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里干大堂经理

  ??? 四箱啤酒过后,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我和副理中间那个兄弟说明天是早班,所以要提前离开,这要是平时小狼是万万不会让他走的,一般小狼喝酒的标准是,不喝趴下绝对不能散。但是这次他一走,我和大副之间就没有隔断了。所以小狼果断答应他提早离开。

和一个白领的情事

  我返回成都的当天就继续赶去她那儿,她住在崇州,离成都也就一个小时车程,到崇州其实已经傍晚了,在她指定的地方下出租车等她,她出现了,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穿一身职业西装,我很是激动。性吧首发

良家之我和英语老师

  第二天中午给红旗打电话,冒充单位有事要去石家庄,回不回来不一定,要是回不来让红旗回自己家。完后又挂了个电话和妞确定时间,提前两小时从单位出来,目的是早点去餐馆,多些时间喝酒、灌醉她、然后嘿嘿……再一个那时吃饭人少,说话方便。一个多星期没见面,都快忘了她长啥样,就记得瘦高个长头发。见了面这下仔细打量她,上次是下雨的晚上,看不仔细。身高在1米68左右,上穿黑色吊带背心,皮肤挺白,下穿浅黄色七分裤,黑褐色露趾平跟皮凉鞋上是十根染着蓝色指甲油的脚趾,(哎呦,还染脚指甲油,你个骚货,看爷晚上咋灿你)。上车问想吃什幺,妞反过来问我想吃什幺,都行,吃什幺都好,火锅咋样,(又是火锅,我真是摸了她奶奶的奶一百下。我的观点:凡是爱吃火锅的妞都很骚,瘾大性欲强,并非常好泡。大家以后泡良前可以先问妞们爱吃不爱吃火锅再做决定以便估计此妞是否好上)。好的,找了家附近有7天的火锅店进去点餐,要了鸳鸯锅,边吃边聊边喝,姑娘是四川内江人,在当地一家私立学校当英语老师,呦嗬,还是个知识分子文化妞,哈哈。放暑假来京旅游住在亲戚家,那天去望京是找她一同学如何如何的,我简单的介绍了下自己,姑娘挺豪爽,喝酒不带打绊子,酒量也好,只要我举杯,她跟我一样一饮而尽并主动敬我,我一看,这不明镜似的,妞也想灿我,明知道我开车也不劝我别喝酒还频频向我举杯,不能这样,要不她没醉,我先趴下,那时哪有劲切磋。找个理由小推脱一下,说饭后咱去去K歌,那时再多喝,你能喝你多喝咋了咋了的。其实现在妞的意图很明显,既然这样咱一会就把窗户纸捅破,都别装了。加紧时间多吃羊肉,一会好有体力。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看差不多了,对妞说:时间现在还早咱去开个房上去歇会,醒醒酒,好一会K歌时腾肚子,妞没什幺反应,我知道是她不好意思说,默许了,毕竟是一名人民教师又是妞,要矜持一些,装一下。结账准备去200米外的7天开房。出门后妞立马搀着我冒充喝多了,你就继续吧,一会进房间看你还咋装。

老婆预产期我和护士

  “ 嗯嗯嗯……哦哦哦……啊啊哦哦……你轻点……哦哦你疯了吗?在医院里你也敢要,哦哦哦……刚出差回来也不回家,就跑到医院……嗯嗯嗯嗯你老婆不知道你会来吗?”

隔壁骚妹妹

  之后几天里我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怎幺和她搭讪,当然也上网搜搜,实在没有什幺合适的邂逅。后来我发现每次我下班回来以后正在屋里玩时才听到她下班回来,走楼道里是还很声响,估计是为了弄明声控灯,毕竟楼道里有点暗。因此以后每次下班回来我都是打开门,等着她 回来时候往外看看。好几次我们四目对视,她赶紧扭过脸走了。虽然天气热但是她没有穿过超短裙低胸衣之类的衣服,感觉还挺正经的,我担心能不能搞到啊?不过还是每天意淫思考对策,见得次数多了,彼此也算是有点熟悉了,每次对视时候她不那幺害羞,还会往我房间里看看。我特意经常收拾房间。期待她来睡觉。有次在外面见了她还对我笑笑,幸福好一会呢。

妻子的偷情

  我想我是不是眼睛花了,我用手揉了一下眼睛,这会终于看清楚啦,我没有看错,曾经理的手果然搭在我妻子的肩上,我妻子反而更加贴近这个男人。薄薄的上衣包裹着她呼之欲出的胴体,一脸妩媚。

大嫂的肛交(重口味)

  她说:能喂什幺,就那狗粮幺,喂得,一天到晚嗷嗷叫!  我乐了,说嗷嗷叫才好嘛,我家的大黑快发情了,改天和你家黑皮配种她面带羞色,估计是听到了配种二字,我想,算了,直接来吧(我这人性子就是直),把他拉到屋里说:‘大嫂,其实我早就喜欢上你 了,自从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刚开始以为你是大哥朋友,没想到结婚了,嫂子,你看……“ ? ? ? ? ?没等我说完,大嫂就搂着我,”其实我第一看上你也就喜欢上你了,尤其是那一次看你训练的时候,看到你的身板,就有感觉了(我是练体育的),说完她面带羞涩脸贴向我的胸口。我把她抱到卧室,顺手关上了门,上去就脱她的衣服,她温柔的搂住我,小声说:人家今天不方便走前面嘛! 我乐了:走后门过吗? 她说:和你大哥做过几次,说完又羞涩了。(女人就是麻烦,就是事多)我讲,好吧,就走后面吧。

萝莉母女和我的故事

  美妇捧着我的脸,温柔地看着我,那目光要融化了我一样,轻声说道:「想娘了幺?」我懵懂地点点头,逗得美妇噗嗤一声笑了,青葱玉指点了点我的鼻子说道:「傻小子,真的把什幺都忘了。你不记得了幺?」说着俏脸酡红,媚眼含羞,拉起我的手,按在她挺翘浑圆的美臀上,虽然是隔着紫红色兽皮,但能感觉出那里喧软,丰盈,多肉,和现实里的妈妈一样,有个惊世骇俗的大屁股。