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秘書工作

每天我都要吃這樣的『早點』即便是上午陳總有重要的會議,在開會之前也要把我叫去請我吃『早點』,其實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大家都習以為常了,雖然我是正規大學畢業的高才生,可在陳總的眼裡,除了我美麗的外表,迷人的身條,我的學歷和一張廢紙差不多,他需要的,是一個能讓他洩慾的工具,不是一個秘書。當然,我也是衝他給我的高薪而來的,在北京,一個剛剛畢業的女大學生一年能掙到30萬,這個數字實在太吸引我了。

喝下我的精液吧

後來聽別人說,季欣以前練了有10年的舞蹈。怪不得身材這麼完美!據說練舞蹈的女孩子胸部都比較小,然而性慾卻比胸部大的女人來的旺盛。

空姐傻傻愛

話說最近我們要續簽一份合約,去的自然是李銷售了,不過很不幸,我們的李銷售在我們飛機票都定好的前兩天夜裡喝酒喝出問題來進了醫院。而我們大李主任在醫院照顧他生病的母親絕對不可能五天不在醫院的。所以這趟差事就不得不落在我身上了。

與女同事私通的日子

2006年,新進了一個女護士,那時候,鄉鎮的醫院都是小,40個職工,所以來了誰,來的是什麼人,一天就傳完了整個醫院:新來的護士原來在別的鄉鎮工作的,離城區很遠,因為她老公調到了城區裡,她學歷低,調不進城區,只能來離城區近一點的醫院,就來到了我們醫院。她家境很不錯啊,老公有小車,城區有房子等等……

AV女優之面試篇

踩著三吋的高跟鞋,貼身的紗質襯衫,蕾絲鏤空的胸罩若隱若現,合身的窄裙,伏貼著微微翹起的臀部,在饒安琪刻意扭動下更加顯得搖曳生姿。

我和日本小護士

我的病很簡單,急性闌尾炎。主刀的值班醫生也是日本人,胸牌上寫的是佐籐一郎。當第一刀切下來時,劇痛使我禁不住一聲慘叫,睜開眼,是小野護士輕篾的目光。在這一瞬間,我終於想起來了,為什麼這個小護士這樣面熟。記憶象開了閘的洪水。我咬緊牙關,沒有再坐@聲。

總機小姐

  台灣近幾年來的交際應酬型態已經改變,吃飯喝酒大家興趣缺缺,吃多傷身又
要躲酒駕,總是不能賓主盡歡。但是打高爾夫球就不一樣,說清晨六點開球大家都
能提前報到,談不談生意另一回事,至少達到健身和連絡感情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