  我压低嗓门问:“你好了?你昨儿高烧,我”;
  曹颖娇羞地点了点头,低声说:“我好多了,就是浑身没劲,谢谢你!”说着垂下眼睑。
  我说:“那可好,你让我担心死了,你”
  曹颖说:“我我昨儿烧得昏昏沈沈的,我其实心中都明白的,谢谢你!”说到最后声音已细不可闻。她心中都明白?那那我摸她的乳房,还有大腿和屁股她她都知道了?我的脸也媵地红了起来。
  她见我只是怔怔地望着她,羞急地道:“你你你还不回去,叫人家看见”
  我这才恍然大悟,顾不得体味她娇羞时的媚态,连忙起身,悄悄回头自己那边躺下,只是没料到暗中早已被蔡依玲看见了。
  天亮了,我们又试着拨手机,没用,还是一点信号也没有,昨晚还剩了一半狍子肉,就火上热了热,大家吃饱了,我决定去失事的地方看一看,看能否找到些什麽。临走我嘱咐大家在附近采些野果回来,张韶函还是负责照顾曹颖。
  我来到失事的树下,由于昨天的燃烧,所以枝干已断,飞机残骸已经落在地上,摔得七零八落。我迅速从他旁边走过去,机尾库房的门已因变形而裂开,我把门扳大些,在狭窄的库房内一通翻找,大多数都是饮料一类的东西,全都碎了,最后,我挑出了能用得上的所有东西,两卷红毡地毯,两大箱高级布料制的窗帘椅套,三盒方糖,一些还算完好的小刀叉和不鏽钢杯盘,还有两口咖啡锅,一个小药箱和几套李小潞换洗的衣服,一些火腿香肠饼干等。
  我兴高采烈地把这些东西放在一大块飞机壳上,往回拖。等我一头大汗地回到山洞,暖暖的太阳照在身上,清爽的山风吹在身上,和在林中阴冷的感觉大不相同。
  陈好、蔡依玲、李文正在河边高高兴兴地清洗着山果,那个俊俏的李小潞愣愣地坐在一方巨石上不知在想些什麽,她和我们都不熟,飞机出事后她甜甜的笑就再也没出现过,总是怔怔的想心事,现在连我回来了都没看见,我也没叫她,拖着东西回到洞口,走进去,张韶函正扯回不少柔软的野草往她睡的地方铺,可能是左晚睡得不太舒服。
  曹颖看到我回来很是高兴,略显苍白的俏脸上绽放出喜悦的笑容,我走过去笑着说:“太好了,我从飞机上弄回不少能用的好东西,还有些吃的,一会儿我给你沖杯糖水喝。
  她甜甜地一笑,娃娃嫩脸上挂着一丝难爲情的笑容,低声对我说:“你帮我弄点水喝好吗?而且我我想出去方便一下”,说着脸红红的,好像很难堪。
  我一怔,看了张韶函一眼,她也正停下,听我说拿回好多东西,正开心地微笑着。
  我低声问:“我不是让她照顾你吗?怎麽?
  她苦笑了笑,道:“她?那位大小姐,哪会照顾人呀”,我心里不由大怒,可是那也是个小明星呀,平常大家见了都讨好她,我虽不爱搭讪她,但见了也得满脸是笑,现在倒也不敢找她的麻烦,恨恨地搀曹颖起来,嘴里嘟囔:“什麽玩意,这种时候都不知道互相帮助,摆大小姐臭架子”。
  张韶函虽然不知我们在嘀咕什麽,但是少女敏感地觉得是在说她,漂亮的小脸不由沈了下来,我只装没看见,搀扶着曹颖到山洞后边一块大石后面,让她扶着一块石头站住,她咬着嘴唇,脸红红地看我,我会意地一笑,闪身往回走。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她在石后轻轻地唤我:“斌哥,斌哥,你你在不在?
  我说:“我在这呢,你方便完了?我过来扶你”
  她急着说:“你别别,我我没有手纸”,说着语音简直有些哭音了。我听了也是一呆,继尔有些哭笑不得,说:“小姐呀,这里到哪里去找手纸呀?
  “那那怎麽办?我怎麽办啊?
  我想了想促狭地笑道说:“我昨儿方便是用石头擦的,放心吧,石头晒得烫手,舒服着呢“
  曹颖被我逗得格地一笑,然后又着起急来,:“你这死人,倒是想想办法嘛“听她像我撒娇,心里舒服极了,我想起刚拿来的布料,可是有心捉弄她,所以故作无可奈何地道:“我的大小姐,真的没办法可想嘛,你将就将就吧。
  那边没吱声,过了一会儿听到咚的一声像是抛出一块石头,我料想她是照我说的做了,忍不住笑道:“屁股烫坏没有?”其实我是想说屁眼的,只是一时还不敢那麽放肆。
  “滚你的”,曹颖没好气地笑骂我一声,过了会儿她羞窘地垂眉敛眼慢慢挪过来,吃吃地说:“我总怕没干净,浑身别扭。”我不假思索地说:“那倒水边洗洗好了”,她的脸腾地红了,吃吃艾艾地道:“可是我我”
  我一时明白过来,脸不禁也红了,可是心中怦怦乱跳,心想机会难得:“曹颖是个极爱干净的人,我从来见她都是娟净如水的那麽一个人,昨天身上染了身血,现在伤没好,不能清洗倒也罢了,可是下体不洁她一定是不能忍受的,现在她行动不便,正是我的好时机,虽然我是男的,如果我法子用对了,保证她甯肯让我帮忙,也不肯让别的女人帮她清洗下体。”,想到这里,我故意板起脸,一本正经地说:“曹颖,我是真心说的,你要不同意那就当我没说”
  她抿了抿唇,诧异地看了我一眼,不知我爲什麽这麽郑重,点头道:“你说”
  我说:“我知道你是有洁癖的人,这样你一定会坐立不安的,照理来说我应该让陈好她们帮你,我知道你的脾性,只怕你会觉得让好几个女人这麽摆弄你你的,一定难堪死了,不如我来帮你,我也没别的意思,这里也没旁人,离开这儿后你只当什麽都没发生过,怎麽样?
  “我我”,她的脸更红了,似乎白晰的脖颈也开始红起来,犹豫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坚难地走了两步,可是反而觉得那儿更加肮髒了,又轻轻喘着气站住。
  我趁机走过去,轻轻地说:“得了,你就当是在让医生看病,再不你就当是让人护理吧,没关系的”,我一头说着,一边已轻轻解开了她腰间的皮带,她慌乱地按了一下我的手,又顿住,长出一口气,紧紧闭上了双眼,一张脸红布似的,敢情已经无声地同意了。
  我心中狂喜,却不动声色地替她褪下了长裤,又伸手向下拉她的内裤,她全身哆嗦了一下,臀部的嫩肉随之轻轻地颤晃了一下,她双手死死抓紧巨石的缝隙,漂亮纤秀的手指因爲用力都有些发白了,好像不是这麽用力她就去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我悄悄咽了口唾液,贪婪地巡视着她白嫩光滑,毫无瑕疵,吹弹得破的丰盈臀部,强自克制不去抚摸,必须要一步一步打破她的心防,才有机可趁。
  我轻轻抱起她的身子,走到溪水边放下,让她稍稍蹲下,用手撩了些水,迅速在她屁眼上沾了一下,水的凉意加上让男人给她洗浴的刺激感,使她的小菊蕊忽地收缩了下,她红着脸讪讪地把头藏在我怀里,我又清洗了几下,寻里其实已经干净了,我用手指轻轻在肛门上摸着,感受那娇嫩和柔软的感觉。
  她的屁股浑圆雪白,由于下蹲而显得异样的丰满,那小屁眼我虽然看不到,但是手指传来的感觉却是异常清晰,那里布满一圈褶皱,嫩嫩的,滑滑的,我的手指第按到上面,它都往里一缩,感觉十分奇妙.渐渐,我有些大胆起来,手指故意放里探了探,她嗯了一声,那里猛地夹住了我的手指尖,她羞红着脸捶了我一步,低声问:”好了没有?
  我恋恋不舍地放开手,说:”好了,洗干净了,放心吧”,然后扶她起来,替她穿好裤子,扶她回来 。
  回来时,几个女人正兴高采烈地翻看着我拿回来的东西.我们把地毯和布料分别做床单和被子,好好布置了一下,又把火腿香肠什麽的拿出来,大家吃了.大家坐在一起閑聊,盼着尽快有人来救我们,那个李小潞和我们也聊了聊,大家都有些熟了,原来.她这趟飞行后本来是要休假结婚的,而她的未婚夫就是本航班的机长,却不幸遇难,难怪总是忧伤怔忡。
  一连五天过去了,期间我们曾听到一次直升机的声音,可是却连影子也没看到,找到的东西也吃光了,大家的情绪也低落起来,这里山林里虽然我偶尔也能打到些食物,可是从没打过猎,成果不多,大家总是饑一顿饱一顿的 。
  这天李小潞满脸担忧地告诉我,恐怕我们得救的可能不多了,救险人员很可能以爲整架飞机都在空中粉碎了,这几天还不见有人来,看来是已经放弃搜索了,根据她的经验,不会再有人来了,我的心情也不禁随之沮丧已极。
  这天天一亮,我不得不要求大家冒险出去找食物,否则就全要饿死了,我让陈好和李文一组,第二组是李小潞、蔡依玲、张韶函一组,曹颖伤已经好了,和我一组,各自出去找东西吃。
  快到中午,我和曹颖挖到一袋野菜,找到一些野果,还抓到一只两斤多重的野兔,她开心极了,抱着我直跳。
  她的衣服被扯烂的地方最多,有的地方已隐隐露出了白晰的肌肤,可是她爱干净,洗得都很干净。我看着她忘形的甜美笑容,忍不住在她颊上亲了一口,她嘤咛一声,脸腾地红了,有些害羞地要推开我,嘴里说:“别别”我涎着脸,抱紧她不撒手,说:“曹颖,你知道吗?我们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得救了,我一直很喜欢你,从在学校时就喜欢你,可是你太优秀了,我始终不敢追求你,现在,我们有今天,没明天的,你就给我吧,好吗?我求你了,曹颖。
  她的脸红红的,有些犹豫,吃吃地说:“别你别这样子”
  我鼓足勇气说:“你还怕什麽呢?你还没听懂吗?我们出不去了,永远都不能离开这里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吧,答应我好吗?上回帮你帮你洗那里时我就好沖动,你看!”,我壮着胆子拉着她的小手去摸我的,裤裆里的已经涨得老大,一跳一跳的,粗硬的像个烧红的铁棍,她像被蛰了似的把手拿开,脸更红了,眼中有些迷离的醉意,恍惚地说:“不我不,好羞人!”
  她的喘息急促起来,热热的喷在我的脸上,我忽然抱紧她,往她娇豔的红唇上吻了下去,她挣扎着躲闪了一下,就认命地闭上了眼睛,我知道这是默许了,就慢慢的把嘴凑了上去,轻轻的吻在曹颖丰润的唇上。我就这样在她的嘴唇上亲着,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忽然也抱住了我,嘴轻轻的张开了,我把舌头伸了进去,她嘴里湿湿的,滑滑的,热热的,带着女性芬芳的气息,当我的舌头碰到她的舌头时,从舌尖传来一股轻微的触电的感觉,我自然不会放过如此的享受,舌头就老是去纠缠她的舌头。她开始还想躲,可实在没地方可躲,被我的舌头紧紧的缠着,吸着。
  好久好久,曹颖把我推开,大口的喘着气说你想把我憋死啊。说着娇媚地白了我一眼,我是食髓知味,哀求道:曹颖,好曹颖,你嘴里好香,真的,我爱死你了,再来嘛,我第一次和你接吻,你要让我过瘾啊。曹颖扑哧一笑,又马上觉得不妥,红了脸咬着唇,媚眼如丝地说:“第一次?还有下次啊?如果不是如果不是,你哪有一次两次的?”,我陪笑说:“是是是,这是老天爷给我的好机会,好了吧,快,快给我,说着我又吻了上去。我把她的香舌吸到了我的嘴里,慢慢的品味着,她似乎也陶醉在我温柔的吻里了。
  同时我在她肩、臀,腰肢上温柔地抚摸着。吻了不知多久,我的舌头有些麻了,便退了出来,她一定是早就累了,在一旁轻声的喘息着。我说:“亲爱的,给我好不好,我真的你看我这里,硬得好难受“,我松开腰带,让弹出来,把她扳得正过身来,让她看我那硬挺的。
  她看着我的下身,很久没有说话,我盯着她,嘴里哀求着:曹颖,求你了,求你了。我见她咬着嘴唇,微微的点点头又好像在摇头,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状况,也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伸手就要把她放倒在草地上,她抓住了我的手,恍惚地说:别,这样不行的。说完垂下了头,轻轻地说:“我我用手行不行?
  我迫不及待地说:“好,好,快点好不好,姑奶奶,可你得让我看你的身子。
  她脸红红地站在我身边,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我,我紧张极了,颤抖着手伸了过去。当我摸着了她的上衣同时也碰着了她胸前的柔软,那一刻我看见她的眼睛闭上了,她的手只紧了一下,衣服就被我解了开来。
  那一刻我看见了平生最美的一幅画卷,和旭的清风里,蔚蓝的天空下,一对丰满的乳房,浑圆,挺拔,。深红色的乳晕烘托着珠圆玉润的乳头,我虽没见过多少女人的乳房,但我肯定这是天下最美的了。她的双手似乎没地方放,想遮着胸口但实在是遮不住这美丽的景色,她那害羞的样子真是迷死人了。
  好久,我才把视线从那对凸起上转开,她一身雪白的肌肤真是白得耀眼,由于隔得很近,皮肤上的毛孔我似乎都能看见。我看着她身上的各处,乳房,肩膀,腹部,真是目不暇接,心中只觉得这是天下最美的身子,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了。
  曹颖看着呆呆的我,娇嗔着说:还没看够啊。不够,不够,这麽美永远也看不够。贫嘴。我擡起头看着她,她似乎不敢和我对视,眼神躲着我,游移着看着别处。她好像是看见了我挺得越发高的下身,红着脸颊期期艾艾地说:“我我”
  我一把抓着她的手就按在了我的上。她想挣扎,但我坚持着,她挣了一会儿也就放弃了。她细心的帮我退下内裤,把手放在我那火烫的上,她似乎也没估计到有那麽烫,缩了一下手,但马上就抓着了它。轻轻的套弄,让我又有了飞上云霄的感觉。她的手细嫩娇柔,温温凉凉的舒服极了,被这样的小手套弄着。刺激感让我有点魂飞魄散。
  随着每次的碰触,肉棒都颤抖一下。最后手指停留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的滑过我的马眼,我差点呻吟出声来。跟着曹颖的手指在我的龟头上一圈圈的转动起来,肉棒不停的遭到拨动,我感觉身体要炸开了似的。
  我按着她的肩膀,让她蹲在我胯前,她的俏脸正对我着直挺挺的阴茎,她用一只小手套弄着我的阴茎,另一只手很有技巧地摸索搔弄着我的阴囊,我的身子都快软了。
  “你的好大,好粗呀!”曹颖娇羞地说道。
  “曹颖,是不是后悔没嫁给我了?”我故意问道。
  她红着脸啐了我一口,紧紧的握住我的阳具捏了一下,又上下套弄着,一阵一阵快感沖击着我。
  “啊~~”我忍不住叫出声来,根本未经过她的同意,毫无预兆地,我拉开她的小手,把红通通,直挺挺的插进了她的嘴里。
  她呃了一声,推搡我的大腿,我抱紧她的头,一脸坏笑。这个我一直暗恋,却没想像能够拥有的美女此刻正半跪在我的面前,把我的含在她的嘴里,这种兴奋使我腿有些发软,飘飘欲仙。 )
  她挣了挣没有挣开,就认命地用嘴含弄起来,但还是不甘心地在我的屁股上捶打了几记粉拳。我坚挺挺的肉棒插在她的嘴里,用力的进出,带着嘴唇来回移动,她不由发出一阵低吟。她的舌头被迫迎接肉棒的沖击,品尝着龟头上渗出的淫液。她知道已经无法拒绝,而且也已有些情难自禁,竭力的用舌头迎合着,让口水沾满整根肉棒。我的小腹几乎都要贴在她的脸上了,肉棒在她口中不断跳动。
  我的肉棒在曹颖嘴里进出,就象是正在抽插紧嫩的阴户。当它深入时,曹颖开始作呕,喉咙死死裹住肉棒。她能感到肉棒在口内的移动,她吸吮着肉棒,舌头包着涨大的龟头,竭力配合着我。
  终于,我的忍耐到了极限,我低低地呼喊着,一股股精液喷涌而出,射入她的口腔。她唔唔地推着我,却推不开,终于,我喷射完了,软软的阴茎从她湿润的口腔里滑出来。她恨恨地捶了我一拳,吐出口中的精液,脸红红的,一脸又好气又好笑的模样。
  我涎着脸坐下,把她搂在怀里,她装模做样的推了我一下,就软软地偎依在我怀里。我揉捏着她软绵绵的乳房,笑嘻嘻地说:“味道好不好?
  她嘟着嘴说: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