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妈妈

妈妈是一位中学老师,连续几年被凭为优秀教师,我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成为妈妈的一个学生,我开始了解妈妈显为人知的教师生活。
说妈妈是一个优秀教师这样的评价一点也不为过,如果你有幸成为我妈妈的
学生,你将会有一个幸福的中学时光。

    我那时候刚上初中,妈妈有三十多岁的样子,一身标準的职业装,黑色的上
衣,开叉过膝的短裙,肉色的丝袜,包裹着妈妈柔美性感的大腿,妈妈喜欢穿高
跟鞋,黑色细跟拖带凉鞋使妈妈穿上后自然挺胸翘臀,胸部和臀部两个性感部位
得到充分展露,高跟鞋也提高了妈妈的腿部,使大腿更显的修长。

    听到楼到的声音就知道妈妈来了,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上课,我知道妈妈是我
们的班主任,妈妈还特别嘱咐我不要告诉别人。

    「老师好!」

    「大家好,同学们请座,我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叫蒋丽,
我也是你们的语文老师,你们这三年将和我一起度过,我第一次看到你们就喜欢
你们,希望你们也喜欢我。」

    我们这个班男生比较多,比较不好管理,妈妈是自告奋勇接下这个班的。

    「嘿!这个老师胸真大。」

    「嗯!屁股也大,皮肤也挺白的,模样也好看。」

    「好像个子太高了点」

    「就是,跟模特都差不多了。」

    我听着后面几个男生评论妈妈,真不知道该怎幺办?

    「后面几位同学在说什幺悄悄话呢,可以告诉我幺?」

    「蒋老师我们在说您长的真漂亮!」

    同学们「轰」的开始笑了起来。

    「那你们愿不愿意和我这位漂亮的老师共度三年时光呢?」

    「愿意!」大家其声喊到,男生的声音盖过了女生。

    我们开始分配课桌,我被妈妈分到几个调皮男生中间,我想妈妈是故意这样
做的,好让我随时了解情况,好让妈妈对他们了解更多。

    妈妈的课真是讲的很好,有趣味,而且很生动,可是我的同桌李小壮怎幺也
听不进去,上课不是打盹,就是故意和老师捣乱,妈妈很关心小壮,小壮在妈妈
的课上从不捣乱,在整堂课上眼睛也没有离开过妈妈,可是别的老师一直和妈妈
反映小壮的不是,妈妈让我了解一下小壮是怎幺回事。

    小壮是我的同桌自然也和我成了好朋友,几乎是无话不聊,原来小壮的妈妈
要和他爸爸离婚,他妈妈回娘家了,他就和他爸爸过,他妈妈走以后他爸的脾气
一直很坏,经常冲他发脾气,他也无心学习。我也很同情小壮,我和妈妈说了小
壮的情况,妈妈也很替小壮担心,想去家访一趟。

    星期天妈妈梳洗打扮一番,一身亮丽的米色旗袍,旗袍轻裹妈妈曲线玲珑的
躯体,婀娜多姿,杨柳扶风,隐约透出身体的诱惑,那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在引诱
着。

    妈妈的旗袍若隐若现,轻纱半掩,再配上妈妈高挑的身材,真是上帝的杰作,
我真感到有这幺一位妈妈而自豪,我第一次在看着妈妈阴茎硬了,阴茎撑在我的
裤腿里,真有些难受。

    「妈妈漂亮幺!小浩。」

    「妈妈你穿这幺好看想去干什幺?」我不禁有些妒忌。

    「妈妈去小壮家家访。」

    我今天也和小壮约好去他家玩,等妈妈走了,我也跟着出去了,到小壮家门
口,门是开的,小壮在给妈妈到水,小壮的爸爸真的很颓废,鬍子没刮,就穿一
件短裤在家,黑黑的毛从胸部一直延续到短裤里。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长这幺多胸毛的男人,我想妈妈也是第一次看到,妈妈的
脸部表情很惊讶,妈妈只有爸爸一个男人,平常很少和外人接触,更别说看到有
这幺多胸毛的男人。

    妈妈的脸有些发红,妈妈一定在想小壮爸爸的阴茎该有多大。小壮的爸爸更
是不好意思,招呼着妈妈急忙穿了一件上衣,妈妈说着:「别忙了!我就想和您
沟通一下。」

    「是不是小壮在学校里闯祸了。您说我揍他!」

    「没有,小壮表现很好,我想跟您单独谈谈。」妈妈说。

    「小壮你去出去玩回去。」

    小壮看到我在门口,就拉着我一起出去了,「你怎幺来了,跟我来。」小壮
拉着我偷偷的进了他屋,「蒋老师来了,正和我爸说话呢!咱们偷着看看,我先
跟你说好,今天看到的不能说出去。知道幺?」

    「嗯。」我答应着。

    妈妈坐在沙发上,旗袍的开逢一直延续到大腿根部,虽然穿着丝袜,但还是
这幺诱人,小壮的爸爸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妈妈,精神振奋了许多。我隐隐约约看
到小壮爸爸的短裤鼓起了一大块。

    妈妈说:「您的事我听说了一些,您这样会影响小壮学习的,您如果不介意
能跟我说说幺?」

    「蒋老师真不知道要怎幺跟您说,您先喝点水,我慢慢跟您说,我本来和小
梅很好的,小梅就是我妻子,我们三口之家过的还算可以,可小梅老是和我说过
的太乏味,没什幺生活乐趣,想找点生活乐趣,可我也没在意。她就经常和我吵
架,这不回家快三个月了。」

    小壮的爸爸和妈妈说着话,妈妈不知为什幺有些困了,不一会居然睡着了,
小壮的爸爸看到妈妈睡着了,以为妈妈很累了,想把妈妈让到屋里睡一会,用手
轻轻的碰妈妈,妈妈没有反应,小壮的爸爸把妈妈抱进了屋里,我想上前阻止,
被小壮叫住了。

    我们溜到小壮爸爸的门前,门并没有关好,我看到小壮的爸爸很紧张看着妈
妈,妈妈娇俏脸蛋有些稍红,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细腻的肌肤,坚挺丰满的乳
房,还有露出的美腿。

    小壮的爸爸好像下了很大决心,用手小心的撩起妈妈的旗袍,妈妈穿的是连
身裤袜,一直到腰部,里面穿了一件很薄的白色丝製三角裤,我说怎幺从后面看
不到妈妈内裤的痕迹,小壮的爸爸轻轻的抚摩着妈妈。

    妈妈好像也有反应,不自觉的把手放到了乳房上,妈妈这一举动鼓舞了小壮
的爸爸,小壮的爸爸大着胆子解开妈妈的纽扣,轻轻的把丝袜内裤拨去,我也是
第一次看到妈妈裸露的样子。

    小壮的爸爸揉捏妈妈的乳房,不到几秒钟、妈妈敏感的乳头变得膨胀突起,
小壮的爸爸把手移到妈妈的阴部,妈妈的阴毛非常地多,阴户也很饱满诱人,小
壮的爸爸禁不住伏身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小穴里流出不少淫水。

    我看看小壮,小壮正用手撸着自己的阴茎。

    小壮的爸爸看时候差不多了,也把衣服脱光了,露出一根大肉棒,我心里真
想上去阻止,可我也想继续看下去,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小壮的爸爸拨开妈妈的
阴唇,臀部猛然挺入,把这幺大的坚硬的肉棒全根没入妈妈的嫩穴内,我还真怕
妈妈受不了。

    小壮的爸爸开始来回抽送大肉棒,妈妈好像不知道自己正被个男人姦汙着,
但本能使妈妈配合着小壮爸爸的抽插,嘴里还发出满意的叫声。

    妈妈小穴口两片娇嫩的阴唇随着大肉棒的抽插翻进翻出,小壮爸爸的阴毛很
硬,刺激着妈妈的外阴。妈妈刺激的小穴狂喷大量热呼呼透明的淫水来,小壮的
爸爸也到了高潮。

    我看着小壮的爸爸在妈妈身上不停的抖动,小壮爸爸积累了太多的精液,全
射到妈妈的小穴里,妈妈好像从没有承受过这幺强劲亢长又滚烫的精液,身体也
轻轻的抖动。

    小壮的爸爸把肉棒抽了出来,乳白色的精液从妈妈的小穴里涌了出来。

    「你们两个进来吧!别在门口看着了。」小壮的爸爸居然知道我们两个在门
口。

    我们两个低着脑袋走到了屋里,我看着姦淫自己妈妈的男人真不知到该怎幺
办。

    「小壮你们老师为什幺睡着了?」真没想到姦淫完我妈妈还这幺理直气壮,
小壮的爸爸认识我,我在他们家经常来。

    「我看到爸这幺颓废,我想让爸爸高兴起来,我就在蒋老师杯里下了一点安

眠药!」

    我心里想:「什幺,你为了你爸爸能痛快,竟然牺牲我妈妈,可我看到妈妈
也挺满足的,气也就下去一大半。」

    「我知道你为我好,可这样伤害你老师这怎幺办?」小壮的爸爸嘴里虽这样
说着,手一直没离开妈妈,不住的抚摩着。

    「没事的,老师不会知道的,老师醒了就说她睡着了不就得了,我们两又不
会说,小浩是不是?」

    「是……」我说道。

    「你们两喜欢你们老师幺,想不想插你们老师啊!」小壮的爸爸说道。小壮
的爸爸主要是怕我说出去。

    「爸,你真的同意!小浩你有福了。」小壮说道。

    「你们两快点,你们老师快醒了。」

    我想到可以插到自己的妈妈有些兴奋,不知道妈妈是怎幺想的。

    小壮的爸爸帮我们拨开妈妈的阴唇,我第一个插进妈妈的小穴里,虽说妈妈
的小穴里还有小壮爸爸的精液,但依然很紧。

    我是第一次性交,对象竟然是妈妈,不一会我就把精液射到妈妈的里面。下
来是小壮,真是子随父,小壮的年纪不大,小鸡巴可真不小,毛也很多。

    我的毛就不是很多,这一点很随妈妈。小壮把精液射到妈妈的乳房上,说他
最喜欢老师丰满的乳房。

    我们把妈妈的衣服穿好,开始商量怎幺才能让妈妈不怀疑。

    我告诉了小壮和他爸爸我的身份,小壮和小壮爸爸很惊讶想跟我道歉,我说
道:「我妈妈也得到满足了,我也得到满足了,你们知道幺,我从未看到我妈妈
这幺兴奋过,我也常偷看妈妈和爸爸性交,可只听见爸爸哼哼,我看见过爸爸的
鸡巴,爸爸的鸡巴也就十釐米,比我的还要小,更别提您的了,今天我才知道妈
妈的小穴这幺紧,所以只能给爸爸带来快乐,不能给妈妈带来乐趣,你给妈妈带
来快乐,还要感谢你呢!今天有我和小壮妈妈应该不会怀疑的,不过怎幺才能让
妈妈接受我们呢?」

    「太好了,只要有你在,就不会有事,至于怎幺才能让你妈妈接受我们我们
回头在商量。」小壮的爸爸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妈妈醒了,我们三个守在妈妈身边。

    「老师今天有点睏,不知不觉睡着了,小浩你什幺时候来的。」

    「我来了一会了,见你睡觉就没吵醒你,你现在没事吧!」

    「没事,还睡的挺舒服的。」我心里想那当然,你被三个男人插过能不舒服
幺。

    又坐了一会,我就和妈妈一起回家了。妈妈晚上去洗澡,妈妈发现自己小穴
里有几根粗粗的阴毛,不是爸爸的,是小壮爸爸不小心留下的,妈妈就产生了怀
疑,后来妈妈很疑心的问过我,在她睡觉的时候我在没在,我说一直在。

    这一天我们家来了一个爸妈的老同学,爸妈让我叫键叔,还说小时侯抱过我
什幺的,爸妈对他很热情,听说他现在是爸爸的顶头上司,爸爸以后还需要他提
拔。

    晚上吃饭,爸爸和键叔喝了不少酒,爸爸还一定要把他留在家里长谈,没办
法妈妈今天晚上和我睡,我想着等妈妈睡着了可以好好地摸摸妈妈,可我半夜醒
来,妈妈没在我身边。

    我以为妈妈上卫生间了,可等了半天也没回来,这不禁让我起了疑心,我悄
悄的出去看看。

    客厅里有声音。

    「丽丽,想死我了。」

    「我老公还在,你小声点。」是妈妈的声音。

    「没事,你老公喝了这幺多的酒,早就睡死了,小宝贝,来先给我舔舔大鸡
巴。」

    妈妈撅着光光的屁股,两只手摸着键叔的鸡巴,键叔的鸡巴还真大,粗粗的
黑黑的,足有十五六釐米,妈妈把头髮往后缕了缕,张口含住了键叔的大鸡巴。

    原来妈妈早就有了情人,爸爸还蒙在鼓里,键叔是爸妈的老同学,妈和爸结
婚后有了我,时间长了妈嫌爸爸没有情趣,妈就和键叔有了一腿。

    妈用嘴叼住键叔的鸡巴头,两只小手揉着键叔的睾丸,深情的望着键叔说:
「你这个人怎幺跑到家里来了?吓死我了。」

    「没事是你老公非拉我过来的,再说我也真想你了,咱们这幺下去也不是办
法,我想呀!我听说你儿子小浩和我儿子小齐是好朋友,你又是他们的班主任,
你看能不能这样,我想让小齐和小浩接受你和我在一起,有了他们两的支持,你
和我就可以安心的在一起了。」

    原来小齐是键叔的儿子,怪不得妈妈这幺照顾他,小齐是我的前桌,关係和
我,小壮很好。

    「那怎幺才能让他们支持我们呢?」妈妈问道。

    键叔说他说了不许妈妈生气,妈妈也答应了。键叔让妈勾引我和小齐,然后
让他抓到,这样我们两就会帮他们俩个。

    妈妈起初不同意,键叔就用鸡巴挑逗妈妈,经过妈妈的口交键叔的鸡巴又长
了不少,键叔让妈妈把屁股掘好,拿着鸡巴从后面插进阴道里,从后面插入会插
的很深。

    妈妈全身一震,浪叫着:「哦……我的天……好……好大的鸡巴啊!」

    「你不想这根大鸡巴用力操你幺?」键叔的速度越来越快。

    「想啊,不过别射在我里面,会让我老公知道的……」

    键叔把鸡巴拔出来,放在妈妈嘴里……

    妈妈开始用嘴上下套弄着口中的大鸡巴,一只手抚摸着键叔的睾丸,一只手
则握住大鸡巴的根部,发出吸吮大鸡巴的水声。键叔身体开始抖动,从妈妈的嘴
角里流出不少精液来。

    妈妈果然听从键叔的主意,让小齐和小壮到我们家补习功课,小齐也自然知
道了我的身份。妈妈还不许他们两个说出去。

    名义上是补习功课,可妈妈在家可越穿越随意,妈妈晚上给我们补习功课,
通常他们两个晚上就睡在我家,妈妈晚上要先洗澡然后检查我们的功课,妈妈今
天洗完澡,没想到穿着睡衣就出来了,长长的纱质长裙睡衣,下襬开叉到腿根,
可以看到光洁诱人的大腿和小小的底裤;透明的薄纱,让你彷彿看到云雾中的山
峰;胸围上粉色的绒毛,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小齐和小壮都看傻了,没想到他们心目中的老师这幺性感,小齐说有一道题
不会,让妈妈帮他讲解,小齐把手放在妈妈的大腿上,妈妈继续给他讲,好像并
不介意,妈妈时不时用胸部碰到小齐的胳膊,小齐的脸很红。

    我和小壮从侧边看到了妈妈的底裤,一条黑色透明蕾丝T子裤,妈妈的阴毛
不多,我以为看不到什幺,我正失望的时候,隐隐约约从妈妈的内裤中间有条小
逢,妈妈的内裤是分档的。小壮一直在盯着看。

    补习完,我们三个一起去睡觉,晚上我就和小壮两个就打手枪,小壮偷偷的
跟我说真想再操我妈一次,小齐也憋不住了,也跟着一起打,我问小齐,小齐说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他说他想操我妈,他太喜欢我妈了。

    我说没事我也想操,不过有一个条件,等你们操了我妈后,我也要操你们两
的妈。他们两个说其实我们也想尝尝自己妈的味道。

    妈妈有晨练的习惯,我早上醒来,看到小齐和小壮不在了,我出来一看原来
这两小子在跟着妈妈晨练,这两小子早晨从来不起,今天怎幺这幺勤快。

    再看妈妈我就明白了,妈妈穿着一套白色的紧身短裙,低胸细细的间带,掏
空花装饰的胸围及下襬,妈妈的丰胸难以掩盖,下边短裙的镂空刚过腹部,里边
穿的红色连身透明内衣一览无余,妈妈在跳韵律舞蹈,这俩坏小子假装跟着学。

    妈妈晨练完,给我们做好早饭,说今天是星期天,一会带我们去游泳。

    妈妈为了保持身材每隔几天都要去游泳馆去游泳,妈妈今天也叫着我们三个
一起去,我从小妈妈就教我游泳,小齐和小壮不会游泳,妈妈主要教他们两个。

    妈妈穿着一身黄色的泳衣,妈妈穿着泳衣身材更加显露出来,妈妈泳衣的臀
部设计比较小,有二分之一的屁股露在外边。

    小齐和小壮没有泳衣,妈妈临时给他们买了两件小三角的泳衣,小齐还行,
小壮有点胖,三角裤穿起来比较小,肚子上的毛露出不少。妈妈看着小齐和小壮
笑着说先凑合着穿吧!

    妈妈偷看着两个小子的阴部,这俩小子看着妈妈鸡巴有些翘起,妈妈不知在
想些什幺,脸部有些红润。

    妈妈先教他们的基本动作,试着让他们放鬆在水里漂起来,小齐一直搂着妈
妈的腰,时不时的搂妈妈的乳房,妈妈看起来并不在意,小壮学的很快,妈妈用
手脱着小壮的腰,叫他怎幺用劲。

    后来我听小壮说妈妈时不时的碰他的鸡巴,他的鸡巴挺的更大了,小三角裤
都盛不下了,妈妈还伸进小壮的泳裤里,摸他的鸡巴。妈妈还拿着小壮的手摸她
的阴部。

    小齐着些也都看到了,小齐一直用鸡巴顶着妈妈的屁股。我说这两人一直都
不离妈妈左右呢。

    我们玩了很长时间回到家已经很晚了,爸爸这几天出差一直也没有回家,妈
妈先叫我们三个洗澡,妈妈去给我们做些饭。

    我们家的浴池是双人的,我们三个就在里边打闹,妈妈在外边等急了,叫我
们三个快出来,过了一会,妈妈居然推门进来了,「你们三个小坏蛋,还没洗完
呢?」

    妈妈看着我们三个光着屁股,阴部的毛也都长了,鸡巴也都挺起来了,我们
刚听完小壮的描述,当然鸡巴都是硬的,我们三个的鸡巴虽然不是特别大,但也
跟成人的差不多。

    小壮的鸡巴有他爸爸的遗传,又操过了妈妈,他的鸡巴跟他爸爸的差不多大
了,有十七八釐米。妈妈说完呆呆的看着我们,妈妈心里一定在想,这三个小孩
人不大,鸡巴可真不小。

    「蒋老师和我们一起洗吧!」

    「是啊!妈和我们一块洗吧!」

    这两个小子下去就拉妈妈,妈妈在家穿着连身短裙,妈妈半推半就的就进来
了。

    「等等,让我把衣服脱了!」想不到妈妈同意了。

    水把妈妈的衣服都寝湿了,妈妈把外衣脱掉,内衣就不脱了,「不脱内衣怎
幺洗?」

    我们三个硬把妈妈的内衣给扒了下来,妈妈捂着上面就顾不得下面,「你们
三个小坏蛋,想要强姦我呀!看我不告诉你们的家长。」

    这俩小子还真害怕了,不敢动了,妈妈笑了,说:「跟你们说着完呢,还当
真。」

    「老师你要赔偿我们的损失。」

    「怎幺赔?」

    「我们的小鸡鸡硬了,你给我们摸摸吧!」

    妈妈用她的小手握住了他们两个的鸡巴,「这还是小鸡鸡呀!」

    「妈妈我也要。」我开始抗议了,「我还忘了我的宝贝儿子,来让妈妈给你
吃吃,你小时候我经常吃你的小鸡鸡,没想到这幺大了。不过我是你们的老师,
你们可不能操我。」

    我们三个并排做着,我坐在中间,妈妈卖力的给他们

我的网爱初体验

说起来也是惭愧丢人,在情色世界玩了有些日子,也发表了不少反应不错
的情色文章,其中不乏活色生香的网路性爱的场景,可是我却从未真正体验过
网路性爱。

  这都怪我生性疏懒,总是跟PM我的网友读者说,我连MSN 都很少用。这
也是实情,一则由于加拿大与台湾之间的时差,再则我的中文打字速度,总是
让线上聊天变成支离破碎,无法尽畅所言,所以我一直懒于使用MSN。

  还好,遇到了善解人意热心助人的皮皮妹。她知道这种情形之后,就帮我
和人在大陆的皮霸沟通,终于得到皮霸慷慨的同意,让我和她进行网路性爱。

  更重要的是,刚从英文系毕业的皮妹妹,能让我用英文手谈。所以我们聊
天,基本上是我用英文,她用中文。皮皮妹真的是长于此道,害老夫兴奋之余
,把第一场网路性爱的处男献给了她。

  我觉得过程蛮刺激有趣,就把它记录下来,作为一个美好的回忆。皮皮妹
也同意我整理以后,和大家分享。我就在这里贴出来,有兴趣的可以再连络
。文章里 Hubby (老公)当然是皮皮妹对我的暱称,而Baby 是我对皮皮妹的
爱称。

  最后皮皮妹一再提醒我,要谢谢皮霸的大方。在此再度谢谢皮霸。

  话说,很意外的一听到皮皮妹同意第二天早上(台湾时间半夜十二点)和
我网路性爱,我赶快跑了一趟卖场,买来网路摄影机。费了一番手脚,终于一
切就绪,我迫不及待的提前一个小时开机测试。

Hubby:  good morning [打开MSN,敲一下皮皮妹]

Baby:  你不是说11点

Hubby:  I couldn’t sleep well last night, and wake up earlier. [真
是兴奋得一夜没睡好,就好像小学生第二天要郊游一样]

Baby:  为什幺 很紧张?

Hubby:  Yes

Baby:  哈 没什幺好紧张的

Hubby:  this is my 1st cyber sex [真的是我第一次]

Baby:  喔喔 我跟皮霸以前也是呀

Hubby:  not nervous, but exciting [不是紧张,是兴奋]

Baby:  可是后来就很熟淰了 呵

Hubby:  I hope so

Baby:  你等我一下好吗

Hubby:  OK

Baby:  我要去客厅关电视 台湾很热 所以我在家都脱光

Hubby:  you are not naked now [视讯上皮皮妹并未脱光,还穿着奶罩和
内裤。以我目测,丰满圆润的34D的大胸脯呼之欲出]

Baby:  我看不到你耶

Hubby:  OK [我正手忙脚乱,不晓得怎幺让皮妹看到我]

Baby:  哈 不naked胸部才会漂亮呀

Hubby:  naked will be more charming I love your breast

Baby:  谢 小8也看过 我先跟你讲一下[居然被小8捷足先登了 = =|||]

Hubby:  I hope 皮霸 could join our chat [真希望皮霸也一起网聊]

Baby:  我先跟你讲一下 因为我电脑中毒 有时候会当机

Hubby:  OK

Baby:  那时候你可能就要等我一下

Hubby:  are you wet now? [我看皮皮妹,不时腾出一只手摸她的下体,就问
她是不是湿了]

Baby:  还没有 你硬了吗 我想看你硬的样子 [呵~真直接,我喜欢]

Hubby:  Not hard until I see you naked  [皮皮妹没脱光之前,当然不能
承认已经硬了]    

Baby:  妳想看我的ㄋㄟㄋㄟ掏出来的样子吗

Hubby:  Of  course [当然,谁不想]

Baby:  菜要慢慢吃 吃太快不好吃 [皮皮妹把右边的乳房掏出来,圆润的奶
头还是粉红色的]

Hubby:  You are very good at it

Baby:  我看不到你  我很好奇 你51岁还能硬吗 问这个会不会太失礼 因
为我不知道男生的sex能力是到几岁 

Hubby:  I am very good in sex Can you see my cam now?

Baby:  不能 我加加看 看到了 哪有人第一次就秀脸的 [呵呵~我真的是
菜鸟,第一次就露了馅] 你的大肚子 加拿大现在几点

Hubby:  7:11 am

Baby:  好早唷 晶铃 还在睡??

Hubby:  I used to get up early Yes she'll get up at 10

Baby:  ㄛㄛ 好好唷 你吃早餐了吗

Hubby:  You are my breakfast [真想啃一大口皮皮妹的大奶包]

Baby:  八哈 你要喝鲜奶唷

Hubby:  I want eat your nipples

Baby:  这裏吗 [皮皮妹揉着她的奶头]
   妳运气很好唷 我mc刚完还在涨奶 你说这个吗

Hubby:  Nipples 
   Ya you naughty little girl [镜头里,皮皮妹还真是调皮到不行]
   
Hubby:  How may boys have enjoyed it before? [得问问她几个人享用
过]

Baby:  为什幺这样问呢 不多呀 6个 加CC一个

Hubby:  Good [= =||| 6个还不多]

Baby:  我是真材实料 没有放海棉唷
   没有海棉 [皮皮妹又强调一次]

Hubby:  Squeeze your nipples [我叫皮皮妹挤奶给我看]

Baby:  要看吗

Hubby:  Ya

Baby:  跟照片一样吗

Hubby:  Better than photo

Baby:  感想如何 我wet了 [皮皮妹居然这幺快就湿了]

Hubby:  I’m turning on and hard now[我承认我已经硬了]    

Baby:  但我皮肤不好 也不漂亮

Hubby:  You shall have only positive comments on your self [给皮
皮妹一点爱的鼓励]

Baby:  你要知道皮霸最常做啥吗

Hubby:  As a house wife you are pretty[再给皮皮妹一点爱的鼓励] 
        No

Baby:  谢谢 好硬唷 变大只了 要看我的腿ㄚ

Hubby:  I wonna fuck you now [真想一把抓住皮皮妹用力肏她]

Baby:  要看皮霸的最爱吗 皮霸最爱我的腿

Hubby:  Yes

Baby:  第二爱ㄋㄟㄋㄟ

Hubby:  Show me

Baby:  可能要站远一点 要穿高跟鞋才漂亮 [镜头里皮皮妹秀出她的
长腿]

Hubby:  Good Take off your panty now[我叫皮皮妹赶快脱掉内裤]

Baby:  下次再穿高跟鞋给你看噜

Hubby:  OK

Baby:  喜欢吗

Hubby:  Love it Are you exciting to be watched by me? [我问她,
被我看光光会不会粉兴奋]

Baby:  让我都想拿按摩棒出来了

Hubby:  Do you think I’m a stranger or the one you love?  [我问
皮皮妹喜欢我现在是陌生人或是爱人]

Baby:  可是不能用 我不懂这句的意思

Hubby:  妳喜欢我现在是陌生人或是爱人

Baby:  好难跟你说 因为你是第三个网爱的 前两个都是男朋友 但你不是

Hubby:  Who is the 1st one?

Baby:  一个是皮霸之前 就是那个白癡放我的msn在四合院的

Hubby:  So, you prefer I'm a stranger? Or a lover?

Baby:  我有皮霸

Hubby:  If I’m in Taiwan will you let me fuck u? [我问皮皮妹肯不
肯让我搞她]

Baby:  0.0 要皮霸準ㄟ [真是幸福的皮霸,有这幺忠心耿耿的女朋友]
  我怕你fuck我一次 会爱上我 因为我很会吸 很会吃

Hubby:  Oh you bad girl, you turn me on again Who taught you how
to lick boys' dick?   [我问皮皮妹是谁教她口交的]

Baby:  皮霸才fuck几次而已 第一任男朋友 而且训练的很好 所以男朋友
都讚赏有佳 下次叫皮霸跟你讲 像这样唷 

Hubby:  How many  boy friends had fucked you?

Baby:  我有按摩棒可以示範  要看吗

Hubby:  OK

Baby:  你问过了 6个

Hubby:  I suppose 6 are for the breast not your hole [哦!我刚刚
是问几个人吃过她的奶,没想到6个人都插过她了。]

Baby:  没有 我去拿棒棒 我好湿

Hubby:  OK

Baby:  等我一下唷 看到没 [镜头里,皮皮妹的脸上流露出诱又人的淫蕩
表情,抓着黑黑的电动鸡巴舔着。]

Hubby:  Will that tooooooo big for you? [那只电动鸡巴超大只的,皮皮
妹的小手一把都握不住]

Baby:  对 所以我不能用 我洞很小 要看我的洞吗

Hubby:  Ya Why did you buy this big one? [傻瓜才不会想看]

Baby:  等我一下 这是皮霸买的 给你看洞 但是这只进不去 我看不到你的
bird

Hubby:  Not very clear we need some light [因为光线角度的关係,小屄
屄看得不是很清楚]

Baby:  看到了吗 [皮皮妹挪了一下屁股] 

Hubby:  I wonna see more [镜头里,皮皮妹的阴唇湿得发亮,但是我还更
贪心想看………]

Baby:  多more

Hubby:  插进去久一点 弄妳的豆豆

Baby:  你不是要看我舔大肉棒

Hubby:  手指插进去

Baby:  喜欢吗 想要你插我

Hubby:  喜欢

Baby:  吸我

Hubby:  We need approval from 皮霸 [皮皮妹说过要皮霸同意,我才能和
她上床,我就故意逗她,说要等皮霸批準]

Baby:   批準什幺

Hubby:  插妳吸妳

Baby:  你喜欢那个角度 [镜头里皮皮妹用按摩棒撸着她的小洞口]

Hubby:  那只棒棒用完有消毒吗

Baby:  可以看到ㄋㄟㄋㄟ跟妹妹吗 有 我会洗 我刚拿去洗了 [当然看
到了,真是体贴的皮皮妹]

Hubby:  最好用酒精擦过

Baby:  去哪拿酒精

Hubby:  葯局买

Baby:  用了酒精就不能舔了 皮霸爱看我舔小黑 我舔给你看好吗

Hubby:  酒精一下子就挥发掉了

Baby:  我用啤酒消毒 ㄟ 要是皮霸说你插我 他想看呢

Hubby:  I’ll fuck you and let him watch [我当然乐意插皮皮妹给皮霸

观赏]

Baby:  那我告诉他噜

Hubby:  Please

Baby:  他好就好 你想知道你的福利吗 我湿了 讨厌

Hubby:  Really?

Baby:  看到了吗 你的福利就是这样 [皮皮妹把她的手掌摊在镜头前,上面
晶莹剔透全是她的淫汁蜜液]

Hubby:  I want to lick your pussy [看了就超想舔她的小嫩穴]

Baby:  喜欢这福利吗

Hubby:  Did you see I do it to myself? [我已经忍不住,对着她的小屄
,打起手枪来了]

Baby:  嗯 我有看到呀

Hubby:  I want to put it into your pussy now

Baby:  进来呀 好想你 我想让你插 好想 拜託 插我 干我 让我叫

Hubby:  I wonna fuck really hard

Baby:  进来 快

Hubby:  I’m using tissue paper now I want coming now [我快出来了
,赶快用面纸接着]

Baby:  要出来了吗 我想看你喷 喷给我喝 快 我可以躺下吗

Hubby:  Please [皮皮妹真乖,她躺在镜头前,屁股垫了一个枕头,把小屄
对着镜头]

Baby:  你知道我小穴好紧 你要是干我一次 你就知道

Hubby:  I’m coming

Baby:  你喷了

Hubby:  Did you see this? [我问皮皮妹有没有看到,面纸上面装满了我
的精液]

Baby:  我还想要 有 好多 喜欢吗 想被喷在脸上

Hubby:  喜             喜欢

Baby:  你的第一次感想如何

Hubby:  太棒了 谢谢妳的帮忙

Baby:  那你知道晶铃 为什幺爱视讯了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皮皮妹
= =|||]

Hubby:  我的处男给你了

Baby:  哈哈哈 好感动呀 我帮你破苞了 还要包红包给你呢

Hubby:  妳怎幺懂这幺多

Baby:  皮霸教的 我前男友教的 我第一任男朋友教我吹喇扒

Hubby:  Oh

Baby:  你51岁还能那样硬 了不起 = =/

Hubby:  妳喜欢长的还是硬的

Baby:  当然是硬的呀 我的妹妹很短

Hubby:  晶铃也是

Baby:  太长我会痛

Hubby:  所以不喜欢洋人

Baby:  床上那个不是洋人??

Hubby:  有试过长的吗

Baby:  刚刚那根 很长

Hubby:  是日本人

Baby:  让我痛死了 喔喔 为什幺你不会吃醋呢 多少都会吧 像皮霸他虽
然都说可以

Hubby:  刚开始会 但是自己也想肏姐姐

Baby:  后来插我的时候 都会很用力 喔喔 原来

Hubby:  就让她给姐夫肏了

Baby:  可是这样你们见面不会尴尬??

Hubby:  见面就只想干对方的配偶

Baby:  喔喔 真棒

Hubby:  她姐姐比她漂亮

Baby:  哇 你真是享齐人之福呢 很多人想这样做都还不行 有灵感可以写
了吗

Hubby:  嗯

Baby:  皮霸很喜欢跟我cyber sex 但他更喜欢看到我

Hubby:  没想到现在小女生都这幺坏    我真是生不逢辰

Baby:  晶铃 也很棒呢

Hubby:  是很棒

Baby:  我相信她一定也很会吹

Hubby:  不会

Baby:  ㄜ

Hubby:  她不喜欢

Baby:  我是我男朋友喜欢 我就去学 好想给你吹一次看看 看a片学 你会
很快喷出来唷 你问皮霸

Hubby:  她喜欢让我舔她的下面

Baby:  他每次开车都要我吃 我也喜欢 哈 皮霸不喜欢

金陵梦华路 1-6

第一回  第一话 金陵有女

  玄武湖。

  一座蜿蜒曲折的长廊,悬于樱洲荷花园。

  时至七月,黄昏时刻,樱洲的百余荷花呈在雾气中绽放出迷人光彩。

  「哼哼……」

  长廊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位妙龄少女,身着碎花短裙,扎着两辫马尾,精美的
俏脸稚气未散,两只白丝小脚前后扑腾,说不出的俏皮可爱。

  少女名为苏梦,出生于江南水乡,年芳二一,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

  苏梦的父亲在南京教育局工作,她的母亲亦是南京大学的教授,而她也没辜
负父母的栽培,成绩优异的从南京师範学院毕业,并且没有靠父亲的背景顺利的
成为了南京七小的老师。

  虽然还没开学,没有正式工作……

  今天是她二十一岁的生日,一向保守刻板不让她谈恋爱的父亲,竟然在今天
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

  「杨晨」便是苏梦的父亲介绍的对象,一位英国留学生,与苏梦一样都是本
土的南京人。一周后便会回国,成为一个大学生遍地,留学生多如狗的海归。

  此刻,苏梦遥望着湖畔美景楞楞出神,手机放在她的大腿上,显示着一张男
人的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身形高大,五官说不上精致但也不丑,
小帅的脸上挂着谦逊自信的笑容,整个形象与英国优雅有礼的绅士无异。

  苏梦虽是遥望湖畔,眼角的余光却是时不时撇向手机里的照片,白嫩的小脸
也不知不觉染上了红晕,显然她对父亲介绍的对象……从外貌来说,是十分的满
意。

  少女初怀春,脸上根本藏不住春意,来来往往的行人游客也都纷纷驻足,来
欣赏长椅边面露春情,俏皮可爱的少女。

  行人的目光让苏梦倍感羞涩,俏脸霎时变得红扑扑的,匆匆地拿起手机逃离
了现场。

  苏梦走在路边,满脑子想的都是杨晨高大绅士的模样,幻想着自己娇小的身
子依靠在他的肩膀、他的胸膛……

  「嘻嘻,他应该能给我安全感吧?」

  「他那幺帅…会不会嫌弃我啊?」

  「他个子好高呢,亲亲的时候我是不是要踮起脚尖呀?」

  苏梦一路意淫着心中的白马王子忽然脚步一顿,双颊莫名其妙的发烫,自言
自语:「呸呸呸,苏梦啊苏梦,你在想些什幺呢!」

  啪啪~

  苏梦拍了拍发烫的脸蛋,将思绪拉回现实,就近找了家商店买了瓶冰水準备
让自己清醒一下,刚拧开盖子,就又拧了回去,小跑着跑向前方。

  这是南医大江宁校区的南门,在门前有一佝偻的老伯在推着一辆摆满了货物
的小推车,老伯的背已经弯的不像样,杵着小推车的双手发颤,豆粒大的汗水顺
着黝黑的胳膊如雨而下。

  饶是如此,佝偻老伯依旧咬着牙推动着沈重的小推车缓缓前行。

  「大叔,你慢点!」

  苏梦快步来到老伯的跟前,伸手按住小推车上快要掉下的货物纸箱,另一只
手拍着胸脯,「呼呼」的喘气声从她的樱桃小口中呼出,带着如兰麝糜的清香,
让人不由地深吸几口少女如兰的清香。

  老伯也不例外,听到动静下意识地擡起头,便被苏梦的美貌惊住了。

  苏梦看清老伯的面孔后,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大叔看起来40多岁的样子,皮肤古铜,身材健壮,那张老脸上有一道浅浅
的伤疤,看起来如同一只蜈蚣狰狞的爬在他的脸上。

  而苏梦也正是因为刚才距离较近,被那道浅浅的伤疤吓到了,饶是如此,她
还甜甜一笑,将手中的冰水递了过去:「大叔,天气这幺热,喝点水吧。」

  老伯迟迟没有接过少女手中的冰水,浑圆的眼珠子闪过一抹阴冷,似乎是少
女方才后退的一小步,勾起了他的一些不好的回忆。

  「大叔,对不起啊,您脸上的伤疤太吓人了……」苏梦说着说着,声音越来
越小,好似做了什幺错事的女孩一般,俏脸红扑扑的。

  佝偻老伯在听到「伤疤」一词时,一股徒然暴戾的情绪涌上,推开了苏梦:
「走开!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额……」

  佝偻老伯不理会少女,自顾自地推着小车进入了南医大江宁校区的校门。

  苏梦气的一跺脚:「什幺人嘛!真是的!」

  一段小插曲,让苏梦的心情也跟着变坏了起来。

  殊不知,这一次的相遇彻底地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南医大校门。

  佝偻老伯费力地将满载快递的小车推到了保安室,刚準备喘息两声,就听见
门外传来了几道语气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坚叔,你可算是回来了,我的快递呢?」

  坚叔,也就是佝偻老伯回过头,瞧见的是几位身材高大的学生,从他们穿着
的衣服上来看,是医科大篮球队的,他可惹不起,连忙赔笑:「呵呵…刚取回来,
你们自己拿吧。」

  一位高材生蛮横地将坚叔推开,自顾自的在小车上寻找着自己的快递,其他
几人也不正眼看坚叔,纷纷寻找着自己的快递。

  坚叔对此也习以为常,他一个没有学历,家庭背景又不是很干凈的老头,能
在医科大找份保安的工作都是祖上烧高香了。

  「阿东,你听说了幺,咱们学院的校花柳妍桦竟然和李良那小子在一起了!」

  「真的假的?」阿东高大的身子忽然一怔:「小时,你可不要骗我,就李良
那瘦拉吧唧小身板能追到柳妍桦?别开玩笑了!」

  小时的个头要比阿东矮一些,他随手搬来一件大包裹放在地上,丝毫不在乎
是谁的快递,一屁股坐了上去。

  「我还能骗你不成?」小时掏出手机翻出了一条朋友圈,「你看,李良这小
子一早就发了朋友圈,还配了一段文嗖嗖的情话,真是不要脸!」

  阿东凑近身子,看清手机里的画面后,整个人都魔怔了。

  「卧槽!还真是!李良这个癞蛤蟆还真吃到了天鹅肉!」

  小时苦笑:「唉,真不知道柳校花怎幺想的。」

  「妈的!」阿东一把将小时从快递上拉起,「走,咱们去教训教训李良这个
癞蛤蟆!」

  两位学生火急火燎的走了,他们的谈话坚叔也听的差不多,对于他们提及的
校花柳妍桦,他倒是有所耳闻。

  柳妍桦是南医大的校花,就读于护理科,成绩优异,长得也漂亮。听说还在
校花榜上名列第三,天天都有人在女生宿舍楼下向她表白,还从未听说过她对那
个男生有过好感。

  至于他们所说的李良,坚叔就不曾了解了。

  坚叔将散落的快递重新放了回去,在保安亭悠閑地欣赏着来来往往的女大学
生们。

  时至七月,南京的天气正直盛夏,此刻在校园中来往的女大学生们都穿着清
凉,一双双白花花的大腿从他眼前闪过,惹得他胯下的巨龙也悄然支撑着帐篷。

  「啧啧,这个腿不行,都瘦的皮包骨头了。」

  「这个也不行,太黑。」

  老保安坚叔浑圆的眸子啧啧出奇地评论着在他眼前闪过的大白腿,看来看去,
发现还是护理学院的女学生好看。

  个个都穿着学校统一规定的白色护士服,腿上还穿着肉色丝袜,无论腿型再
丑、再黑,都被丝袜很好的隐藏,只露出一双双「纤细」的大腿。

  尤其是当她们走动时,老保安坚叔都会瞇着眼睛,试图将目光穿透进摇摇晃
晃的护士裙,一窥裙下丰满的翘臀以及私密的花园。

  真是一个猥琐的老头!

  「娘嘞!」

  老保安忽然发出一声惊叹,双眼好似发现了新大陆,紧紧地盯着迎面走来的
一位女学生,嘴角的口水都快滴落地面了。

  「这腿真白!」

  就在老保安呢喃时,那位女大学生已经走进了保安室。

  「坚叔,什幺真白啊?」

  女学生小手在冒着香汗的俏脸上扇动着,将一缕缕少女的特有的处子体香送
到老保安的鼻间,后者忍不住的贪婪的深吸一口,细细品味。

  这位女学生似乎是习惯了坚叔不雅的举动,轻叹一口气,自顾自地在快递堆
里寻找自己的快递。

  坚叔猥琐的老脸上浮现一抹笑意:「柳妍桦同学,你的在架子上放着呢。」

  这位女大学生正是方才那两位校篮球队的学生提及的校花柳妍桦!

  柳妍桦此刻并未穿着护士服,换了一身淡黄色的碎花连衣裙,蓬松的长发披
在肩后,整齐的刘海搭在俏额上,还因为天气的缘故冒着香汗。

  一对美眸灵动有神,似含秋水,精巧的秀鼻下的一张性感的薄润红唇,让老
保安的目光停留许久,脑中不由的想到了一句网络流行语:「这张性感的红唇如
果不用来口的话,实在是暴殄天物!」

  老保安不舍地将目光向下移去,一对挺拔丰满的玉峰仿佛要撑破衣裙似的挺
立,可惜的是她身上穿着的裙子领口太高,看不到布料下散发着乳香的沟壑;目
光继续向下,碎花裙下雪白纤细而悠长的大长腿上没有一丝赘肉,小巧的玉足下
穿着一双黄色的细长高跟鞋,将她的大长腿以及娇躯拔高了不少。

  这双大白腿看着老保安坚叔的眼里,只有两句话来形容。

  委婉一点的:「让人忍不住地就想去抚摸那双如牛奶般丝滑纤柔的美腿。」

  秉承着老保安内心简单粗暴的,仅有三个字——「腿玩年!」

  不得不说,随着国内步入4G时代,网络也越来越发达,连一个快40岁的
猥琐大叔都学会网络流行语了。

  柳妍桦还不知道自己的美腿被身后的猥琐老头打上了「腿玩年」的标签,此
刻她一眼就瞧见了放在架子上的小包裹,满心欢喜地将它取下。

  这是她刚刚确定关系的男朋友李良寄来的神秘礼物。

  李良和她一样都是大三的学生,不过他是修读的是心理学,因为成绩优异,
加上他本人的上进心也充足,深得学院着名心理学导师的器重,几乎是当做亲传
弟子般对待了。平时导师出差的时候,都会带着李良,让他能有更多的实践机会。

  而这次,李良就是与导师前往了上海,要三日之后才能回来。

  柳妍桦似乎是很期待男友寄来的礼物,背着保安坚叔就直接拆开了快递,呈
现在她眼帘的是一条亮闪闪的水晶项链。

  从外观和材质上来看,价值不菲。

  就在柳妍桦还沈浸在男友送的神秘礼物时,在她身后的坚叔可谓是一饱眼福,
她挺翘的美臀就直直地被坚叔看在眼里,支起帐篷的巨龙龙头此刻还想顽皮的朝
着美臀跳动了两下,惹得坚叔忙缩着身子。

  柳妍桦美眸扑闪着,欣喜地将盒子里的项链取了出来,盒子里还遗留着一张
购物小票,她将目光从项链上移开,看到小票上的数字时,吓了一跳。

  「RMB:16800元」

  坚叔瞧见柳妍桦的异样,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向前探着身子,也发现
了项链礼盒中的购物小票,嘴角忍不住一抽搐。

  这李良送个礼物将小票遗留在礼盒里,居心何在?

  他才不会相信李良是不注意才遗落的,这就说明李良是故意让柳妍桦看见的
小票……一下子,坚叔就认同了方才那两个学生对李良的评价。

  果然是个不要脸的癞蛤蟆!

  柳妍桦一个单纯的姑娘,没看出其中的含义。她随手的将小票与快递盒放在
一起,而后就丢进垃圾桶里。

  「坚叔,你帮我戴上好吗?」

  柳妍桦因为经常来拿快递的关系,对坚叔说不上有好感,但也不排斥。此刻
她只想将男友送的项链戴在脖子上。

  「啊?」坚叔惊讶了一下,很快就点头答应了下来,缩着屁股从柳妍桦的葇
夷中接过项链,绕到她的身后。

  因为两人距离较近,坚叔很清晰地闻到了柳妍桦秀发上洗发水的清香以及她
身上特有的体香。

  「快点呀!」柳妍桦感受到脖间传来的男人呼出的热浪,主动地撩起秀发,
眉头皱起,催促道。

  坚叔不敢再背着她做小动作,动作迅速地将项链穿过如天鹅般挺立的雪白玉
颈,随着「哢哒」一声声响,项链完美地扣上。

  「坚叔,谢谢你了。」

  柳妍桦礼貌性一笑,顾不上用镜子欣赏戴上项链后的样子,匆忙逃离保安室。

  坚叔还以为柳妍桦发现了他支起的帐篷,尴尬地一笑,望着她远去的倩影,
脑海中不经意间浮现了那个递水给自己的美丽倩影。

            第一回   第二话 其名苏梦

  南医大保安室意淫的少女,此刻正对着电脑屏幕发呆呢。

  电脑显示的是一个微信聊天窗口。

  梦梦小甜心:「哈喽~ 请问是杨晨吗?」

  Keats:「美丽的苏梦女士,很荣幸认识你。」

  是了,这位微信昵称叫「Keats」的用户,便是苏梦的父亲给她介绍的
对象。

  苏梦瞧见杨晨的微信昵称,仿佛想起了什幺,回複了一个表情:(#^.^# )

  紧跟着又问道:「话说,你的昵称有什幺含义呀?」

  「Keats,英国着名的浪漫派诗人约翰·济慈。」

  杨晨回複的内容让苏梦眼前一亮,「他原来是个诗人呀。」

  「当然,济慈先生是我的偶像,他所创作的诗歌我每天早上都会朗诵,尤其
是他在走完25岁年轻的生命之际,为他的挚爱创作了他生命里最后的一首诗
《For Fanny》。」

  没想到他还知道济慈先生和《For Fanny》呢!

  苏梦看着聊天框,一脸的花癡相。

  随后,苏梦又与大洋彼岸的杨晨聊了颇多关于忧郁诗人济慈的事迹,随着时
间地流逝,苏梦对杨晨的印象也愈发的好了起来。

  尤其是当杨晨拨通电话,念了一段济慈先生的《幻想》时,她的整个身心都
沈浸在杨晨那磁性的声腔中,就像是济慈先生现身在她身边朗诵一般。

  「美丽的姑娘,如果有机会,我想带着你去罗马,去看一看济慈先生临终前
亲自撰写的墓誌铭。」

  「哦?」

  「Here liesone whose name was written
in water。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书。」

  没想到他连这个都知道呢……

  少女又开始犯花癡了。

  随着深入的了解,苏梦愈发的满意父亲给她介绍的对象。

  仅仅数小时的网络聊天,让她觉得自己似乎与杨晨是相识了多年的知己一般,
无论她好奇什幺,杨晨总会亲切地为她讲述,还总会在语句的最后加一段浪漫的
诗句。

  苏梦因为出生于书香门第世家,从小家教就严厉,从未谈过恋爱。杨晨的出
现,就仿佛是游历在沙漠中临近干渴而死时,忽然出现的那一潭清泉。

  殊不知,在大洋彼岸的英国的一间小屋里,一台电脑上赫然显示着Johs
的维基百科。

  与此同时。

  在苏梦所居住的小区不远处的南医大职工宿舍中,有一位猥琐的老头正对着
一张像素有些模糊的照片流着口水。

  这是一张女人的照片,从照片的边框上来看,还是一张摄像头录制的画面截
图打印而成的照片。

  画面里的女人手持着一瓶水,在她的对面猥琐老头的身影赫然在内。

  坚叔截图的地方很好,清晰地显露出了下午给他递水的苏梦因为看到他脸上
的伤疤时,所流露出的害怕的神情。

  苏梦那种甜美可爱的俏脸上流露的表情似乎是勾起了他什幺不好的回忆,粗
糙的手忽然用力将照片捏成一团,手上的青筋暴起,老脸上的伤疤也充血凸起,
格外的刺眼。

  「为什幺……为什幺要害怕我……为什幺!」

  ……

  步入七月,也正值雨季,天才刚蒙亮,就飘起了蒙蒙细雨。

  老保安坚叔今日休班,在职工宿舍里一直睡到中午,醒来后按照往常的习惯,
在校园门口不远处的美食街吃了点东西,随后前往夫子庙游玩。

  甫一进入夫子庙的步行街,远处的一道倩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嘻嘻…你看,这就是现在的夫子庙,变化是不是很大呀?」

  声音甜甜糯糯的,让人一听就浑身酥麻。

  说话的人是纯情少女苏梦,昨夜与大洋彼岸的相亲对象相谈盛欢,清雨过后
就来到夫子庙,通过视频电话让杨晨看看金陵的风貌。

  她今日穿着粉底卡通的T恤,浅蓝色的牛仔裤将她修长的美腿包裹的严严实
实,但并不能阻挡坚叔色瞇瞇地欣赏美腿以及翘臀。

  苏梦旁若无人的手持着自拍桿,戴着蓝牙耳机,向杨晨介绍着每一处的风景。
她的娇躯如同灵活的燕子般在夫子庙的步行街里游逛,留下了银铃般的笑语声。

  苏梦穿过燕桥,来到贡院街的一家红色门头的店铺,停了下来:「杨晨哥哥,
这家的龙须糖很好吃哦!」

  杨晨通过手机看清了那家店铺,笑道:「没想到这家店还开着呢,以前我还
没去英国的时候,经常来吃他们家的龙须糖。」

  话说,现在时值下午,大洋彼岸的英国应该是深夜吧?

  苏梦买了一盒龙须糖,来到路边的长椅坐下,一边小口地吃着糖,还不忘向
杨晨介绍这家店的历史。

  她的心思全然在杨晨的身上,丝毫没注意到在她的身后不远处有一个鬼鬼祟
祟的人影正盯着她。

  「梦梦,「龙须糖」斜对面的哪家「唐字臭豆腐」还开着吗?」

  「唔……我看看啊,还开着呢。」苏梦秀鼻皱了皱,似乎很讨厌空气中弥漫
的臭豆腐味:「怎幺,你难道喜欢吃臭豆腐嘛?」

  「当然啊,他们家的豆腐干味道一绝,听说还上过金陵市的各大报纸呢。」

  杨晨发现了苏梦耸鼻子的小动作,讪讪笑道:「你不会不喜欢吃臭豆腐吧?」

  「当然不喜欢了,臭臭的有什幺好吃的。」苏梦嘟嘟嘴。

  「哈哈哈……」

  蓝牙耳机里传来了男人的哈哈笑声。

  「哼…」苏梦将最后一块粉色的龙须糖丢进小嘴里,鼓鼓地粉腮看起来极为
的可爱。

  嬉闹一番后,苏梦决定去大观园买点好吃的,刚起身就发现昨天下午的佝偻
老头买了一盒臭豆腐。

  苏梦黛眉微蹙,这个老头昨天给她的感觉十分不友好,明明自己出于关心给
他送水,结果他还不领情。

  「梦梦,怎幺了?」杨晨不愧是以绅士自居的男人,苏梦的这点小动作都让
他发现了。

  苏梦娇哼道:「我跟你说啊,昨天我遇见了一个很讨厌的人……」

  老保安坚叔还不知道有人在他背后说坏话,买了一盒臭豆腐,大大咧咧地在
步行街吃了起来,但他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瞥向苏梦。

  苏梦说了一大通坚叔的坏话,明明就是一面之缘,真不知道她那来的怨气。

  杨晨沈声道:「梦梦,你知道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所以咱们没必要
去理会他。」

  少女一楞,他……他说的是咱们?

  一时间,在夫子庙的步行街里,多了一位犯花癡的少女。

  ……

  一周的时间转瞬即逝,天气还是那幺的炎热,空气中依旧充满了闷热的水雾。

  这一周,苏梦与大洋彼岸的杨晨的关系突飞猛进,随着越发深入地了解,苏
梦已经认定了杨晨就是她的白马王子。

  这不,杨晨约好一周后的7月15日,让苏梦手持一本诗集在小区附近的公
园里等待他的归来。

  一家幽静的咖啡厅,在靠窗的位置坐着两位美女。

  「梦梦。按理说……像杨晨这种在英国留学的男生,自身的条件肯定不差,
要知道在英国租房的费用可比国内高多了。这说明杨晨应该也是个富二代什幺的,
他身边应该不缺女人吧?」

  苏梦抿了口杯中的咖啡,望着对面的女人,轻笑道:「柔柔姐,你想多啦
……杨晨才不是什幺富二代呢,他跟我说他在英国半工半读的时间都不够,哪有
机会去谈恋爱啊!」

  「……」

  柔柔只觉一股挫败感涌上,多年的闺蜜感情还抵不过一个素未相识的男人,
幽幽叹息:「哎呦,现在就开始维护他起来了?我跟你说啊,现在冒充远洋海归
的骗子太多了,你可要小心一点啊!」

  「柔柔姐你就放心吧!杨晨是我爸爸介绍的,不可能是骗子啦。」

  「你们连面都没见过,你就对他死心塌地的,真不知道你喜欢他什幺。」柔
柔姐无奈的摇头。

  「嘻嘻。」苏梦握住柔柔的小手,盈盈笑道:「等你见到他你就知道了!」

  苏梦卖了个关子,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喜欢杨晨那点。她又没谈过恋爱,那
会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态是属于欣赏杨晨的才华,而非是爱慕、爱情。

  閑聊了一会儿,两女一前一后的离开咖啡厅,手拉着手前往万达广场。

  只不过她们没注意身后一直尾随着一名猥琐的老头,从他额头的汗水来看,
想必是在咖啡厅门外等了许久。

  他似乎是觉得自己的穿着不适合进入万达商场,在苏梦与柔柔走进商场后,
便不再继续尾随。

  老头就近搭乘公交车来到南医大江宁校区,穿过校园,轻车熟路地来到职工
宿舍。

  他就是老保安坚叔!

  七月初的暑假,很多学生都放假回家,他的工作也清閑了起来,让他能有时
间去跟蹤纯情少女苏梦。

  坚叔敷一进屋,就把门窗紧锁还拉上了窗帘,黑漆漆地连灯都不开,他将手
机连接到电脑里,很快电脑就传来了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