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老公身边搞她

 
 
这是97年的冬天,我站在一个南方城市的车站,这是一个边绥的城市,没能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大红大紫,许多人还是在寻找不同的出路,这是一个省城的首府,不很繁华,也不是很落后。

单身宿舍的母爱

那时我还住单身宿舍,是每人一个房间的那种。妈妈来到我只好把床让给她睡,自己睡地上。刚开始两天还没什么,可慢慢的又被妈妈吸引住了。妈妈那时四十出头,还不显老,身材也保持得不错。我那时已有半年多没碰过女人了,特想女人,和妈妈朝夕相对,越看越觉得妈妈好看,越看越是冲动。而妈妈在我面前穿着也很随便,有时候换衣服出去也只是让我转过身去,待我也很亲切。这本来没什么,可因为我心中有鬼,所以总觉得妈妈象是在勾引我。

我和程姐母女

我要告诉大家前几年我亲身经历的事,觉得在这里也没有人认识我,告诉大家也无妨,发生的事是千万不能让熟人知道的,否则,我就惨了,也对不起人家母女。                                                                                    

学美术的悠悠

阿诚和悠悠的频繁接触是在大二的下学期才开始的,悠悠的电脑中了木马程
序,听说老乡阿诚比较精通电脑,便劳烦他帮帮忙。阿诚也想逞逞英雄,因此有
段时间经常往悠悠的宿舍里跑。

大学男女合租

缺点么,一个是租房子贵,房租加上水电煤对于一个学生来说负担还是很重
的~
另一个么是不安定,经常搬家。为什么呢?因为自己租一套小房子很贵的,
一般都是几个认识的租一套大房子。但是这么一来就有一个问题,有的人不住了
的话,那个房间空出来就要剩下的人一起出钱;再者,有的邻居也很麻烦,嫌学
生吵,常常到学校去告状,有时候学校学生处就会派人来查,这一弄就只好搬家
~

我和姐夫

但又一想,我一个妇道人家千里迢迢来到这个陌生的地力,不是姐夫接待我,我的处境将会不堪设想,虽然说我同姐夫吃住在一起,那都是没办法,虽说姐夫偶然对我动手动脚,可是身无半文的我又有甚么资格去拒绝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