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与我老婆

  大多数人一天的生活中睡觉至少要占六个小时左右,如果用这六个小时连续吃饭,他会撑死;连续喝水的话他会胀死;做爱呢,不用说,他会精尽人亡;排泄,他会虚脱而死,所以只有睡觉是正常的。

异父同母的妹妹

阴道,经过我不断的爱抚,已经有些湿润了
「嗯……嗯….嗯……..」
我的爱抚使她口中发出舒服的回应,感觉到琦玉的阴道似乎要吞进我的手指,
我也不甘示弱的在琦玉阴唇四周加强手部运动。
在我揉着她充血的小阴蒂时,我
开始向更里边进攻,她的淫水不断溢出,
里面就像有吸引力一样不断地收缩,
她双眼紧闭,朱唇微张,脸色潮红,口中开始发出愉悦的呻吟.
「啊……啊……嗯……深点……啊……」
「嗯……哥哥……啊……啊……..」

「唔…嗯…哼…好舒服…喔……」
「哥…喔……」
妹妹骚浪的表情感染了我,隆起丰满的下体渗出透明液体,琦玉脸上有着复杂
的表情。
我伸出手,晶莹透明的液体濡湿手指,琦玉痴迷的将我的手伸进嘴里吸
吮。
再度把视线移向我,她心爱的哥哥身上.
我把裤子脱了下来,慢慢坐在琦玉
的面前,琦玉迷蒙的视线移向我昂然的肉棒上。
我轻吻着她的脸颊与香唇说道:
「琦玉妳准备好了吗?」琦玉知道我问的是什么事,她羞红了脸并深情看了我一
会,「嗯…」
便点了点头。
(琦玉的初夜是献给以前的男友)拉了她的手,「琦
玉,妳…坐上来吧」我仰躺下来向她说着
「啊∼哥,你…好坏呦……」琦玉娇媚的红着脸,身子却缓缓移了上来,双膝跨
过我的身体跪在阴茎正上方.
「好~,慢慢坐下来用妳湿热的小穴包住我」
看着琦玉的下体谨慎对着我耸立的阴茎,肉棒渐渐地消失在琦玉鲜嫩多汁的肉
穴里。
我能够感受到她又紧又湿的小穴完完全全包住我的阴茎.
「啊啊……」
「喔…琦玉……」
「喔…终于在一起了……」
「我…喔…哥…你的肉棒在我身体里面…喔……」
「好了,现在换妳主导啰!妳自己上下摆动吧!」
琦玉把手抓着我的腰,开始慢慢上下摆动,期待已久的性交,使阴道里鹅绒般
的肉壁收缩,我的阳具更加涨大起来。
琦玉缓缓地上下起伏,阴唇被粗大的棍状
物体翻出,加上湿滑的淫液让两人生殖器紧紧的密合。
「啊……顶….顶得好……好深啊……啊……」
这种体位有些难度,琦玉是第一次尝试,因此常常摆动过大,让我的阴茎顺着
滑溜的淫水溜了出来,但琦玉毕竟是个跟我一样聪明的女孩,不用人教一会儿就
学会控制力道了,这种体位让人最舒服的,就是能够顶的相当深,非常刺激.
「啊……..好……好啊……..喔……」
「啊……哥哥….嗯……..啊……..」
琦玉似乎已经陶醉在自己的律动中了,我心中在想,不知她有没手淫的习惯,
竟如此懂得取悦自己,又或许这是女人的天性呢?
当然,她有没手淫的习惯,我
是后来才知道的。
只见琦玉潺潺的淫水,顺着我的阴茎流下来,将我的阴毛和肚
子都搞得湿湿的.
而琦玉坚挺可人的美乳像风铃般跳跃的舞动着,更使欲望提升到极致,我当然
不是死板板的躺在那儿,若是这样,我不就成了琦玉自慰用的假阳具了吗?
我的
左手开始抓着她的乳房,恣意的捏柔、搓弄,而右手则伸到琦玉的花蕊,开始捏
弄着她的阴蒂.
「啊….别….别捏那啊……好….好….啊……..喔……..嗯……」
「啊……好……..哥∼啊……..美啊……..舒服……..啊..
….」
「喔喔…哥…喔……」琦玉的浪臀动作越来越快,阴户因撞击阴囊啪滋作响。
「哼…唔…哥…我…好舒服…喔喔…小穴好热……」
琦玉激烈的叫浪,我听在耳里彷佛是最好的催情剂,腰部不时上挺,以弥补琦
玉力道的不足。
琦玉的双乳上下摆动着,她几乎忘记臀下的身体是哥哥。
「唔唔…喔…好舒服……用力顶上来…哦…哦……」
我双手抓着琦玉的屁股,不断地上下使力。
「啊…哥……你真会干穴…妹的穴好爽…啊…啊…好会插穴……啊…好舒服啊…
……」
琦玉忘形的浪叫完全的放开,我臀部奋力的往上抽动。
「干我…干我…哥!」她狂喊着。
每一次的冲刺都使她醉了一般。
感觉到我的两颗睾丸不断地撞击她肥厚的阴唇,让她疯狂地想更张开来接受我

汗水从她晃动的身体涌出,使我们的肌肤碰撞时发出声音。
空气中充满了淫邪
的气味,每次的撞击都使她的阴户噗滋作响。
「喔喔…好爽…好爽…啊…我快死了……」
两具汗水交杂的躯体和着欢乐呻吟声不断地交战。
琦玉的阴道越来越紧,开始抽搐,琦玉使劲地绞着椅套,在我猛烈的抽送下,
琦玉很快就到了高潮,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阴道一阵收缩,射出阴精,一股热
精就喷到我的龟头上,琦玉就软了下来,我深呼吸一口,仍坚持忍着。
「哥∼我刚刚好像死了一样,感觉好奇怪,好舒服却又好像很空虚」
「咦?妳男友没让妳这样感觉过吗?」
「嗯…好像没有耶」小妹趴在我身上细声说着。
「妳刚刚是达到高潮了!并不是每个女生都可以高潮的,妳是比较敏感的体质,
较容易高潮,妳喜欢吗?

「嗯!好喜欢喔!」
我抱着琦玉,慢慢起身,接着扶着她的双腿,换成男上女下的正常体位,腰用
力一顶,肉棍半根一下而入,琦玉不自觉把腰挺了起来,仰着头:「喔……轻点
」,接着把琦玉两腿大分,深深地把肉棍埋进阴道继续前后热情的耕耘这处美田

在琦玉娇柔的胴体上我狂乱的驾御着,我粗硬的肉棒毫不间断的在妹妹的阴道里快速驰骋。
此时我很清楚这样会让琦玉疯狂,我知道她想要那感觉。
果然小妹在我坚硬的
肉棒上使劲,用阴唇牢牢地抓住我。
我的双手紧紧掐着琦玉的酥胸,像惩罚般对
妹妹鲜嫩的性器狂抽猛送。
琦玉蹙紧双眉,双手揪紧我强而有力的双臂,阴唇随
着抽插翻进翻出,下体的酌热难以忍受。
「哥…哥…哼哼…我快不行了…唔……」
「啊…我的小穴被你插烂了…喔…喔…喔…要升天了……!」
我将琦玉的身子侧翻过来,把屁股垫高,把两腿扛起来,压在胸膛下,然后又
使劲地插了进去,”喔……喔……放了我吧……别动……就这里……就这里……
啊……啊……”琦玉被我一阵抽插又缓过劲,双手绞着椅套:“啊……啊……舒
服死了……快一点……再快一点……喔……受不了了……”琦玉的阴道再次越来
越紧,开始抽搐,她哼道:“又快到了……快来了……啊……啊啊……啊……”
「快一点,再重一点…哥…要射在我热热的小穴里面!亲爱的哥…射…射在妹里
面,我要你射进来……」琦玉尖叫着,她已经被色欲侵蚀了,现在只想让我的体
液来填满她空虚的阴户。
我狠狠地、快速地抽送,由于她的臀部被垫很高,所以基本每次我都刺中花心
,而且力量也足,琦玉已经说不出话了,嘴里只能“喔……啊……啊……啊……
嗯……啊……”地叫,阴道壁猛缩,双手抓着我的胳膊,用力掐拧。
我知道她到了,我加速重顶,“啊……”在她长长的一声爽叫中,我也管她的
,猛吸一口气,「我要射了…喔…射到妳的里面了…射了…啊……」我灼热浓烈
的阳精在琦玉的阴道里爆开注入子宫。
快感像炸弹冲向脑门旋即爆开,我觉得脑
袋轰隆作响,射精使我的意志变得扭曲。
「唔唔…射进来了…好烫…啊…啊…好舒服喔……」精液猛射进她的子宫,她也
爽得“喔……”抱着我猛吻。
就这样我压在她的身上,直到她的阴道放松下来。
琦玉迷茫的感到哥哥阳精的倾入,像溃阀的洪水淹没了自己,不禁满足的和我紧
紧地拥在一起,过了半分钟我才翻身倒在琦玉旁休息.
能把精液射进小妹体内,
我的心里兴奋得乱跳,不过也有一点担心:“妹,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你
太美丽了。

琦玉可能还沈浸在刚才的兴奋中,半晌才说道:“没事,这两天安全的。”我
长长嘘了口气。
琦玉盯着我尚未垂软的阴茎,意欲昏乱的满脸涨红无力倒在我身
旁任其精液自肉洞流出。
“对不起,琦玉,我不是人,可是我真的喜欢你。”

疯狂姐姐教弟弟做爱

阿美不愧是有经验,引导性急的弟弟,使他产生陶醉状态,她的舌尖在小雄的嘴里游动,把唾液慢慢送过去,同时发出啊….唔….啊….的诱人哼声,然后又抽回舌头,把柔软的嘴唇在上面喘口气,再把小雄的舌头吸进来….。

两个女儿和他们的爸爸

老李嘿嘿笑道:什么情人啊,我买给女儿的。老张今年45岁,老李46岁,虽然同一个单位,但因为不同的部门所以不曾认识,近期单位在城里设了办事处,他们两个被派遣为先头部队先驻扎进来,因为宿舍还没有安排好,所以他们暂时在招待所里住着。只不过几天时间两人就成了好朋友,这也难怪,他们两人有着太多的相同之处了。

后母

她比我父亲小了近二十岁,据人说,当年父亲在学校教书,后母曾是他的学生,学习十分努力勤奋,是父亲的得意门生。她当时因家境贫寒,拿不出学费,曾提出掇学就业。父亲对这样的好学生十分可惜,与校方联系免除了她的学费,还时常接济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